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是谁在唯恐天下不乱!

是谁在唯恐天下不乱!

    “宁香的额头是怎么回事?”

    洛君天大声的质问,快步赶过去,家里的其他人也反应过来,也纷纷站起身,赶了过去。

    欧阳墨城满是愧意的向洛家人道歉“对不起,是我不好,在回来的路上我想事情走神了,不小心踩了急刹车,宁香的额头才会撞伤的,不过已经去医院检查过了,除了额头擦破了皮之外,没有别的大碍”。

    洛宁香靠在欧阳墨城的怀里,安静,乖巧,看了看家人,嘴角有着丝丝笑意。

    “开车走神?你想死么,她可是孕妇,伤到了你就悬梁自尽去吧”洛君天听的冒火,这么低级的错误他都犯恳。

    “抱歉,是我的错,下次绝对不会了”欧阳墨城低下头,接受下洛君天的怒火。

    洛云帆过去给欧阳墨城解围“人没事就好,让宁香跟墨城先上去休息吧”。

    洛君天压了压火气,想来他也不是故意的,也就不为难他了“先上楼去吧,待会我们再来看宁香”让。

    欧阳墨城对洛云帆感激的笑笑,抱着洛宁香先上去了。

    他们上去之后,唐暖央靠向洛君天“你不是说,他们又吵架了嘛,可我觉得他们挺好的,你看宁香,被欧阳墨城那么抱着多乖啊,还笑呢”。

    洛君天勾笑“这欧阳还确实是挺有办法的”没想到他这么快就搞定了。

    “可是老公,我还没有回答我,宁香早上还好好的,怎么突然的就跟欧阳墨城闹的那么严重呢?”唐暖央好奇的发问,这个问题自洛君天回家后告诉她宁香跟欧阳吵架之后,一直没有给她答案。

    “具体情况,我还真不大清楚”洛君天后背渗着冷汗,笑容中透着心虚,他哪能告诉她实情情啊,除非他是活腻了。

    洛云帆用兴味的目光打量着洛君天,似乎是嗅出了一丝丝微妙,试探的问“君天,这事不会跟你也有关吧!”

    唐暖央的眼睛张大了一分“跟君天有关?”

    “那就要问君天自己啦”洛云帆朝着洛君天抬了一下下巴,把地雷又抛还给洛君天。

    “老公——”唐暖央拖长了声音望过去,表情阴了几分。

    洛君天笑的极为虚假“呵呵,,,,他们小两口闹别扭,怎么可能跟我有关呢,我要知道,还不马上说出来是不是,洛云帆,你就别把事情弄复杂了”。

    他恶狠狠的剐着洛云帆的脸,所以说,他最讨厌他了,不是拆他的台,就是揭露他,以为自己的眼睛有多尖,脑瓜子有多聪明,总是一而再的挑战他。

    洛云帆现在更加能肯定,事情与洛君天有关,要不然,他的反应不会这么激烈“只要有的人不故意瞒报实情就好了!”

    他的笑容是如此的和煦,让洛君天的拳头变的很痒。

    洛诗菲在后面伸着懒腰“表哥,没什么事的话,我们上楼休息去了”宁香耍性子,凭什么大冷天的,让他们在这里等着。

    一天到晚瞎折腾,矫情不矫情啊,还玩什么相亲,要不是她刚脑袋受了伤,她真想要上去臭骂她几句。

    “嗯,人回来了,你们都上去休息吧”洛君天淡淡的应了一声。

    有他这句话,其他人纷纷上楼去了,这大半夜的,谁愿意在楼下呆着呀。

    唐暖央望着洛君天,心里的疑惑越来越大了,明眸里面有着狐疑的精光“看来我很有必要,好好问一问宁香了”。

    洛君天听的顿时冷汗直冒“老婆,这小两口的事,我看我们还是不要过问吧,何况他们看上去已经合好如初了,这后浑水我们就别趟了吧”。

    “我说洛君天,你紧张什么,又害怕什么呢——”唐暖央瞅着他的领带,把洛君天往自己这边拉。

    她可不是吃素的!

    综合起来,她脑中大约有了几个猜想。

    洛云帆在一边掩嘴发笑“暖央,君天不肯说,这里头肯定有内容,你真该好好问问宁香,说不定会得到惊人的内幕”。

    “洛云帆,你给我闭嘴——”洛君天朝他咬牙切齿的低吼,就数他最会唯恐天下不乱。

    洛云帆悠闲的挑了挑眉,嘴角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好吧,我闭嘴,我先上楼去看看宁香了”。

    他转正身体,朝着楼上走去。

    “洛云帆,死回你自己房间里去,听到没有——”洛君天追上去想的拽住他,让这家伙探出实情,那还得了啊,笑话死他不说,还会在暖央耳边,更加的相惜煽风点火。

    只是他刚跨出去,后面就有人上来挡住了他的去路。

    “洛君天,你干嘛这么担心四叔上去看宁香啊,怕某些事情败露出来么,我唐暖央的智商,真有你想的那么低?”唐暖央擒着冷笑,一步步的逼近他。

    洛君天心虚的往后退“哪里的话,我老婆的可是绝顶聪明的女人,我绝对不敢小看”。

    “现在我给你一次机会,说说今天这事,是怎么一回事,老实交代,我还可以考虑对你从轻发落”唐暖央把洛君天逼入死角,对他笑的无比娇美。

    只是看到洛君天眼里,她这样要有多恐怖,就有多恐怖。

    “老,,,老婆,你听我说,今天这事跟我真的没关系,我只是好心的想提醒一个欧阳墨城,女人在怀孕的时候,不能常常那个,没想到这欧阳墨城不仅不虚心听教,而且还屡次跟我顶嘴反抗,我被激怒,想要揍他,也不知怎么的,这脚一绊,就跟他摔在地上了,巧的是,宁香正好卡在这个关键时候冲进来,误以为我们,,,我们在做那种事,于是很生气,之后才有了后面的事”洛君天很识相的把事情给说出来。

    他心里的算盘可打的精精的,没被发现之前,打死都不会承认,这会还撒谎狡辩,那就等于是自寻死路,洛君天是何等精明之人,貌似怕老婆的表面下,还是很沉着的。

    “哼——”唐暖央眸光如炬“也就是说,你们被宁香误以为在地上做男男相爱的事,对么”。

    “话不能说的这么难听”洛君天嘴角有些抽搐。

    “可确是最直接,最真实反映出来的,再说了,你们究竟是在打架还是干别的,也只有你跟欧阳墨城才知道”唐暖央故意这么说,其实她哪会相信,他真跟欧阳墨城搞基啊,自己的老公什么性趣向,还会不知么。洛君天俊脸上郁闷顿进变化为铁青“唐暖央,你这是什么话,难道连你也把我想的那么荒谬?”

    他真是要吐血吐到死了。

    “事事都有可能,我不敢说绝对!”唐暖央看看手指,轻悠悠的说道。

    谁让他帮倒忙的,借着这个让他哑巴吃黄连,下次就不会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蠢事了。

    洛君天拍着额头,彻底无话可说。

    唐暖央强忍着笑,面无表情的歪了一下头“走吧,上去看看宁香,哎,惹出这么大的祸,我看你怎么面对你妹妹”。

    “都说了不是这样的”洛君天无力辩解。

    “是与不是,只有天知,地知,你知”唐暖央叹息,往楼梯方向走。

    徒留洛君天一个人暗暗抓狂。

    ******

    楼上。

    欧阳墨城把洛宁香放在床上,给她盖好被子。

    随后,洛云帆就进来了。

    “宁香,这伤不要紧吧!”他客套性的问了一句。

    “我还好!”洛宁香轻声回应。

    “哎,你哥哥也真是的,难怪你要生气,我已经骂过他了,墨城,你也是,既然有了宁香,就要一心一意,要娶得美人归,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啊”。

    洛宁香跟欧阳墨城同时惊住了。

    欧阳墨城还在思考洛云帆的话,而洛宁香却下意识的脱口而出“四叔,你已经知道啦!”

    果然是这样没错么,洛云帆点点头。

    “是他自己说的么,那嫂子也知道了,我哥未免也太老实过头了吧,这怎么能说呢”洛宁香皱起眉头,反倒为哥哥担心。

    “没错,是他自己说的,你嫂子这会照理也是应该知道了”洛云帆掐算的很准,以暖央的性格,不问个结果,她是誓不罢休的,君天看他上来,心想瞒着也只是越抹越黑,就绝对不会笨到继续装傻。

    门外,洛君天跟唐暖央正推门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