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是不是她太任性了!

是不是她太任性了!

    洛宁香看到哥哥,嫂子,四叔全都把尖尖的矛头指向她,不听她的丝毫解释就是一通的批评,集集倒向欧阳墨城那一边,心火顿时燃烧起来。

    她挣开欧阳墨城的手臂,把屁股挪坐到床的另一边,板起俏脸来“你们这是干什么?谁才是你们的亲人?谁才是你们的家人?他欧阳墨城说明天登记,我就得跟他去登记?我是没人要还是怎么的,我又是阿猫啊狗,起码要有一个认真的求婚吧,他说了我们,我们的,可我压根没有同意,他一点都不尊重我,所以,要驳回这件事情”。

    这一次,她不是故意刁难他,之因为她交付了心,认定了他,打算要跟他共度一生,所以她不能让一切都这以仓促,因这一辈子,她只能体验一回,她不想的老的时候回想起来,没有半点浪漫感动可寻。

    就算他们说她刁蛮,矫情,不讲理,她还要是坚持自己的想法,人是为了自己而活,不是为了别人!

    洛君天他们面面相觑,她这么决绝,让他们无从劝起恳。

    这小妮子的心思,还真是令人琢磨不透,就连唐暖央都不明白了,看来改天,她得找她单独的好好的聊一聊。

    欧阳墨城沉默在那里,脸色越来越难看。

    一屋子的人,像是木头那么的干坐着,从喜庆降到无声让。

    洛君天跟洛云帆到底是大老爷们,碰到这种情况,还真不知该怎么处理才好。

    唐暖央心知,这时也只有她来打破这尴尬的气氛了,她笑了笑,说道“宁香,不要生气了,我们这不是以为你们已经达成一致了嘛,要是知道你还没有同意,我们也就不这么瞎凑热闹了,没关系的,你要是还没有考虑好,那就多考虑几天,不急”。

    洛宁香的美眸转向唐暖央“你们都觉得我又在闹了是吧!”

    “我想你肯定有你的原因”唐暖央巧妙的回答。

    洛君天郁闷的厉害,洛云帆也很是纳闷,这就是女孩啊,永远无法让你用逻辑来掌控,因为她们不跟你讲逻辑。

    欧阳墨城突然站起来“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他平淡的说完,也不知是对谁说的,从床上站起来,拉了拉身上的西装,走出房间。

    从头到尾,他都没有对洛宁香凶。

    床上一轻,洛宁香的心却以相反的方向一沉。

    他就这么走了?

    她还以为他会留下来想办法说服她一晚上,或是什么也不说,天一亮就扛起她去礼堂,用霸道直接的方式,可是她没有想到,他会这么安静的离开。

    明明是她气走的,也正心烦着他要那么做,她要费力去应对,可是当一切都出乎意料,她心里又忐忑的找不到的方向。

    “你伤了他的心了!”唐暖央叹息的握了一下她的手,然后朝着洛君天跟洛云帆使了一个眼神,三人走出了房间。

    让她自己好好想一想吧,这个世界上,只有感情是谁的无法替谁做主的。

    深夜的房间里静俏俏的。

    一阵锥心的痛,透过心脏传播到四肢五骸,洛宁香感觉快要不能呼吸。

    这种痛,好似体会着他此刻的心情,然后一刀一刀的剐在她的心尖上,她伤了他的心,可是她却比他还要痛。

    欧阳墨城,我不是有意,真的不是有意的!

    从认识他那天开始,无论两人斗的多厉害,多过分,她都没有这么强烈的愧疚感。

    难道她错了么,有没有浪漫完美的求婚有什么大不了的,像普通女孩那样被娶走,又有什么关系呢,如果错过了他,洛宁香你该怎么办。

    靠在自己的枕头上,没有闻到他的气息,心空的发冷。

    他走了,她竟然有种被扔下的感觉,这个她住了20几年的房间,抵不过那张充满他的气息的床,握着手机,她想等他打电话来,等到十二点,一点,二点,三点,,,,

    带着难过跟空虚,她不知是什么时候入眠的,只觉全身都是冰冷的。

    张开眼睛,天都亮了。

    晚上没睡好,头昏沉的厉害,从床上一坐起来,额头上的伤口隐隐作痛的厉害。

    手里还拿着手机,从难受到生气,她用力的把手机扔到地上,欧阳墨城,你厉害,我受着伤,怀着身孕,你竟然真的不打电话来。

    揪紧了被子,她愤然下床,换了衣服下楼。

    “宁香,你今天还要去上班么”洛海珍坐在从大厅的沙发上,听到脚步声,拿下老花镜,看是宁香往外走,吓了一大跳,忙跟上去。

    “当然要去,没理由不去”洛宁香回答,路走的飞快。

    “可是你怀着身孕,额头还受伤了,自家的公司,不去一天也没有关系的”。

    洛宁香不听她的,一路走到外面,坐进车里“就是因为自家的公司,才要更加努力”。

    车子如箭一般的射出去,很快就消失在洛家。

    “这孩子,,,”洛海珍嘴里絮絮的唠叨着,转身又往别墅走去,走到一半,又突然的顿住了步子“宁香好像连早餐也没吃”。

    “三姐,你在那边自言自语什么呢”穿着粗线宽松毛衣的洛云帆走过来。

    “云帆,这宁香早餐都没吃,就风风火火的去上班了,是不是她跟欧阳律师还在闹别扭,感觉她怪怪的”。

    洛云帆站定在那里,略微沉思了几秒,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放到耳边“喂,墨城啊,是我,宁香没吃早餐就去公司了,你知道孕妇是不能饿着的,你给她送份早餐去,嗯,好,我挂了!”

    洛海珍挨靠过来,对他竖起大拇指“还是你有办法!”

    *******

    洛宁香戴着帽子来到公司,她平时是极少会戴帽子的,因为会把发型给弄坏,但是今天没办法,缠着纱布,让公司的职员看到,又该是新一轮的揣测了,她实在是不想成为大家消遣的谈资。

    现在都快10点了,已经过了上班的高峰,电梯里也只有她一个人。

    “咕噜咕噜,,,,”小小的空间里,发出一阵的叫声。

    洛宁香尴尬的捂着肚子,这才想起,自己没吃早餐,而且昨晚连晚餐也没有吃多少。哎,没有疼,也没人关心,想想自己还真是可怜,不过谁让她自已把人家给赶走了呢。

    带着沮丧的心情,她飘进办公室。

    一进去,就看到欧阳墨城坐在沙发上,在他面前的茶几上,放着粥,香味扑鼻。

    “你,,,你怎么在这?”心里有惊喜,明明想好好说话,可话到嘴边,又换了语气。

    欧阳墨城静止不动的坐着,淡淡的说道“坐下吃早餐!”

    洛宁香铃着包包过来坐下,弯腰,拿起勺子慢慢的吃着,心里有暖流阵阵的流淌而过,仿佛吃的不是粥,而是幸福。

    他还是很关心她,还会知道她肚子饿,给她送吃的来。

    “为什么不在家休息?”欧阳墨城在那里问,口气仍旧是淡淡的,没什么生气。

    “我——”洛宁香一时间不知要怎么回答才好,难道她说因为等了他一晚上的电话,一夜无眠,才那么几个钟头没见他,就沉不住的想跑来公司见他么,那会不会显得她太没用了。

    遇到他之后,她哪次占过上风。

    欧阳墨城等了半天,没等到她的话,叹了叹气站起身“你吃吧,我走了!”

    他向外走去,洛宁香的心像是被万双手撕扯一般“喂,你就这么走啦——”

    欧阳墨城顿住步子,侧过身“不然呢?你想要我怎么样?”

    洛宁香的嘴唇动了动,道歉,服软,生气,乱七八糟的情绪全部堵在了她的心头,最后,她挥了挥手“走吧,走吧,随便你——”。

    转过身子,她的眼圈开始泛红,或许是她太过任性了,可其实她只是简单的想要让她的人生再完美一些罢了。

    欧阳墨城看她一副可怜样,心还是软了下来,走过去,坐在她身边,捧起她的脸“洛宁香,你让我下不了台,你还有理生气了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