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求婚大作战,今晚跟我睡,去月光岛!(万字更新)

求婚大作战,今晚跟我睡,去月光岛!(万字更新)

    “宁香给你出了这么大的难题,我们不帮你,还有谁能帮你”洛云帆浅浅的笑说道,悠闲的先坐到了沙发上,他跟洛君天不一样,他很少会急。

    唐暖央碰了碰欧阳墨城“你也别愣着了,坐下来吧!”

    欧阳墨城心里很是诧异,特别是洛君天主动说要帮他,更是让他有种,总裁是不是脑袋烧坏了的感觉,太匪夷所思了。

    他怔怔的坐到沙发上。

    洛君天跟唐暖央也随后坐下来恳。

    “宁香那小妮子要你给她一个惊喜的求婚,你心里有大概的构思了么”唐暖央发问。

    “没有!”欧阳墨城很诚实的摇头。

    “没有你还不赶快想,她这次是铁了心,你要是不让她满意的话,就算被你骗去结了婚,婚后也会跟你闹个没完,而且我告诉你,婚后折磨你,比婚前还要可怕,到时让你睡沙发,不让你碰,跟你没完没了的冷战,光是这些就够你受的了”洛君天蹙起剑眉,体会深刻的说道让。

    欧阳墨城想说话,但看唐暖央的脸有点阴沉,他含着笑,很识趣的先不说话。

    因他知道,某人要倒霉了!

    果然——

    唐暖央笑眯眯的搭住洛君天的肩膀,甜腻的叫他“老公)7E)7E)7E)7E,看着我!”。

    洛君天反应算是快的,立即联想到自己貌似说的太多了,可说都已经说了,他只能硬着头发转过头去“老婆,你听我——”。

    “嘘——”唐暖央按住他的嘴唇“让我先说,老公这些年,你真是受苦了”。

    “呵呵,,,,老婆,你听我说”洛君天笑容发虚,额头上面有冷汗冒出来“我真没有说你不好的意思,我只是以宁香的角度,以理性的逻辑出发来说的,跟你我没有半点关系,你是个好老婆,天下无双”。

    唐暖央轻抚着他的腰肢,笑容有多甜腻就有多甜腻“是么——”

    她摸着摸着,突然一把拧住他的肉,转了两圈。

    洛君天暗暗咬紧了牙齿,当着洛云帆跟欧阳墨城的面,他再痛也不能叫出来。

    可他的表情,白痴都看的出苗头。

    “君天,如果你想要去卫生间的话,就赶快去吧”洛云帆怎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不戏弄他太可惜了。

    “莫非总裁你便秘?”欧阳墨城表情很是认真的问,加入调侃的行列。

    “噗——”洛云帆忍不住喷笑出来,一贯儒雅的他,笑完了摆了摆手“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只是墨城的话太过于搞笑了”。

    洛君天的脸色变的极为难看,偏偏他又不能对谁发飚。

    唐暖央看老公被别人笑,又心疼了,放开他腰的肉,不自在的说道“继续说求婚的事吧”。

    “嗯,继续这个话题”洛云帆轻笑的点头,看着洛君天,那双黑眸似乎再说,哎,真是可怜的啊!

    欧阳墨城用手挡了一下嘴唇,遮去笑意,说道“嫂子,宁香的事,你有什么办法么”。

    “她是怎么对你说来,我们来帮你分析分析”唐暖央一时也拿不出办法。

    “嗯,,,她说要一个惊喜,感动,永生难忘的求婚,不能跟大家一样,要用创意,新颖的构思,要浪漫至极,简单来说,大概就是这样”欧阳墨城回答。

    对面的三个人全都傻眼了。

    这叫简单来说?!!!

    “求个婚而已,有必要弄的这么复杂”洛君天光是听,这头都大了。

    “墨城,听你这么说,我不禁会想问,宁香她是不是真的想要嫁给你?还是说,她想出个难题,把你给难倒,好让你知难而退,因为一般来讲,女人若是真的爱一个男人,真的想要嫁给他,是不会出这么刁难的问题了”洛云帆以男性的角度来理解这件事,得出的是以上这些结论。

    可怪的是宁香看上很爱墨城啊!

    唐暖央思考的最久,她晃了晃手指说道“我觉得你们想的都不对,首先你们是以男性的角度出发去看宁香,但是我觉得应该从宁香的角度出发去理解她的心思才对,第一点,她对欧阳墨城是否有爱,这个答案从之前跟安斯耀结婚那会,就能够看出来了,既然有爱,那么结婚也不会抗拒,第二点,她之前让欧阳追她,这会又让欧阳给她一个完美至极的求婚,这两个有一个共通的,那就是女人渴望被爱,被重视的心理,还记得伊芙琳么,她对婚礼的严苛要求,简直到了极致,宁香虽然说没有她那么幼稚,但是相同的是,她们都从小过着公主般优越的生活,生活的每个细节,包括婚姻恋爱,都想要完美,充满梦幻与唯美,不然就会觉得有缺憾,要我说,其实宁香的想法很简单,她要的就是完美的爱情”。

    三个男人的表情此刻惊人的一致。

    他们都正在努力去消化理解唐暖央的这些话,少女的心态,让成年男人的思维去理解,真是比走迷宫还难,一边有是公式的,一边是完全没逻辑性的。

    洛君天理解到后面,干脆放弃去理解了“好吧,所以,说穿了只要满足她就OK了是不是”。

    “关键是宁香所要的浪漫究竟是哪种?”洛云帆淡声而问,其实他理解了半天,发现完全无路可通,脑子精明,不代表能理解白痴思维。

    欧阳墨城摸着下巴“要不,我上去问问她,具体要怎么样的?”

    唐暖央翻了一个白眼“拜托,那还算是惊喜么,这就跟剧透一样”。

    洛君天忽然眼睛一亮“老婆,求婚策划这不是你的强项嘛,你就帮欧阳墨城策划一次吧!”

    这么一提醒,洛云帆也想起来了“说的对啊,我怎么把暖央的老本行给忘记了呢,这事,非你莫属”。

    “敢问,嫂子以前是做什么的?”对此,欧阳墨城还真是不大了解。

    “也没什么,开过一间小策划公司而已”唐暖央谦逊的说道,想了想,又说“能帮我肯定会帮,但是具体要怎么做,还是得欧阳墨城你来定,只有参与其中,宁香才能感受到你的诚意所在”。

    欧阳墨城轻笑“让我背法律条例还比较简单,但是让我去想这情爱缠绵,我实在不大精通!”“惊喜跟浪漫无非是哗众取宠我,模仿爱情片里面桥段吧”洛云帆说道。

    “爱情片?哪部?”欧阳墨城想说,他从来不看爱情片。

    “呃——”洛云帆犯难了,看向唐暖央跟洛君天,他们也一样是犯难表情。

    原因是他们也都大不会去看。

    第一个办法,否决。

    “要我说,不就是惊喜嘛,这还不简单,欧阳墨城你趁她睡觉的时候,突然把她扛去民政局,等她一醒了,看到红本本递到她的面前,这下子有够惊喜了吧”洛君天笑容满面的说道,显然对自己的办法很有信心。

    “这主意好!”欧阳墨城眼前霎时一亮。

    洛云帆不作声,即不说好,也不说不好。

    唐暖央受不了的冷笑“换作我是女主角,我会当场把红本本给撕碎的,以宁香的性格,还会补上两脚”。

    “真的么”欧阳墨城有点怕怕的问。

    “绝对会!宁香虽然有小女生单纯的一面,但也有大女人骄傲的一面,你要让她变成小绵羊还是大母狼,全靠你的表现”唐暖央用非常笃定的表情说道。

    第二个办法,否决!

    洛云帆在那里想了半天,这会他开口说道“我还有个构思,找一处风景优美的地方,然后你蒙起她的眼睛带她去,向她求婚,这样既简单又浪漫”。

    “宁香会买账么”欧阳墨城有点忐忑。

    “我觉得不错,说不上特别,不过很温馨,也很浪漫,我喜欢!”唐暖央赞同,

    洛君天一听唐暖央说喜欢,立刻否决“不行,不行,这个太一般了”。

    “你想的也不见好到哪里去吧,把人从睡梦中扛走,哈——,白痴”洛云帆也嘲笑他。

    “你说谁白痴?”洛君天剑眉挑起。

    “呵呵,,,,不要急着对号入座嘛”洛云帆笑意嘲讽。

    眼看着两人又要掐起来,火药味越来大。

    “停——”唐暖央受不了的把手横在他们中间“等解决了这事,我找地方,让你们斗个痛快好不好”。

    欧阳墨城面部歉意“不好意思,因为我的事,让大家都费心了,要不我自己再想一想吧”。

    “我是为了我妹妹,自我感觉别太良好”洛君天冷冷的瞥了欧阳墨城一眼。

    “墨城,你不要这么说,就快成一家人了,我们一定会帮你的”与洛君天的态度不同,洛云帆的话,非常的友善且宽容。

    “谢谢大家,刚才你们这么一说,我倒是有了个大胆的构思”欧阳墨城嘴边多了一抹自信满满的微笑。

    唐暖央的好奇心完全被吊起了“什么构思啊,说来听听?”。

    洛君天跟洛云帆也坐正了倾听。

    欧阳墨城老谋深算似的笑笑,将身体往他们那边靠了靠,压低了声音开始娓娓道来。

    届时近一个小时的构思,听的他们是目瞪口呆,心里是连连钦佩,这家伙不去写剧本,真是相当的屈才。

    话说,这是要拍好莱坞大片么,用不用这么曲折啊,求个婚而已,都赶辛巴达历险记了!

    “我讲完了,这个计划,到时需要你们的配合,布置那一块就交给专业的表嫂了,其他的就交给两位英明神武的哥哥跟四叔了”欧阳墨城对他们笑,夸奖,奉承,一样不落。

    唐暖央有点晕忽忽的回过神“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这婚求的,还真是史无前例啊,宁香何止是永生难忘,估计下辈子也忘不掉了,但是有一点,要注意安全”洛君天说道。

    “你放心,不会有危险的”欧阳墨城很是肯定的回答。

    洛云帆轻松的摊摊手“那我这个打酱油的角色,就充当把你们推向幸福大冒险之旅的推手好了”。

    四个人脸上同时冒出笑容,活像是四只大灰狼合力去逮那只到处乱跑的小白兔一样。

    ******

    洛宁香洗过澡,惬意的躺在太妃椅上听着音乐。

    也不知道欧阳墨城会用什么方法来向她求婚,因为猜不到,所以有了期待。

    她现在的心情,就好比等着花儿盛放,等着宝箱打开,过程可能比结果还要来的美妙。

    翻了一个身,她闭起眼睛,跟着音乐轻轻的哼着,心灵跟爱丽丝梦游仙境一般,充满了无数的奇妙。

    忽然,一阵清冽的男性气息冲破屋里的玫瑰香,扑面而来。

    她正要张开眼睛,冰冷的唇已覆盖而下。

    虽冰冷但非常舒服。

    她重新闭上眼睛,扬起头,伸出自己的小舌去描画他的唇形,从唇缝中钻入,撬开他的牙齿,主动去纠缠他的舌头。

    房间里的气温一下子便升温了。

    他们彼此贪婪的吸吮着,舌头炽热绞缠着,几乎快要透不过气了,大脑跟身体也是越来越兴奋。

    “嗯,,,,,”她抱紧了他的背,身子变的滚烫。

    欧阳墨城下面蠢蠢欲动,手滑入她的睡袍里,柔嫩肌肤,他的瞬间肿胀了,这小妮子里面竟然什么也没穿。

    他的手像是施了魔法般,不受控制的揉捏着那丰盈,那触感,***的简直能让他立刻幻化成野兽,将她吃的骨头都不剩下。

    “唔,,,,”洛宁香的呻吟,停止了舌头的搅动,两条洁白修长玉腿从睡袍中滑出来,缠绕上他的腰肢,抬起臀部去碰触他那里。

    天哪!真是极品***!

    欧阳墨城冲动想要马上进入她的身体,狠狠的要她一回,但是理智还是告诉他,不能想毛头小伙那么没有自控力,

    他极力克制的从她的唇上离开,直起身体,眼前的景致更是让他差点流鼻血,白色睡袍下的魔鬼身材半遮半褪的呈现在他的瞳孔中,被吻的红艳的双唇,如诱人的草莓,精致的小脸加上金发上的头发,媚的让男人瞧到一眼,骨头都会酥掉。

    她的美,实在太过锋芒了。

    他体内的火,不仅没有平息,反而烧的更为旺盛了,特别是缠在他的腰上腿,简直紧箍咒似的痛苦。

    “这位小姐,你连眼睛都不睁开,你怎么知道我是谁呢”他调笑着出声,温柔的抚摸了一下她的小脸,拉好她的衣服,遮起春光。她是他的女人,不是供他发泄洋娃娃,他不会没有节制的向她索取,尽管他肿痛的难受极了。

    洛宁香张开眼睛“敢进我的房间,那么轻薄我的,除了你,还会有谁啊,况且,你的味道我一尝便知”。

    “小色女——”欧阳墨城掐她小脸“真是越来越不害臊了,你倒是说说看,我是什么味道的,甜的还是咸的?”

    “你的麻辣味的!”洛宁香咯咯的坏笑,脸色绯红,美眸中却有着丝丝的邪恶,她这话里的意思,一目了然。

    “体验的还真是透彻啊,色胆包天的女人”欧阳墨城又拧她的小脸。

    洛宁香勾起他的脖子从躺椅上坐起来,双腿分开的坐在他身上“今天晚上你会回去么”

    她的腰一动,他就有种爆炸感,让他呼吸立即急促,他握紧她的腰压向自己“那你是希望我走还是留下?”

    “那你是想留下还是回去?”洛宁香毕竟也害羞,一个女孩子家的,也说不出让他留下的话。

    “你让我留下我就留下,你让我走我就走,宝贝,快说,你就诚实点,你想不想让我留下”欧阳墨城明知她的心思,还故意逗她,他想要听她亲口说。

    洛宁香咬了咬唇,靠到他的耳边“我怕鬼,你阳气重,留下来陪我吧”。

    欧阳墨城忍着笑意,很是认真的说“陪归陪,不过说好,不能做别的事哦”。

    “讨厌——,你自己别冲动就行了,下面棒子收起来,你顶着我了”洛宁香使坏的用俏臀往他的那里揉了一下,敢笑话她,有本事给他忍着。

    欧阳墨城屏息“小妖精,我看你是纯心想到勾)7E引我吧,你是孕妇,毒瘾不能这么大”。

    洛宁香从他身上爬下来,幽然一笑“既然你说的我那么的欲求不满,那我们来打赌吧”。

    “怎么赌啊?”欧阳墨城交叠起双腿,把那小山头给遮盖住,他看似淡定,实则已经欲火焚身。

    “很简单,我要是先忍耐不住,明天早上我就用嘴喂你吃早餐,你要是先忍耐不住,以后每天你都要帮我洗头发”洛宁香笑眯眯的说“你敢不敢!”

    甜蜜的惩罚!

    欧阳墨城笑的从容“好啊,我跟你赌,现在,我先去洗澡了!”

    他从椅子上站起来,脱下西装放在一旁,往浴室走去,他得先用冰水来灭灭火才行。

    洛宁香盯着他的背影,看到他进去了,眼中有着恶作剧的神采,哼哼,,,,看样子,她以后要免费多个洗头工了。

    20分钟后,欧阳墨城裹着浴巾走出来。

    白色的大床上,一具全裸的娇躯侧卧着,如此犀利的春光,欧阳墨城好为容易扑灭的火,熊燃的速度快的超乎想像。

    洛宁香在那里对他勾着手指头“过来啊——”。

    欧阳墨城绷紧着身体走过去,躺在她身边,拉过被子给她盖上“会着凉的!”

    被子刚刚盖上,就被一脚给蹬掉“我热嘛——”

    洛宁香故意摆出撩人的姿势,玉手抚摸着自己天鹅般白皙的玉颈。

    “大冬天的怎么会热呢,孕妇要是感冒了会很麻烦的,快盖上”欧阳墨城不去看她的身体,又拉高被子,把这要人命的春光挡起。

    “我真的热嘛么,不相信你摸”洛宁香拉过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挨过去对他吐气如兰,极尽诱惑“你看人家真的很热对不对,摸到汗了么”。

    她心里笑,哈哈,,,你注定是赢不了我的。

    欧阳墨城的呼吸粗重了,这小妮子今天是非要挑)7E逗到他扑过去为止,他暗暗深呼吸,强制镇定摸了两下“没有啊,光溜溜的,没汗!”

    洛宁香美眸低下闪过一丝邪恶“没有么,那可能不在那里”她拉住他的手,从胸口慢慢的落到双腿)7E之间“这里呢?”

    那根绷紧的神经,顿时很没有骨气的断了。

    “亲爱的,你真是有种”他翻身压住她,分开她的腿,就要向前挺入。

    “你输了,以后天天帮我洗头哟”洛宁香为成功勾)7E引到他而得意不已。

    “咚咚,,,,,”

    十万火急的关键时刻,外面突然响起敲门声。

    欧阳墨城停住动作,他简直要疯了。

    “谁啊——”洛宁香推了推压在她身上欧阳墨城,朝外喊去。

    “是我,开门!”醇厚迷人的嗓音在门外传来。

    是哥哥!

    欧阳墨城跟洛宁香对看一眼,穿好衣服下床去开门。

    洛君天穿着黑色的睡袍站在外面,暖央去喂奶去了,他想起欧阳墨城进了妹妹的房间,半天也没有出来,心想这家伙不会欺负宁香吧,于是就过来敲门。

    看到宁香脸红红的,唇肿肿的,欧阳墨城只围着浴巾,眼底还有未消散的***,就已然明了他们在里面干嘛。

    绿眸一下子变的幽暗了。

    “哥——,你有事么”洛宁香被看的难为情。

    “哥——,时间也不早了,你跟嫂子还没有睡么”欧阳墨城明白他来敲门的意图。

    洛君天本想说,让欧阳墨城去睡客房,可一看欧阳墨城现在这模样,估计让他去客房,半夜也会摸回宁香的床上。

    当下,也没有想那么多,只是以正常的逻辑思维说道“欧阳墨城,你今晚跟我去睡!”

    此话一出,洛宁香被刺激后立马就傻了。

    欧阳墨城是满脸的瀑布汗“这,,,,,这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太好的,马上跟我走”洛君天只想着可以监督他。

    “哥——,就算宁香同意,嫂子也不会同意我跟你睡的”欧阳墨城一副抵死不从的模样。

    洛宁香握着拳头尖叫“哥,你太过分了——”。

    “哥——,我是死都不能从了你啊,我的节操不能再碎了,不然就要被阉割了”欧阳墨城趁机痛苦的哀嚎。

    洛宁香气咻咻的把门用力甩上“我不会让我男人跟你睡的,这次我一定要告诉嫂子,我一定要告诉她”。

    哪能这么直接的到她房间来抢,还那么直接的说今晚跟我睡,她已经能想象两个绝对美男光着身子拥抱在一起的模样。欧阳墨城在她身后,笑的快要蹲下来了,他可以想象,外面的某人现在是什么脸色。

    一身黑袍的洛君天黑着脸蹙眉,几秒之后才猛然想起他跟欧阳墨城的事“哎——”他拍了一下额头,怎么给忘记了呢。

    抬手想要再次敲门,跟妹妹解释,想想还是算了,越解释越乱。

    门外,渐渐没声了。

    洛宁香打开门,往外看了看,发现哥哥已经走了。

    欧阳墨城也向外瞅了瞅“宁香,把门关了,我们睡觉去吧!”。

    洛宁香关上门,大步的回到床上的,一躺下,欧阳墨城的手臂说跟了过来,她一把推开“不要碰我,不然我剁了你的手”。

    “跟我没有关系啊,是你哥来打扰我们的,我没有那个意思,你不能连我也一起气吧”欧阳墨城这下子可哭笑不得了。

    洛宁香拉高被子,把自己盖的严严实实的,正经八百的说“我没生你的气,睡觉吧,孕妇需要多休息,忌房事!”

    欧阳墨城星眸一垂,敢情刚才那个***薰心的女人是鬼上身了!

    “好,睡觉!”他撩开被子钻进去,睡在她的旁边,抱住她,闭上眼睛。

    男性的气息,无孔无入的钻进洛宁香的肺腑,横在自己胸上的手臂,也压的她喘不过气来。

    “重死了——”她推推他的手。

    欧阳墨城把手臂往下挪了挪,可放在她肚子上又把压到孩子,只好又往下移了移,放在她的大腿上“放这里可以了吧”。

    洛宁香顿觉热了起来。

    放在她大腿上的手掌,也不安分了起来,指尖探进幽谷,轻轻揉着那敏感的花心。

    “嗯,,,,嗯,,,,”浅浅的呻吟声从她的喉咙里溢出。

    欧阳墨城情不自禁的凑过去含住她的耳垂,吸吮着,这个地方,她非常的敏感。

    “嗯,,,啊,,,墨城——”洛宁香受不了了,柔媚的叫着他的名字,侧身跟他面对面,亲吻着他的身体,双手抚摸着他精壮的身体。

    欧阳墨城欲火滚滚的燃烧,抱着她坐起来,分开她的腿,将坚硬很轻很慢的挺)7E进她的身体里。

    “啊——”洛宁香皱眉,抱住他的头,一阵快意蔓延。

    他顺势吻住她胸前花蕾,她的身体柔软紧致,美好的让他想要放肆的驰骋。

    他极力压制住过于疯狂的节奏,温柔的进攻着。

    两个人都是大汗淋漓的,洛宁香爱死这种感觉了,高)7E潮来临时,她将他抱的更紧,仿佛置身于云端之上。

    他们气喘吁吁的抱在一起。

    “小色女,满足了?”

    “你弄错了吧,是你这色魔先来乱摸我,最后把持不住了,对我饿虎扑羊的好不好”洛宁香抬起头来纠正他。

    “是你先浪叫,我才不得不来满足你的”。

    “什么嘛,我看你一副猴急的样子,不好心的想帮你释放的”。

    “不,是你先没忍住,你输了,我赢了”欧阳墨城笑着说道。

    洛宁香拍他”放屁,分明是你先没忍住,是你输了”。

    欧阳墨城把下巴垫在她饱满的胸口之上,抬头与她对视“我们得是诚实的好孩子,不然鼻子会变长哦”。

    “怪不得你的鼻子这么长”洛宁香点了一下他的鼻子。

    “貌似你的更长吧”欧阳墨城也去拧他的鼻子。

    “我不管,反正我赢了,以后你要天天给我洗头”洛宁香霸道的说道,

    “那我也不管了,除非明天用嘴喂我吃早餐,我就天天给你洗头”欧阳墨城也学她的样子。

    她能耍赖,他也能啊!

    洛宁香鼓起了小脸,两人大眼瞪小眼的互瞪了一会,她才松口“也行!那我喂你吃早餐,你给我洗头”。

    “早该这样嘛,这样比较公平支对不对”欧阳墨城喜笑颜开了。

    “那现在——”洛宁香有些色迷迷的把唇压到他的耳朵上“我们再来一次吧!”

    欧阳墨把洛宁香从身上抱下来,往她脑袋上打去“来你个头,睡觉!”

    “你不会是已经不行了吧!”洛宁香偷看着他那里,说道。

    欧阳墨城嘴角微微抽动了几下,想要掐死她,转而一想,他微笑的说道“是的,我不行了,男人一晚上只能做一次”。

    “没想到你这么年轻,这方面就退化了,得了,不为难你了,我睡了”她打着哈欠,翻过身,抱着被子,闭着眼睛安稳的睡觉了。

    徒留欧阳墨城在那里大吐血,什么叫退化,他怕做多一次到时伤及孩子,他们已经这么不懂节制的几乎每晚都做,要是每天都纵情狂欢的话,孩子会平安无事才怪。

    这小妮子,真是不懂他的苦心。

    他侧身贴在她的背上,亲了亲她的发丝,抱住她,安心的入睡,不过才一起睡了两次,他也已经不能独自入眠了。

    背后传来均匀的呼吸声,洛宁香悄悄的张开眼睛,转过身去,面对面抱着他睡,想起他刚才宁可承认自已不行,也不多碰她这一点,她觉得他真是个不错的男人。

    小小的试探,其实能看出很多东西。

    *******

    第二天一早。

    餐厅里气氛出奇的诡异。

    洛君天绿眸阴沉沉,冷咻咻的盯着欧阳墨城。

    而洛宁香则是拿面包泄愤般的盯着洛君天。

    唐暖央专心喂着大儿子,懒的去理这三人的阴阳怪气,要怪就怪某人爱多管闲事。

    “哥,我请你不要再看着墨城了,他不就是没有同意跟你一起睡嘛,你至于一副吃了他的样子嘛,你也考虑考虑我的感受好不好”洛宁香实在是扛不住这股子低气压了,出口说道。

    “噗——”洛云帆的一口果汁当场喷出来,忙拿餐巾擦拭。

    他被吃彻底给雷到了,而且还是旱天雷。

    其他不明白情况的愣了愣。

    心想,表哥为什么要欧阳墨城跟他睡啊?!!!

    洛君天着实郁闷到不行“宁香,哥哥是为了你好,你别曲解我的意思好么”。

    “总之,墨城是不会跟你睡的,绝对不会”洛宁香更加用力的捏面包。洛诗菲他们摸不着头脑,这男人跟男人一起睡,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吧。

    欧阳墨城是不知道该笑好呢还是哭好。

    最淡定的要数唐暖央,把这一桌子,一箩筐劲爆的话全部当作空气,这也不简单哪。

    洛君天舔了舔唇“好吧,我不管了,你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想当个好哥哥,怎么就这么难呢。

    洛云帆在心里已经笑到惨绝人寰了!

    ******

    过了几天。

    洛氏,早上10点,每星期一次例会结束之后。

    “宁香,墨城,你们等一下,我有事跟你们说”人群散去后,洛君天叫住了他们。

    洛宁香跟欧阳墨城又坐下来,等着他发话。

    “刚才在会议中谈起的月光岛,再过两个月那里就要动工了,你们知道那个岛我们投资了不少,不能出任何差错,本来动工之前,我应该实地考察一次的,但是我最近实在是没有空,交给其他人,我又不放心,我想让你们代我去考察,也就一个星期”洛君天看着他们,表情严谨淡漠,一派的公事化的格调。

    “放心交给我们吧”洛宁香回答的很干脆,在工作上,她只是哥哥手下的一名员工,他发号施令了,她只能服从。

    “那几时出发?”欧阳墨城问。

    “后天吧,对了,四叔我看他在家闲着也是闲着,我让他跟你们一起去”洛君天回答,顺便把洛云帆也去的事告诉他们,

    洛宁香不仅不感到奇怪,而且还开心的笑道“那太好了,这次考察都是自家人,也挺有趣的”。

    “是啊!”欧阳墨城笑,笑中潜藏着一丝别样的精光。

    “那就这么定了!”洛君天拍板。

    隔了一天。

    一大早起床,外面下起了小雪,这是今年第一场雪。

    洛宁香跟欧阳墨城拿着行李下来,洛云帆人已经再下面了。

    “走吧——,飞机已经在外面等了”洛云帆笑容和煦,说完之后,铃着黑色的行李包,先向外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