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月光岛历险记(1)(6000字!)

月光岛历险记(1)(6000字!)

    门外。

    细细绒绒的雪从天空中飘落下来,静静的落在地面上,融化成小水滴,远处的草坪上停着一架飞机。

    佣人把伞了递给他们。

    洛云帆撑开伞,冒着寒风,径直往飞机的方向走。

    欧阳墨城一手拉着行李箱,一手打着伞,体贴的搂着她的肩膀,自己大半个身子暴露的伞外,雪花融化在他的大衣上,而洛宁香身上却是干干净净的恳。

    三人上了飞机,放好了行李之后,坐下来。

    洛云帆单独坐着,洛宁香跟欧阳墨城坐在他的对面。

    飞机慢慢的起飞,越升越高,离开了洛家,从窗外望出去,巍峨的白色豪宅在雪中如童话世界的城堡,充满了梦幻之感让。

    飞了一段路,乘务员给他们拿来热饮,以及一些小点心。

    洛宁香喝了一口玉米汁,舒服的靠着。

    “四叔,好些天都没见到嫂子,她去哪里啦?”闲事无事,她找洛云帆聊天。

    洛云帆把视线从杂志中抬起来“之前听她说要跟朋友一起去海外旅行,我想可能去旅行了吧”。

    “旅行?!嫂子还真是潇洒,家里两个小孩,她也敢去旅行”洛宁香不以为然的扯了扯笑。

    “宝宝她也带去了啊,其实她也闷在家里够久了,是要出去走走”洛云帆沉稳的淡笑。

    “嗯,这倒也是——”洛宁香点头,然后又好奇起来的说“不过怪了,嫂子去旅行,我哥竟然没有跟去?他可跟没断奶的孩子似的,一分一秒都离不开我嫂子的”。

    没断奶孩子!欧阳墨城坐在她旁边,抖着肩膀直发笑,这话某人听了,估计会发飙。

    洛云帆眼底的笑意变浓,不慌不忙回答“君天他忙嘛,你看考察这种事,都让我们去了,可见他的有多忙了”。

    “这么说也是”洛宁香没有疑问了,专心的喝玉米汁,吃点心。

    洛云帆跟欧阳墨城对看了一眼,嘴角上面有明显的笑意。

    飞了10几个小时,才到达月光岛。

    这是太平洋的一座独立岛屿,四面环海,岛上四季如春,要上岛唯一的交通工具就要飞机,开发这里,面向消费群也都是高端人士,随着富豪们对生活越来越高的要求,一般的休闲度假场所,已经满足不了他们了,而这里将会是下一个上流社会度假的风向标。

    不过眼前的岛屿,还保持着原始状况。

    飞机向下缓缓的降落。

    洛宁香看到外面春天般的风景,心情大好“哇,我们直接从冬天飞到了春天,你们说,我们是不是穿越了”。

    “呵呵,,,,宁香,别这么快急着惊叹,上岛之后,还有更多的不可思议在等着你哟!”洛云帆笑容可掬,话里有话,深不见底的黑眸内,涌动着丝丝暗潮,神秘莫测。

    “哇,四叔你这么一说,我感觉我们这次不是来考察,是来历险的”洛宁香孩子气的透出兴奋的神色。

    欧阳墨城挨过来“亲爱的,岛上说不定有未知的怪物,你不怕么”。

    “你当这里是侏罗纪公园啊,哪来什么怪物啊,要有也是可爱的小动物”洛宁香望着窗外的风景,表情很是惬意。

    洛云帆往欧阳墨城那边,悠然的看了一眼。

    飞机停稳在草地上,乘务员打开舱门,帮他们把行李拿下去。

    欧阳墨城牵着洛宁香的手先下飞机。

    洛云帆走在后面。

    一下飞机,温热的风就阵阵的吹来,阳光明媚,海边有大群的海鸥在飞翔,碧蓝的天空上面,白云洁白的像一朵朵的棉花糖。

    眼前画面里的所有色彩,颜色都非常的纯正,如同一副崭新的油画。

    “好美的岛啊——”洛宁香又一次惊叹。

    “是很美,所以才有购买开发的价值啊,不然你哥也不会花那么多钱买下这个岛了”欧阳墨城在一旁说道。

    洛云帆从后面上来“两位,走了,去见识一下岛上更好的风光”。

    “好啊!”洛宁香兴致很高,沉闷的冬天过的她郁闷死了,眼前的春色简直把她带入了童话,她要当爱丽丝去游仙境啦。

    飞机旁,早已为他们准备好银灰色观光车,此刻正静静的停在绿油油的草地上。

    他们坐上去,洛云帆开车,欧阳墨城跟洛宁香这甜蜜的小两口坐在后面。

    岛上除了几条主要干道修好了路之外,其余的都还保持原始的状态,刚开始的时候路还挺宽的,越是往里面开,越是窄,周边的景致也更是奇特绚丽。

    “那是什么花啊,好大”洛宁香把手探出去,就要去碰。

    手指快要碰到的当下,欧阳墨城忙把她的手给拉回来“笨蛋,那是食人花,小心把你给吃掉”。

    洛宁香忙缩到他的身边“食人花?你少骗我了”。

    洛云帆在前面笑“墨城还真的没有骗你哦,那确实也能被称之为食人花,你把手指头伸过去的话,它就会夹住你”。

    刚才植物,其实叫猪笼草。

    洛云帆这么一说,洛宁香就没有丝毫的怀疑了。

    “还真的这种恐怖的植物啊,我要记下来,动工的时候要把岛上的这种花,通通的拔掉”她拿出平板电脑,很是认真的拍了下来。

    “宁香,岛上的花花草草,看着美丽,实则有毒,你最好不要用手摸,这片原始森林已有上千年没被人打扰过来,里面说不定还住着小精灵呢”洛云帆开玩笑似的说道。

    “哈哈,,,说不定在森林深处,还有会跳舞的兔子跟女巫呢”洛宁香笑嘻嘻的附和。

    “真的会有哦,看到蝴蝶飞过,说不定它就长着女孩的模样,老树会说话,花朵也会在夜里化成人形”。

    “那样的话,毛毛虫说不定会有烟袋,小野猫也会魔法”

    “呵呵,,,,是啊,宁香,这可真是个神奇的世界”洛云帆用低柔的声音加强效果。

    欧阳墨城抱住洛宁香“看来我今天必须要当你的黑骑士了,保护美丽的公主不受伤”。

    洛宁香甜蜜的依靠在他怀里,灿烂的微笑着。

    欧阳墨城跟洛云帆陪她一起笑,果然是个天真的女孩,暖央分析宁香分析的还真对,宁香骨子里面,有公主式的浪漫情结。

    这么一说一笑,洛宁香对座岛屿,更加充满兴趣了,随着周围越来越千奇百怪的风景出现,她整个身心都笼罩在不真实的世界当中,融入了洛云帆用话语给她营造的氛围与意境之中。这必须要让一个她内心非常尊崇的人才能做到,那样才能起到催眠的作用。

    观光车越开越僻静。

    欧阳墨城看了看四周围,问道“四叔,你是不是开错路了?”

    这么一说,洛宁香也发觉有点不对了“我们不是先去别墅嘛,这是要开到哪里去啊?”

    “你们不知道么,这别墅在森林的中心地带啊,君天为了视察的时候有地方可住,所以特意造的落脚点,我是按着指示牌开的,不会有错啊”洛云帆淡而自然的回答,让人看不出情绪。

    “那应该不会错,四叔你心细,不会错的”洛宁香对他很放心。

    “既然这样,四叔你就开吧”欧阳墨城客气似的笑道,桃花眸中是步步计算的光芒。

    不过洛宁香没有看到罢了。

    又开了一会,车子忽然停下来不动了。

    “怎么不开了?”洛宁香困惑的看向前头。

    “糟了,车子没电了”洛云帆回答,两条长眉的皱起,在眉宇间形成了一个川字。

    欧阳墨城跳下车过去,表情严肃的凑过“我来看看——”他往仪表板上看了一眼,便大叫起来“还真没电了,这下可麻烦了,离目的地还有挺长一段路吧”。

    “我也是第一次来,不是很清楚,君天说沿着指示牌开的,就能到”洛云帆也有焦头烂额之感。

    “这里电话也不通,看来只能靠走的了”洛云帆拔了车钥匙的下车。

    洛宁香听他们这么说,也只好乖乖下车步行了。

    站在前面的欧阳墨城转身走到她的身边“宁香,车子没电了,不能开了,我们现在要步行过去,你要是走不动了,我就背你”。

    “嗯!”洛宁香点头,倒也不发脾气,车子没电了,也不怪他们的。

    洛云帆拿好了行李,笑容轻松的走过来“行李我来拿就好,墨城你这黑骑士就一心一意保护好宁香公主”。

    “四叔,我一定好好的保护公主的,有什么危险,会用我的血肉之躯为她阻挡的”欧阳墨城执起洛宁香的手,说的无限的深情。

    洛宁香甜蜜而羞涩的轻拍了他一下“谁让你用血肉之躯为我挡了,我才没有你想象的那么没用”。

    “好啦,你最厉害了,时间也不早了,我们不罗嗦了,走吧,要是天黑还没有走到的话,真的连女巫也会出现”欧阳墨城笑拉起她的手,往前走。

    洛云帆走到他们身后。

    地上是软软的植被,猜在上面非常的舒服,走了好长一段路,洛宁香都不常得累,反而还感觉很有趣,不停的指指这里,点点那里的,不像是赶路的,倒像是来游玩的。

    “你们看,那树好有型啊!”洛宁香极少会来这种地方,所以看什么都惊奇,这种长的像香菇似的树,她从来没见过。

    洛云帆在后面跟个导游似的给她讲解“这种树叫华盖树,只有传说中才有,在外面如今已经看不到了,像这么大的,估计长了千年以上了,爬上去的话,说不定能通往天空之城”。

    欧阳墨城在前面险些笑出来,这四爷还真是会扯,而且扯的还那么容易让人信服。

    “哇——,四叔你懂的真多,这颗树一定要保留,就叫它通往天空之城的阶梯,非常有意境吧”洛宁香对洛云帆的话非常买帐。

    “嗯,不错,这次考察还没有开始,收获就挺大的”洛云帆说着,抬起手来看了看表。

    时间差不多。

    “哎哟——”。

    洛宁香跟欧阳墨城身后传来的叫声,动作一致的转过身,见洛云帆跌坐在上面,脚上全是血。

    “四叔——”洛宁香惊叫着跑过去,看到那红红的血,她吓的差点晕过去,她一见血这脑袋就犯晕,六神无主。

    这一点,嫂子就很强悍,记得有一次哥哥被毒蛇咬了,她吓的脑袋一片空白,嫂子却还能冷静的给哥哥吸毒血。

    欧阳墨城立刻蹲下身查看伤口“是钢钉穿透了脚背,可能是之前来这里的勘测队用来绑绳子留下的”。

    “这,,,,哪怎么办?四叔你痛不痛,这钉子上面不知道有没有剧毒,这里又没有医生,该怎么办”洛宁香在那里干着急,大脑早已乱成浆糊了,哪还有时间去细想他们说的话有没有不对劲的地方。

    洛云帆抿着唇,一副痛的已经说不出话来的样子。

    “毒我想不会有,只是用来固定绳子而已,没必要抹剧毒吧”欧阳墨城按捺住想笑的冲动,蹙眉,表情无比认直的分析。

    “也对,也对,不会有毒”洛宁香连连点头。

    欧阳墨城把视线又转到洛云帆的脸上“四爷,唯今之计,也只有我背着你走了,到了那里,我帮你把钉子拔出来,包扎伤口”。

    说着,他作势就要去扶他。

    “墨城——”洛云帆隐忍着巨大的痛楚,按住欧阳墨城的手“不要管我,你们先走,宁香怀了身孕,不能有半点散失,你先把她护送到那里,再回来接我,那里应该会有备用的车子”。

    “不行——”洛宁香在那里叫道“万一我们走了,有毒蛇跟野兽怎么办,我不能这么丢下你,我怀孕没事的,我身体好着呢,你让墨城背你”。

    洛云帆的垂下眼睛,瞄了一下手表,又抬起眼睛“宁香,你听话,这大白天的不会有毒蛇跟野兽的,你看我们这一路走来都没有遇到对不对,先跟墨城找到地方,不然我们三个人都要被困住了”。

    “可是,,,,,”洛宁香内心无比的纠结。

    “别可是了,墨城,你也别墨迹了,快点带她走,时间要来不及了”洛云帆握了一下欧阳墨城的手臂。

    欧阳墨城表情沉重站起来“四爷,你等着,我很快会来救你的”说着,过去拉着洛宁香就往前走,走的是那么决然。

    洛宁香担忧的回头望着地上的洛云帆“四叔——”“走吧,走吧——”洛云帆对他们挥挥手,即使受着如此重伤,他还是笑的春阳般暖煦。

    “四叔真勇敢,痛成那样,还笑的出来”洛宁香转正脑袋,钦佩的低语。

    欧阳墨城很是崇拜的点头“嗯,四爷,是一条好汉——”。

    洛宁香愁眉苦脸的,再也无心看风景了。

    走了一段,前面黑漆漆的,被一种不知名的树藤缠绕着,遮天避月的。

    她慢下脚步,拉住他“前面貌似有点不对劲,我们能不能换条路走啊!”

    “那不行,你没看到牌子嘛,正指着这个方向,要是换条跑走,我们该迷路了”欧阳墨城指指路边的木牌,上面甚至还有中英文。

    洛宁香看了看,还是有点害怕“但是,,,但是这里也太黑了吧,会不会是一种食人树,我们一进去,就把我们吃掉,你看那藤,群魔乱舞的,一看的就是树精,跟那黑山老妖似的”。

    欧阳墨城发愁的抿了抿唇,然后从脖子上拿个一个十字架“我有法器!”

    “十字架顶个屁用啊,黑山老妖是中国妖怪,你会不会念经?”。

    “会,我会念圣经,恶魔退散之类的,我会”。

    “我说的波罗密心经”。

    “菠萝蜜心经?植物大战树妖啊?”欧阳墨城是实在憋不住了,笑了出来。

    洛宁香打了他一拳“严肃点,不许笑”。

    欧阳墨城摸了摸脸“好,我不笑”。

    洛宁香抱紧他的手臂“我怕,真的不能换条路走么”

    “恐怕不能——”欧阳墨城摇摇头,抱过她“别怕,有我呢,管它什么树妖海怪的,我都不怕,要死我也会替你先死的,我不会让你出事的”。

    洛宁香内心的万分的感动“欧阳墨城,你真好——”。

    “我不对你好,对谁好,我是会爱你一辈子的男人嘛,别感动了,我们走,哪怕前面是地域,也有我呢”。

    “嗯!”被他这么一说,洛宁香忽然又充满了勇气。

    有一种跟他同甘共苦的感觉。

    洛宁香抱着欧阳墨城,进去时候简直是被他拖着进去的,一到里面,温度瞬间降低。

    她闭着眼睛,埋在他的怀里,不敢张开眼睛。

    欧阳墨城就带着她往前走。

    “到,,,,到了没有?”洛宁香牙齿打颤的问。

    “还有好长一段路呢,别怕,张开眼睛,这里挺好看的”欧阳墨城揉揉她的肩膀。

    洛宁香小心翼翼的抬起头,惊喜的发现,在黑漆漆的地方,那些树上,有一闪一闪的亮光“这些是什么啊?”

    她放松下来的,惊奇的问。

    “呃——,我不知道,活百科不在,待会我救回四爷之后,你问他吧”欧阳墨城想了想,还是把难题扔给洛云帆吧。

    “对呀,我怎么还有心情看风景呢,四叔还流血成河,生死未卜的困在那里呢”一说到洛云帆,她就没有半点悠闲之心。

    流血成河,生死未卜?!乖乖,这成语用的,,,,

    欧阳墨城感觉有雷从头顶滚过。

    “那我们走快点吧,穿过了这里,说不定就到了”。

    两人十指紧扣的快步向前走,前面的光亮越来越大,眼看着就能重见光明了。

    就要这时,两边的树突然向中间靠拢,快要合起来了。

    洛宁香吓的要命。

    千钧一发间,欧阳墨城把她给推出去。

    洛宁香眼前一片的光亮,可身边却没有人了,一回头,看到原本大大的洞口,现在只剩下一条缝隙了。

    “我的天,怎么会这样的——”她跑过去,心急如焚的掰着那条缝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