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狼性之夜,欧阳墨城做的早餐很美味!

狼性之夜,欧阳墨城做的早餐很美味!

    “唔,,,,”唐暖央双手推了推他的胸膛,象征性的轻微抵抗,这是人在面对野兽疯狂掠夺时,会条件反射表现出来的。

    而洛君天,就是兽中之王。

    他握住她的手腕高举过头,固定在两边,吻够了她的唇,他低头用牙齿咬开她衣服,在她胸口一阵贪婪的吸吮与啃咬。

    “嗯,,,,君天——”唐暖央叫着他的名字,***被他轻易挑起。

    洛君天一路向下吻,她洗过澡的身子,幽香阵阵,让他的***更为肿痛了,这几天她不在,他天天晚上失眠,要不是为了妹妹,他早就飞来找她的恳。

    他真的一天都不能没有她。

    柔软的唇,从她的胸口一路吻到小腹,越是接近那里,她的身体就颤抖的越是厉害,大脑变的更为兴奋了,素指插进他的发丝,气息紊乱了,她内心渴望着,可又不禁绞起双腿。

    大掌握住她的膝盖,双腿被分开,她所有的美就这么呈现在他的眼睛让。

    即使是老夫老妻了,可唐暖央还是会很羞涩,她脸红如潮,双眼也盖满了绯色。

    “我的老婆可真美,让我来好好疼爱你”他埋下去,含住她的花心,非常的轻柔的吸吮。

    “啊——”唐暖央通体如遭点击般的颤栗不止,随着他极富技巧性的加快动作,她简直要疯掉了,那快意深的似要钻入骨髓。

    “君天,君天——”她迷乱的叫着他的名字,身体一阵痉)7E挛抽搐,身体强烈的收缩,高)7E潮来的畅快淋漓。

    唐暖央拉高他,意乱情迷的去吻他的唇,女性的柔美展露无疑。

    舌头与舌头默契的缠绕着,洛君天快速的脱掉自己的衣服,强壮如狮的身体压住她,投入的热吻着,揉捏着她的饱满,有乳汁挤到手上,空气中立刻就多了一股子奶香味。

    架起她的一条腿放在他的肩上,他凶猛的挺身)7E进入。

    “嗯——”身体被撑的满满的,舒服极了,已到狼虎之年的女人,这方面的需求特别的旺盛。

    “老婆,你夹的好紧,你真乖”洛君天在她体内驰骋着,奋力的撞击着她的身体,越快乐,就收缩的越紧致,也让他更加的***。

    唐暖央不喜欢在爱爱的时候说色情的话,她喜欢用身体交流,安静的去享受,所以对洛君天的话,她并不理会,只是把臀抬的更高,去迎接他猛烈的撞击。

    他的力度一直是她最喜欢的,强悍而又快速,让一场***变的完美至极,满足一切的想象中渴望,直到被送入那空白的瞬间,仿佛嗑药一般。

    她只知道要紧紧依附着他,渐渐的,第二次潮)7E水又勇猛的涌来,她抱紧他,一动也不动,而他却丝毫没有慢下来的意思,在她已经白热化的时候,反而更加快速的进攻着,接二连三浪潮,让她快要欲仙欲死过去。

    她几乎昏厥的瘫软在那里,他才渐渐的放慢速度,靠下来,亲吻她的脸“老婆,快乐么”。

    “嗯!”唐暖央轻嗯了一声。

    “老公是不是天上最厉害的男人”。

    “嗯!”

    “你爱不爱我)21”

    “嗯!”

    洛君天俊美无双的脸上透出些许的郁闷“你除了会说嗯,还会不会说别的”。

    “你烦不烦啊,我不想讲话的,我好累哦”唐暖央只知道她腿软的什么也不想说,什么也不想干。

    “这么快你就累了?”洛君天光滑的手掌抚摸着她的腰肢,笑容***至极,绝色俊美的脸在她眼前放大“我可是才刚刚开始,我们换个姿势,再来一次”。

    “啊?还要来,洛君天,你省点力气,休息一会好不好”唐暖央哭丧着脸,被他翻过身体,趴在床上。

    “我刚刚开吃,怎么能休息呢,老婆,你应该了解我才对啊”话没说完,他扣住她的俏臀,又一欠奋勇向前。

    唐暖央跪在床上,身体被他撞击的快要摔出去了,精力充沛的怪物,今晚又别想好好睡了,明天下床腿肯定打颤。

    身体被他一次次推向云端,快乐是很快乐,可是她好累。

    他赶来,分明就是来满足私欲的,跟这样的男人生活,不把身体锻炼强壮了可不行,这一整晚体力运动,不是一般女人能吃的消的。

    最后,连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都不知道。

    后半夜,随她一起来月嫂抱着小家伙来吃奶,她都睡的跟死猪一样的沉。

    *****

    清晨。

    唐暖央实在是累的爬不起来了,张开眼睛,浑身的骨头想是被人重新排列过似的。

    在她旁边,一脸英俊到秒地球雌性生物的脸,正睡的香甜,他昨晚吃的饱饱的,这会睡的很沉。

    看了看时间,已经早上八点了,她想要起床给大家准备早餐。

    一动才发现,腰上还有一条铁臂,不紧硬,而且重,跟她的细胳膊放在一起,她的简直是火柴棒。

    以平时的习惯来说,他没起床之前,是绝对不会放她下床的,因为她是他的属于抱枕。

    没法子,要么闭上眼睛继续睡,要么等他醒。

    她侧过头看他的脸,她最喜欢清晨的时侯看他的脸,每天都能看到的脸,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看不腻。

    这家伙,长的还真是好,她侧过身,专心致志的看他,抬起手来,抚摸过他的额头,他深深的眼窝,他高挺鼻梁,以及那红润的薄唇,她的手指久久的停留在他的唇上,突然有种想要去偷亲的冲动。

    正在她失神之际,原本的睡美男懒懒的张开了眼睛,

    “一大早就色)7E诱我,莫非是昨晚还没够?女人近30果然可怕”慵懒的嗓音,带着睡意,性感极了。

    唐暖央被抓个现行,脸马上由里透着红,立马机灵的找借口“我是看你热不热,不用手试,我怎么知道”。

    “那你试过之后,是不是发现嘴唇的热度最高,因为你放的时间是最长的”洛君天拉住她的手“不过其实你知道,温度最高的不在嘴唇上,想知道是哪里么”。

    色情狂的思想她怎么敢不知道呢。“不想知道!”她笑着天真。

    “老婆,做人要虚心求学,我觉得你应该说想才对,免得下次又找不对”洛君天把她的手往下放。

    唐暖央用力的向上提,绷着气“都说不想知道了,哪有强迫求学的”。

    “别抗拒了,我觉得对你有用才教你的”。

    洛君天只是稍微一使力,就把她的手稳稳的压在他的那条沉睡巨龙上,即使是休眠期,尺寸也很惊人。

    “热不热?”他调戏的问,

    已经这样了,唐暖央反而镇定了,她笑了笑,回答“一般,还好!”

    “我觉得你试的不够仔细,要这样上上下下的来回揉动才是,你会发现,这里的温度不仅很高,而且还有热胀冷缩的原理,有没有感觉到变大了”洛君天声音魅惑迷人,邪的可以。

    “有!”唐暖央非常的淡定。

    “有没有感觉到它变硬了?”他继续色情。

    “有!很硬”唐暖央继续淡定。

    洛君天的呼吸急促了起来“我要把它放到无底洞,不知道可不可以”。

    “不可以,洞口已经被封死”唐暖央干脆的回答。

    “我不信,我要检查——”洛君天撩高被子,蒙住她的头。

    “啊——,洛君天淫魔”。

    一池的春水,又一次被搅乱。

    ******

    等到他们起床下楼,已经快10点了。

    洛云帆,欧阳墨城跟洛宁香也才刚刚起床没多久,反正在这里也不赶时间。

    唐暖央看到洛宁香跟洛云帆坐着,听到厨房那边有响声。

    “不要告诉我,欧阳墨城在下厨?”

    “是啊,我想帮忙,他说对我来说煮个早餐太简单了,让我坐着休息”洛宁香困倦的回答。

    一听就是反话。

    唐暖央看向洛云帆,用眼神询问他。

    “他去了,我就不去了,就这么简单,我们就都尝尝墨城的手艺吧”洛云帆随性的回答。

    洛君天拉着唐暖央坐下来。

    不一会,欧阳墨城就准备了满满一桌子的早餐,看到众人是目瞪口呆。

    “我随手做了点,大家将就着吃吧”欧阳墨城谦虚的笑道。

    这叫随手做了点?!!

    本以为一个天天就知道打官司的律师,对厨艺不会很精通,但是看着这一道道精致菜,不知道的以为是酒店大厨做的。

    大家分别坐下来要。

    好看没用,还要好吃,一试味道,天哪,真好吃!

    “墨城,你当过厨师?”洛云帆抬头问道。

    “16岁时候,在厨房打过工,学了一点而已”欧阳墨城一笔带过,并不细细的说。

    “打工?你还真有空”洛宁香眨眨眼睛,她还不太明白他打工的目的。

    “小笨蛋,不是有空,是去赚钱,不然哪来的学费,怎么养活我自己”欧阳墨城纠正她。

    洛宁香有点无法理解“孤儿院难道不负责学费么,16岁,可还是童工啊,太过分了!”

    欧阳墨城失笑,夹起鸡蛋卷塞到她的嘴里“好了,吃东西,别说话了”。

    洛君天跟唐暖央低头吃早餐,不去过多的询问,对于欧阳墨城来说,他不会想要去说不光彩的过去,不回头,是他不断往前走的动力,想他这样的人,对于成功的渴望,比任何人都要来的强烈。

    洛宁香咀嚼着嘴里食物,她想着欧阳墨城那么小就打工,心里不禁酸酸的,嘴里的味道也不禁变了。

    抬头看着他的脸,她决定要去了解他的过去,不管是好的是坏的,她都会接受,出生的好坏不是他能抉择的,但是他靠自己改变了命运,她突然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很不简单,勇敢而又强大。

    “宁香,老公是你的,少盯一会,他不会跑的”洛君天语气平和的说道。

    “讨厌啦,哥——”洛宁香不好意思的垂下脑袋。

    欧阳墨城抬头,目光温柔的看着洛宁香“我不介意,盯出个窟窿来也没事”。

    “哈哈,,,,”

    一众人全都哈哈大笑起来。

    早餐过后,唐暖央上楼去抱儿子。

    洛君天带着洛云帆跟欧阳墨城他们去岛上考察,来都来了,那就顺带考察的一下吧,下月动工这个可是真的,不过没有带工程师来,很多地方,也只能是粗略的构想。

    他们开着车,在原始森林里穿梭着,洛君天开车,洛云帆坐在副驾驶的位置。

    洛宁香跟欧阳墨城坐在后面,不过与其说他们不是来考察,不如说他们是游山玩水的,一直在后面亲热个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