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教训,诱惑!

    欧阳墨城不是不想亲他,实在是注视的人太多了。

    “宁香,在这里真的不太合适,你看大家都看着我们呢”最后那一句话,他是用非常小的声音说出来的。

    不过大家还是都听到了。

    “没关系啦,看就让他们看好了,我好渴,我就是要喝嘛”洛宁香把极度诱惑的红唇,又往他的唇边送了送。

    欧阳墨城苦笑着,这喂也不是,不喂也不是恳。

    对面那三位是实在实在的看不下去了。

    “宁香,我看你的醉翁之意不在果汁吧,想吃墨城的口水,你直接说嘛,我们不会笑话你的”洛云帆面露着和煦的笑容,开口说道。

    “宁香,虽然说情侣间亲热很正常,可你们也要考虑到群众的感受,你是身处其中不觉得尴尬,可我们就会非常的自在,所以你还是收敛一点比较好”唐暖央也就事论事的说道,太过于肉麻了,她现在手臂上都是一颗颗的小豆子让。

    洛君天可不像他们这么温和,双手一环,话语直接“洛宁香,你再怎么喜欢他也是,但你是女孩子,你要矜持,当着我们的面,让他吻你,你不觉得难为情,欧阳墨城还觉得为难呢,作为你哥哥,我也觉得非常掉面子,以后,在人前你给我正常点,关起房门,随便你自己换着花样折腾你老公我都不管,听到没有”。

    洛宁香听完了他们的话,鼓起的腮帮子,翘起的红唇简直可以挂上一盏油壶了。

    欧阳墨城将唇往内抿,想笑又不能笑,只能努力忍着,嘴角轻微的颤动着,,,,

    “哼——,不理你们了”洛宁香蹭的一下站起来,气咻咻的朝着休息室走去,她被大家又是笑话,又是批评的,丢脸都丢脸死了。

    她又不是故意这样的,她不过是情不自禁的想要跟心爱的人甜蜜嘛,这也有错,一个个的都来说她。

    “宁香,你不要生气啊,我从也就是这么一说,跟你开玩笑的”唐暖央在后面喊。

    “随她去吧——”洛君天不以为然,说几句又不会怎么样。

    欧阳墨城站起来“我还是去哄哄她吧,谁让她现在最大呢”说着,他也朝着休息室走去。

    洛云帆欣赏般的浅笑“墨城对宁香还是挺细腻的,是个不错的好男人”。

    洛君天扯笑,绿眸瞥向洛云帆“我有时真怀疑,欧阳墨城跟你是兄弟,难得见你对别人这么好”。

    “兄弟?哈哈,,,,”洛云帆低低的笑,而后用开玩笑的口吻说“说不定,我跟你是兄弟哟”。

    洛君天的脸色顷刻间寒的像打了霜一般,绿眸里冰棱也越结越厚,犹如刀锋的反光,透着浓郁的杀气“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

    “不好笑就不要笑了,没有人能够勉强你,而且对于你是我的弟弟这种假设,我也觉得非常糟糕,还不如是墨城呢,他可比你可爱多了”洛云帆像是没有看到他的眼底浓郁的杀气一般,仍旧我行我素的用调侃般的语气。

    洛君天的神情绝肃杀,他一声不响的盯着他,脸色极为恐怖。

    唐暖央都鲜少会看到他这样,不过是个玩笑,他至于较真成这样嘛。

    气氛变的紧窒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洛君天如西伯利亚般的冷颜之上,薄唇内吐出一句话来“哪怕是假设,我也觉得恶心,相当的恶心”。

    他的话平静的像是一潭没有波澜的死水。

    洛云帆注视着他,脸色的表情没有半点变化,笑仍旧是笑,没有多一分,也没有少一分,仿佛洛君天的话对于他的来说,没有任何杀伤力。

    洛君天以为刺过去的是箭,可洛云帆却当成是树叶。

    “君天——”唐暖央去握住他的手,不晓得为什么,这一刻,连她都不敢去惹他。

    洛君天淡定转过脸,在她脸上亲了一下“没事!”

    唐暖央看了看,又去看洛云帆,只见他慢条斯理的正在戴眼罩,准备睡觉,还要飞很长时间。

    她压着气息,缓缓的呼出一口气,刚才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休息室里。

    洛宁香侧着身子躺在床上,似乎在生闷气。

    欧阳墨城推门进去,坐到她的身边,用手碰了碰她的肩“宁香,真的生气了?”

    洛宁香不说话。

    “你哥哥他们其实也没有说错,以后当着别人的面,我们还是不要那么亲热,不然的话,又要被别人笑话了”欧阳墨城弯腰,想去看看她的脸。

    忽然间,原本躺在床上的女人猛然间转过身,用手臂揽住他的脖子,将他扯到床上。

    没等他反应过来,她就已经骑到了他的身上,身体灵巧无比。

    她一阵娇笑“哈哈,,,上当了吧,上当了吧!”

    欧阳墨城被她的压着,双腿分开着骑在他的小腹上,金发的发丝垂在眼前,份外的美丽,她的臀部只要稍稍向下一点,就碰到了那个地雷区。

    这几天,他都忍着不碰她,怕她在森林里受过惊吓后,身子虚。

    不过经过这几天观察上来,这女人的体质比他还要好,一般女人怀孕走路都会特别小心,她倒好,天天蹦蹦跳跳的不见她有事。

    “我是上当了,敢问洛宁香小姐,你让我上当,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他轻声的问,双手摸到她的大腿上。

    洛宁香立即来了感觉。

    原来只是想找个私人空间,跟他单独相处的。

    她撩了一下金发的卷发,以他诱惑似的眨动了一下媚眼“你说呢?”

    “你就不怕别人进来?”欧阳墨城笑,腹下的火种被点燃,有几个男人抵抗眼前这绝色的***,特别是她性感起来的模样。

    “怕的话,就不会这么做喽”洛宁香的手指在他的胸口画着圈圈,美眸如丝,对他嘟了一下嘴。

    她要迷死他,迷的他七荤八素,迷的他为她疯狂。

    欧阳墨城的星眸中充斥着欲火,他撩起她的裙子,由下至上,覆盖到她饱满的山峰上面,揉捏起来。

    “啊,,,嗯,,,,墨城——”她娇媚的呻吟,靠下身去吻他的唇。

    她从最开始的被他轻薄到如今主动轻薄他,这种转变,正是从玉女走向欲女的道路。欧阳墨城享受着她的索取,跟她完全的互相角色,他什么也不动,等着她来把她扒光,在他身上种草莓。

    他很想体会一下,她一手掌控的爱爱游戏,会是什么滋味。

    尽管他已经被问吻得的欲火焚身,冲动如火了,但他仍在极力的控制。

    洛宁香吻够了他,见他瘫着不动,以为他没什么感觉,不禁心慌了起来,她就不信,她这么诱人,他会无动于衷。

    她铆足了劲,一定要让这个家伙欲火高涨,情难自控,对她垂涎欲滴的扑过来。

    她心里带着战斗的意识,本想解开他的衬衣,结果却是一把直接的撕开,好几颗纽扣都被她扯落。

    “小姐,你未免也太粗鲁了吧,你想我等下光着身子出去么”欧阳墨城被她激烈的举动吓倒,还有不得不考虑的一件事情,就是她撕了他的衣服,他等下穿什么衣服出去。

    洛宁香囧的不得了“哎呀烦死了,大不了待会我给你缝上好了,别给我唧唧歪歪的破坏气氛”。

    “好吧,你继续——”欧阳墨城重新放松,一副任由她为所欲为的模样。

    洛宁香的脸上又浮起性感的笑意,动手去解他的皮带。

    拉了一下扣头,不动。

    她保持着妩媚的笑意又拉了一下,还是不动。

    该死人,什么破皮带嘛,怎么解不开,她的心里大声的咆哮着,脸上非常努力的保持神态,不能被这该死皮带破坏了一切。

    她胡乱一阵扯,绝色的小脸慢慢的失去耐性后,最后终于失去耐心的大骂“这什么烂皮带嘛,都解不开的,不会是传说中的贞操带吧,靠——,我要砸碎它”。

    一低巨大的汗从欧阳墨城的额头挂下来,他拉好衣服,故作委屈的说“不干了,我不干了,你太欺负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