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小矛盾,婚礼进行时!(后天结局)

小矛盾,婚礼进行时!(后天结局)

    “院长,里面请吧!”洛海珍作为家里的长辈,出来迎接已是很客气了,洛家其他的人也很和气,没有丝毫看不起的表情。

    走到里面,孤儿院的人更是看呆了,就连想象,她们也幻想不到,这个世界上竟然有这么华丽的地方,如此的流光溢彩,如此的精致华美,气派非凡。

    几个人看傻眼的呆站在原地。

    “欢迎你们来坐客,都到客厅去坐吧!”唐暖央笑着上前,拉了其中的一个少女的手臂。

    少女抬起头来,看到美丽高雅的唐暖央对她微笑,心里暖融融的,拘束与卑怯的心理也好了很多,她腼腆的笑笑,点头“嗯!恳”

    洛宁香跟欧阳墨城陪着院长一起到会客的大厅。

    一大群人全部入座。

    管家指挥着佣人上茶跟点心让。

    洛君天笑着对洛宁香说“向院长介绍一下我们,大家先认识认识!”

    “哦,对,我怎么把这个给忘了呢”洛宁香不好意思的甜笑,面向欧阳院长,向他一一介绍家庭成员。

    欧阳墨城也向洛家人介绍他孤儿院的家人。

    虽说以家世背景,欧阳墨城是绝对无法跟洛宁香比的,但重要的是他们互相喜欢,对洛家,对洛君天来说,只要洛宁香自己开心,能让她肚子里的宝宝有个爸爸,这就行了,何况对洛家来说,多个大律师,对他们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哎呀,你们家可真是一个大家庭啊”欧阳院长笑容和气沉稳。

    “院长你放心,墨城到我们洛家来,我们绝对不会亏待他的”洛海珍笑容满面的应道。

    本是无心之说,可这句话原本就存在着问题。

    与欧阳墨城一起长大,以姐弟相称的两个姐姐,隐隐觉得不对,但这宁香家这么富有,她们说话的底气也不由的不足。

    “哪个——,请问,墨城是到你们家当上门女婿么”。

    对有骨气的男人来说,倒插门总是伤自尊的事。

    洛家人一愣!

    他们立刻就反应过来,是因为三姑的一句话,使他们产生的这样疑惑,不过在洛家,老爷子当年也是把洛海珍留在了家,之后宛馨结婚,黎家是主动要求让黎圣卿当上门女婿的,至于安斯耀吧,那会也没有商谈到这个问题,现在突然有此一问,倒真的不好回答了。

    洛家人你看我,我看你的,最后全都看向洛君天跟唐暖央,他们不敢乱说,生怕说错。

    洛君天温和灿烂的一笑“当不当上门女婿,我们洛家都无所谓,只是我妹妹从小就娇生惯养,在这个家里住惯了,如果换到别处的话,我怕她会不习惯,这样吧,孩子可以姓墨城的,不过住还是住在这里吧”。

    “哦,这样啊——”院长若有所思的应道。

    洛宁香心里同意哥哥这想法。

    “婚后我们可能会搬出去!”欧阳墨城忽然开口说道。

    洛宁香原本还笑着的小脸,顿时跨了,脑子一转,惊恐的拉住他的手臂“搬到哪里去啊,我可不要住那鬼屋!”

    所有人一阵汗颜!

    “墨城,家里有的是房间,你要是觉得宁香的房间太女人气了,可以重新装修一次嘛,你看家里环境又好,孕检也用辛苦跑到医院去,加上家里有佣人伺候着,宁香想吃什么,喝什么,都能马上做,对胎儿跟孕妇也有好处,外面哪比得上家里,你说呢”洛宛馨劝说道。

    “其实我们洛家一直以来,无论男女都是留在家的,我们之前也没有考虑过这一层的问题,墨城,三姑还是希望你留在洛家,成为我们的一分子,要是搬出去,以后可就真的成两家人”洛海珍的心思,最好是能连孩子也姓洛。

    洛诗菲也来插一嘴“别的男人是千方百计要留在洛家,宁香是表哥的亲妹妹,你就是他的亲妹夫,肯定会对你们特别好的,留着现成的豪宅不住,墨城你傻不傻啊!”

    说来说去,欧阳墨城这一方,还是听出了他们其实更希望欧阳墨城能倒插门的想法。

    唐暖央心想,这一个个的,还真是有够自大,不考虑人家的感受,她实在是听不下去了“你们都别说了!”

    洛家这边的人住了嘴,唐暖央才又说道“住不住在这里,让墨城跟宁香自己决定,宁香,俗话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想说,你既然已选定了墨城,就要尊重他,墨城,既然你娶了宁香,也应该要包容她的缺点,爱护她,不论你们是住在这里或是搬出去创造自己的小家庭,我们都会祝福你们的,哪怕是两边轮流着住,也没有问题,重点是你们开心”。

    院长在那里频频微笑着点头,对唐暖央的印象相当的好。

    洛宁香原本还郁闷了的心情,也因为唐暖央的这番话而豁然开朗了。

    “嫂子,谢谢你!”欧阳墨城对唐暖央感激的淡笑,他一直感觉她是洛家最没有娇气的一个人,落落大方,理性成熟。

    “不用谢!”唐暖央善解人意的笑笑。

    “那关于婚后今天哪里的问题,就暂时先这样吧,是不是该谈一谈婚礼的事情了呢”洛云帆很适时的为大家结束这个话题。

    院长在那边应道“也好!”

    说到婚礼的细节,洛海珍就有的说了“至于婚礼的日期,我昨天特意跑了一趟观音庙,求了一个好日子”。

    “姑姑,你这是迷信”院长笑呵呵的反驳。

    “我这怎么是迷信呢,观音是大慈大悲的佛,求福保平安的,这家里办事,都是得挑个好日子,你可别不信,很灵的”洛海珍一听说自己迷信,表情上客气,心里可不大高兴了。

    院长的表情严肃了一些“姑姑啊,天地宇宙中只有上帝才是真神,其他的都是魔鬼的化身!”

    洛宁香在心里暗暗翻了白眼,这老头又来了,又来了,,,

    “魔,,,魔鬼?你说观音菩萨是魔鬼?”洛海珍差一点昏过去,她是诚心向佛的人,哪能听的这种诋毁。

    院长也是虔)7E诚的基)7E督徒,他用非常肯定的话语,指出她错误“姑姑,除了上帝之外,其他一切自称为神的,其实都是魔鬼做大了,都不是真正的神,你还是早点醒悟吧”。

    “你——,你这老头满口胡言,全世界的三大宗教里面,佛教是排在最前头,基)7E督教是排在在后面,我们从来不排斥你们这些信耶稣的,你倒反过来污蔑说佛教里面的众神是魔鬼,你们才是魔鬼呢,心灵这么不友善,不慈悲,小心眼,你们才是鬼”洛海珍激动了,彻底的激动了。“我好言相告,你不信也就算了,何必动气呢”。

    “这叫好言相劝,那我也劝你,别信耶稣那小肚鸡肠,到处污蔑圣灵的魔鬼了”。

    院长拍岸而起“你这无知的女人,敢说耶稣是魔鬼,你,,,你,,,,”

    眼看着情势要失控了,在场的年轻人赶紧打断他们继续谈下去。

    “三姑,你冷静点,诗涵,先扶你妈到楼上去休息一会”洛君天对表妹使了使眼色。

    洛诗涵反应倒也快,忙扶起洛海珍,强拉着她上楼“妈,你别生气,上楼去我陪你好好说说”。

    楼下这边,欧阳墨城也在安抚着院长“都说道不同不相为谋,你跟三姑的信仰不同,何必去较这个真呢,是不是”。

    “院长,这信仰是心灵上的寄托,你说这佛吧,也不是坏人,也跟上帝一样导人向善的,虽然模样不一样,呆的地也不同,可理念是一样的,您真别计较了,也别到处嚷嚷着佛是魔鬼,人家信佛的人肯定不乐意听”洛宁香也在旁说道,在心里捏把汗,这老头可真爱挑事非。

    洛君天他们心里满是哭笑不得,好端端的谈着婚礼的事,怎么一下子就上升到宗教问题上去了,这两个老人家还真扯的远。

    好不容易安抚好了欧阳院长,才能继续商量。

    “那这婚期嘛,我们就挑个好个星期天好了,院长你看行不行”洛海珍一走,就只得洛君天来商谈了。

    “只有不是迷信,就可以”院长点头。

    “呵呵,,,放心吧,我是无神论者,我只相信我自己”洛君天幽默的说道,在他想看来,所谓的信仰,不过是精神世界的一种依托,而他足够强大,不需要借由这种途径。

    这么说,欧阳院长倒也是无从去反驳“那地点呢?有没有选好在哪间教堂?”

    “目前还没有选好,让宁香跟墨城去看过之后,让他们自己决定吧,我的意思的,最好在年前就要婚礼给办掉”洛君天提出这么个意愿。

    “说起来,这圣诞节一过,离新年就近了,那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了”。

    “是的,婚礼的事,我们洛家会一手包办的,院长,你回去统计一下,到时具体会来多少人人,我们这里也在好安排酒席”。

    “好,没问题!你们想的很周到”。

    “那就这么定了”。

    婚礼的事商谈的很顺利,之后,洛家又留他们在的洛家吃饭。

    美味精致的饭菜,让他们都不好意思去夹菜,不过虽然地位悬殊,看起来倒也融洽。

    下午,洛家又派车送他们回去,还送了不少的礼物。

    ******

    洛海珍第二天还气呼呼念叨着,还说下次见面后,还要跟欧阳院长,好好的评评理。

    其他人都不去应她,心想,这有什么好争的。

    一个月的时间,欧阳墨城跟洛宁香要办的事情有好多。

    先要去拍婚纱照,然后还要挑选礼堂,试婚纱跟礼服,挑选结婚的戒指,加上还要定期孕检,一个孕妇,过于疲劳了也不行。

    偏偏洛宁香又是个凡事要求完美的人,弄的欧阳墨城头都大了。

    一连好几天,找了好几间婚礼策划公司,都没能让宁香有满意的构思。

    最后,她只能把主意打到唐暖央身上来。

    晚上。

    洛君天正刚着唐暖央准备嘿咻嘿咻的时候,洛宁香就拉着欧阳墨城闯进来了。

    “嫂子,这次还非得你亲自跨刀为我策划不可了”人未到,声先到。

    洛君天忙拉好唐暖央胸前的春光,用杀人的眼神射进来的两个人“什么时候你才学会,敲门进房间的习惯呢,洛宁香”最后几个字,他说的咬牙切齿。

    洛宁香很是窘困的绞了绞手,咬着下唇,装可怜“人家不是故意的嘛,要不有急事,我也不会这样啊,谁叫你动不动就兽性大发,我很倒霉啊”。

    欧阳墨城在洛宁香身后,忍俊不禁的笑出了声。

    “洛宁香——”洛君天想跳起来掐死这个死丫头,他指着她“你——,你还是跟你老公搬出去的,省得我天天在自家也要时刻警惕着锁紧房门”。

    “不搬,我就是不搬,这里是我的家,我就赖着”洛宁香不满哥哥这个态度,跟他杠上了。

    唐暖央趁他们兄妹吵架的时候,从床上坐起来,穿好衣服。

    欧阳墨城则一直站着不动,也不开口。

    “洛君天,你行了,跟自已亲妹妹也能气这么半天,宁香,沙发上坐吧”唐暖央拧了洛君天一把,笑着对洛宁香还有欧阳墨城说道。

    洛宁香对洛君天调皮又得意的做了一个鬼脸,拉着欧阳墨城坐下。

    唐暖央走过去,洛君天没过来,穿着睡衣,面无表情的靠坐的那里。

    “刚才你说让我策划婚礼?”唐暖央问,没有耳背的话,她是听到这么一句,

    “是的,我们今天找了一天了,一家称心的都没有,那些构思都是又老土,又普通,烦死了,想来想去,嫂子你连依芙琳都能搞定,肯定是极有本事的,所以就来找你喽”洛宁香笑的有些许的献媚。

    欧阳墨城第两次听到这个名字,不由的好奇了“这依芙琳是谁啊?”

    洛宁香指了指床上的黑面神“我哥的小情人喽!”

    “啊?”欧阳墨城着实被震惊了“嫂子,你的博大胸襟,可不是一般女人能相比的”。

    “洛宁香,你找你嫂子帮忙就了帮忙,没必要的废话,给我少讲”洛君天酷着一张冷俊的脸,皱眉说道。

    这会知道往事不堪回首啦!洛宁香偷笑,故意说道“说起来,我结婚,外公跟亚兰瑟表哥也得请吧,听说亚兰瑟表哥跟依芙琳的好事也近喽,要是请他们过来热闹一下吧”。

    “你要叫就叫吧”洛君天冷勾了一下嘴角,他才不受威胁。“照理来说,是应该要叫的,毕竟是近亲嘛,不过你哥跟亚兰瑟不大合的来就是了”唐暖央反正已经不在意依芙琳了,所以怎么样都好。

    “我哥这脾气,合得来的都是拍他马屁”洛宁香挡着手,偷偷摸摸的说道。

    洛君天耳尖,剑眉顿时挑起“洛宁香,整天跟着欧阳墨城混,胆子也越来越大了是吧,敢公然在我面前说我坏话了”。

    “那个——”欧阳墨城举了一下手“哥,我要替我老婆平反一下,她不是说你坏话,她说的是实话,我是天天教育她,做人要诚实,她贯彻的很好”。

    说着,摸了一下洛宁香的头发。

    “老公)7E)7E)7E)7E)7E”洛宁香顺势靠在欧阳墨城的怀里。

    洛君天跟唐暖央一阵的受不了。

    “大晚上的,不要扯远了,说正事,宁香你到底要我怎么帮你啊,你知道我的公司已经解散了,婚礼策划要联系的东西很多,必须得是团队合作,所以我可能也是帮不了你”唐暖央把话题给拉出来,不然这么扯上一夜也不会有结果。

    “那还不简单,我知道嫂子你不是甘心就一辈子在家相夫教子的女人,你重开策划公司不行了,而且你看,我们洛氏什么行业都有涉及了,还真没这块领域呢,嫂子你有这个天份,干脆就让我给你投资创建一个算了,那样,我也能顺道沾沾光啊”洛宁香的算盘打打啪啪响。

    还别说的,经这么一提,唐暖央还真是有点心动了“君天——”。

    “想都别想!”洛君天笑眯眯的晃了晃手指,一口抹杀掉,她的眼睛一亮,他就知道她的心思了。

    “洛君天,你这男权主义,我好像没有说从此以后不出去工作吧”唐暖央最不喜欢被别人扼制。

    “这还用说出来么,我洛君天的老婆成天给别人跑腿,你让我的面子往哪里搁?”洛君天很理所当然的说道。

    唐暖央憋着火,笑容慢面的吸了一口气“你爱往哪搁就往哪搁!”

    说着,她转向洛宁香,果断的说道“你的委托我接了,明天我就重整旗鼓,谁敢拦我,我就让他永远睡沙发!”

    好犀利的威胁啊!!!

    洛宁香跟欧阳墨城不由自主的向洛君天飘去同情的眼神。

    洛君天面色沉黑沉黑的,不过气场再强大也没用了,因为他压根就敢怒不敢言,他是个理智的人,不能因为一句话而沦成从此挪窝成“沙发奴”,这全都是这两个家伙的错。

    他的眼睛叮的一下,死死的笼罩住洛宁香跟欧阳墨城。

    “噢,嫂子,那我们就这么说定了,你一定得帮我想个宇宙无敌的婚礼,我跟墨城先走,明天我们再来找你”宁香说完,拉着欧阳墨城赶紧溜。

    跑到门外,洛宁香拍拍的胸口“好险,好险,看到我哥的眼神没有”。

    “看到了,这就是传说中的,我要拿眼神杀死你们!”欧阳墨城脸色一变,很是认真的模仿了一下洛君天的眼神。

    “哈哈,,,,”洛宁香捧着肚子笑,对欧阳墨城竖起大拇指“好像哦,简直是入木三分”。

    他们的快乐竟然是建立在洛君天的痛苦之上。

    两嘻嘻哈哈的回了房间。

    洛宁香洗过澡,趴在欧阳墨城肩头“亲爱的,婚礼策划有我嫂子搞定了,我们就安心去拍婚纱照吧,你说到哪儿去拍好?”

    “婚纱摄影店!”欧阳墨城回答。

    “你这不是废话嘛,难不成还去儿童摄影店拍啊”洛宁香揪了一下他的耳朵“我是说去哪一家?”

    欧阳墨城本想说随便,可一想,这么一说,她肯定又要来劲了,于是,假装认真的沉思了一会,说道“那必须得是全宇宙最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