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正文结局(1)

    “这话听着,我怎么就这么别扭呢”洛宁香皱眉,瞅着他的脸。

    “别扭?哪里别扭了?”欧阳墨城故作不解的反问,这小妮子有时精明起来,没有半点的预兆。

    洛宁香若有所思的说道“我听着的吧,你像是在讽刺我”。

    “哈——”欧阳墨城突然失笑“这怎么能是讽刺你呢,你真是想的太多了,不是你自己刚才对你嫂子说,要她帮你想个宇宙级的完美婚礼嘛,我想吧,你这婚礼要宇宙级的,婚纱照当然也得配套不是,我可是顺着你的话说的”。

    “我刚才有这么讲?”洛宁香指着自已恳。

    “是啊!”欧阳墨城点头。

    “好像没有,这么幼稚的话,怎么可能是我讲的嘛”洛宁香否认,她刚才急着逃出来,倒还真想不起来情急之下说的话了。

    “早知如此,我就把你的话给录下来了,免得有些人不承认”欧阳墨城似笑非笑让。

    这小妮子,自己说的时候没觉得幼稚,这会他说了才意识到?会不会后知后觉的太晚了。

    洛宁香的粉嫩的脸微微变红了“好啦,好啦,我承认就是了,那敢问你有物色到这宇宙级摄影了店么”。

    “目前没有,明天我们再去努力物色吧,现在,我看还是先睡觉吧”欧阳墨城不想就这问题,一地直跟她聊下去,要不然这一整晚就不用睡了。

    他拉着她一起躺下来,顺手的转过去,把灯关掉。

    黑忽忽的房间里,洛宁香的窝在他的胸口“老公我还睡不着”。

    “睡着睡着,就能睡着了”欧阳墨城闭着眼睛,困倦的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说道,真不知道她精神怎么这么好,忙了一整天还不累。

    “那没有睡意,你让我怎么睡着睡着就睡着嘛”她抱着了,黑暗中,像诱惑的妖精般把嘴巴凑到他的脖子上,手抚摸到他下面,***着。

    黑漆漆的,玩这种游戏最有爱了。

    欧阳墨城立即张开眼睛,气息粗重“所以说,你还想来一场运动再睡?”

    “什么什么运动啊,你可别想歪了,我是随便摸着玩罢了,你可别太激动,睡觉吧”洛宁香意欲把手拿开。

    小手却又马上被他的大掌压住。

    “干嘛啊,放开,我不能摸了,你看你都激动了,会犯错误的”洛宁香说着,边急切似的,往回抽着手。

    “你这小坏蛋,勾起了人家性)7E趣之后,还想要全身而退?”欧阳墨城被也摸的欲火焚身,下面也是急剧的壮大。

    他的气息如此的灼热,让她也不由的兴奋起来,特别是那手里那巨大的坚硬,都让她为之迷乱了。

    “人家错了,那你想要怎么样就怎么样喽”洛宁香贴紧他的身子,深深嗅着他的味道,即使是不做,仅是这样闻到他沐浴后清香的男性气息,她心里就很满足了。

    女人是一种精神依赖的动物,只有最大程度的靠近与契合,才能获得最大的幸福感,这种感觉是满足而充盈的,伴随着高)7E潮的快乐,能将人推上最为快乐的精神世界。

    欧阳墨城受不了她的这种百般诱惑,扯开她的睡衣了,强壮的胸膛贴上她无比丰满的酥胸,狼吻上她的嘴唇,疯狂而又贪婪的吸吮搅拌,两只大掌用力的揉搓着她的丰满,像是吃了春)7E药的野狼。

    洛宁香心里冒出了一丝小忐忑,他这么兴奋,等下会不会太激烈。

    都怪她唤起了他的兽性,这样子可收不了场了。

    “嗯,,,,,”洛宁香轻声的呻吟。

    他的手指穿过众林,按揉着她最最敏感的地方,浑身酥麻过电,体内深处更是痒痒的受不了,不一会,她就完全的进入状态了。

    “墨城,我要,快进来——”她水蛇一般的缠绕上他的腰,把身体往上抬,去碰触那巨型的怪物,摩擦而过的感觉,都能带起阵阵红潮。

    “小妮子,你可真是越来越豪放了”他挺身)7E进入那温热的紧窒,强大的吸附力,将他紧密的的包裹着,他偷悦的轻轻颤抖着“宁香你好美”。

    “啊——”黑暗的空气的里,她娇羞的叫声像一味兴奋剂,刺激着他。

    很想要温柔点,克制点的进行,可是他实在控制不小说领域更新最快xiaoshuo01.com,全文字手打住那激越的荷尓蒙,在她体内发狠的驰骋着,快感来的酣畅淋漓,无法停歇。

    洛宁香的***声也是越来越大声,彻底的放纵了。

    一个回合下来,她着他的脑袋,拼命的夸奖他“亲爱你,你真厉害,好有男子气概,好Man哦,爱死你了,亲亲”。

    她在他脸上大力印下一吻。

    作为男人,听到自己的女人这番夸奖,绝对比什么都受用,他坏笑着捏着她胸前的花蕾“有多快乐?”

    “激荡到无与伦比,怎么办,我好像对这种感觉上瘾了,亲爱的,我是不是很色”洛宁香小声的说着,脸上有点火辣辣的。

    “你终于看到自己的本质了”欧阳墨城调笑着啃咬了一下她的耳垂。

    “去你的——,那还不是被你调教的,你这野兽,是你把我的胃口养大了,都是你的错”洛宁香害羞似的锤他的胸口。

    欧阳墨城握住她乱打人的小手“自已那么色还不承认,反倒来冤枉我,现在就这样了,以后看来我得多补补肾,才不致于会被榨干”。

    “我才没有呢,你讨厌死了,睡觉,不许说话”洛宁香嘴里说着讨厌,行动上面,却又截然相反的环抱住他的腰,脸贴他的胸口,找个舒服的姿势入睡。

    “哈哈,,,你个小赖皮鬼,说中了就装傻充愣”欧阳墨城在黑暗中笑着,惬意的抱着她,舒服的入睡。

    这样的幸福,让每一天都过的如此的奢侈。

    ******

    第二天,唐暖央紧锣密鼓的进行公司重开的事,洛君天只要多说一句,就以睡沙发恐吓他。

    洛君天想来想去,与其让她在外面自已弄,不如把她收编到自已名下,以后还比较好管理一些,于是又打电话过去,美其名曰,不再阻止她,但为怕其累着,所以决定出钱帮她把公司建起来,但要求是公司到设在洛氏名下,并且必须得坐落在到洛氏大楼内部。

    这样就方便他看管与监督。他一说,唐暖央就知道他的那点心思,不过她还是欣然同意了,哎,夫妻嘛,他妥协了,那她也妥协好了,她也不想每天跟他针锋相对的。听潮阁更新最快tingchaoge.com,全文字手打

    有洛君天的帮忙,一天时间内,就有了办公室,唐暖央联系了以前的员工,知道公司要重开,全都屁颠颠的火速赶来。

    另一边,洛宁香拉着欧阳墨城几乎试了全城的影楼,明明拍的很美,她愣说太普通。

    “就这家吧,挺不错的,听说这里在摄影师在国际大赛上拿过奖,还为美国总统拍过照呢”欧阳墨城看看时间,眼看着一天就要耗没了,他极力称赞这家影楼的好。

    “啪——”洛宁香用力的把相册合好“我说欧阳墨城,你不会是这家影楼的托吧,干嘛一个劲的好人家好”。

    他是托,他是实在不想浪费时间了。

    “那是真的好我才说好的,你看我们天生丽质,就算是自己拍也能拍的美美,我们这么完美,让他们完全不需要发挥多大的技术,所以,我们就定这家吧,天快黑了,你看我们也该回去了”最后那句才是他的心声。

    洛宁香看着他,半天之后说道“所以——,你的意思是说,这家影楼其实是没技术的对吧”。

    欧阳墨城挫败的垂下脑袋“老婆,你这是断章取义好么”。

    “你管我,反正我就是不满意——”洛宁香站起来,铃起包包就往外走。

    欧阳墨城没法子,只好跟上去。

    外面,天色已暗。

    洛宁香翻出手机,查看了一下“还有两家,走吧,别闲着了”。

    “我觉得去不去结果都一样,你肯定不会满意,我看先找地方吃饭吧,你不饿,不累,肚子里的小家伙可受不了了”这女人的体力,可真不是一般的好。

    洛宁香想反驳,可想想,又泄气的应道“那好吧!”

    两人手牵着手走在街上的,随着圣诞节的临近,街道两旁随处可见的红色,充满了节日的味道。

    对面街上,黑色羽绒衣的女人在车流中与他们错身而过。

    “那不是——”洛宁香指着对面,可一瞬这的声音又被她卡死在喉咙里了。

    “怎么了?”欧阳墨城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对面街上除了树之外,什么也没有。

    已经走了,她没有看到他们的,脸色异常的苍白,不知是不是给冻的,洛宁香无声的把手放下来,回过神,扬起笑脸“没事,我以为看到熟人了,是我看错了,走吧”。

    “什么熟人啊?”欧阳墨城极为聪明的一个人,她的表情刚才震惊成那样,这熟人肯定也非同一般。

    “就一个以前的老同学”洛宁香搪塞过去。

    “男的女的?不会是初恋情人吧”欧阳墨城目光深邃,探究般的看着她。

    洛宁香脸色一板“是啦,是啦,初恋情人可以了吧,还真是小心眼”她扔下他,快步的向前走。

    就当她自私吧,他们要举办婚礼了,她不想节外生枝。

    原来,她已经回到这座城市了。

    去往意大利餐厅的途中,一家坐落在幽静街道边的摄影工作室,吸引了洛宁香的眼球,透过玻璃窗,里面展出着几幅作品,只是惊鸿一瞥,便抓住了洛宁香的眼球。

    “进去看看”洛宁香拉着欧阳墨城就往里面冲。

    “这家不在我们预选名单之中”欧阳墨城打量着这间小工作室,跟之前的几家,在装潢上不是一个档次的,女人的心思还真是难懂。

    店里只有一个正在吃便当的长头发男人,看到有人进来,忙站起来迎接“你们好,要拍照么”。

    “我想问一下,外面的橱窗里的作品是谁拍的?”洛宁香问的很直接。

    “是我拍的”长头发男人回答。

    “我想请你帮我们拍一组婚纱照,可能还要去国外取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接”洛宁香微笑的问道。

    欧阳墨城被她的行为给吓了一跳,吹毛求疵了一整天,这会爽快起来又这么爽快,女人的心思还真是难以搞懂。

    长发男人考虑了一下,答应“好!那你们具体什么时候拍?”

    “就这个星期吧,在这其间,别的活你就不要接了,全部的损失由我来付,希望你能拍出让我满意的效果”。

    “我会尽量的!”

    “那好,我先交点定金吧”。

    从工作室出来,洛宁香的心情是无与伦比的好。

    “宁香,我有点不明白了,这里有什么吸引你的,让你这么果断就下了决定”欧阳墨城在一旁发问。

    “感觉!能够一眼就牢牢抓住我的眼球,作品恢宏大气,没有刻意的痕迹,也没有很假的动作,这才是充满灵气的摄影艺术家,正是我想要的”洛宁香眉飞色舞的说道。

    “哦,这样啊,我懂了——”欧阳墨城假装明白的点头,不管怎样都好,感谢上帝,总算是不用再折腾了。

    吃过晚餐,回到家里,洛宁香累的倒头就睡,她半梦半醒之间,她想起那黑衣服的女人,她心里隐隐的不安起来。

    ******

    过了几天,唐暖央拿了几个方案给洛宁香跟欧阳墨城看。

    “怎么样?够不够华丽,够不够梦幻,有什么要求,也可以提”。

    “嫂子不亏是嫂子,做出来的东西,跟别人的就是不一样,我觉得都很好”欧阳墨城笑说,对男人来讲,婚礼有新娘就行了,他们没有那么多童话般的想法。

    “好是确实比其他策划公司的构思好很多,可是嫂子,我们只能在教堂举行婚礼么,能不能别出心裁一些呢?”洛宁香显然是还觉得不够与众不同。

    唐暖央微笑“你现在可是孕妇,在教堂婚礼虽然不是最与众不同的,但对于你来说,安全最重要”。

    洛宁香没答话。

    欧阳墨城在一旁悄悄对唐暖央竖起了大拇指。

    “可是在教堂实在是太实通的普通了,嫂子,其实我一直有点梦想,如果能到水底去结婚,那就好了”。

    欧阳墨城狂晕“洛宁香你还要不要命了,我们这是结婚,不是作秀,图个热热闹闹,让亲戚朋友都知道一下,是这么个意思”。

    “哎呀,我不过是说说嘛,没说真的要去海底啊”洛宁香似乎也察觉到了不太现实。唐暖“第五文学”更新最快d5wx.com,全文字手打央却突然说”海底是吧,OK,没问题,嫂子满足你的心愿!”

    洛宁香狂喜“真的么,嫂子你能够做到,你太牛了!我刚才只是那么一说,以为肯定会被反对呢”。

    “嫂子,去海底怎么弄啊,身上不都湿了嘛”欧阳墨城很是汗颜。

    “反正我懂宁香的心思了,你放心,我既然敢说行,安全性跟可行性我都会考虑进去,这几天你们就安心去拍婚纱照吧,拍的美一点,我这里海底婚礼的设计稿一出来,会第一时间给你们看的”唐暖央自信满满的笑道。

    洛宁香坐到唐暖央身边,一把拉起她的手“嫂子,你实在是太伟大了,我爱死你了!”

    “你可别爱死我,我还想活到90几呢,我告诉你,这段时间你要自己分配好时间,你不比别人,你可是有身孕的人,过度劳累可是弄不好会流产的,拍照时最好别跑别跳,能不去国外就别去了,我们这里的风景就挺好的”。

    “行了,行了,嫂子,你不要唠叨了,我耳朵都起茧子了”洛宁香赶紧的打断她。

    欧阳墨城在对面耸了耸肩,做出了一个爱莫能助的姿势。

    *******

    半个月后。

    圣诞过后就是元旦节。

    唐暖央时常带着小儿子在公司与布景地两边跑,洛云帆这些天也忙的不见人影,洛宁香拍完了婚纱照后,因为内)7E裤上出现少量的血,吓的再也不敢乱动,还一连打了4天的保胎针,年前她都不会上去上班了,这段时间,她除了安心休养之外,就是等着10天之后婚礼了。

    婚纱跟礼服,乃至小配件,也全都准备妥当了。

    摆酒宴的大酒店也预定好了。

    接下来就只剩下派发请柬。

    下午,又正好是星期天,洛家集体围在壁炉旁。

    洛宁香在楼上睡午觉,欧阳墨城在陪她,洛君天也就没有叫他们下来。

    洛君天眼下碰到了一个棘手的问题“你们说,安斯耀要不要请?”

    此问题一出,把一屋子人给考倒了。

    “怎么都不说话”洛君天看了家人一圈,指着洛诗菲“你先说说看,心里怎么想就怎么说”。

    洛诗菲抿了抿嘴“表哥,我觉得吧,这不太厚道,虽说之前人家安斯耀是本着帮宁香的心思跟她结婚的,可毕竟他们也是差一点就结婚了啊,换成是哪个男人,从新郎变成宾客坐在下面,肯定也有够掉面子的吧”。

    “说的也是!”洛君天思索着点了点头。

    “可他说跟宁香是朋友,上次他帮了她这么大的帮,这会连知会都不知会一声,这也不大好吧”唐暖央也是左右为难的想不好。

    “知会是需要知会一声,不过我想邀请来婚礼,那就算了吧,我想他也不会乐意来”洛云帆开口。

    “正常人都不会愿意来吧,这订过婚,又差一点结了婚,这会还请人家喝喜酒,光是想就有够别扭的,不要叫了,不要叫了”洛宛馨见大家都说了,也大胆的发表一下想法。

    洛君天听了大家的意见,总结了一个结果“那就不叫了,改明让宁香自已打电话支会一声”。

    当天晚上确定了邀请的客人,第二天喜帖就发出去了。

    洛君天跟洛宁香说,让她趁欧阳墨城不在的时候,给安斯耀打个电话,告知一声,请就不请他了。

    结果这天下午,反倒是安斯耀先打了电话过来。

    洛宁香没有心理准备,慌里慌张的接起电话“喂——”。

    “怎么要结婚了,也不请我喝喜酒啊,你这丫头还挺会过河拆桥的嘛”安斯耀清润的声音从对面传来,带着几许的调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