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四叔番外——叫什么才好,斗不过他,机场搭讪!

四叔番外——叫什么才好,斗不过他,机场搭讪!

    谁相信啊!!!

    洛云帆很是无语,面对着一家子不怀好意的邪笑,他投降了“随便你们怎么想吧,我得去接左小姐了,我走了”。

    “矮油,接人家这么甜蜜,还一口一个左小姐的,真是虚伪哪,直接叫人家小柔柔得了”。

    “四叔,你就别那么矫情了,拿出点男子气概来,粗鲁的拽过她,就火辣辣啵下去吧,要是我,会觉得这么男人特别赞的”。

    “两个字,加油!悴”

    “一定要趁机跟她说,我爱你”。

    “不抱的美人归,我们全家鄙视你!”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的欢,其主要目的是煽动撩拨起洛云帆闷***的心,就算他对左素柔真的没什么,被他们这么一起哄,在之后面对人家的时候,心里也会有不一样的想法,特别是孤男寡女,月黑风高,一男一女,外加一盒杜蕾斯跟激情光碟,不出事才有鬼峙。

    洛云帆抿着唇,带着一贯的温润笑意,轻轻的吐出两个字“让开——”。

    洛君天拍了拍手“OK,大家都让开,误了良辰吉时,就不好了”。

    闹够了,大家笑着把路给他让开。

    “我走了——”洛云帆对家人轻声说了一句,铃着行李往前走。

    走到大门前,身来传来洛海珍的喊叫声“云帆,等一下,我有东西给你!”

    洛云帆不由一阵汗颜,又有什么给他?!不会是求子的仙药之类的东东吧。

    尽管内心相当不情愿去理她,但他还是转过身,笑盈盈的面向她“三姐,你要给我什么东西?”

    洛海珍小跑到他的身边,把一只黄色的,形似香囊的东西塞给他“这是我帮你去庙里求的平安符,你带着”。

    原来是平安符,好在不是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洛云帆松了一口气,连同洛子赫塞给他的U盘一起随后放进口袋里。

    “陪素柔好好玩,不要太急着回来,知道么”洛海珍巴不得他们闹出条人命来,再回来更好。

    媒婆的心情,是很火热的!

    “我知道了,走了”洛云帆浅笑笑,不做多余的争辩,反正也说不清,他转身,步伐沉稳的走出去。

    一群人目送他,那表情,那眼神,仿佛送他去参军似的。

    ******

    左素柔6点半就起床了,行李昨晚就整理妥当了,这会她正精心的化妆打扮,都说女为悦已者容,即使是平里时时常素面朝天的她,也流露出小女人该有的娇羞心态,细细的梳好长发,一点点的涂上粉紫色的唇蜜,原来就长的非常精致灵秀的她,看起来更是清新脱俗。

    她不是那种特别艳丽,一眼就能注意到的耀目女孩,而是越细看越觉得精致秀气的女孩,不说话时,透着纯洁无邪之感,

    化好了妆,她走到更衣室,在一整排的外套推里挑选着,皮草太华丽,她不是很喜欢,还是穿大衣好了,挑来挑去,对着镜子比来比去,最后挑中一件,跟唇膏颜色相配的粉紫色短大衣,下面是牛仔裤跟长靴,柔美中不失帅气。

    “不错,不错,左素柔你真漂亮”对着镜子,她自已夸奖起自己来,对着镜子,自信的挑了一下一眉“左素柔,你说,大叔等下看到我,会不会惊艳到呢?”

    然后,她表情一改,果断的回答她“会,一定会!”

    自问自答完了之后,她拉着行李箱,开开心心的出了房间,她最大在好处,就是自己复原能力强,她不会压抑自己,任何事情,她总有找到宣“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泄跟调正的途径。

    走到楼下,7点半了。

    还有半个小时洛云帆就来了,心里莫明的激动,哎,她怎么就中了大叔的毒呢。

    “柔柔,你就穿这么一身去?”文如娟打量着女儿这一身半点也不温婉的打扮,皱起了眉头。

    特别是那条牛仔裤,要有多碍眼,就有多碍眼。

    左素柔知晓母亲的不满意的地方是什么,赶紧说道“其实我也不大喜欢穿裤子,可是我去旅行,如果穿裙子的话,会很不方便,弄不好还会被非礼,所以没办法,只好穿裤子啦”。

    “牛仔裤一点也不温婉端庄,大大咧咧,跟个假小子似的,哪有穿裙子来的气质好”虽然左素柔已经极力给自己解释了,可文如娟还是不满意,特别是等会洛云帆就要来了,她想让女儿展现最优美的一面。

    左素柔鼓了鼓嘴巴,听着母亲的教诲,悄悄的把目光移到别处。

    哎,这天杀的裙子啊,她不喜欢穿裙子,特别是长裙,可是她不喜欢没用,妈妈喜欢啊,所以她必须得到穿,她的人生还真是悲催,连穿牛仔裤的权利都没有。

    文如娟的话像蚊子一般,在左素柔的耳边嗡嗡的叫个不停,心里盘算着,洛云帆你快点来,也好让我脱离苦海啊!

    “你是要当音乐家的人,行为举止端庄大方是一方面,穿着更要体现你优雅的气质,一条羊毛裙跟一条牛仔裤,那是有着天差地别的”文如娟是越看越碍眼。

    左素柔表面上虚心的站着,低着头,心里头却翻着白眼,牛仔裤究竟跟她老人家有什么血海深仇,她就不信全世界的音乐家就都不穿牛仔裤。

    正在她遭受着“轰炸”的当下,门铃响起来“叮咚,叮咚——”。

    此刻这声音,无疑是天籁啊!

    “哦——”左素柔惊喜抬起头来,指向门口“洛云帆他来了”。

    文如娟这才住了嘴,不再唠叨,过去给左素柔整理了一下衣领,推着她向前走“还不快去开门”算了,裤子不好看,衣服选的倒是挺好的。

    左素柔被赶鸭子上架似的来到门口,打开门,外面站的果然是洛云帆。

    他一身休闲又不失气质的穿着,帅气俊逸,非常的棒。

    “早上好!”左素柔跟他打招呼,微微的笑着,想从他眼中看到惊艳的神色,一般男人如果看到漂亮美女,不都会两眼放光嘛。

    可洛云帆的眼神却是异常的平静,如一谭沉定的古老山泉,除了透着幽深气息之外,就没有别的东西了。

    显然他不算是一般男人的范畴之内。左素柔当场就蛋疼的内出血了,他要不要这么平静,害的她还满心期待的,崩溃了。

    “准备好了么”洛云帆没察觉出这小丫头内心的激烈纠结,淡淡的问了一句。

    “嗯哼!”左素柔有气无力的耸耸肩。

    看她的态度跟前一秒变化这么大,这让洛云帆有点不明白了,他好像没做错什么吧!

    文如娟在后面,往女儿的腰上掐了一把“她的意思是说,她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出发了”。

    洛云帆温润的笑“这样啊,那走吧,行李我帮你拿”他过去从左素柔的手里拉过她的行李箱,向外走去。

    在他靠近她的时候,她的心跳漏了一拍。

    “别傻站着了,快跟上去啊!”文如娟推了女儿一把。

    左素柔快步的跟上去后。

    左家院子里,前几日下的雪还未消融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加上文如娟这个浪漫主义,说被雪覆盖大地,自然融化才是最美的,因此连雪都没有扫。

    洛云帆尽量走在没有冰的地方,以防滑到。

    “等等我——”左素柔在后面跟上来,原本从草地那边走还好一点,但是要绕远路了,为了能尽快追上他,她只好走在冰面上了。

    洛云帆听到她的叫声,便回过头去。

    “啊——”尖叫声,伴随着向他滑来的身影,他下意识的出手去抱住她“你小心一点”。

    左素柔发怔的盯着近在咫尺的清俊帅颜,脑子昏昏的乱冒气汤“噢——”

    “能站住么,我松开了”他见她不答,就又松开。

    “啊——,啊——,救命啊——”没有心理准备的左素柔向后滑了几步,又向前滑回他的怀里,鼻子重重的撞在他的胸口。

    呜,,,,好痛啊!!!

    洛云帆扶开撞在他怀里的女孩“小丫头,老实说,你是不是故意的?”哪有平衡感这么差的人。

    “故意你个——”左素柔揉着鼻子刚想发飚,最后一个毛字已经在喉腔里了,但是想到以后在他面前要温柔成熟,不说粗话,于是她又咽了回去,软软的说“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洛云帆看她憋屈着真实的性情,临时改话的模样,忽觉很可爱,不由的笑了“慢慢走,不要急,需要我拉着你么”。

    “好啊,好啊——”她开心的微笑,迫不及待的回答,感觉到她似乎表现的太过火了,又装出淡然的样子,说了一句“好啊,谢谢你了!”

    “不用谢!”洛云帆温和的应道,把手递给她。

    左素柔按捺住心里的喜悦,把手放到他的手心,他的手很大,也很暖,那么漂亮,又那么有力量。

    可她又不心得知他内心其实是冷漠的,温暖只是她自己的想象。

    放好了行李,他们上车出发去机场场。

    车子开出去几分钟,左素柔转过头去“我们在旅途中怎么称呼好呢,我要叫你洛云帆,还是洛大叔,还是洛先生?”

    “称呼不过是名字一个代号,你喜欢怎么叫都可以”洛云帆悠悠的瞥了她一眼,回答的云淡风轻。

    “代号?那我叫你685好了,那更省事了”左素柔没好气的说道,他的回答,让她相当相当的不满意,她最讨厌别人不回答她的问题,反而还抛回来让她自已解答。

    要是在外面吃饭,她问朋友想吃什么,而朋友回答她随便的话,她会点一份最难吃的给他。

    洛云帆听的顿时哭笑不得“小丫头,不要闹了”。

    “首先,我不是小丫头,其次,我没有跟你闹,是你自己说名字只是代号,我喜欢叫什么就叫什么的,那我喜欢叫你685嘛,你—有—意—见—吗?”左素柔睁大美丽的眸子,理由充分的反驳他。

    自已先不好好回答,还来赖她。

    “按你这么说,那我要叫你什么?77还是99?”这个小丫头,还真是难缠。

    “叫我柔柔——”

    “77——”

    “不是77,是柔柔——”

    洛云帆瞟了她一眼“为了跟我的685相配,我必须叫你77,就让别人以为,我们是两个潜伏到西西里的间谍好了”。

    “你——”一跟他扛上,左素柔就忘记了要跟他和平相处的条例了“臭大叔——”

    “臭丫头——”洛云帆轻飘飘的回了她一句,又笑道“我不介意跟你这么称呼哟!”。

    好难听的称呼!!

    左素柔败了,缓和了一下气息,笑道“大叔,我们不要这样好不好,要不然,你叫素柔,你叫你云帆好了”。

    “把你说的这句话,头两个字再说一遍”。

    “头两个字?”左素柔不知他这么问所为何意,想了想回答“大叔”。

    洛云帆冷笑“看来我只能叫你丫头了,左素柔小姐”一口一个大叔叫的这么顺溜,她自已还没意识到。

    左素柔这才明白过来,他干嘛让她再说一次“大叔,我真不是说你老,我只是叫习惯了,你可不要跟我置气”。

    “不会,我不生气,其实我叫你小丫头也挺顺口的”洛云帆无比慈祥的温笑,要有多腹黑,就有多腹黑。

    “就不能叫人家柔柔嘛”左素柔眨着眼睛卖萌。

    “小丫头,不是不可以,而是习惯这种东西,是不受控制的,懂吧”洛云帆伸手笑容和煦的拍拍她的脑袋。

    左素柔精致的小脸顿时垮塌“臭大叔——”她把整个身子扭向另一边,屁股对着她。

    洛云帆在那里狐狸一般的笑开了。

    这是一场外表纯良,内心火爆的小犀牛眼腹黑的大狐狸斗智斗勇的血泪史。

    ******

    飞机场。

    洛云帆把行李交给左素柔看管,他去办登机牌。

    “记得不要把东西给弄丢了”走之前,洛云帆不放心的又交待了一声。

    “不如你把东西都拉去吧,省得我弄丢”左素柔温柔似水,细声细语的回答了一句,心里面却是对他比着拳头,说的她好像是弱智似的,她至于连个行李也看不住嘛。

    “我只是提醒你一声,乖乖坐着,等我回来——”洛云帆不跟她多说,就走开去了。

    他最后那一句,让左素柔被小小的迷惑了一下,她好想应他,我会等你回来哟,郎君!哇,好有感觉!

    左素柔,你的希望还是很大滴,打起精神来,要保持温柔,成熟,知性的姿态,刚才在车子上实在是失态,为什么她总是那么忍不住呢,更要命的是,到后来她才后悔。

    接下来的行程,她可不再跟他吵了。

    “小姐——,小姐——”

    耳边传来叫唤声,左素柔转过头去,看向旁边,一个戴着墨镜,剃着平头的年轻男人,穿着黑色裘皮大衣,手上一排的金戒指,差点没把她的眼睛可晃晕了。

    黄金就算减价,也不用这种戴法吧,他手指那么粗,勒了那么多圈圈,累不累啊,人这么魁梧,还穿皮草,他扮金刚啊。

    对于这头“大金刚”,她心里着实没有好感,特别是她意识到,这“金刚”是来搭讪的。

    “你好,请问叫我有事么”出于礼貌,她还是友善的应了一句。

    “我看小姐你有点面熟,像是来参加我豪华油轮派对的女孩”男人特别强调豪华油轮这四个字,两只手,像是怕她看不到似的,不停的捋着那被发蜡固定的像刚针一样的头发。

    遇到极品了!

    左素柔在心里郁闷着,不过大庭广众,她就算不扮淑女,也得要保持一般的礼貌性。

    “不是,你认错人了”她微笑的回答,并且知道他还会继续纠缠,没关系,本小姐有办法对付。

    “你跟她长真像,不过细看之下,小姐你更加的漂亮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我可以知道你的芳名么”。

    “你个奶奶——”左素柔看着他,突然说道。

    金刚一阵的惊诧“小姐,你怎么骂人哪”。

    左素柔很无辜的摇头“我没有骂你啊,我姓妮格,叫奈奈啊,你个奶奶——”她坏笑着又骂了一句。

    “哦,原来是小姐的芳名啊,名字真好听”金刚很喜欢眼前这个纯天然的女孩,精到清纯的小脸,让他好想摸一把,粉紫色的小嘴,让他好想亲一口,这头发也漂亮,现在看多了染的又黄又红了,想这种纯黑色的,还这么柔顺的,还真的很少见。

    “是的,你可以叫我奶奶”左素柔羞涩而笑。

    “奶奶——”金刚心花怒放的叫道。

    这声奶奶,刺激的一个喝着可乐,刚刚坐下来的美少年,直接喷了出来。

    “你真乖——”左素柔忍不住应了一句。

    金刚为左素柔所着迷,智力变成零,完全听不出自己被耍,拉起她的小手“奶奶,你这是要去哪里,不如我跟你一起去吧!

    “这个——”左素柔面露为难,嘿嘿,,,好戏就要开始了。

    “怎么,让我跟你一起去,你很为难么,奶奶,我非常有钱,你不会担心费用问题”。

    “不是因为这个,实不相瞒,我是一名法医,我最喜欢不戴手套,摸在那冰冷的尸体上,然后用刀从喉咙处一点一点,慢慢的,慢慢的向下切开”她边说,边把食指放在金刚的喉咙处,慢慢向下滑,模仿着解剖的动作,声音诡异,阴气森森,特别是配合那一头微微垂向的长发。

    金刚的脸色瞬间发白,用力的吞咽了一口口水。

    “告诉你哟,就在刚才,我在实验室里就解剖了一个死胖子,我把他的肠子,心,肝,脾,肺,肾,全部都取了出来,他就像是一只刚刚屠宰了的猪,好美好美噢,不如你跟我一起去美国,我表演给你看吧”左素柔嘴角带着兴奋的阴笑,拉紧他的手。

    “不,,,不,,,不好意思,我上个洗手间”金刚冷汗狂冒,死命的挣开左素柔的手,仓皇的跑了。

    左素柔在座位上捧腹大笑,一抬头,看到洛云帆双手环胸站在两米开外的地方,似笑非笑的看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