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四叔番外——大叔,我会对你负责的!

四叔番外——大叔,我会对你负责的!

    探入那温热茂密的沼泽地,他的呼吸变的极为粗重缓慢,***就像是一把开启伊甸园大门的锁,他现在正逐渐推开这道大门,看到里面折射出来的光。

    “嗯,,,,,嗯,,,,,,”压抑的欢乐呻吟声,在帐篷里面高高低低的响起。

    左素柔觉得这个梦变的越发真实了,梦境中他们光着身子,在一团云床的激烈交缠在一起,全身的感官被唤醒,快乐的沉浮着,浑身滚烫着一种渴望,这样感觉真实的春梦,她从来没有做过,虽然很羞涩,但是她很喜欢。

    唇上一空,她看到他的头压在了她的胸前,吸吮着她的花蕾,全身更为酥麻了,腹部也像是要炸开来似的,体内凝聚着一股热泉,正自己的神秘地带慢慢的沸腾,似乎是某样东西快要开了,她兴奋而又紧张,全身绷紧,然后那样东西来的越来越强烈,直到一瞬间蔓延开来,一种飘飘欲仙的快乐降临。

    “啊——”她搅动着腿,大声的叫了出来悴。

    这一大叫的声音,激醒了正在掠夺的洛云帆,他从她胸口抬起头,手从她的幽谷中伸出来,看到她因到了高)7E潮而满脸潮红的脸,身上的衣服跟裤子都给她解开了,模样清纯中透着性感,这是他的杰作,他感觉自已此刻跟禽兽没有两样,她是这么单纯,没心没肺的傻妞,他却趁她睡着,对她下手。

    他是不是疯了。

    烦躁的给她扣好衣服,盖上毯子,他走出帐篷,来到海边泡冷水澡,体内灼热的***,快要将整片大海给烧开了峙。

    帐篷里,左素柔的春梦已经结束了,她又一脚把毯子踢开,扯开胸口的扣子,随手把长长的头发撩到脑后,脖子凉快了,她也就睡的更为舒适了,睡了一会,她又侧向一边香甜的继续睡。

    整个晚上,她像一条鱼儿一样在帐篷里面游来游去,睡相不是一般差,而且还会说梦话。

    次日。

    太阳从海平面上冉冉的升起,照耀着大地与万物。

    左素柔张开眼睛,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爬起来伸了一个懒腰,习惯性的用手抓“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了抓头发,模样萌萌的很可爱。

    她清醒了一下,往帐篷里看了看,咦,大叔呢?

    拉开帐篷,万丈的刺眼金光向她袭来,她抬起手来挡住阳光,在指缝间,她看到洛云帆坐在岩边“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他穿着白色的棉麻衬衣,侧脸清隽优美,不染纤尘,在金光的衬托下,是那么完美,她看的不由的呆了,或许大海里也住着人鱼王子,就像他那样。

    她探着小脑袋,躲在帐篷里偷看他,而他坐在岩边,看着无尽的大海。

    这就好比他们的心,她的心里很清楚的知道装的是他,而他越跟这茫茫大海似的,看着没有边际的尽头,还找不到头绪。

    看他一直没动,左素柔失去了耐心,从帐篷里悄悄爬出来,溜到他的背后,蒙住了他的双眼,改用较为粗的音调,用英语说道“打劫,把钱交出来,不然就把你推进海里”。

    洛云帆愣了愣,海风吹起她的发丝,飘拂在他的脸上,柔柔的发香就那么萦绕在他的鼻尖,她柔软的胸似有若无的碰到他的背,昨晚的记忆席卷而来,于是原来轻松就能应付过去的事情,变的艰难了。

    “把手拿开,别闹了!”他淡淡的说道,语气稍有些冷硬。

    左素柔脸上使坏的笑意,慢慢的垮了下来,把手收了回去“干嘛啦,我跟你开个玩笑嘛,一大早的,用不用这么严肃,看日出也不叫我”。

    “你睡的正香,所以没叫你”洛云帆面无表情的回答了一句,从岩边起来,往帐篷内走。

    “大叔你怎么了?一大清早就跟谁欠了你钱不还似的摆着一张便秘脸,我是招你了还是惹你了,有哪里不满,你倒是说出来啊”左素柔单手叉了腰,心里是万分的纳闷。

    还说她总是莫明其妙的不着调,她看他才莫明其妙呢。

    里面的人没动静,性子较为急切的左素柔钻进帐篷,看到洛云帆正在收拾东西,而且脸色很阴沉,不似以往的温和。

    左素柔心里不禁忐忑,是不是她真的做错了什么。

    可是她左想来右想去,昨天那么闹了一阵之后,最后是他赢了,他很开心啊,照理来说,该生气的是她才对吧,所以说,跟睡觉之前发生一切无关喽。

    那睡着之后,她还能犯什么错误呢???

    她烦恼的敲了敲头,忽然之间,她想起昨天自己做了一个春梦,而且还非常之逼真。

    天哪——

    她倒抽了一口气,憋住,小心翼翼看向脸色不大好的洛云帆,一个大胆的猜想在她的脑中产生,她不会是,,,,不会是,在睡梦中把他给OOXX了吧。

    脑袋上方一道惊雷轰然炸响的,她把大叔给强了!!!

    怪不得他的脸色这么不好看了,他刚才坐在岩边不会是想不开想跳海吧,他现在心里该有多么的心酸苦闷痛啊。

    “大叔——”左素柔过去,一把拉住洛云帆的手,无比愧疚的望着他“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放心吧,我会对你负责的,你千万别想不开啊,一大把年纪了,就算,,就算被我那个那个什么了,你也不吃亏,是不是”。

    洛云帆听了她的话,差点晕过去。

    这丫头的逻辑真是强悍,她真的以为,她一个弱女子能反扑一个壮男么,还真是让他哭笑不得的想法,然而,他又不能告诉她,事实真相是他差点把她给吃了。

    所以,他只能选择沉默,因为昨晚的事,她似乎是有印象,要是他再说没有的话,也只是欲盖弥彰而已。

    见他不吭声,表情还有那么一点呆,不过阴沉之气倒是消减了不少,左素柔更能肯定,自己昨晚做了何种恶劣,不道德的行径。

    她拍拍他的肩,想到电视剧里,女主被喝醉酒的男主给OOXX之后的经典台词,不禁就套用道“我知道你心里难过,想哭就哭出来吧,我一定会娶你的)21”

    “你娶我?”洛云帆脸上布满了黑线,对于她的话,实是在哭笑不得,这丫头是不是反串的反上瘾了吧,连自己是男人还是女人都忘记了。“噢,这么说不对,应该说嫁”她又一再拍拍他的肩,慎重其事的说道“想哭就哭出来吧,我一定会嫁给你的!”

    洛云帆被她的模样跟语气,弄的喷笑了“噗——,我说丫头,你这是话听着像是逼婚!”

    左素柔烦躁的叹气“哎——,我说你怎么这么麻烦呢,这还不都一样嘛,行,那说让你嫁给我总行了吧”。

    “我是男人不能嫁”洛云帆看着快晕头转向的他,轻轻摇头。

    “所以我嫁喽”。

    “明明是你欺负我,这么还要我娶你,你会不会太过分了”洛云帆吸了吸鼻子,一副要哭的的样子。

    “哎哟大叔,你别哭啊,我不会安慰人的,那,,,那你想怎么样嘛,不该做也做了,都怪那该死的春梦,我以为是做梦嘛,心想犯点小错误,那也只是脑袋活动而已,又没碍着别人,谁知道,,,谁知道,,,,”左素柔绞着手,想是犯了错的孩子似的,把头低下。

    洛云帆黑眸微微眯起的,用指间轻轻的挑起的她的下巴,温和的诱骗道“那你梦到谁了?”

    左素柔灵动的眼珠子上下左右的乱转,不敢去直视他,结结巴巴的回答“不,,,不告诉你,这是我的隐私”。

    她绯红的小脸以及心虚的表现,已经说明了一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切,他心里莫明的开心了一下。

    他松开她,很大度的说道“算了,看在你这么诚心认错的份上,我就不跟你计较了,不过我有一个要求,那就是之后我们去住酒店,我可不想天天晚上被你非礼”。

    “对不起嘛,好啦,听你的,住酒店就住酒店”这会他提出什么要求,她也都只好答应他,想到梦里自己似有那种高)7E潮的感觉,她硬着头皮,小心翼翼的问“大叔,我想知道,那个,,,昨天晚上我有没有对你全垒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