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四叔番外——迷路,拒绝求欢,我们可以从朋友开始!6000字

四叔番外——迷路,拒绝求欢,我们可以从朋友开始!6000字

    她穿个衣服,他也要管,有没有搞错)21

    “就凭我比你年纪大,社会经验比你足,你穿的这么少,等同于引人犯罪,为了你的安全,这种衣服从今以后不准穿”洛云帆说的掷地有声,俨然一副霸道腔。

    他走到她行李箱前,找了一条浅色的牛仔长裤跟白色的雪纺衬衣递给她“穿这一套,会比较有气质!”

    “长裤很热的,我不要,我想穿短裤”左素柔拿起一条超短的低腰热裤。

    “这条的长度跟内裤有分别么,布料那么少,能遮住哪里?没收”洛云帆抢过她的手里的短裤,把他挑选的衣服塞进她的怀里琬。

    “大叔,你没病吧,满大街的女孩子都这么穿的,为什么我就不能,咦——”左素柔突然开窍般的凑近他,笑的贼贼的“这是不是传说中的占有欲呢,大叔,你不想我被其他男人看光光是不是?”。

    洛云帆微怔,而后失笑起来“丫头,中文不好就不要乱用,我只是以一个朋友,一个比你年长些的大人来关心你的人身安全,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不明白——”左素柔摇头摇的飞快藤。

    “不明白没关系,但是你要知道,我不会害你的,你看,今天太阳这么大,你要穿这个露胸露大腿的衣服,很容易晒伤的,到时把你晒成个小黑人,你哭都来不及,乖乖的穿我给你选的,大叔吃的盐比你吃的米还多,相信我,去换吧——”洛云帆连哄带骗的把她推进卫生间。

    左素柔转过脸来“大叔,你直接说你在乎我不就好了,说那么多废话累不累啊,闷***男——”她用手指娇媚的点了下他的胸口,把门关上。

    “不是——”洛云帆隔着门,还在极力的辩解“都说是朋友的关心,丫头,你不要曲解我的意思”。

    里面的人没有应,也难怪她不应,因为连他自己也说服不了。

    左素柔的心里比浸了蜜还要甜,抱在衣服,在卫生间一阵幸福的乱跳,她怎么就这么迟钝呢,从他说不准穿暴露衣服的时候,就该知道,他是小气了,吃醋了,在乎了。

    不过这能说明大叔喜欢她么,想来想去,离喜欢跟爱好像还差那么点距离,但毕竟是个好的开始。

    她欢欢喜喜的把衣服换上,一点也不觉得长裤热,所以说,人生中起伏是很难预料的,昨天早上她还因为他的拒绝而伤心,今天早上,他们的关系却在无形中进了这么一大步。

    人生哪,就改抱着乐观的态度,不然你永远无法看到彩虹。

    从房间里出来,洛云帆已经走了,她坐到梳妆台前,擦了一点口红,镜子里的她脸色红润,春光满面,非常的美丽,只需唇一点红,就能照亮整张神采飞扬的小脸。

    洛云帆回到自己的房间,洗了澡换了衣服,对于那个丫头,他可真是疯了,竟然会产生强烈的占有之心。

    不知是不是心里放暖央放的太久了,当有另外一个女人企图进来把她挤走的时候,他内心也有抵触与彷徨,是的,很彷徨,这两个字可以概括他现在全部的心理,曾以为会一辈子忘不掉,拔不出的感情,要离开的时候,让他有种像是决别的恐慌感,这种感觉很复杂,像多)7E维立体的图像,错综复杂,他能做的,也只是顺其自然的挣扎与沉淀。

    该走的总会走,该来的也总会来。

    他整理好了混乱的心绪,清清爽爽的走出房间,准备跟左素柔开展新一天的旅程。

    想去敲她的房门,叫她出来,发现她早已经笑意盈盈的站在那里等他了,背着双肩的包包,那么青春无敌,那么生机勃勃。

    或许她是一直等着他开门的那个人,不需要他去敲,她已经主动的站出来了。

    “没见过美女啊,愣着干嘛呀,走了——”左素柔被他看的不好意思,甩了一下长发,转身,笑意在她脸上是怎么扒都扒不下来。

    两人先去吃午餐,然后向着旅途中下一个景点出发。

    这一天,他们玩的很开心,虽然没有像情人那么亲密,不过能像朋友一下和谐,也是他们目前最好的进展。

    因为只有半天的时间,所以玩了两个地方,就又得找酒店住了。

    他们下午驱车游览的地方都是远离城市的,所以天黑了,他们仍在小路上开着,这附近没有路标,开着开着,就迷路了。

    洛云帆停下车来,打开车灯,翻开地图,他是个方向感很好的人,极少会开错路,主要还是没有路径指示牌。

    “咱们迷路了么”左素柔兴奋的喊道,见他把车子停下来,又翻开地图,就猜到了。

    “迷路了你好像很开心”洛云帆扭头看向她的脸。

    “有这么明显么”左素柔笑嘻嘻的拿出零食来啃“我觉得在旅途中最好玩的就是迷路,在一个陌生的国度,因为迷路,我们可以看到更多的风景,未知的前方,会有一种既刺激又奇幻的心灵体验,多开一点路,能获得这么多的美妙的感受,我觉得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很值得,我好喜欢迷路,大叔,你喜欢么”。

    洛云帆望着她,已要找不到任何能说的话了,他想说,他们有严重的代沟。

    这都是什么想法,在他看来,迷路除了多添烦恼跟浪费汽油之外,还可能引发一系列麻烦的事,比如没汽油了,比如开进危险的地带,又如比食物耗尽,在他看来,这糟糕透了。

    话说,这就是现实与梦想的差距,他们的逻辑思维,显然不在一个星球上。

    “你不喜欢?”左素柔看他面无表情的样子,不禁问。

    为了不至于在糟糕透了的情况下,再浪费时间跟精力跟她吵嘴,洛云帆违心的微笑“不,我喜欢,我非常喜欢迷路,这太棒了,简直棒到无以复加了”。

    左素柔一阵开心的笑,把手上吃了一半的巧克力塞到他的嘴里“那我们还看什么地图,直接开吧”。

    “你误会了,我看地图是怕找到正确的路”洛云帆说了句反话。

    “是这样么”左素柔怎么觉着,他说的话怪怪的呢。“是啊,大叔不会骗小孩的”洛云帆为怕她搞破坏,随口敷衍,眼睛盯的地图上,寻找着正确的路线。

    忽然,手里的地图被抽走。

    左素柔三二下把地图撕了扔出窗外“这样不就好了,大叔,我们迷路了,真的迷路了,,,,”。

    洛云帆咬下了唇,有种想哭的冲动,他暗自抓狂的捏紧了拳头,快被气晕过去了。

    “大叔,大叔,你没事吧!”左素柔看他脸色不大好,靠过去担心的拍打他的脸颊。

    即便是现在掐死她也没用了,洛云帆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我没事——“

    “没事干嘛叹息,是不是累了,我来开吧”她自告奋勇的说道。

    洛云帆条件反射般的摆手“不要,不要,不要”他一连说了三个不要,他还不想英年早逝。

    “你小看我,我开的不错的”。

    “我当然知道你开的很好,我是怕,,,是怕你会累着嘛,我是男人,这种粗活,再苦再累,也应该我来做”洛云帆拍着自己的胸口,说的很是真挚,让他开还有一线生机,交给她,指不定给她开到什么深山野林去。

    “大叔,你好有男子气概哦,帅呆了,我必须亲你一下,以示奖励”她用双手去棒过他的脸,用力的亲了一口。

    洛云帆苦笑,可不是有男子气概嘛,不然十八个都把你这不懂事女人给扔下车了。

    发动车子,他按着刚才看地图时的记忆,结合自已的分析试图开出去,要是绕不出去的话,就麻烦了。

    看着旁边的小女人没心没肺的捧着零食大吃特吃,完全不担心不说,还开心的跟什么似的,他就哭笑不得,她还真是乐观。

    左素柔不知他心里的严峻,边吃边把脑袋钻向窗外“大叔,你说我们会不会这么开上一夜,然后在晨曦之中才找到正确的路,那样我们可以一起看日出”。

    “丫头,不是我打击你,你所想的事不可能会发生”洛云帆真心不想看她一直这么傻乎乎的。

    “为什么不可能”。

    “因为车子会没有油,最多只能开3个小时”。

    “没油了就去加啊,这里难道没有加油站么”左素柔说完,才猛的反应过来,这会才知道事情大条了“这附近好像真的没有看到有加油站的样子”。

    洛云帆耸肩冷笑“不是好像,是压根就没有”。

    左素柔手里的牛肉干掉在腿上,要是车子开不动了,哪留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有什么乐趣,她抓着洛云帆的手“大叔,车子快没油了,你怎么还这么淡定啊”。

    “要不然我要哭么,刚才有人不是挺兴奋的嘛,迷路多好啊,梦幻之旅啊,多刺激啊,这会知道糟了?”洛云帆瞅着她,干笑的调侃她。

    “哎呀,我没想到车子会没油嘛”。

    “你,你对为车子开多久都会有油,弄不好还能变成滑翔机”洛云帆戏谑的说道。

    左素柔脸红的拍了他一记“你怎么把我说的这么白痴,我只是忘记了一个细心的环节而已嘛,算了,还是别迷路了,快地图拿出来,找找出去的路”。

    洛云帆停下车子,无语的转过头“我也想问,地图呢?”

    左素柔这才想起刚才一激动,把地图给撕了“呵呵,,,,”她极为不自然的笑着“对不起嘛,我,,,我,,,大叔,我错了!”

    “算了,你总缺心眼,又傻乎乎的,我也不怪你”洛云帆摸摸她的脑袋,活像个慈爱的父亲似的。

    “洛云帆——”左素柔拉长了脸,不叫大叔,改叫名字了“你说我傻,还说我缺心眼?!”

    “有那么丁一点吧”洛云帆看出她生气了。

    “一点?也就是说有喽,臭大叔,原来你是这么想我的”左素柔气炸了,扑过去,骑在他身上,去掐他的脖子。

    洛云帆拉开脖子的小手,轻轻一拽,便将她拽到怀里“丫头,你再闹的话,小心我打你屁股”他的声音中带着一丝邪魅。

    腿间顶着的坚硬物体,让左素柔打了一个机灵“嘿嘿,,,,不闹了,不闹了,你觉得我还是下去不太好,这个姿势不太雅观”。

    她挪动着屁股,打算从他的腿上下来。

    继续坐下去,实在是太危险了。

    不断的摩擦,产生的快意让洛云帆不由的扣住她的臀部,不想让她下去。

    左素柔感觉到他那里越来越硬,越来越热,隔着裤子摩擦,真是色情极了。

    “朋友之间,这样不太好吧”左素柔轻微的挣扎,提醒他,他们是朋友,不是情人。

    “爬上来的时候,怎么不觉得不好呢,太冲动的人是你”洛云帆抚摸着她的背脊,呼吸粗重。

    是否性)7E爱也跟吸毒一样,一旦沾染了毒瘾,就会戒不掉,且一旦发作,就会难以控制。

    左素柔看他连眼色都变了,明白他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现在心里所想,她捧着他的脸,压低了声音问“大叔,你想在这里兽性大发么,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现在心里再想些什么,我可不傻”。

    “某些时候,你也很机灵”洛云帆笑,她的姿态在他眼里,无比的诱惑。

    “但我不想总是这么轻易的被你占有,因为你现在不是因为爱我而想跟我在一起,你只是在满足你身体的***而已,总是有欢不爱,会让我觉得我们像是动物,所以,大叔,我不能任你为所欲为,如果你不爱我,以后就不要碰我,我们只是朋友”左素柔说完,在他嘴角亲了一下,松开他的脸,推开他,坚决的从他身上爬下来。

    一个女人下定决心要挣开一个男人,也没有那么难,挣不开只是心。

    坐到位置上,两人有点尴尬,她打开车门下去,随便走走。

    洛云帆靠在椅子上,深深吸气,又重重的吐出,没想到他会她被拒绝,说实话还真觉得没面子,不过却不能说她做错了,事实上,她说的很对,他不该这么对她,他应该悬崖勒马的。

    夜越来越深了。过了好一会,他才恢复如常。

    那丫头跑到哪里去了?

    他下车去找她,往前走了几步,看到她蹲坐在路边。

    “回车上去吧,刚才,对不起——”洛云帆冷静自若的道歉。

    左素柔拍拍屁股站起来“对不起倒是不用,是我先碰的你嘛,我也有错,走啦”她轻松的笑笑,往着走,在他看不到的背面,笑容慢慢的消失,听到他说对不起,她心里莫明的一阵失落。

    她等的,不是这三个字!

    操之过急的结果就是如此,问一个内心都还没有决定的人,这样的结果是预料的,也是注定的。

    上车之后,洛云帆继续往前开,,左素柔跟刚才无异,吃着零食,偶尔也会说句笑话,好似刚才的事根本没有发生。

    两个小时后,凭着洛云帆敏锐的方向感,终于开到了正确的路上。

    到酒店,花了一个多小时,差一点车子就没有油了。

    “晚安,睡个好觉!”洛云帆和煦的微笑。

    “嗯,晚安!”左素柔回了一个灿烂的笑容,走进房间。

    洛云帆盯着她的房间的门,久久的凝视。

    *******

    第二天,左素柔兴致高昂的一早就来按他的门铃了。

    吃早餐,买好新的地图,继续他们接下来的旅程。

    整整18天,他们驱车游遍了西西里,一起看过最美海峡,一起吃过最美味的当地美食,一起挑选送给家人的礼物,常常分吃一块巧克力,他们相处的越来亲密,说是朋友却比朋友更密切,说是恋人,又彼此不承认。

    这或许就是恋人未满的阶段吧,她知道对于他要有点耐心,可是她又怕他没能爱上“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她,那一丝在他心里萌芽的爱意扑灭了。

    吃过午饭。

    “明天就要回去了,还有没有想去地方?”洛云帆看着对面的左素柔,笑问道。

    “不去了,玩了这么多天,累了,不如下午就找个地方聊聊天好了”左素柔提议,明天就要离开了,有些话她想跟他说说。

    洛云帆轻笑“好啊,那就找个地方聊聊”黑眸隐约中后透出一丝深意,他知道,她迟早会提出来。

    “那我们走吧,我知道有个不错的地方”左素柔迫不及待的站起来。

    洛云帆去结帐。

    左素柔带他来到一处僻静的后巷,那里有一家住植着各类香草的植物园,非常的安静。

    他们找地方坐下,有人送上了红茶。

    “想聊什么,你就随意说吧”洛云帆优雅将腿交叠,语气温和。

    左素柔咬了咬嘴唇,在心里踌躇了一番才开口“明天我们就要回去了,不知道以后我们还能不能经常见面”。

    “我们是朋友,当然可以见面”洛云帆喝了一口红茶。

    “那如果我们经常见面,别人误会我们的话怎么办呢?”左素柔有些许紧张的看着他,她正循序渐进的朝着那个核心的话题靠近。

    洛云帆这么和聪明的人,哪会听不出来,他故作思考的想了一下“那就让别人误会好了”。

    “这怎么行,误会了,到时我妈妈跟三姑可是会逼死你的”。

    “所以说,你有什么好办法?”洛云帆似笑非笑的瞅着她。

    “大叔,我们并不是很讨厌对方是不是,老实说,我们对彼此还是有感觉的,我未嫁,你也未娶,我想说,或许我们可以试着以朋友关系慢慢往情人发展,当然了,如果觉得不合适,也可以分开的,你常得怎么样?”左素柔千辛万苦的,总算把要说的话给说出来了。

    “这个嘛——”洛云帆拖长口气,吊起她的好奇心。

    左素柔以为他要说NO,心里急切,连忙说“我知道现在说的话与之前说的只做朋友,有点出入,我确实是反悔了,那是因为,我不想稀里糊涂的错过你,你也要考虑清楚,好好想想再回答”。

    洛云帆用手掩了一下嘴巴,笑意在唇边绽开“我觉得,你的构思很好,非常值得一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