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四叔番外——下车,郁闷的数落!

四叔番外——下车,郁闷的数落!

    奶奶的,听上去怎么这么诱人啊!她要投降了,不行,不行,骨气,骨气在哪呢,左素柔心里是天人交战,一只脚准备跟他走,另一只却还在垂死挣扎。

    美男计!这是明晃晃的美男计啊啊啊!!!

    “我,,,我考虑,考虑,你别拉我”左素柔底气不足的抗争道。

    “我没有拉你啊”洛云帆笑了“依我看,你是自已跟自已在拔河吧,其实大可不用这样,听从自己的心就好了,对不对”。

    他指尖温柔的抚过她的脸颊,将她的长发拨到耳后,眼神更是蕴满无限的柔意,似云,似雾,让人仿佛中了迷魂计,不由的就投入进去,游也游不出来,非溺死在里头不可琬。

    此等功力,别说是左素柔这内心脆弱的小萝莉了,就算来一个强势的御姐,她未必能抵抗的了。

    左素柔现在是心也狂跳,脑子也昏昏的,嘴巴不听使唤的张开“也对!”

    洛云帆笑的越发明媚了“我的车在哪里,走吧”他揽着她,走向黑色法拉利藤。

    那种车无论开到哪里,都张扬的像一头匍匐在地美州豹,让人一眼就看到了。

    他身上清新而优雅的香气勾着他,一抬头那温柔俊美的脸勾着她,她仿佛被全方位捆绑般的押解上车。

    直到车子开出了一段路,左素柔的神智也清醒。

    看了看身边的男人,有见鬼似的心情,怎么就上了他的车呢,好吧,她承认是她自己走上的车,他没有逼她,可是她为毛会上来呢,骨气在哪里呢,骨气!

    她一路的纠结,坐在位置上咬手指。

    洛云帆的眼睛向她那边微微的斜了一眼,轻笑,不动声色。

    又开了十来分钟,,,,

    “停车——”左素柔大叫道。

    车子仍旧再开,只是速度慢了一点“这里不能停车”。

    左素柔向外张望了一圈,转向他“你当我傻,不能交规是吧,这里怎么么就不能停车了?”

    “跟交规无关,是我不能停车,因为还没有到目的地”洛云帆淡定自如的说道。

    左素柔气的要***“停——车——”她扯着嗓子喊。

    车子没有停下的迹象,显然,她的话比放下屁还不如,放下屁还能臭死他呢。

    她粉拳捏紧,眼神咻咻的射着他“你听到我说话没有,我说停车啊“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我要下去,我不要跟你去什么地方谈心,你今天忽悠好了,明天人又没影了,我不想让自己的心总是这么忽上忽下的,你要么诚心诚意跟我交往,要么就干脆的拒绝我,好让我追求自己的幸福”。

    “我要是不诚心,就不会同意跟你跟你向恋人发展,你大可不用担心这一点”洛云帆平稳的回答,并不太于急切。

    “不担心不是靠嘴巴说的,你今天说以后常联系,明天不吭一声就走掉了,你让我怎么想,让我还能怎么淡定,连我妈都知道你去干嘛了,而我这个自我感觉良好的笨女人,还以为你隔天就会打电话来,以为自己在你心里有多重要,结果人家根本就没有当我是一回事,我现在不是任性的跟你摆谱,而是我真切的体会到,越容易得到的东西,就越不会珍惜,我不想让自己变成不被珍惜的那个人”左素柔难得的认真,难得的意志坚定。

    洛云帆没有说话,一句对不起我真的忘记了,可能激的立刻扑过来跟她同归于尽。

    “我数到三,你不停车的话,我就跳车”左素柔握着车门,威胁他。

    “吱——”洛云帆靠边把车停了下来,转头张嘴想要说话。

    左素柔拉开车门就走,不给他说出来的机会。

    “丫头——”洛云帆在后面无可柰何的叫她,看她拦了一辆计程车离开,也就没有再追。

    用力的按揉下太阳穴,他这以为这缺心眼的丫头很好搞定,看来她错了。

    在爱情中,每个女人都是弗洛伊德,具有开发潜意识的能力,她们会反复的,一层一层,不厌其烦的分析男人的内心。

    看来这次没有那么轻而易举了。

    左素柔坐在车里,从后车镜中看着没有追上来黑色法拉利,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滋味,是“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成功从他故作的温柔陷阱中逃跑了的成就感,还是他没有追上来所产生的怅然所失的失落感。

    她想,这两种感觉她都是有,因为她即是爱他又是气他,悄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然珠握紧了双手,洛云帆,如果你对我终究是有心的,那么你一定不会就这么算了的对不对!

    倔强甩开后的代价,是无尽的忐忑,就好比不知道脚下踩的究竟是地面还是空气,会不会一脚踩空摔下去。

    回到房间,将手机关了又开,洗澡带着,睡觉也放在枕头边,内心抗拒,却又隐隐的期待着电话响起,哪怕是接通了,她也仍旧是将他臭骂一顿,可就是那么患得患失,没有骨气的等待着,直到困的再也支撑不下。

    闭上眼睛的那一刻,她心里满满涨涨的酸痛。

    ******

    “左老师,早上好啊!”

    “肚子痛好一点了么?不舒服可以去医院,吃坏了可大可小的”。

    一大早来到办公室,同事们都送上了关怀的慰问。

    左素柔笑不由心的跟他们打着招呼,一一回应着他们关心。

    坐到自己的位置上,立刻有人给好泡来热茶。

    “喝吧,左老师,热茶暖肠胃”吴易轩吴老师,体贴入微的不仅亲自倒了茶,还亲自把茶送到她的嘴边。

    “哦,谢谢,我自已来拿就好”左素柔不太习惯的接过茶杯,跟他拉开一些距离。

    那名吴老师看出她的不自在,就识趣的先走开了。

    左素柔喝了一口,把杯子放到桌上的。

    抬头,几位同一个办公室的女老师将她团团的合围住,而她们脸上那献媚的笑容更是让她鸡皮直掉。

    “你们——,有事么”她小心翼翼的问道,以她的直觉来说,肯定不是好事。

    短发的陈老师又往左素柔的身边挨了挨“小左啊,我们想问问你,昨天那个男人,他不是你的表叔吧”。

    昨天左素柔跟洛云帆走后,几个老师后来想想,感到不对。她们都这么问了,左素柔也就瞒不住了“不好意思,我跟那个人有点过节,他昨晚非要来找我,我没法推辞,所以就想个办法整了整他,很抱歉”。

    “没关系,没关系,我们也看出来了,你跟他好像仇似的,话说你们具体是什么关系?”张老师八卦的问。

    “没什么特别的关系,普通的朋友而已,非常普通”左素柔回答的果断,像以此来证明对他无所谓。

    几个老师见她说的如此的斩钉截铁,以为两人真是单纯的朋友关系。

    “他看上去家世不错,他叫什么名字啊,能不能介绍给我们认识?”

    天天呆在学校里,也没机会结识上流社会的男人,很快就沦为剩女了,28岁一过,就全都紧张起来了。

    左素柔看她们一张张恨嫁的脸,同情之心不禁油然而生,告诉她们也无妨,反正他洛云帆也不是什么国家特工“他叫洛云帆,或许你们会知道洛氏集团,他是洛家的四爷”。

    “洛家?你是说那个富可敌国的洛家么?”几个女人的眼睛顿时冒出钱的符号。

    敢情,洛家就等同于钱?!

    有这么夸张嘛,有很多钱了不起么,她左素柔才不稀罕“是啊,就是那个洛家”。

    “天哪!怪不得那男人气质这么好,原来中豪门少爷啊”。

    “那个,我纠正一下,他目前已经论为老爷了,少爷不是他,不过他也没到40,不算很老,当然也不年轻,性格嘛就让人蛋疼的可以,看似无害,其实最毒的就是他,总之,你们最好别去招惹那个人,不然的话,不郁闷死半条命,也会纠结的想杀人”无形之中,她发泄了对他的不满。

    她正说着,几个女老师盯着左素柔身后,就全都不动了,有一个人对她猛打眼色,示意让她不要说了。

    左素柔没察觉出她们的异常,还在数落他的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