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四叔番外——谁是先让步的人!

四叔番外——谁是先让步的人!

    “你们不要以为只有凶巴巴的狗才叫凶,不叫的才更加可怕,而且他极其会忽悠人,不把你忽悠的连人带骨都不剩,他是不会罢休了,外表看上去是个挺亲和可亲的人吧,但是我告诉你们的,他的内心冷漠的可以,通俗点说也就是无情,跟他在一起,不管你是死是活,他都不会眨一下眼睛,你活着,他笑的跟弥勒佛似的,你不小心挂了,他仍旧笑的跟弥勒佛似的,豪门中的男人啊,想的到只有自已,自信,自大,自负,自私,总以为自己是个大爷,招招手女人就会扑过去,所以可以随心所欲的像对动宠物那样对待你,喜欢的时候,摸两下,不喜欢的时候,十天半月不睬你,哎,总之啊,他不是个好东西”。

    左素柔在这里自言自语的说的欢,心后捧着鲜花,拿着礼物的男人一步步的朝她走来。

    他脸上虽然挂着笑容,看上去也还算自然,不过嘴角隐约之间还是有点僵了。

    跟左素柔聊天的几位老师,尴尬不知如何是好了,这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打了这么多的眼色,这左老师又愣是没有看见。

    几个人急的想站起来琬。

    可那人已然站定在左老师的身后,她们的面前。

    “洛先生你好!”陈老师站起来,客气的看着左素柔的背后喊了一声。

    其余的两个女老师也站起来打招呼,完全无视一个人数落的欢腾的左素柔藤。

    洛云帆对她们回以浅浅一笑“你们好!”

    这声音!!!!

    左素柔猛的转过头去,见到穿着一件暗灰色大衣,里面是黑色暗纹西装加白衬衣的极品帅锅站在她后面,面如冠玉,俊逸似仙,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这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别她数落了半天的洛云帆老爷是也。

    在别人背后说坏话,还被当事人听到,她不自觉的感到心虚了,其实她不是一个喜欢在别人背后说人坏话的女人,他实在是个特例,谁让他总是惹她伤心的,她只是想抱怨发泄一下嘛。

    “你,,,你怎么来了”左素柔有个毛病,一心虚,她就犯结巴。

    洛云帆把花跟礼物放到她的办公桌上,反问“你看不出我何而来么”。

    他没有因为刚才她对他一番难得的数落而当场翻脸走人,也没有质问她为何要这么评价,他仍旧像个翩翩绅士般,温煦沉着的挂着笑意,像没有听到她的话一般从容自在。

    当然,内心是怎么想的,除了他自已谁也不会知道。

    “你干嘛送我这些?”他不生气,不动怒,反倒让左素柔愧疚了。

    洛云帆拉过一把椅子,坐到她对面“不是说好要交往嘛,送你礼物很正常啊!”

    “改变策略,用糖衣炮弹了?”左素柔挑眉,心里开心,但压制着不表现出来。

    “如果有效,我不介意经常采用,打开礼物看看,喜不喜欢?”洛云帆回答的轻松大方,举手投足间,都有浑然天成的自信,这一种自信,不是可以装出来的,而是自身就沉淀下来的。

    办公室的女老师羡慕无比,还说是普通朋友,原来是闹别扭的恋人。

    左素柔拿起盒子,猜想道“肯定不是钻石就是黄金,贵的吓死人,女人看了就会哇的一声心花怒发,以身相许是不是”。

    “不喜欢的话,你可以还给我”洛云帆非常非常之平静的微笑道。

    “就知道你们有钱人送礼物,都是那么没新意的”左素柔掀开,看到里面是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一只翠绿色的手镯,质地细腻纯净无瑕,整只手镯都是均匀的翠绿色,颜色纯正、明亮、浓郁,不得不说非常的漂亮。

    周围的同事都不由的将脑袋凑过来,识货的人不由的发出连连是惊叹,这可是极品翡翠啊,绿的这么通透的,真是非常罕见的,可见其价格不菲。

    左素柔对的玉器没什么研究,平时也不太戴首饰,所以对盒子里的手镯除了觉得颜色漂亮之外,并不觉得有多贵,但是比黄金钻石这些要让她来的惊喜些。

    “看来你也是个小气鬼,挑了最便宜的东西送”。

    “不喜欢的话,可以还给我”洛云帆并不解释,这手镯等同于十条钻石项链的价值,他处事向来低调,并不喜欢炫耀。

    真是小气鬼,哪有送了还要回去的。

    左素柔扁扁嘴“现在男人送女人礼物,哪有这么老土送玉镯的,又不是在古代”。

    “还给我吧!”洛云帆简单直接的回应。

    “你还是不是男人啊,送出去的东西犹如泼出去的水,哪还有要会去的道理”左素柔从盒子里拿出手镯戴到手上,翠绿色手镯将她原本就白皙的手,衬托的越发白嫩无暇了,好似一只翡翠底身托着一只白玉手一般,美极了。

    洛云帆满意的笑了笑“很漂亮!就这么戴着吧,不要弄丢了”。

    “哪可不一定!”听到他的夸奖,她心里微微变甜,嘴巴还是很硬,想用一只破手镯就搞定她,想的美。

    “反正这已经属于你了,随便你怎么处理好了,晚上去吃饭吧,你喜欢吃什么菜,我去订”洛云帆很自然而然的提出约会的邀请,不过温和的话语上,仍不免有大男人的霸道,他不问她有没有空,愿不愿意,而是直接问她喜欢吃的,好似她肯定会答应一般,可见还是过分自信了。

    左素柔郁闷的就是他这股子闲云野鹤般的从容,好似天底下所有人跟事,都在他轻松的掌控之下,她想到见到他紧张她的模样,想到看到他发脾气,不淡定了的模样。

    在如此叛逆的心情之下,她只会跟他唱反调“晚上我没空,吴老师约了我”。

    被突然点明的吴易轩,不解的点了点自已,马上反应过来的说“是啊,我们已经约好了”。

    洛云帆的脸终于如她所愿的略为阴沉了“丫头,我不知道你心里再想什么,但是我不喜欢玩这种幼稚的游戏,想要跟我交往,就好好听我的话,我也会诚心诚意的”。

    左素柔听的内心一阵的无语“洛云帆洛先生,你真当自己是高高在上的王爷,我是你身边死乞白赖的小奴婢是吧,听你的话里的意思,敢情是你给我机会,让我跟你交往,你是勉为其难的答应的是吧,OK)2C,全明白了,以后你不用这么勉强了,是我妄想高攀你了,你可以按着你的心意行事”。洛云帆看了她一会,站起来“我先走了,过几天我又要去工作了,改变的主意的话,就打我电话”。

    他转身离去,背后很是潇洒。

    “去死吧——”左素柔气急,随手抓起桌上的鲜花就砸向他,最终,他还是不肯低下他高贵的头颅。

    她不禁想,他爱暖央的时候也是这样么,她可以肯定不是,她可以肯定他有很努力过的,她要的是爱情,不是同情。

    洛云帆任由花砸在背后也没有回头,他不习惯被别人看笑话。

    看着他消失在门口的背影,眼泪在左素柔的眼里打转,她摘下他送的手镯,扔进垃圾桶,如果对她是真心实意的,送只塑料的,她也会当成稀世珍宝,如果对她没有心,当怕送她一座金山,她不稀罕,她要是他的心,一颗像她爱他那么热烈的心。

    “左老师,你不要哭了,擦擦吧”坐在她对面的吴易轩,适时的递上纸巾。

    左素柔也没有拒绝,拿过来,被转椅转向里面,用纸巾擦了擦眼泪。

    杨老师走到她身边,从垃圾桶里捡起那手镯,放到左素柔的办公桌上“这镯子很名贵的,你不要拿它撒气”。

    左素柔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他就那么走掉了,好似一阵抓不住的风,吹来的时候太过温柔的迷惑了她的心,离开的时候,她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吹走。

    *********

    傍晚。

    左素柔自然是没有与吴易轩去吃饭,直接驱车回家。

    一到家,石如娟就拿过她的包翻找起来。

    “妈,你干嘛啦!”左素柔不解母亲的举动。

    “找到了——”石如娟兴奋的喊起来,手里拿着一只盒子,她迫不及待的掀开,里面的极品翡翠玉镯子,让她惊艳不已,她从盒子拿出镯子,放到灯光下,通透柔和的质地,让她为之着迷“云帆真的好眼光,送的礼物都很有品味”。

    左素柔诧异“你怎么知道是他送的?”

    石如娟把镯子放回盒子里“三姑早上给我打电话了,说云帆一早就出去买礼物了,人家对你也算用心了,昨天从月光岛回来,三姑告诉她你生气了,他立刻连衣服都没换就驱车来找你,今早又起了一个早联系城里最好的珠宝商,去那里去选礼物,这样的好男人上哪去挑啊,你可得要给我好好把握住了,错过他,你就再也找不到这么优秀的男人了”。

    “妈,他是优秀,只是我也不差,我是喜欢他,但也不想把自已弄的过于卑微了,这镯子你喜欢的话,你戴吧”左素柔冷静的完全,拿起包包,转身上楼了。

    “你这孩子,爱情是要争取的,谁爱谁多一点那又有什么关系”石如娟在后面喊,她难得见女儿态度这么的强硬。

    回到楼上,左素柔把自己抛到床上,趴在那里,满脑子都是洛云帆,如果她不打给他的话,那他们就这么算了么。

    想到这个结果,她心里痛的难以复加,可如果她打了的话,那就没有尊严了,一人连尊严都不要的女人,已经自降了一个等级,还怎么去要求男人来珍惜你。

    从包包内拿出手机,放在面前傻傻的看着,心里不禁冒出一个声音,要是他能现在主动打电话过来的话,她就给他一次机会,不论他提出什么要求。

    “滋——,滋——”

    手机忽然间奇迹般的响了起来,就在她这么想的时候。

    左素柔被吓了一跳,定睛看去,大叔这两个字,让她犹如弹簧般的,从床上弹了起来。

    不会这么诡异吧,刚发完了誓,电话就来了?!!

    她按着胸口深呼吸拿起手机,划了一下放到耳边,语气平淡,没有情绪的开口“洛先生,你好!”

    “我在你家门口,你是想让我进去还是你出来?”洛云帆听到她叫洛先生,就不由的郁闷。

    “你不是说等我打电话给我嘛,怎么又主动打给我了?”左素柔以为他说了那句话,就一定会做到的,看来洛云帆也有让人跌眼镜的时候。

    “丫头,刚才那么多人,你就那么有乐趣跟我吵架啊,出来吧,找个地方,我随你发“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泄”洛云帆早上出了办公室,在门口时,扭头看到她哭泣的模样,就改变主意了。

    左素柔咬了咬粉唇“好,我出来”。

    她从床上爬起来,直奔门外,谁让她刚刚对自己发了这样的誓言呢,如果她自己说过的誓言要反悔的话,那她也“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注定跟他有缘无份。

    洛云帆挂了电话,从肺腑中呼出一口去,仔细想想,确实,他太过忽视她的,不知是内心还残留着对暖央的感情,还是他没有心理准备去完全不设防的去接受一个女人住进他的心里,所以在潜意识中并没有付出他的感情,只是任其随波逐流的发展。

    可见女人心是如此的细腻,那丫头还是感受到了,也终于爆发了。

    左素柔跟父母简单的说了一句要去见朋友,便匆匆的出了门,坐上停在门口的车子里。

    “要去哪里就去吧,今天算你运气好,得到了一个机会”她不咸不淡的说道,扣上安全戴,等着他开车。

    “这么听来,我这电话打的很正确”洛云帆笑了笑,发动车子,他给了她充分的面子,没有反驳她。

    左素柔心里一动,没想他会这么说,感觉都不习惯了,他一般都是不会在话语上吃亏的。

    带着这种惊奇的心情,她被带到一处别墅前。

    “这是哪里?”车子停顿,左素柔下车,左右张望了一圈。

    “洛家的其中一处房产,我也好久没有来过了,但里面定期有人打扫”洛云帆过去开了门,按亮了墙上的灯,站在光晕下对左素柔招手“进来啊,别傻在外面了”。

    左素柔进去,看到整洁舒适的大厅,这么偏远的地方,看上去没什么人来,但真的很干净。“还没有吃晚餐吧”洛云帆很是随意的问。

    “是啊,还没有吃”左素柔也回的很平和,转而微笑“你不会是想亲自煮晚餐给我吃吧”。

    “不是!”洛云帆诚实回答,眼见着左素柔的小脸又要跨了下来,他赶紧又说道“因为我已经早早让我把晚餐给准备好了,来——”

    他牵起她的手,来到餐厅,家庭式的小餐厅里面很是温馨,碎花桌布,看上去很可口家常菜。

    “你去坐好,我去盛饭”洛云帆轻推了她一下,走到开放式的厨房里,拿碗盛了两碗米饭。

    左素柔已经坐下拿筷子吃菜了。

    洛云帆拿了米饭过来,递给她一碗,自己坐下来,斯文有加的吃了起来。

    两人不说话,各自吃着。

    洛云帆吃的差不多了,放下筷子,擦了擦嘴唇,沉稳了一下气息,才开口说道“丫头,这段时间我真的很抱歉,是我疏忽了你,你说的对,我确实对你不够用心,之前我也确实是把你给忘的一干二净,这些我承认,现在我向你诚心诚意的说声对不起,希望你可以不要再生气,我保证以为绝对不会这样了,不管我信不信,我正在慢慢的喜欢你,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