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四叔番外——矛盾激化,带男朋友回来,半路劫了个男人!

四叔番外——矛盾激化,带男朋友回来,半路劫了个男人!

    左素柔听了他的话,也没有放下筷子,而是继续不紧不慢的吃着,仿佛没有听到一样。

    她想再多听他讲一些这样的大实话,真心话,也想看看,她对他表现出冷漠之后,他会如何来处理。

    她发觉对于他,就像是在探索未知的星球生物,必须得沉的住气,耐的住性子。

    “我这么说了,你没话要讲么”按以往的经验,她早就跳起来,或许扑过来了,今天怎么没反应,这出于了洛云帆的意料。

    “噢——,你很诚实!”左素柔有点木然的抬起脸,说了一句让他又搞笑又郁闷的话琬。

    “你要的不就是我的诚实嘛,怎么你一点也不开心?”洛云帆不禁又追问。

    左素柔面无表情的脸上,突然间把嘴角用力的向两边非常夸张的勾起“要这样么”。

    洛云帆咬唇,有点吃到蹩的感觉,她这不按常理出牌的反应,让他一时不知该如此回话好藤。

    “不对啊?”左素柔懵懂又天真的询问,无视他郁闷,又说“那你演示一遍给我看看,我该是什么表情,心情,跟反应才对”。

    “心是你的,我又怎么能教,今天找你出来,就是想要告诉你这些,那么你决定是什么?原不原谅我?要不要继续交往?”洛云帆目光灼灼的看着她,期待她的答案。

    左素柔放下筷子,手肘靠的桌上,双手托住脸盯着他,笑的纯真“大叔,你说爱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这丫头真是越来越难缠了!

    洛云帆在心里嘀咕着,低头抿唇而笑“爱一个人是幸福的感觉”。

    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神有一刻的涣散,像是在想另一个人。

    左素柔的笑容顿时淡去,而后继续扬起笑容,却显得力不从心“具体的说说看,我知道你爱暖央姐,说说那时候你是自己争取她的,也是这么公事化的站在她面前,问要不要交往?或许也是这么冷静理智的处理爱情的问题,大叔,我很好奇,你就当是满足我的好奇心,告诉我嘛”。

    她如同撒娇的孩子般,睁着好奇的大眼睛。

    洛云帆是多么精明的一个人,她装的再轻松,他也能看出她内心的此刻的清冷来,这跟以往的率真是不同的。

    “干嘛说暖央呢,我已经放开她了,丫头,我知道男人最不喜欢女人翻他的前尘往事,现如今要谈的是我们”他避开回答她这个问题。

    这一次,总是糊里糊涂的左素柔却是眼清目明的“大叔,你若真的完全放开了,又怎会刻意回避呢,你的心里分明是还没有清除掉那些让你刻骨铭心的记忆,所以即使你开始喜欢我,想要喜欢我,那颗心还是躲躲闪闪的不想付出大多”。

    被她完完整整的说中,还是第一次。

    洛云帆的笑意一丝一丝从脸上剥离,自小懂得隐藏的他,最不喜欢被人猜透“丫头,我们的关系,好似还没有到你可以随意分析隐私的地步吧”。

    他黑眸透着精亮的冷意,这是他动怒的前兆。

    没有一个人敢在他面前这么讨论他跟暖央的事,那段感情深埋在他心里太久,哪怕要彻底埋藏,他也不喜欢被别人这么挖出来。

    “我既然敢说,就不怕你会生气,你越生气,就表示我说对了,在你心里,我只是一个替补对么”左素柔看着他,胸口窒息的难受。

    其实“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她一直都知道有根刺存在,只是一开始的时候,她要的不多,而爱情的国度里,人终究是贪心的,慢慢的,她越来越不满足只是简单喜欢,她想要他心里只有她一个人。

    “左素柔,目前我给不了你更多,如果你想一下子得到所有,结果只会适得其反”洛云帆真的快要被她给惹恼了。

    “这算是对我的警告么,然后你要说,喜欢我就得忍耐,做不到我们就这么算了是么,哈——,说来说去,我还是被选择的那个人,洛云帆,这真的是一件让人很不爽的事情”左素柔冷笑着,他的话像是再一次证明他的心。

    真是个笨蛋,又不是第一天知道他的心,说好要慢慢来的,他已经说好话,请求原谅了,那就该见好就收,怎么突然就又沉不住气的揭他的老底呢,她似乎可以估计,自己被驱逐的结果。

    洛云帆从肺腑中沁出一口闷气“走吧,送你回去——”。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左素柔分不清是懊恼还是难过,站起来就往外面冲,打开门,穿上鞋子,在黑暗中一通的乱跑。

    洛云帆追出去,跟着前方的小黑影,冲过去拽住她“想去哪里?我没空花时间去找迷路的你,我也没时间去玩爱情的游戏,我对你已经够耐心了,我已经主动来找你道歉,送你礼物,你究竟还要怎么样,左素柔,我以为你是阳光洒脱的女孩,没想到你的心这么的狭隘,胡搅蛮缠,你在消耗我的耐性,让我讨厌你知道么,我对没有分寸,不懂得退让的女人没兴趣”。

    左素柔被他拽着手腕,心颤抖的厉害,眼泪被逼出眼眶,她想要踢他一脚,叉他眼睛,可最终,她什么也没有做,只是甩开他的手,深呼吸“送我回家吧,之后就不要见面了,人生总会有遗憾,这点我还承受的起”。

    她大步的走向车边,打开门坐进去,头也痛,心也痛,身上没有一个地方是不痛的,明明是合好之夜,却还是搞砸了,不该那么的较真,是她不识趣。

    洛云帆皱眉,说完之后才知自己的话过分了。

    坐进车里,他试图去碰她的手。

    “不要碰我,开车——”左素柔避开,整个“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人转向车外。

    “刚才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这么说的”。

    左素柔把耳朵捂上“我不要听,开车——”

    洛云帆叹息,没办法只好发动车子。

    一路上她都紧紧的捂着耳朵,到了左家门口,她飞快的下车,连车门都没有关,就小跑着进去了,让洛云帆想追都追不上。

    他刚才拽着她说的那一番话,回想起来,让他后悔的捶打着方向盘,想到她的眼泪与失望,他心里也跟着隐隐作痛。左素柔回到家里,躲在被子里哭了一夜。

    第二天一早,眼睛肿的像熊猫,头发乱的想鸡窝,想不到就这么结束了,也好,不用再受折磨了,不用患得患失,也不用期待,也不用失望了,很好,没什么不好的,世界上不是只有他一个男人,打起精神来,失恋而已,又不是世界未日。

    揉了揉头发,她心情糟糕了,还不如世界未日,起码还有人陪她一起痛苦。

    ******

    他又不见了!

    这一次左素柔比较死心的不去想他。

    近一个月过去了。

    天气也暖和了一些。

    虽然春天的气息还没有吐露,可温度却没冬天那么寒冷了。

    洛云帆在月光岛想了很多,或许他们的性格真的合不来,就这么算了也未必是坏事,只是这一天天的,他发现自己越来越想念她了,而且还时常出现在他的梦里。

    星期天,左素柔窝在沙发上吃零食,看电视。

    母亲就在旁自言自语开来“有云帆这样的女婿,我走到哪都有面子,不过听说这几天要回来,他有告诉你吧”。

    左素柔假装没有听到。

    “一回来肯定会来找你的,有空别窝在家里,去美容院做做头发,男人喜欢女人常常有新鲜感,,,,”。

    左素柔被母亲左一个洛云帆,右一个洛云帆说的头大了,实在是忍无可忍,她放下手里的遥控器,转向她“妈,我要跟你说一件事情,本来早该说的,但是怕打击到你,所以一直瞒着没有说,我跟洛云帆的事吹了,以后不要女婿长,女婿短的,他不是你的女婿,你的女婿以后另有其人”。

    石如娟傻在那里“吹了?可三姑没有说起啊,你们不要吵两句,就说分手,现在年轻人分分合合的好多的”。

    洛云帆不能做她的女婿,她着实肉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痛,只要有一丝兜转的余地,她都不会放弃。

    左素柔知道老妈的脾气,为了断了她的念头,她干脆说“我已经有男朋友了,所以跟他已经不能了”。

    “什么?你有男朋友了?”石如娟惊讶的睁直了眼睛。

    “是的!”

    “那你明天带回家来给我看看”。

    不会吧,带回家,一天半天的让她到哪里去找个男朋友啊。

    左素柔心虚的假笑“我们才刚认识不久,就带来见家长,不太好吧,我们还没有打算结婚的”。

    “你以为我让你带他回来是让你们结婚么,我是要看看你选的那个男人够不够格,当我石如娟的女婿,要是没有云帆那种水准,别想娶你”石如娟放出狠话,谁让她最中意的女婿落空了呢。

    她个乖乖,找个男人倒满大街都是,找个跟洛云帆差不多的,那让她上哪儿去找啊。

    “妈,爱情讲究的心意相通,不是以外表跟身家来衡量的,您老好歹也是个音乐家,我想你懂的”左素柔拍着马屁,企图蒙混过关。

    “在外面我就是音乐家,在家里我就是你妈,就这么说定了,明天晚上把你的男朋友带来,如果通过了,以后跟云帆的事我就不再题”石如娟说完,起身离开客厅。

    “不是,妈——,我男朋友他去外面了不能来”左素柔挺直了身体,伸长了脖子。

    “如果连来见女朋友的父母都没有时间,这样的男人不用见,就已经注意不合格了”。

    轻轻飘来的话,瞬间击败了左素柔,也就是说,来或不来都是死路一条,除非那个男人真的能全方位把洛云帆给比下去,同时还要经的起岳母眼里出女婿这一关,老妈对洛云帆是横看竖看的中意,她带来的哪怕跟洛云帆不相上下,老妈说不定也还是觉得洛云帆好。

    “哎,救命哪——”左素柔揉着头发,倒在沙发上。

    上哪儿去找个年轻,英俊,有钱,又肯回家跟她演戏的男人呢。

    第两天是星期一,左素柔苦着一张脸,从早上郁闷到了下午,这晚上就要带人回家了,到这会还没有着落呢,怎么办呢。

    她把视线落在办公室的几个男人身上,像吴易轩,不错倒是不错,可整体来讲,就是比洛云帆低了一个档次。

    到了下班的时候,老妈的夺命电话催就来了。

    左素柔只能硬着头皮说道“来了,来了,这不是要买礼物嘛,买完了就来了”。

    挂了电话,她想杀了自己。

    头往一边的树上撞过去,撞到一半,被一只手挡住了。

    “小姐,请爱护花草树木,不要随便对它们施加暴力”一阵悦耳的男声在她耳边响起。

    左素柔皱眉转过头,看到人,她的眼前顿时一亮,眼前是男人穿着剪裁合身的铁灰色西装,大气沉稳,长的挺英俊,不能说他漂亮帅气,但是气质跟修养相当好,无形中有一股威严。

    这完全是天下掉下来的现成人选啊。

    “请问先生,你晚上有时间么,我想请你吃饭!”左素柔拉住他的手,劈头盖脸的说。

    “现在的女孩都这么直接?”男人显然被吓到了。

    “你愿不愿意嘛)21”左素柔不得不使出美人计,拉着人家的手,扑扇着大眼睛。

    男人好似不吃这一套,把手抽出来“抱歉小姐,我晚上约了朋友吃饭,所以恐怕是不能跟你去吃了,别在用头撞树了,再见!”。

    眼见着男人要走,左素柔灵机一动,假装晕倒在地。

    听到重物倒地的身影,男人转过身来,看到倒在地上的女人,忙折回来抱起她“小姐,小姐,你怎么了,醒醒”。

    拍了好久都没有反应,男人果断的抱起她,招了一辆出租车,抱着她坐进去。

    “师傅,到医——”

    “到北山别墅群15号”男人的话还没有说完,左素柔一咕噜的爬起来,语速飞快的对司机说道。

    男人吃惊的看着她“你是假装昏倒的?”

    “先生,你不要激动,请我听说——”左素柔拉着他,先做了自我介绍,然后将她现在面临的困难添油加醋,连带着做手势的说了一番,把自己成功的塑造成了一个遭受母亲管制,还要被逼接受包办婚姻的可怜女性“你就帮帮我吧,只要你去充当一回我的男朋友就可以了”。

    “这——”男人有些犹豫了,听上去真的很惨,正要再次开口,他口袋里的手机响了,他对左素柔摆了一下手“抱歉,我先接个电话”。男人拿出手机,接起电话“喂——,回来啦,你也真是有耐心,那种地方都能呆上一个月,呵呵,不过好在你本来就是个喜欢安静的人,吃晚饭哪——”他说着,朝着左素柔那边瞅了去。

    左素柔立刻想到是约他吃饭的人打来的,忙抢过电话“喂,你好,我是这位先生的朋友,他今晚没空跟你吃饭了,请你改天再约他好么”、

    “喂,左小姐,我没答应你去”男人在边上哭笑不得。

    “你答应了,求求你啦,不然我老妈真的会逼我跟那又老又混蛋的男人结婚的,我是培养祖国花朵的园丁,你忍心我就此不幸嘛”左素柔捂着手机,低声的说道。

    男人没辄了。

    左素柔见他妥协,马上松开手,对电话那头的人说“真是很抱歉,再见!”

    她说完按掉了男人的电话,不知道是不是她眼花,手机屏幕上有个熟悉的名字一闪而过,好像是洛云帆来着,她浑身打了一个机灵,把手机抛给男人,真是白天不能说人,晚上不能说鬼,太邪门了!

    电话的另一头,刚刚洗完澡的洛云帆拿着手机,气的内出血。

    死丫头,竟然找他的好朋友充当男朋友,她死定了,她真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