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四叔番外——我们结婚吧,兴奋坏的洛家人!

四叔番外——我们结婚吧,兴奋坏的洛家人!

    洛云帆说的诚恳有加,拉高被子,盖在他们裸露的身体上。

    左素柔刚刚被挑起感觉,忽然间一下子就这么无疾而终了,这让她怎么躺着怎么不舒服。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欲求不满?!

    想不到有一天这词会用到自己的身上,真是太悲催了,这个腹黑,闷***,邪恶,霸道的臭男人。

    她平躺着,心里纠结,侧过身去,看到洛云帆像是睡着了似的琬。

    “大叔——”她用手指戳了他的脸一下“你睡着啦?”

    “没有,你想要马上回去了么”洛云帆张开眼睛,看着她的脸,表情迷惑中透着淡定。

    左素柔鼓起脸,心想他怎么这样啊,弄的她不上不下的,就好比原本不渴,可他非提醒她渴了,等到她想要喝水的时候,又把水杯给拿走了,试问,她怎么还能淡定藤。

    胸口还有他吸吮过后的感觉,身体也空虚极了,她是忠于感觉的女人,睡都几次睡过了,也不藏着掖着了,反正这里也就只有他们两个人,怎么闹腾,也都是他们的房内秘密。

    “你这是什么表情?”洛云帆指着她的脸,忍着笑意。

    左素柔一把掀开被子,下床把房间里的灯调到最亮,然后爬回床上,拉过他手臂绕在自己脖子,挑起他的下巴“我们继续!”

    “继续什么?”洛云帆装傻。

    “老头子,你非要让我往直白色情粗鲁里说是吧,到时你别脸红”左素柔板起了脸瞅着他,他分明是故意的。

    这丫头要狠起来,她真什么话都说的出口,洛云帆倒还真的怕她太语出惊人,说完之后,把她自个也羞涩死了。

    他恍然大悟道“哦,你是说那个那个啊,可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你不是说太想要了嘛”。

    “谁说我不想要的,我要,洛云帆你挑拨了我,必须要负责到底”左素柔板着他的身体,往自己这边压来。

    “既然你这么想要,那我主动吧,大叔的腰好酸,这把年纪了,不宜多动”洛云帆看她急切的模样,逗她玩挺有乐趣了。

    这丫头他了解,平时对这种事这是很怕羞,不过一旦跟他急了,任何夸张的事都做的出来。

    “你别以为我不敢,就怕你待会吃不消”她嘴上大胆的放着狠话,但要具体行动,还缺点勇气,毕竟她可没做过女上男下这么胆大的事。

    “我看你就是不敢”洛云帆一脸嘲笑的模样。

    “谁说我不敢的?”

    “我说的”。

    “你看我敢不敢”左素柔一火,跨开腿爬到他身上,坐上去之后,这脸才蹭蹭的红出来,可是要是临阵脱逃吧,又会太没面子了。

    正在她下也不是,不下也不是的时候,洛云帆坐起了身,在她脖子上亲了一下“这样子好不好”。

    “还,,,还行!”左素柔呼吸微微变急促了。

    他暗笑,搂着她的腰,在她胸前的花蕾上用舌头刮了一下“这样好不好?”

    她的呼吸紊乱极了“不错,还不错”。

    他含住一阵吸吮,轻轻的啃咬。

    “这样好,不要停,不要停”她捧着他的脑袋,快乐的时候就会胡言乱语,完全不顾忌了。

    她气息紊乱的乱扭着腰肢,腿间的坚硬顶着她,身体只轻微的往下一坐,便容纳他进入她的身体。

    他们配合着律动着身体,什么都不去管了,怎么快乐就怎么来,身体只有跟随心的意愿,才能到达幸福的彼岸。

    巅峰的快乐持续不断的带来,满屋子都是***的味道,好似怎么也满足不了这饥渴的身体,乐此不疲。

    清晨。

    洛云帆醒过来,看着窝在他胸前,睡的香甜的女人,想来,这下子真是不负责都不行了。

    左素柔动了动,也张开眼睛,看到洛云帆,昨天晚上的事,全部浮现脑海“你说过会投案自首的对不对”。

    睡来第一句话,不是说早上好,还是确证罪证。

    “是!”洛云帆点头。

    听到他再一次的确认,她才放松神经,抱着他“亲爱的大叔,走了一个月,有如此大彻大悟的改变,是不是发现你爱上了我,而且还是深深爱上的那一种”。

    “好像没有那么夸张”洛云帆没有否认,但也没有爽快的承认。

    “我不管,我要你说我爱你,不说就不嫁给你,去当副市长夫人去”左素柔非要逼他说出这三个字。

    洛云帆像得了失忆症似的问“你要我我说什么?”

    “我爱你!”左素柔回答他。

    “再说一次,我没听清楚”他装傻,像是耳背了似的。

    “我爱你,听到了没有,洛云帆你别给装,要是不说,我就掐死你”左素柔的小手攀上他的脖子。

    “听到了,听到了,这次我听的清清楚楚的,你说你爱我嘛”洛云帆明白似的点头。

    左素柔这才察觉到自己被耍了“你讨厌,我让你对我说我爱你,你不说,还反过来占我便宜”。

    “我没有啊,我只是按照字面意思理解罢了嘛,时间不早了,起床吧”洛云帆爬起身。

    “休想跑,今天不把爱不爱说清楚,就别想走,我也不会嫁给你”左素柔拉住他,不能再总是稀里糊涂了,特别是他说要娶她之后,就更加要确定这个问题了,不然婚后再问,不是更要纠结死了。

    洛云帆被她拉回床上,见她这股子丝毫不含糊的劲,也只能说实话了“素柔,我不想违心的说,我已然深深的爱上你,不过我想你确实是我生命里特别的存在,我想念你,我希望能够把你留在我的身边,你说,这算不算是爱”。

    左素柔想了想,爬起来抱住他“算,笨蛋大叔,你IQ这么高,EQ也太低吧,这就是爱情啊,我很坚信,你是爱我的,我们结婚吧,我要给你生好多好多的小宝宝”。

    洛云帆被她逗笑,这一刻,他不知内心的是感动还是喜悦,只觉得很温暖,好似扫去他心底那阴雨连绵的坏天气,给了他阳光灿烂的明天,他的心,好似真的安定了,别无他想。

    “生孩子你不怕么,很痛的”他笑话她。

    “女人如果爱一个男人不是都会这么说嘛,亲爱的,我要给你生很多孩子,我要给你洗衣做饭之类的”左素柔回忆着电视剧里的经典台词。洛云帆昏倒“哦,原来你只是说着好听的”。

    “也不是啊,如果你想的话,我上刀山下油锅都会给你生的”左素柔说的豪气干云。

    洛云帆哭笑不得“丫头啊,生个孩不用上刀山下油锅的”说到底,这小女人根本就是完全不懂生孩子是怎么回事,不过她的表情倒是十分可爱。

    “总之我会努力的,只要你对我好,一心一意,不花心,不去想旧爱,我什么都依你,全部都听你的”左素柔小鸟依人的窝倒在他怀里。

    “这么好?”洛云帆笑,心里乐滋滋的。

    “当然啦,不过——”左素柔从他怀中起来,话锋一改“如果你敢背着我跟别的女人纠缠不清,那我也会折磨的你生不如死,抽筋扒皮,使用满清十大酷刑,害怕了吧”

    洛云帆刚才还乐滋滋的心,瞬间淌汗了“怕,太可怕了,前后差别也大了吧”。

    “这样才能让你知道,天堂或是地狱,由你自己来选,我来实施,我想没有哪个男人会笨到天堂有路他不走,地狱无门偏要闯的吧,我老公这么聪明,绝对不会干蠢事的啦,看好你哟!“她用手肘子撞了他一下)2C眨着眼睛对他笑的非常灿烂无敌。

    “啊——,真是诡异莫测的人生哪”洛云帆轻轻的感叹。

    “嘿嘿,,,你知道就好”左素柔笑的像个小恶魔。

    ******

    左家客厅。

    洛云帆跟左素柔一起坐在沙发上,对面是左家父母。

    “你们昨天晚上一直在一起么”石如娟问,看女儿春风满面,气色红润的样子,他这女婿一定是有着落了。

    “是!”回答的人是洛云帆。

    左素柔笑的有点不好意思,朝着父母看了一眼,洛云帆这么说,等于是承认他们的关系。

    反正她今天不用开口,他是男人,这种事理应由他来说。

    “呵呵,这样啊,,,”石如娟一看洛云帆答应的如此爽快,就知道不用她多提点,他也会主动说出来的。

    “伯父,伯母,我想跟素柔“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结婚,希望你们能同意把她嫁给我”洛云帆也不拐弯,直接说出目的。

    石如娟跟左弘文本以为他是想说承认他们交往,没想到他这么快就提结婚,顿时激动过头,连话都说不出了。

    “爸,妈——”左素柔见他们没反应,抬头叫了一声。

    石如娟这才回过神来,连声说“同意,同意,云帆哪,我早就看中你当我女婿了,所以伯母才一直没有放弃你,我太开心了”。

    “你妈妈这会可真是做梦都会笑醒了”左弘文在旁也是喜笑颜开。

    洛云帆原本就有足够的信心,所以他们这么说,他一点也不感到意外“谢谢你们!”

    “不用谢,谢什么啊,以后就是一家人了,这个消息可得赶快跟你们洛家说说,这春天办酒席啊,是最好的”石如娟笑的嘴巴都快裂到耳朵上去了。

    “爸,妈,你们不用这样吧,好像我嫁不出去似的”左素柔看母亲开心的就差没扭秧歌庆祝了,不由的小声抱怨。

    洛云帆揽过她的肩“妈不是怕你嫁不出去,而是考虑到我年纪不小了,怕你心思太活,改明又反悔了,为了我才这么说的”。

    石如娟被他的一声妈叫的骨头都酥掉了,比吃了千年人参还精神,能嫁给这么体贴的男人,真是女儿的福气,不过从昨天晚上他生气时的表现来看,“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他也是有脾气的,不过男人嘛,要的就是温柔与霸气并存。

    向左家说明了意愿之后,他们又去了洛家。

    他们人一走,这石如娟就迫不及待的给洛海珍打去电话了。

    这个时候,洛家就只有她,接电话的时候,她正在花房里面摘花,听到电话那一头说,洛云帆向左家提亲了,浑身跟打了鸡血似的兴奋。

    “太好了,太好了,我就说他们有戏嘛,这云帆对你们家素柔啊就是不一样,我早看出来了,石老师,这下子我们可真成亲家了”。

    “呵呵,,,三姑,我比你更开心,我这心脏从刚才到现在就没有稳定过,哦,对了,云帆现在带着素柔去你们洛家了”。

    “他们来啦,那我得赶快通知大家回来,我们就改天商定的婚期的时候再慢慢聊吧”。

    “哈哈,,,好,好,改天商定婚期,我挂了”。

    结束通话后,洛海珍连花都不拿了,赶紧给洛家的每个人发信息,让他们火速回来,云帆结婚,可不只是单纯意义上的家人结婚,更重要的是疏通了这洛家的混乱关系,君天也不用老是防情敌的防着云帆,这暖央也用夹在中间为难,更重要的是40岁之前终于成家了,也算是完整了人生。

    在不同地方,同一时间接到信息的洛家人,除了惊喜,还是惊喜,全都飞速的往家赶。

    停车场,欧阳墨城追着洛宁香跑“老婆,你走慢一点,小心你的肚子,人家结婚,你不用那么兴奋的”。

    “怎么能不兴奋,四叔这千年老狐狸从此告别单身,这可是有里程碑意义的”洛宁香依然走的飞快,全然不顾自己5个月身孕,健步如飞。

    欧阳墨城只能提着心跟在她身边。

    前面,银蓝色的跑车正以漂移的速度开出去,惹来驾驶者旁边的人,一阵的指责。

    “看,我哥比我更兴奋”洛宁香朝着车子抬了抬下巴的“我想这会他应该想开香槟,放烟花庆祝,老公,相信我,这会我哥的心情肯定比自己娶老婆还激动”。

    “一群疯子!”欧阳墨城在旁流汗的评价。

    “那也包括你,因为你是我们洛家的一分子,走吧,也给我来个帅气的漂移”洛宁香率先上了车。

    欧阳墨城无力的干笑,漂移?!估计刚才那位漂移兄,已经被老婆骂惨了吧,一对兄妹,还真是像的得天独厚。

    正开在路上的洛君天,从接到短信到现在,整个人都处于极为兴奋的状态,一直跟唐暖央唠叨个没完。听的唐暖央想拿个塞子把耳朵给塞起来。

    “洛君天,不知道的人,以为你是洛云帆他爸呢,平时跟他有血海深仇似,今天听到他要结婚,我看你高兴的快要哭了,要不要我给你递纸巾,你别忍着”唐暖央终于忍不住要挖苦他了。

    “我看你笑也不笑,是不是觉得独爱你这么多年的家伙,移情别恋了,心里觉得空落落的呢”洛君天看她一路冷静,还来挖苦他,小心眼不禁又做怪了。

    唐暖央飞射了他一眼“你无不无聊啊,这是哪年哪月的事了,还拿出来说,我心里也很开心,只不过没你那么

    夸张而已,毕竟是叔叔要结婚,又不是我儿子带女朋友回家说要结婚,像我这样才算正常”。

    “OK,就当我没说喽”洛君天耸肩,把车子开的飞快。

    洛云帆跟左素柔刚刚到洛家,从车里下来,洛君天跟唐暖央就到了。

    “四叔,恭喜你,听到你要结婚,我心里真是开心的无以言表,作为侄子,我一定要给你个大大的拥抱”洛君天一跨出车,就朝着洛云帆而去,边说边用力的抱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