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四叔番外——祝福,茶水烫到关键部位!

四叔番外——祝福,茶水烫到关键部位!

    洛云帆被这突然冲过来的庞然大物抱个满环,结结实实的给吓了一跳。

    从以前到现在,这是洛君天第一次抱他,不过他知道这家伙为什么这样,因为要结婚了,跟暖央也算是彻底的撇清关系了,所以他才乐成这样。

    说实话,心里还真是不爽。

    “抱够了吧,大侄子,长这么大了还跟叔叔撒娇的你,真是让我困扰”洛云帆半是嘲讽,半是玩笑的说道,一边还用手去揉洛君天的头发。

    他们身高相当,年纪也差不了几岁,说是叔侄,更像是兄弟,要是不知情的看到了,指不定认为他们感情有多好琬。

    后面,唐暖央跟左素柔看着这两人抱在一起的大男人,表情怪异,因为怎么看都觉得好诡异,并不觉得有多温馨,反而觉得很恐怖。

    有种黄鼠狼给鸡拜年的感觉!有木有!

    洛君天听到洛云帆的话,俊脸在瞬时间就变了调,他松开他“真心给你祝贺的时候,就该好好接受,之因为你总是这么不识趣,我才怎么喜欢也喜欢不起你来”藤。

    “呵呵,,,,对于小一辈的狂妄,叔叔我不会放在心上的,但君天你这脾气真要改改,也是30好几的人了,怎么还是那么没控制力,又不是毛头小伙”洛云帆笑盈盈的回答,黑眸里面满是揶揄。

    “好心好意的替你开心,祝福你,恭喜你,反倒被你嫌弃了,好人真是难做哦,四叔,做人不要那么刁钻刻薄,不然对下一代不好”洛君天哪容得洛云帆来教训他,斗嘴自然也是不能输的。

    好好的祝贺,在这一来二去之中变成了抬杠。

    左素柔在后面听的气结,哪有这么咒自己叔叔的,别人说她可以,可这么说她的男人可不行,叔可忍,婶不能忍。

    她冲动的要上去找洛君天理论,管他在洛家什么地位,管他有多牛,她才不怕他。

    刚向前走了两步,唐暖央拉住了她,对她摇头,压低了声音说“别去——”。

    左素柔望着唐暖央美丽知性的脸,见她的目光是如此的沉着淡定,心想,他们斗成这样,她怎么跟没事人是的,洛家的女人心理可真是强悍。

    唐暖央像是看出她心中所想,轻笑了笑,握住她的手“随他们去吧,他们不开心也斗嘴,开心也斗嘴,一天不斗浑身难受,我们先进去吧,我的未来小婶婶”。

    “不要这么叫啦,暖央姐,我比你小,你还是叫我名字吧”左素柔很是不好意思,不过婶婶这个称呼,还真是很有归宿感。

    “这辈分还是要讲的,你是四叔的妻子,哪能叫我姐啊,那不是乱了套了,走吧,让这两个大小孩玩去”唐暖央笑意友好,拉着左素柔就往里面走。

    左素柔一时间也不好拒绝,只得跟着她往里走,眼睛还是不住的望洛云帆跟洛君天那边望,生怕自己的男人会吃亏。

    唐暖央把这些都看在眼里,看来这丫头还真是喜欢洛云帆的,特别是刚才那么大胆的要替他出头,就冲着这一点,她就对她刮目相看了,洛云帆死起沉沉,带了太多心理包袱的人生,在遇到这个天不怕地不怕,阳光灿烂的女孩之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想,素柔肯定可以驱散他心里的阴霾,为他洒进温热的光,他心里现在肯定也是幸福的。这样真好!

    她勾起嘴角,留在心里的一个遗憾,也被填满了,其实她好害怕,他会一直这么孤零零的呆在她的身边,而她也是无能为力,现在,她也不会有这负担了。

    屋里,洛海珍迎上来“咦,怎么是你们俩一起回来的?”

    “君天在外面祝贺四叔呢,你也知道,他们一聊起来,三言两语是搞不定”唐暖央语气诙谐的说道。

    “他们也真是的,又吵起来了啦”洛海珍不以为然的说,感觉他们吵架比吃饭睡觉还要平常。

    左素柔表情有点不自然,敢情全都不当一回事了。

    洛海珍看左素柔表情怪怪的,忙解释“素柔,你别担心,他们也就是嘴上斗斗,君天心里还是有这个四叔的,你看把月光岛这么大的项目,全权的交由他运作,光是这一点,就能看出他们是心合面不合,关键时候哪,还是一家人”。

    “这样啊,我还真有点不习惯”左素柔这么一听,心里也放松了不少,这个大家庭,要完全融入,还是需要时间的。

    唐暖央上来挽住她的手臂,靠的她,悄悄的说“我老公就是毒舌了一点,人不坏,你不要介意”。

    左素柔表面上点头,心里却嘀咕着,如果太过份的话,她可不能不介意。

    洛海珍拉着她们坐到客厅先去坐。

    稍后,连欧阳墨城跟洛宁香都到家了,看到站在门口斗的欢乐的两人,洛宁香一个箭步下车,就冲到他们面前“我说哥,四叔,你们不进去,在这里交流感情呢?”

    欧阳墨城在后面抱拳放在嘴边偷笑,然后略为正经的说道“肯定是交流感情啊,哥刚才那么兴奋,还玩漂移的漂回来,可见内心之澎湃,这叔侄的感情,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让我感动”。

    洛君天的眼睛刷的一下射向欧阳墨城“那改天也跟你交流一下好不好”。

    欧阳墨城没说,洛宁香先跳出来了“不好,你要敢欺负我老公,我跟你评命”。

    “死丫头,我是你哥!”洛君天万分崩溃,从小到大,他这么疼她,宠她,到头来,还是给欧阳墨城这小子把心给拐走了,说一句,竟然要跟他个亲哥拼命,真是要被气出内伤来。

    欧阳墨城很会虏获人心的抱住洛宁香“还是老婆好!”

    “当然了!我哥要是欺负你,我绝不饶他”洛宁香甜甜蜜蜜的窝在他的胸口,千娇百媚。

    洛云帆拍了拍洛君天的肩膀“悠着点吧,大侄子,人生有时就是这么残酷的”。

    他放下手,对欧阳墨城歪了一下头“进去吧”。

    “嗯!”欧阳墨城带着洛宁香往前走了两步,转头对洛君天亲昵的叫道“哥)7E)7E)7E)7E,你也快进来吧,一家之主要大度”。

    反而言之,就是说他小气,洛君天转头,指着他们“改明再收拾你们!”“哎哟,真的好可怕哟,我们赶快走吧”欧阳墨城缩了一下脖子,带着洛宁香走的更快。

    客厅里。

    “哟,嫂子你跟素柔倒是早早的坐在这里了呀”洛宁香进去,松开老公,坐到女人堆里去了。

    而后过来的洛云帆与欧阳墨城坐在一起。

    洛君天黑着脸,表情不善的进来,坐到专属于他的单人沙发上。

    他一来,说话声也就少了。

    唐暖央叹息,这家伙总是一副他是老大的样子,所以人缘才会差“老公啊,刚才不是还很开心嘛,不要绷着脸嘛,微笑”。

    “你过来安慰我一下,我就笑”洛君天对她招手。

    唐暖央没法,只好站起来走到他身边坐下,挽住他的手臂“老大,这样可以了吧”。

    洛君天这才和颜悦色起来“可以了,还是老婆最好,其他的一个个都没良心”。

    这一个个当然是指坐在那里几个人。

    左素柔朝洛云帆看了看,眼珠子朝着洛君天的方向看了看,做出一个抹脖子的动作,把洛云帆给逗笑了。

    洛宁香见到他们小互动,不由的笑道“四叔我不如跟我换个位置吧,素柔在我这边,我看你啊,一分钟也敖不了的样子”。

    “宁香,你别取笑我们了,就这么坐着好了”左素柔很是不好意思,脸也羞涩的红了。

    洛云帆没有说话,只不过脸上那温柔的笑意,已经说明一切。

    “真的好甜蜜哪!相爱就是要像你们这样,我真是羡慕死了”洛宁香煽风点火般的惊呼,势要把他们的脸都弄成猴子屁股一样的红。

    左素柔心里甜蜜,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又不好意思表现出现,只有一味的幸福的笑。

    门外,洛家的其他的人也陆续的赶来。

    “四叔,你要结婚啦,恭喜你,你终于也要告别单身了”洛诗菲一进来,人还没坐稳,就呼喊起来。

    随后一起进来的四个人,找位置坐下,也分别送上了祝福,洛云帆跟左素柔也是一一道谢。

    “四叔,素柔,恭喜你们修成正果,祝福你们白头偕老”唐暖央在那边说道,表情诚挚。

    “谢谢!”洛云帆回以她一个温煦的微笑,发觉她祝福他的时候,原本还放不下的那丝遗憾的情感,也就那么烟消云散了,彻底放手之后,心的重量也为之一轻。

    左素柔看着唐暖央,纵然是知道她曾是洛云帆的心上人,可却是怎么也讨厌不起来,而她现在这番祝福的话,更是能让人感觉到她的真心实意,其实这么多年,她能在始终坚持不接受洛云帆的感情,保持清清白白的关系,也真的是很厉害。

    “我跟宁香也祝福你们!”欧阳墨城对洛云帆明媚而激励的一笑。

    “看来我今天要说很多次谢谢了”洛云帆轻松的回话“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又说“我原本是想带着素柔来宣布结婚的消息,真没想到,你们全都知道的,这情报可收的真及时啊”。

    洛海珍拿着历本进来“可不及时嘛,你们一从左家离家,石老师就打电话来通报了”。‘

    “哦,我的天哪——”左素柔拍了一下额头,俏皮直率的性子,自然流露出来。

    “你们看家人都这么急,快点登记,快点办酒席,快点生孩子吧!”洛君天在那里起哄。

    “你当我们是特快列车,咻的一下就目的地了啊,总得慢慢的来”左素柔看洛君天一早就不爽了,人放松了,嘴里一溜,话就蹦出来了。

    她一说完,才发觉其他人都惊讶万分的看着她,谁让她平时总是装的很大家闺秀,笑不露齿的模样呢。

    洛云帆在那边笑的开心。

    其他人就不禁流冷汗,四叔的老婆还真是带种,竟然敢这么反驳表哥的话。

    洛君天被她这么一将,倒是还真的接不上话来,过了半会,才僵笑两声“老狐狸娶个小狐狸,也算是天作之合”。

    这是夸是讽?

    唐暖央在一旁拧他的腰,用眼神示意他适可而止。

    左素柔也为自己刹不车就溜出口的话,而感到懊恼不已,还没嫁过来,住进这里,就先得罪了这里的皇帝,他老公是王爷,那也不顶用啊。

    未了,她只能眨巴了水灵灵的眼睛,假装听不懂他的话。

    洛海珍忙转移话题“云帆,素柔,我给你们看过了,下周四,是个黄道吉日,你们去登记吧”。

    “三姑,登记也要看历本啊,大家都跟你一样的话,那民政局要哭了,要么一整天,鸟都没飞进一只来,要么人多的都挤成人干了”洛子龙笑话她迷信。

    “你知道个什么呀,这是讨个安心跟吉利,要是没有人信,这从古代到现代的历本上就不会有黄道吉日的存在,这都是有依据的东西啊,听我的,就那天去”洛海珍摘下老花眼镜,说的是极为坚定。

    洛云帆不去反驳她,一口答应“那天不错,就那天吧”。

    “还是云帆懂事,素柔呢,那天可以吧”洛海表喜笑颜开的把头转向左素柔。

    “我也没问题的”就算是天大的事,也不能阻止他们结婚。

    “太好了,那下星期天登记,之后我们两家到酒店去吃顿饭,把婚宴的事给商量了,这个安排不错吧”洛海珍实足的媒人腔调。

    洛君天在那里夸赞“三姑对这结婚的流程可是驾轻就熟了”。

    “呵呵,,,,这结婚的事,别看简单,门道很多的,你们年轻人啊,都不懂,只好有我这把老骨头给你们操心,不然肯定会一团糟”洛海珍对这方面,可是信心十足的。

    坐在沙发上人都笑了,对她竖起大拇指!

    *****

    结束了上午的“见面会”,下午,洛云帆跟左素柔在花房里晒太阳,喝下午茶。

    难得她向学校请了假,难得他也有时间在家好好休息。

    左素柔躺在洛云帆的大腿上,惬意的闭起眼睛“感觉好像做梦一样,昨天上午还是那样,今天竟然变成这样了”。

    “什么那样这样的?”洛云帆喝着茶,低头去看自言自语说的丫头。“呵呵,,,,,没什么,我开心”左素柔傻笑,人生真是一出变幻莫测的戏,谁都难料明天会发生什么转折。

    “笨蛋——”洛云帆轻拧了一下她的鼻子。

    左素柔甩了一下头“嗯,,,我不能呼吸了”她闭着眼睛挥他的手,结果一不小心碰了他拿茶杯的手臂。

    一抖,茶水溅到了他的裤子上“啊——”。

    “怎么了?”左素柔张开眼睛,看到他裤子上湿了一块,惊叫起来“大叔,你尿裤子啦!”

    洛云帆顿时满脸的黑线“是茶水不小心倒上去了,还不因为你乱动的原故”。

    “茶水?!”左素柔惊呼,这么烫的茶,那里不会烫坏了吧,她一紧张,侧过头就拉他的裤链。

    “喂,丫头,你干什么,这里会有人看到的”洛云帆说归说,挣扎归挣扎,却邪恶的没有阻止她。

    “你别动,我来看看有没有烫伤”左素柔一门心思关心的是他的伤势,拉下裤链,小手去摸进去。

    这也太无法无天了!

    洛云帆忍不住亢奋,原本处于休眠期的兄弟,被她这么一碰,瞬间壮大了数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