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四叔番外——素柔发彪,你的皮是真的么!

四叔番外——素柔发彪,你的皮是真的么!

    “对,对,对,就是这样的,只是想帮他擦裤子而已”一直在边上不吭声的左素柔抬起头来,连声的附和。

    唐暖央是听了全过程的人,她虽然没有看到,不过以她的智商,可以很明确的断定他们在撒谎,不过她不会戳穿他们就是了,她还是沉默是金吧!

    洛云帆跟左素柔的话,一桌子人的是半信半疑的,要说是假的,那真是太令人失望了。

    听四叔说,好像是真的是很单纯的一件事,可反看素柔“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一直低着头的反应,又好像是在心虚在逃避什么,看上去像在撒谎。

    “四叔,我们可都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人,你以为这么说,就可以过关么,擦裤子干嘛要趴着擦,况且那么擦你就没点生理变化么,你这是当我们三岁小孩骗呢”洛君天才不相信他的话,就算真的只是擦裤子,他也要说的他们再干不正经的事,况且,中和所有的表情跟反映来看,这确实不是在冤枉他琬。

    “素柔原本就躺在我大腿上看书,我跟她闹着玩,不小心把茶洒到了裤子上,正好帮边有纸巾,她也没有多想,就抽了几张帮我擦,所以说,不是故意趴下去,而是原本就趴着,至于有没有生理变化,这个我无法奉告,君天你心里应该比我更清楚会不会有吧,还有什么疑问?”洛云帆表情坦然,回答也是逻辑清晰,不慌不忙,完全没有撒谎者才有的惊慌。

    左素柔这一点就比较弱,让她撒谎,她会心虚,不敢直视别人的眼睛,而且说话也会结巴,大叔实在是太强悍了,想想都觉得可怕,撒谎不撒谎,别人完全无法从肢体跟微表情中看透。

    “真的只是这样么,哎,失望,我就说嘛,四叔哪像是这么威武的人,说是表哥还有可能”嘴皮子一向溜起来就刹不住车洛诗菲脱口而出藤。

    直到迎接到洛君天射来杀人光波,她才意识到自己犯了死罪,她真是疯了,怎么能把心里想的给说出来呢。

    左素柔在那里偷着乐,绿眼怪,没想到会说到自己身上来吧,诗菲这孩子太可爱了,么么,么么,,,

    “我现在也无法断定表哥跟四叔究竟谁说的才是事实”洛子龙皱紧着眉头,然后看向一边“墨城,你们当律师的眼睛尖,你觉得谁在说慌?”

    欧阳墨城含着丝丝的笑意,他本想不发表任何意见的,不过被点名了,他不说都不行了“我觉得他们都没有在说谎,哥是表达他看到的加上猜测的,按逻辑思维,这么想也是无可厚非,换成我,我也会这么想,而其实四叔跟素柔只是在擦裤子这么简单,关于是趴着擦,还是坐着擦,或是站着擦,我觉得完全是取决于周边环境跟个人习惯所致,应该只是误会一场而已”。

    他有条有理的说完,心里面却说,鬼才相信只是擦裤子这么简单,不过在这个时候踩四叔那也太不厚道了,怎么说,四叔对他向来不薄,他不是那么忘恩负义的人。

    大家听欧阳墨城一说,觉得有理,纷纷点头。

    洛云帆看着欧阳墨城,脸上的浮起了笑容。

    “哈——,谁不知道欧阳墨城跟四叔关系好,子龙,你问他,完全是问错人了”洛君天的绿眼珠子轻轻的一转,流转到左素柔的脸上“我可爱的小婶婶,你干嘛一直低着头啊,是桌子特别漂亮,还是盘子特别美呢,要不要给你家也配一套?”

    被点名的左素柔,听到洛君天的声音就头皮发麻,这绿眼怪想要干嘛?!

    桌上,洛云帆握住她的手,示意让她镇定点。

    左素柔做了几次深呼吸,把脑袋抬起来,看向洛君天“大侄子,你说的话,让小婶婶我太害羞了,虽然只是擦裤子,可是被误会成这样,我还是非常非常的难为情”。

    “哦,是这样么,我看当时你脑袋一动一动,这用手擦,脑袋干嘛一上一下的动,莫明你是近视眼,必须那样才能瞄准焦距?”洛君天困惑的发问。

    唐暖央听到一上一下这个词,忍不住去拿水喝。

    左素柔嘴角抽抽“你,,,你看错了吧!”

    “小婶婶,你怎么结巴了?紧张啊?心虚啊?”洛君天一刻不放松的抓她的小辫子。

    洛云帆的表情变的严峻,这丫头哪是君天的对手。

    这个绿眼怪真的是超级恐怖,长的这么帅,心肠却是如此之歹毒,左素柔吞了吞口水“谁紧张谁心虚了,总之,那就是一场误会,你信不信拉倒,我饿了,我先吃饭了”。

    她一副不理他的模样,拿起米饭就往嘴里扒拉。

    洛君天微微起身,夹起一块切成片的火腿给左素柔“来,试试这意大利特级火腿肠”。

    “啊噗——”左素柔把一嘴的米饭粒全部都喷了出来。

    对面桌子上的人赶紧躲开。

    “哈哈,,,,说到这火腿肠,你不要这么激动嘛,是不是想起别的相像的东西了?不过这个太细,咱们四叔的可雄伟多了”洛君天要的就是这效果,老狐狸,我看你怎么淡定。

    洛云帆黑沉着眸子晃了洛君天一眼,拿了纸巾给左素柔擦“没事吧!”

    “当然有事啦,切片香肠,实在是血腥生猛的一道菜”洛君天笑的无比狂妄。

    一股子火窜上左素柔的脑门,拍了一下桌子指着洛君天“你这绿眼怪,我们跟你有仇啊,干嘛老是找我们麻烦,我看你是内分泌失调,更年期提前,三叉神经分裂”。

    她一吼完,所以人被点了穴道似的。

    敢这么骂洛君天的人,除了唐暖央,她是第一人。

    绿眼怪!这素柔实在实在是太敢说了,其他人内心相当的崇敬她,什么时候他们火了,也能拍案而起,指着骂绿眼怪,那一定是非常过瘾的事。

    洛云帆喷笑出来,他老婆真是可爱极了。

    洛君天的脸上一阵红,橙,蓝,绿,紫,笑的史无前例的灿烂“有胆再说一遍!”

    左素柔指着他的手指,慢慢的,慢慢的软了下来,糟了,糟了,这下子怎么办,她刚才真是一时冲动啊,他家伙一看就是记仇的主。

    “哎哟——”她灵机一动,手一收,捧住肚子“云帆,我的肚子好痛,你快扶我去休息吧”。那痛苦的表情说装就装,而且装的入木三分。

    洛云帆在心里笑,扶起她“别怕,别怕,我扶起上楼,找医生来给你看”。

    他们一个倒着,一个扶着的出了餐厅。

    洛君天气的牙痒痒,还真是上阵父子兵,吵架夫妻档!

    唐暖央在一旁笑话他“这就是你整人的下场,绿—眼—怪,呵呵,这素柔真是挺可爱,真搞笑”。

    “好笑么?”洛君天想掐死的这个帮着别人来笑话他的女人。

    “好笑,很好笑”唐暖央不怕死的继续笑。

    “这个绰号取的很有创意,这素柔不愧是玩音乐的,想象力很好”欧阳墨城也乐的跟什么似的。

    洛宁香扯了扯欧阳墨城,小声道“别说了,我哥快发飚了”。

    连洛宁香都不敢乱笑了,其他人可就更没这个胆了,特别是表哥现在的脸色不是一般的恐怖。

    “这饭菜不能吃了,撤了,撤了吧”洛海珍对佣人喊道,然后又说“待会送餐到小姐少爷们的房间吧”。

    “是!”佣人应了一声,赶紧上去撤菜,关于这素柔大骂少爷的事,可得津津乐道好几天了。

    洛诗菲他们一个个溜的比兔子还要快。

    洛宁香也拉着欧阳墨城逃离“核爆炸”现场。

    餐厅里连佣人都跑光了,少爷今天真是吃到鳖了。

    “好啦,别生气了”唐暖央靠过去拍拍他的脸“素柔还年轻嘛,而且是你先戏弄人家的,弄的人家先下不了台,她才会反击的”。

    “唐暖央,我是你老公,一个个的吃里扒外”洛君天拉下她的手,甩开。

    “什么叫吃里扒外,四叔不是我们家人么,素柔也就快成为这家里的一分子了,不过就是给你取了个绰号嘛,至于气成这样嘛,你是有风度的男人,别这么小气了”唐暖央趴到他背上,揉弄着他柔软的发丝。

    “那以后叫你绿眼怪的老婆,我就不生你的气”洛君天侧头去看她。

    唐暖央受不了的揪揪他的耳朵“你可以再幼稚一点么”。

    “可以啊,而且无下限”洛君天从后面揽过她,让她坐到自己的大腿上,抬起头来“亲我,不然我还是会很生意”。

    “回房亲!”

    “不行,就这里,快,亲下来,我的火又快要冒出来了”。“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

    “哎,我这是造了什么的孽”唐暖央拿他实在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只好靠下脑袋去亲他。

    *******

    二楼房间。

    一进去,左素柔就瘫软在沙发上“吓死我了!”

    洛云帆靠到她身边,刮了她的鼻子一下“刚才不是很勇敢么,怎么说完了才知道怕啊”。

    “我那时火气唰的一下冲上脑子,然后连怎么指着他,说的什么都不管了,说的时候心里很爽,说完了才知道自己惹着谁了,我知道洛家他最大最狂妄最坏最目中无人,大叔,你这么多年跟那个变态一起生活,不容易啊,你跟暖央都是强人,不,你们洛家的每个人都是强人,换成我早受不了了”左素柔说的口沫横飞,即害怕,又觉得自己没错。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处,就好比,你这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妞,连混混都敢打,整起色狼来也是毫不手软,为什么要在你妈面前装淑女,这么听她的话呢,因为你从小就被洗脑了,在你妈面前,马上就收敛,我们这家里的人也是这样,从小君天就是他们的老大,是公司的继承者,他们也被洗脑了,从来不敢在他面前放肆,我跟暖央是没有被洗脑的特列”洛云帆看她这么抱不平的样子,不由笑的更开了。

    “你这么说也对,一个人不管什么脾气,总有畏惧的人,那绿眼怪有没有害怕的人?”左素柔很好奇像他那样只手遮天的家伙,会怕谁呢。

    “有啊,他怕老婆,难道你看不出来么”洛云帆笑意颇深。

    “原来真正的大BOSS是暖央姐啊,那是不是只要跟她搞好关系,就能治住绿眼怪了?”左素柔脑筋动的飞快。

    “理论上是这样,暖央只要轻飘飘的对他说,今天给我睡沙发,他肯定缴械投降,这世间总是这么一物克一物”洛云帆想起洛君天投降时候的模样,就很欢乐。

    “很好,那我有办法了”左素柔一改刚才的不开心,在洛云帆的房间里晃悠起来,反正这里以后也是她的房间,她翻翻也没事吧。

    走进他的更衣室,整洁到位的衣服,鞋子,手表,一丝不乱的放着,跟百货公司的橱窗陈列品一样,不管是颜色或是质地,都是低调奢华风格,每块表都品味不凡,想不到这男人衣柜,东西也跟女人一样的多。

    她想着,她要是搬进来了,衣服放哪里好呢。

    东翻翻西瞅瞅的,眼睛掠夺镜子下方,古色古香的图腾吸引了她,过去摸了摸,发现是一个可以拉出来的抽屉,她不以为然的拉出来,看到里面放着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她拿出一张类似于人皮般的东东,心想,这是干嘛用的,美容护肤?!翻了翻,当翻出一张大小类似于面具一样东东,她着实给吓了一跳,难道他脸上的皮是假的?怪不得他皮肤那么好。

    这个猜想,让她一阵的毛骨悚然,想到画皮里面,那美艳的女人把眼珠子抠出来放在水里,把脸上的皮慢慢的撕下来,她全身的汗毛倒立,扔开手里的皮,把抽屉关上。

    走到外面,看到洛云帆坐在沙发上用电脑。

    她走近,小心翼翼的靠下,观察着他的脸,有没有戴假皮的现象,话说30几能有这样的皮肤是不太正常,越想越毛。

    “怎么了?这么看着我”洛云帆看她古古怪怪的,放下电脑,转过脸去看她。

    “大,,,,大叔,你想问你一个冒昧且非常没有礼貌的事,我知道这可能是你的秘密,说了之后让你受伤,不过不问的话,我想我会凌乱而死的”左素柔想含蓄一点循序渐进的问。

    洛云帆还真是不懂她到底想说什么“直接说重点就好”。“那好吧——”左素柔凑近一些,伸手摸他的脸“你这脸是真的么”。

    洛云帆不解的眨了眨眼睛,哭笑不得了“你怀疑我整容?”

    “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你有没有在皮肤上动手脚,咦,摸上去也不像是假的呀”她又揉又是拧,又是拉的。

    “丫头,我的脸上真的,倒是你,为什么突然会有这种怀疑?”洛云帆记是她只去参观了一趟他的更衣室而已。

    难道,,,,

    他想起他放在抽屉里那些东西。

    “我看你镜子下雕刻的图腾很漂亮,然后我一摸发现是抽屉,里面好多皮,好恐怖的,大叔,你干嘛弄这些啊”左素柔想起来都发毛。

    “那是人造的,我在法国跟一个师傅学的小魔术而已”洛云帆轻描淡写的一口带过,当时骗过暖央也全靠那假皮,那丫头估计到现在还想不通,为什么伤痕会消失吧。

    “原来是变魔术用的啊,吓我一跳”左素柔听他这么说才松了一口气,看看时间“不早了,我要回家了,在你们洛家连晚饭都吃不安生”。

    她站起来,拿想了包包跟手机。

    背后,贴上一具精壮的身躯来“今晚别走了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