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四叔番外——没了气息,输血,关于血型!

四叔番外——没了气息,输血,关于血型!

    “素柔——”站在他后边的洛子龙小心的喊了一句,他也听到搜救队用英语说的那句话了。

    何止是他们,事实上洛君天,欧阳墨城,还有站在这里的每个人都听到了。

    失血那么多,时间又隔了那么长,会这么想,也是符合逻辑的,并非是有心诅咒。

    此刻,那份心里的沉重是一样的,区别在于,有的人是遗憾,而亲人则是伤痛。

    几人合力把压在洛云帆大腿上在石块搬开琬。

    左素柔软在地上,望着他的脸,想要靠近,心里却害怕的连一丝丝的勇气都没有,她害怕摸到他冰冷的身体,害怕这么看着他,他却永远也睁不开眼睛了,她害怕,她好怕,好怕,尽管这一刻,她发疯的渴望扑过去抱住他,哪怕永远抱着沉睡的他,也心甘情愿。

    害怕与渴望在这一刻交汇成如同天压下来一般绝望。

    这种心里折磨明明过去不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到一分钟,可对她来说,已经折磨了太久太久了,每一秒都是煎熬藤。

    当石块搬开时,她终于再也不管不顾,用爬的,爬到他的身边,抱着他,哭的撕心裂肺“老公,你不要离开我,你醒过来,我知道你一定可以醒过来的,张开眼睛看看我啊,你张开眼睛啊,我不要你死,你一定还活着,你醒啊,醒啊,求求你了醒过来,,,’

    在场的人听的无比心酸,这生离死别,是人间最痛的事,不管是亲人,朋友,或是爱人,当记忆里那么熟悉的人,那么熟悉的人,有一天突然就再也看不到了,而且是你付出一切努力,也无法去改变的时候,那一刹的悲痛是真正的绝望。

    而她现在,就是在经历这种绝望。

    洛君天跟欧阳墨城内心也跟炸开来一样的难受,真的,如果男人也能像女人那么档位肆无忌惮,失去理智那般流泪的话,他们哭不会比素柔弱。

    “好了,素柔,让医生先把四叔抬出去吧——”洛君天的声音干哑的厉害,跟洛云帆,从小斗到大,他仗着自己是长子长孙,而他是个私生子,每次都刺的他体无完肤,那些纠葛,那些恨,在看到他就如结束生命的时候,他却开心不起来,无所谓不起来,痛是那么猛烈,那么猛烈。

    洛云帆啊洛云帆,你怎么就真的那么挂了呢,你留下了那么多的遗憾,你去的时候心里该有多不甘心,你肯定不想死,不想就此离开,想着想着,眼眶终究是红润了。

    “我不要,我不要他死,我不要,我真的不要”左素柔非常坚持肯定的不要他死,好似这样就真的不会死一样,这种偏执的意念,到了一定的程度,这人就真的疯掉了。

    洛君天上前扶着左素柔的肩膀,将她拉开,可他没想到,这丫头的力量这么大,他一个大男人硬是拉不开她,仿佛她要就此这么抱着,到死也不会松开。

    欧阳墨城忍住悲痛,上前来帮忙,一起把左素柔给拉开。

    “你们放开我,你们干什么,放开我,放开我——”左素柔哭的天昏地暗,疯了般的挣扎两个大男人的手臂,她不要让别人把他抬走,她不要看他被推入那冷冷,冒着寒气的地方,她不要跟他分开,她宁可自己也被压死了。

    为什么她没有跟着来,如果一起来,他冲进去的话,她也会跟着进去的,为什么留下这么痛苦的残局给她承受。

    大脑像是被烧沸了一般,疼痛昏沉之下,空白扩散的越来越大,越来越大,而心仍是绝望的几乎厌世。

    那边搜救队把洛君天给从废墟里轻轻的抬出来,放到担架上,在抬之前,不死心的试了试他的鼻子,已经没有气息了。

    叹息着指挥其他人一起发力把人给抬了出去,这么年轻就死了,还真是倒霉。

    后面,医生上来给他检查,呼吸已经停止,但是瞳孔还没有扩散,他立刻解开他的衣服,给他做全身检查,发现他的心脏处有气肿,这极有可能呼吸停顿的原因,就跟溺水差不多。

    医生马上给他做了心脏复苏。

    一旁的护士也是万分的紧张,这么个大帅哥,死了真是是太可惜了。

    左素柔看到医生对洛云帆的胸口又锥又打的,立刻就收起了眼泪,因为如果完全宣判死亡,是不会那么做的。

    她屏息,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手里中是全是汗,有希望,有希望是不是?

    洛君天跟欧阳墨城也同样凝神静气的看着,医生现在是绝对的上帝,是生还是死,全在他的手上。

    气氛相当紧张,就连蚊子盯在脸上,也毫无知觉。

    随着一记重锤,心电图上出现了波动的迹象,氧气罩中,也出现呼吸的迹象。

    医生自己也是一身的汗,他停下手中动作,表情上是松了一口气,但仍旧严峻。

    左素柔,洛君天,欧阳墨城跟洛子龙快步的来到担架前,有种绝处逢的感觉。

    “还活着,还活着,太好了,太好了”左素柔从绝望到几乎疯掉到边缘一下子跳跃到无比的激动与欣喜,这一上一下,就跟坐云霄飞车似的。

    她弯腰握着洛云帆的手,开心的哭了。

    “医生,他情况怎么样?”洛君天问,他从医生的脸上看出,人虽然还有一口气,但情况似乎不乐观。

    “严重失血,要立刻做手术,我怕他撑不到医院,你们最好有个心理准备,我会尽全力的”医生是见怪了生死的人,所以他说看出这番话,表情十分之冷静的。

    可左素柔不能冷静,从绝望到希望再跌回绝望,这一低一高又一低的心理历程,是多么大的折磨,比一刀杀了她还要难受。

    她放开洛云帆的手,冲到医生面前“求求你一定要救活他,我们,,,,我们可以给你很多钱,一亿,,不,不,十亿,一百亿,只要你能让他活下去,怎么都行”她拉着他的手臂,已经语无伦次了。

    虽然她知道医生不会为了钱而故意不救,可是她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还有一口气在的老公,在她面前断气呢,天哪,如果这是一场噩梦,就请快点醒来吧,醒来后,洛云帆好端端的躺在床上,笑容温煦的刮她鼻子,她能听到他蓬勃有力的心跳声,能感受到他温度。

    “冷静点素柔,医生会尽力的”欧阳墨城劝慰,哎,也真是难怪她,真的,如果命能买,洛家倾其所有财富,也会买下四叔的命,因为财富能再创,生命却是不能重来。“都别吵了,快送他上飞机”洛君天沉着而绝对威慑的喊道,与其在这里浪费时间又哭又求,不如抓紧每一秒的时间,为洛云帆争取能撑到医院。

    他的一声令下,所有人都加快速度行动。

    洛君天留下洛子龙在月光岛,这个项目,他之前也有参与开发,所以留下他暂时善后,是最合适不过的人选。

    而他跟左素柔跟欧阳墨城则是搭飞机去离这里最近的美“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国洛杉矶,时约42分钟到达机场,再从机场转车去医院,以路上不绪车来计算,从以机场到最近的一家医院是20分钟,也不是就说,最快也需要一个小时。

    而且到了那里之后,还要进行血型配对,如果他的血是A型或是B型倒也还好,最怕是那种稀有的熊猫血。

    飞机上,洛君天是一言不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医生用其一切办法拖延其时间,左素柔在旁握着他的手,盯着洛云帆的脸,20几分钟,一动不动的僵在那里。

    “哎,不行了”医生皱头也是越来越紧锁。

    一句话,击打着左素柔又是一阵天昏地暗。

    “医生,如果这里有可以供给他的血源,可以马上给他输血么”洛君天在旁突然说道。

    医生怔了一下,点头“可以是可以的,不过要输很多血,光是一个人恐怕连输血的那个人也会有危险”。

    “虽然有危险,不过能拖延其时间,值得赌一把”洛君天想的非常仔细,也非常的冷静“我为他输过血,抽我的吧!”

    左素柔跟欧阳墨城看过去,心想着,洛君天什么时候洛云帆输过血,他们不是死对头嘛,之前是要输过血,那关系应该很好,怎么一次也没有听人说起来呢。

    “君天,你的血型真的跟我老公一样么”左素柔有点不放心。

    洛君天点头“是,一样,不敢说全世界,不过最起可以说,目前除了之外,再也找不到跟他一样的血型”。

    医生看他的表情是如此的坚定,而患者真的是很危险,也不再多劝多问,立刻让护士作准备输血的工作。

    10分钟后,洛君天静脉里的血通过一条管子,缓缓的流进洛云帆的静脉中“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

    左素柔咬着手机,在旁守护着,这一刻,她内心无比的感谢洛君天,谢谢他肯冒着危险救她老公,总以为他是个自私又自大的男人,但是今天她知道她错人,看人真的不能看表面。

    欧阳墨城静静的坐在一旁,希望他们都能平安无事,他们牵系着整个家族,整个庞大的商业帝国,还有太多人的心。

    医生在旁问洛君天“请问,你们是什么关系?”

    洛君天的回答有一丝犹豫,欧阳墨城在旁解释了他们关系“是叔侄关系,不过叔叔的母亲是小老婆,有血缘,但是已经隔代,且只有一方血缘关系”。

    “那还真是奇特的遗传,照理家族里有如此稀有且相同的血型,在亲兄弟之间发生的可能性是最大的,当然隔代遗传也是有可能的,便比例较低”医生在那边分析给他们听。

    洛君天在那里把眼睛闭上,表情不知是因为抽血太痛还是别的原因,隐隐透露出严酷的疼痛感。

    欧阳墨城眼神精锐的发现,洛君天这一表情是出现在医生不经意的说出亲兄弟这三个字的时候,加上医生说的这番话,以及他们之间长久以来的恶劣关系,一个大胆的猜想,在他的脑中产生。

    左素柔则不是管什么叔侄,什么兄弟,她一门心思,只祈祷自己心爱的男人能活下来,除了这一条,她别无他想。

    昏迷中的洛云帆,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梦里他又回到了5岁的时候,他跟母亲两人住在小路尽头的房子里。

    妈妈很美,也很温柔,她画的画很漂亮,跟她的人一样,充满了古典婉约,她教他画画,那黑色的发丝落在他的脸颊上痒痒的,满是香气,他们在那里生活着,平时是两个人,偶尔爸爸也会来,那是一个极为英俊的男人,每次来都会买好多好多的东西,也会陪妈妈一起下厨做饭,有时一住就是半个月,有时住两天就走了,那段时光是最美好的。

    时光在梦里却穿梭的飞快,妈妈的笑,爸爸的笑,之后是哭泣,无边无际的泪,似要讲整个梦境都化成泪的海洋,爸爸来的越来越少,偶尔来一次,也不再有欢乐,岁月忽然就变的苦闷起来,他的童年是静静的看着妈妈终日郁郁寡欢张长大的,岁月在向前,日子过的越发艰难,好多好多人,几番激烈的打闹,几番仇恨咬牙的怒吼,一切归平静后,他离开了那里,在华丽在宫殿里,老人叹息的抚摸着他脑袋,慈爱的搂着他,告诉他,以后他会好好照顾他,那种爱,于于深深的种在他的心里,变成他生命中最亲的人,而那些纷纷扰扰的人,却从此消失了。

    人生有时分不明,究竟现实是梦,还梦是现实,岁月在现实中是一分一秒过的,而在梦境却是穿梭如光。

    最后,他的耳边,只剩下那道熟悉温暖的声音,叫着他老公,那一声一声的叫唤,像是有一双手,拉着他渐渐往下沉的身体,死死的,紧紧的拉住他。

    **********

    飞机到达机场。

    洛君天输了太多的血,也陷入了昏迷。

    救护车已经外面等待,一下飞机就立刻送上车,开往医院。

    左素柔握着洛云帆的手,放到嘴边,用力的亲着,眼泪也跟着掉下来,知道他不用死了,她开心兴奋的好似重生的那个人是她自己。

    一边,她也担优的看着洛君天,你也不要有事,不然暖央会活不下去的,他们也会愧疚一辈子。

    洛君天的手机,一到车上就响个不停。洛家那边,刚才接到洛子龙从月光岛打来的电话,说是找到洛诗菲跟魏伯毅,还有洛云帆的消息,知道他们40分钟后会下飞机,所以时间一到,唐暖央就给洛君天打电话了。

    欧阳墨城翻出洛君天口袋里的手机,接了起来“嫂子,是我!”

    “怎么是你接的?君天呢?”唐暖央极为困惑跟不安,因为洛君天绝对不会把电话交由别人接,除非他没法接。

    可为什么不能接,幻想跟猜测,总是最恐怖的东西。

    “他给四叔输血,输的量超了一点,所以现在正在昏迷之后,不过你放心,应该不会有事的”欧阳墨城尽量捡一些具有安抚性的话说。

    “超量了一点?多少啊?”唐暖央不是个毫无常识且好糊弄的女人,她一听欧阳墨城似乎没有问题的话里,关键地方的几处停顿,就知道不像他说的那样放心。

    人心都是有自私的一面,如果在她眼前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洛云帆活,要么洛君天活,她只有选者让丈夫活,纵然这种想法是多么的对不起四叔,可她完全没办法去接受洛君天会死的可能。

    左素柔也是一样,她感激洛君天,但刚才在飞机上,洛君天能救也不救的话,她会跟他拼命,她也只要洛云帆能活就好。

    “就一点,真的只能一点”欧阳墨城坚持这么说。

    唐暖央没有再问,挂断手机,马上站起来,用最大的念力把身体里快要崩溃的情绪控制住“我要,,我要马上过去一趟,宁香你看着家里”。

    她的冷静中还是透出了恐慌。

    “嫂子,是不是连我哥也出事了?你告诉我?”洛宁香一急,肚子不禁隐隐作痛。

    洛诗涵忙在旁的拍着她的胸口“别急,别急,深呼吸”。

    唐暖央大脑跟炸开来似的,不过为了避免家里更乱,只好镇定的说“不是的,他没大事,就是给四叔输了点血,超量了一点,我想去照顾他”。

    “原来是这样啊,我也去吧,好不好”洛宁香并不怀疑她的话,恳请道。

    “不行,你肚子这么大,碰一下可不得了,要是你老公跟你哥,看到我那么没有分寸把你也带去的话,他们会骂我的,宁香,现在家里很乱,嫂子也求求你,乖乖的呆在家,照顾好你自己,好么”唐暖央用尽了所有的耐心,才不至于喊出声来。

    洛宁香看出她的辛苦,虽然很想去,但也还是点点头“那好吧,不过嫂子你要给我打电话,不然我真的会担心死的”。

    “嗯,我保证,随时会向你们报告消息”唐暖央说完,又靠到洛海珍耳边说了几句。

    洛海珍轻声应答“好,我知道,你快去吧!”

    唐暖央这才快步的离开。

    医院里。

    左素柔跟欧阳墨城,还有之前陪洛诗菲跟魏伯毅一起来的洛子赫,三人坐在手术室外的休息室中,他们都不发一语,只有墙上的钟,嗒嗒嗒的跳动着。

    这种寂静,让时间过的更为缓慢。

    欧阳墨城低头看看左素柔放在大腿上的手,十根手指全破了,他犹豫着开口“素柔,要不你先去包扎一下你的手吧,我跟子赫守在这里就行,你去透口气,放松放松,别把神经绷的太紧”。

    左素柔面容平静而木然的轻轻的摇了摇头“不用,我没事!”

    “那我去买杯热咖啡来吧”欧阳墨城劝不动她,只有这么说,他站起来,往外走去,其实现在紧张也没用,他们的紧张,对于结果一点作用也没有。

    过了一会,他卖来了三杯热咖啡,递给洛子赫跟左素柔。

    哎,在这么下去,里面的几位仁兄活了,外面可要出人命了。

    左素柔接过咖啡小口小口喝着,热热的液体进入身体里,果然温暖了许多,身体没有那么冷,也没有那么僵硬了,可是心依然是紧紧的瞅着,松不开。

    又过了一会,手术室的灯灭了,他们条件反射的站起来,大步的涌上前,不知是谁先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