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四叔番外——你们是亲兄弟!

四叔番外——你们是亲兄弟!

    “我这哪是关心啊,老婆你耳朵有问题,这分明就是告诫,是告诫好么”洛君天死都不承认是关心,其实他不肯承认的事有太多太多了,强大的他,也有不愿意承认跟面对的事情。

    洛云帆躺在床上,望着洛君天,脸上露出虚弱而又真诚感激他的笑意,从嘴里轻轻的吐出两个字“谢谢!”

    这声谢谢让房间里所有的人都惊到了,记忆中,他们总是互相讽刺,剑拔弩张的,真心实意的说句谢谢是从来没有过的事。

    洛君天也被他这句谢谢弄的不自在起来,同时心里莫明的一动,他讷讷眨眼,故作轻松随意的说“不客气!换成别人,我也会这么做的,这完全是出于人性的本能,所以你千万不“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要误会”。

    他极力辩驳,让唐暖央很是受不了“老公,你可真是别扭!琬”

    “对啊!做了好事,就要接受别人感谢嘛,大侄子,你能在危难关头,不顾自己生命危险,做出这个决定,我真的很感动,如果没有你,我老公肯定活不了,我以前还以为你们两个这么不合,感情肯定也不好,没想到,你们感情这么好,就跟亲兄弟似的”左素柔也在那里发表自己的感言,这些话她重复一百次都不会觉得多,通过这一次,她对洛家更了解了,也更加喜欢这么大家族了。

    “感什么动啊,都说换成谁都会帮,怎么就硬是听不进去呢”洛君天眉头皱起,一副烦恼不已的模样。

    “我再也不会相信你的嘴巴了,因为我发现君天你是一个面恶心善的男人,还是一个巨酷巨Man的男人,你临危不乱,关键时候头脑冷静,指挥起来那是一个气势如虹,让我深深的领略到什么才叫领导者的风范”左素柔说极为押韵,她现在巴不得搬出字典里,最美好的字眼去赞美歌颂他藤。

    洛君天听闻,笑话她“你那会不是光顾着哭鼻子嘛,怎么还能注意到我那么多事?”

    “谁,,,谁哭鼻子了”当时没想到自己那样有多丢人,这么想起来,才不禁脸红。

    “小丫头片子,你还不承认了,你们是没有看到她那模样,简直可以把长城给哭倒了,震的我耳膜到现在还痛着呢,那一会来个绝望,一会来个崩溃,当时挖出洛云帆的时候,别人说他已经没气了,她愣是抱着不肯撒手,你们能相信么,我一个人男人拉她,竟然拉不动,跟墨城两个人合力才勉强把她给拉开的,那哭的叫一个惨绝人寰,我都怕她伤心过度,神经分裂,我这可没有一点的夸张”洛君天据实说道。

    洛云帆看着左素柔眼睛肿的跟两颗大核桃似的,可以想象她那会哭的有多凄惨,心里不禁又是心疼,又是感动,他的握了握她的手,温煦的笑问道“真哭成那样了?”

    “没有啦,他夸张的,我分明就是很坚强来着,我一直坚信你一定不会死掉的,因为我老公是个守信用的人”左素柔把另一只手搭在他的手背上,放到脸颊边,用纯真清澈的目光回视着他。

    “我也是好怕我不能守信用”洛云帆很感激老天给他一次机会,当垮塌的时候,他来不及去害怕,人就已经被困住了,在废墟中,感觉到生命在一点点的流逝,固然也害怕死亡,但是更担心的却是这个小丫头,她该有多伤心,该有多难过,他死了倒也就只是死了,可是他不想留给她承担痛苦,因为太心疼她,因为不忍看她哭,所以在昏迷之中,他也一直告诉自己,不能死,绝对不能死。

    “我知道你可以,所以即使到最后一秒,我都不会放弃你,老公,这一次的事情,真是太可怕了”左素柔说着,埋到他的胸前,她没有告诉他,虽然一直这么坚信,但还是好怕好怕失去他。

    洛云帆抚着她的脑袋,用手臂将她揽的紧紧的,心里有无数的感动,感激,与感慨,现在千言万语也抵不过一个温暖的拥抱。

    唐暖央含笑,看着那幸福的一对儿,感觉眼泪都快掉下来了,洛君天却在边上用颇为困苦郁闷的眼神看着,啧啧出声“他们这是在演韩剧吧,而且还是最狗血的一部!”。

    “狗血才能打动人啊,人生处处洒狗血”唐暖央觉得,反正自己是被真的感动到了。

    “女人啊女人,这就是女人!”洛君天看着唐暖央那副快掉泪的模样,心里不由的想,不管是小女人还是大女人,反正是个女人,泪腺就特别发达,换成是他,让他挤都挤不出来。

    “男人啊男人,这就是男人”唐暖央最讨厌这家伙一副瞧不起女人的腔腔,不由的一拳捶过去。

    门外,欧阳墨城打完了电话,走了进来,看到人都醒了,浅浅的微笑开来了,走到洛云帆的面前“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四叔,死里逃生感觉怎么样”。

    “我能说感谢上帝么”洛云帆幽默的说道,他知道欧阳墨城是虔诚的上帝信徒。

    “相比起繁忙的上帝,我觉得四叔更应该谢谢哥,是不是啊,哥)7E)7E)7E)7E”欧阳墨城笑眯眯的看向洛君天,眼中颇为玩味。

    洛君天每次听这么家伙用这种口气叫他哥,鸡皮疙瘩就会自动的掉落一大把,而他现在这玩味的笑,最让他觉得,他可能是已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经猜想到了什么。

    “闭嘴吧你,该能说,不该说的,用你大律师头脑,好好想想清楚再说”他说了只有听的懂的人才说的话,以此来警告。

    洛云帆在那里也是浅然一笑,了然洛君天的意思“墨城啊,君天说的也不无道理,话不要乱说”。

    “行啊,如果你们觉得不说比较好,那就不说喽”欧阳墨城不是傻子,哪能拿这种事去乱说呢,只是想验证一下而已。

    他们三个都是腹黑的主,谁也别想骗过谁。

    左素柔是完全听不懂这男人们像打哑谜似的话,只能高深莫测来形容啊,她耍点小聪明还行,弄的跟地下党接暗号似的可不行。

    相比总左素柔,唐暖央看出了一点苗头,心想,洛君天跟洛云帆之间,有什么是不能说的,为何连她都不知道,她一定得把这事情给弄清楚了。就从欧阳墨城那里下刀。

    “你们从昨天到现在吃过东西了没有?”唐暖央问。

    “还没呢,你不说我还不觉得,你这么一说,我才觉得饿”左素柔摸着肚子俏皮的说道。

    “呵呵,,,”唐暖央轻笑了两声,对一边的欧阳墨城说“你陪我一起去买吃的吧”。

    洛君天一听,绿眸微眯,猛向欧阳墨城打眼色。

    欧阳墨城看到洛君天的眼神,又本能猜想到唐暖央的意图“嫂子,我一天一夜没睡了,要不你跟素柔一起去吧”他作势打了一个哈欠,他可不笨,把自己推到进退两难的境地。

    精明狡诈的小子!

    那边,左素柔已经站起来了“好啊,我正巧想到外面去透透气呢,暖央我们一起去吧”。

    “也行!”唐暖央没有抓到人,也只好当作没事一样,笑着应和。

    两个女人亲昵的挽着手臂出去。

    走出病房外一段距离,唐暖央低头看到左素柔受伤的手“哎呀,这手怎么弄成这样啊?”

    “哦,昨天搬石头的石头擦伤的”左素柔看看自已血迹斑斑的手,也很是郁闷,心想不会留疤吧。

    “这伤口要是感染了可不得了,我曾经看过一条新闻,有个人因为割伤了手,而迟迟不去看,最后弄的要截肢呢”。

    “啊?截肢?!!!”左素柔大叫起来,吓的魂飞魄散。

    “对啊,这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你快去包一下吧”唐暖央说着,又摸了一下口袋,笑了“你看我真粗心,钱包都忘记拿了,要不我先陪你下去处理伤口,我在上来拿钱包?”

    个性直率的左素柔挥了一下手“这上上下下的多麻烦啊,你去拿钱包,我下去处理伤口,到时门口等好了”。

    “这样也好!那等会门口见!”唐暖央笑着说道,明眸里有光一闪而过。

    左素柔往电梯快步走去,妈妈咪啊,她可不要截肢。

    唐暖央看她进了电梯,才往病房那边又潜了回去。

    病房里,欧阳墨城搬了把椅子,在洛君天跟洛云帆中间坐着,长腿那么一叠,手放在膝盖上,瞅瞅洛君天又瞅瞅洛云帆,半分钟后,小心翼翼的说“你们不会杀人灭口吧!”

    “你说呢!”洛君天嘴角勾起,绿眸闪着猎猎寒光。

    “我应该不会,因为没有理由杀你,难道就为了你说君天是上帝么”洛云帆则是一副完全听不懂的表情。

    有些事事明明已经很了然了,而且大家也都心知肚明,可老狐狸总是不会乖乖上当的!

    “好吧!”欧阳墨城拍了一下手,笑的灿烂“其实我想说,细细看看你们,长的还挺像的”。

    “像么,那你是全瞎”洛君天口吻里带着阴沉之气,或许某人是真不知道,或许某人其实也知道,他想着,眼睛瞟了洛云帆一眼。

    “多少有一点像吧,毕竟还是有点血缘关系”洛云帆不以为然的回答,也没有去看洛君天。

    如果让君天知道,他从小就是知道的,他的反应可能会很大,有时装聋作哑,也是保全自尊的一种办法。

    欧阳墨城又来回的在他们脸上瞅了瞅“算了,你们就当我什么也没说吧,放心,我不会把你们是兄弟的事情说出去,这是我们三人的秘密”。

    洛君天跟洛云帆的眼神同时变的凌厉,几乎要把欧阳墨城射成筛子。

    唐暖央把着门,听到兄弟这两个字眼后,震惊之余,脚往内一崴,人就这么跌了进去“啊——”。

    病房里的三个,同时看向跌进来的唐暖央,表情那是比她还要惊悚。

    “嫂子,你这是在门外偷听?”好恐怖奸诈的女人啊。

    “兄弟是怎么回事?他们一个长成这样,一个长成那样,怎么会是兄弟呢?这太不靠谱了”虽然她一直觉得爷爷那么严肃的一个老头,找个比自已小那么多的情妇,也有点不靠谱,可也不能离谱的变成是公公的情人吧。

    而且,洛君天跟她说过,他的父母无比的相爱,虽然她到现在还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死的,因为自她来洛家那天起,他们就已经不在了。

    欧阳墨城站起来,把门关上,并且锁上“嫂子,你听错了)21”

    “抱歉,我听力一向很好”唐暖央冷而果决的否决他的话。

    “那个,,,我是说了兄弟,不过我是乱说的,跟他们开玩笑,活跃气氛嘛”欧阳墨城本是想好心的替他们解开心结,男子汉大丈夫,很多事情,不说穿,压在心里一辈子,那是多么痛苦且可怜的事,他是本着只有三个知道的心态来帮他们的。

    这种寻找真相的乐趣,缘于他当律师的职业病,这个世界上,医生跟律师都有上帝瘾。

    唐暖央懒的盘问他,直接问洛君天“你老实回答我的问题,跟四叔确切的关系到底什么”。

    “老头子当年不是都当排好了,是他的儿子,哈——,想起来就觉得那老头对洛云帆还真好”洛君天讥讽,他早就料到,输血之后,这事情就会浮出水面,本想刚才故意自己提起,好不让别人怀疑,偏偏欧阳墨城这家伙的眼睛尖过了头。

    “对于爷爷,你一定要用那老头来称呼么”洛云帆板起脸来,他最尊敬的人就是洛远山。

    “是的,就是要用那老头来叫他,哪像你啊,从小就是马屁精”洛君天没好气的回过去。

    “爷爷最疼的人是你,洛君天你不要不知足,有了一切的你,脾气还是这么糟糕,怪不得暖央以后受不了你”洛云帆就是听不惯他那口气。

    “洛云帆你最会的就是扮猪吃老虎,爷爷活着的时候,你就装乖,装成逆来顺受,与世无争的样子,其实最腹黑,最邪恶的就是你了,实话告诉你,从你进洛家那天起,我就看出你的心计了,当然你也如愿的分走了20%的股份”。

    既然都摊开了说了,洛云帆也不客气了“我难道不该分么,你不会是想要得到全部吧,洛君天我也是从小就看你不顺眼,你才7岁,就会斜眼看人,没礼貌,目中无人,毒舌,你就是被宠坏了的大少爷,非常欠揍”。“我欠揍,你才欠揍,对你斜眼还是我忍耐的结果呢,你不知道你每次拿成绩单给爷爷看的时候,那表情有多恶心呢,还有,你更坏的事,你还勾搭我老婆,你明知,暖央一进来,爷爷就说她是我的未来老婆,你这腹黑的家伙,明着暗着,不分白天黑夜的勾搭,好在,我老婆意志力够坚定,你小时候是小狐狸,长大了是老狐狸,你妈也是狐狸精”。

    “洛君天,你不要以为我躺着就不能凑你”

    两人说的欢,骂的欢,就像两个受尽委屈的孩子,心里憋了一肚子的气,这一憋就是二十几年,今天终于发泄出来。

    唐暖央听的都傻了,他们什么时候有这么诚实过啊。

    “他们没被彼此暗杀,还真是奇迹啊!”欧阳墨城一旁叹息,同时庆幸自已老婆那时还是一个穿着开裆裤的小屁孩,有时什么也不知道也是一种幸福,就好像澈澈一样。

    “停——”唐暖央打断他们。

    洛云帆刚刚醒,原本就累,这么一通骂更是消耗了不少力气,暖央这一喊,洛君天住了嘴,他也就顺势不说话了。

    “两位大帅哥,你们都到这份上了,不如全都说出来吧,反正不说,我们也知道啦”欧阳墨城看过治疗心理疾病的书,发泄是最好的治疗办法。

    “你们真的是兄弟?”唐暖央问的直接。

    洛君天转开头,洛云帆也不答!

    “你们不说就是表示默认了,而且你们是从小就知道的是不是?”

    两个男人还是不说话。

    唐暖央自问自答的点点头“噢,我明白了,我说怪不得洛君天你处处针对四叔,怪不得一说起他妈妈,你就这么仇视,怪不得四叔你每次都那么受伤的模样,你们倒是真能忍耐”。

    洛君天跟洛云帆的脸上都觉得不自在了。

    “哎,其实公公,婆婆,还有四叔你妈妈,都走了这么久了,他们的恩怨不应该由你们延续,如果大家都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话,那是不是,澈澈那一代,还要这么斗下去啊,感情这种事情原本就难讲的,我们还不是经历过很多事情,所以放下吧,不管是四叔是爷爷的儿子,还是公公的儿子,不管有多少恩怨,过去了就都放下吧”。

    洛云帆在那里叹了一口气,转过头来“暖央,不肯放下的人不是我”。

    “讨厌就是讨厌,我也控制不了”洛君天在那边懒懒的说。

    “四叔啊,究竟是什么回事,可以由你告诉我么”唐暖央看洛云帆那好攻克一些,就去问他,她承认绝大部分是因为好奇。

    洛君天把头猛的转过来“你让他说,那肯定扭曲事实啦!我来说!”

    “你又怎么能证明自己说的不是扭曲事实呢”洛云帆转过头,面无表情的反问。

    “因为我比你诚实”。

    “哈——,哈——,哈——,你真是够诚实的”。

    欧阳墨城在那边挥挥手“不要争了,剪刀石头布吧,赢的那个人先陈述,并且在陈述的过程中,另一方不得打断,不然以藐视法厅之罪拖出去”。

    他的话,让唐暖央跟洛君天华丽丽的汗颜,入戏要不要太深。

    “我来当法官好了,来维持这个公平性”欧阳墨城微笑,也不管他们是受得了还是受不了。

    “我们才不会这么幼稚”洛君天对欧阳墨城说的办法嗤之以鼻。

    “君天说的对,他不会这么幼稚,所以我来先说好了”洛云帆见缝插针,接过洛君天的话。

    洛君天一阵气急“你个老狐狸,这种便宜你也占,不行,绝对不行,想扭曲事实,没门!”

    “那来幼稚的剪刀石头布啊,最公平了”洛云帆以为他不会答应,快速说道。

    没想到洛君天狗急跳墙,把手一伸“来就来,谁怕谁啊,到时你不要耍赖”。

    “你不要耍赖就好!”洛云帆也伸出手来。

    于是两人一边念着剪刀石头布,一边把手伸出去。

    唐暖央跟欧阳墨城屏息看去,看看是谁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