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四叔番外——别样婚礼(2)

四叔番外——别样婚礼(2)

    什么叫其实结婚的人会不会是我,这话听的连洛诗菲自已都觉得可乐了。

    哪有人结婚还打问号跟惊叹号的。

    “盒子呢,快去拿下来看看”洛君天朝着门外对洛诗菲歪了一下头,眉头压的很低。

    “表哥,我想说,与其我去拿下来,我看不如还是大家跟我一起上去看,这样比较节省时间”洛诗菲壮着胆子说道,平时她是不敢忤逆他的意思的。

    “也是!走,我们一起去诗菲的房间看看”欧阳墨城觉得有道理,也没去管洛君天同不同意,就赞同了琬。

    不过这次洛君天倒也没有什么不满的,跟着大家一同上了三楼,来到洛诗菲的房间。

    盒子就放在茶几上,很大的一只,外面还包着一层漂亮的纸,上面打着漂亮的蝴蝶结。

    洛诗菲快步过去,二三下拆开,掀开盒子,其他人都把脑袋给凑了过来藤。

    只见盒子里,叠放着一条婚纱!!

    果然!

    “哇,好美——”洛诗菲轻轻的把手伸进盒子里,从里面提了出来,女人是最受不了婚纱的诱惑了,因为再丑的女人,穿上婚纱之后,都会变的美丽,而原本就美丽的女人,当然会变的更加耀眼夺目。

    她在身上比了比,大小正好,而且是正她喜欢婚纱类型!

    没想到,素柔昨天给她的是一件婚纱,她还一直当是伴娘的礼服呢,这一刻,她还真不知是该笑还是该哭好了。

    大家看了这条婚纱,瞬间也全都明白了,今天要结婚的人就是洛诗菲。

    “这下子可怎么办?”

    洛家人全都郁闷了,这闹的是哪门子事哟。

    “表哥——”洛诗菲手里捧着婚纱,看着他,心里也没了主意。

    “话说,诗菲是新娘子,那新郎是谁?”洛子赫问了很白痴的问题。

    大家看向他,异口同声的说“这还用问,当然是魏副市长啦”。

    这洛云帆跟魏伯毅是铁哥们,这出偷龙转凤的戏,也只有他那宝贝老婆能干的出来。

    “那这婚结是不结?”洛诗涵作为洛诗菲的姐姐,也纠结上了。

    “我看挺好的,结吧,人生就要创造这样的惊喜,不走寻常路多好啊,多难忘啊,诗菲,结,我支持你”洛宁香挺着大肚子,在那里发言。

    洛海珍脸上满是焦急“这不行啊!虽然这诗菲跟伯毅这早晚都得结,可是不能这么草率啊,我们一没跟人长辈见过面,二没有定下婚期,三没有邀请人家那边的亲戚,怎么能这么随便的就结婚呢,我不同意,人魏家的父母也不会同意,再说了,我还没给诗菲梳过出嫁头呢,这不梳不吉利,不合规矩啊”。

    “哎呀三姑,这都什么年代了,你说的这些都不重要,人家梳了头的,不也最后落得一个离婚嘛,我告诉你,这婚姻最重要的不是开始有多隆重,而是过程中的幸福,今天这机会真挺好的,你看都是现成的,就是把新娘跟新郎的名字换一下,再把魏家父母请来不就得了,多难点事啊,我们洛家还搞不定么”洛宁香说的慷慨激扬,她就是听不下去了。

    欧阳墨城在一旁扶着她“老婆,你别这么大动静了好不好,你这肚子可是不定时地雷啊!”

    “我董存瑞不行啊,我带着地雷炸三姑这座古董级的碉堡不行啊,你别叽歪,一边去”洛宁香正说过瘾呢,最烦别人在这个时候打断她了。

    “哈哈,,,,”

    在这种纠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结的气氛中,他们幽默的对话,把一屋子人给逗哈哈大笑。

    最后,洛君天这一家之主发话了“这宁香说的也有道理,而且三姑,你看这信息都发来了,婚纱也准备了,过一会魏副市长就要来娶亲了,虽然省略很多条的规矩,可若你不让他们结婚,这不更混乱嘛,弄不好会再次破坏了一段浴火重生的姻缘,到时你可就是千古罪人了,你不是一直着急诗菲的婚事嘛,今天让你一步就达成愿望了,这样啊,今天先把婚礼办了,改明再跟魏家的父母见面,再去登记,就顺序倒一下,没关系的,就这么决定了,好不好!”

    年轻人都不会有意见,洛海珍考虑了一会“哎,眼下我不同意也只好同意了!”

    她点了头,那事情就这么定下了。

    全家人赶紧的出动,打电话通知亲戚朋友婚礼不改,但要结婚的新人改的。

    又打电话给在婚礼现场那边的唐暖央。

    “我收到信息了,没事,把名字改改就好,别给我不来新郎新娘就好,要不然我一定掐死那他们”唐暖央一边风风火火的在现场走动,一边对着电话那头的洛君天异常冷静的说道。

    已经登上飞机的洛云帆跟左素柔,不由觉得空调的冷气寒了几分。

    看,洛云帆还真的很了解唐暖央吧,那是心里住着凶残猛兽的女人啊!!!

    洛诗菲也像赶鸭子上架似的,从伴娘变成新娘,被亲姐,表姐,表妹给推进更衣室,换上婚纱,化好妆。

    说句心里话,她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这心境上有点转不过弯来,就好像原本只是去上海出个小差,却没想到一出舱门到了法国巴黎,愿不愿意下飞机已经不是最重要的问题了,这是不是真的才是她需要掐自己一把才知道的事。

    10点,洛云帆跟左素柔已经飞了大半的旅程,快要到达目的地了,而洛家这边,魏伯毅的婚车已经浩浩荡荡的到达洛家的大门外了。

    “姐,这惊喜可真够惊的,我都担心,我待会还会不会回答牧师的问题”洛诗菲对一旁洛诗涵小声的低估。

    “不能回答就点点头,一样的,你只要不摇头就行了,没事,镇定点”洛诗涵拍拍她的手。

    “有什么要紧张的,我这带着地雷我都不怕呢,你轻装上阵怕什么”洛宁香指着指自已的肚子。

    洛宛馨勾勾嘴角“你就别在那里炫耀了,你董存瑞嘛,谁能跟你比啊!”

    “臭丫头,信不信我拿高跟鞋抽你”洛宁香瞪过去。

    “还是拿你的地雷来炸我吧”。“哈——,你还真跟我硬上了是吧,行,我要你好看”。

    她们这一吵,洛诗菲就轻松多了,她就喜欢看她们掐,多有趣啊,有时想想,她们洛家的女人,个个都挺恶毒的,包括她自己,对于讨厌的人,下狠手从不含糊,当然了,在表哥面前,她们绝对一秒立变鹌鹑。

    魏伯毅一身白色的西装,英姿勃发,他推开门,里面两个女人正吵的欢。

    外面的一群男人,看着这美艳的洛家小姐吹胡子瞪眼的模样,心想原来洛家小姐这么凶悍啊,不由的都咽了口水,这些千金小姐,可“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是远看,不可近玩啊,他们突然觉得魏伯毅的背影好高大,好威武。

    洛诗菲之前还在想,他要是来了,她该怎么办,可这一切的担心,在见到他之后,全部解决了。

    她望着他,内心无比的开心与激动,幸福感在胸前乱窜着。

    于是,一切繁复的事情都变的简单了,当他把手伸到她面前说嫁给我的时候,她丝毫没有犹豫就握住了他的手。

    或许这人生中的幸与不幸,爱与不爱,都是一刹那的事情,要是错过了,就是错过了,所以在还能有机会握住的时候,为什么不握紧呢。

    他们牵着手,在朋友们的簇拥下,离开了房间,离开了洛家,驱人前往婚礼举行的地方。

    11点。

    洛云帆跟左素柔到了香格里拉。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

    而洛诗菲跟魏伯毅则是秋日阳光下许下了一生的誓言,到处都是飘扬的花瓣,浪漫,清新,唯美极了。

    唐暖央站在那里,心里有点小小遗憾,她倾心的为洛云帆打造了这么一个专属于他,独一无二的婚礼,本来是想让他一辈子都记住这幸福的画面,她心里对他以往的那些感怀也能少一些,没想到啊,,,

    站在阳光下,她抬头,用手挡了挡阳光,嘴角向上微微翘起,她忽然发现有一点她想错了,那就是洛云帆未来的一切,与她真的已经彻底没有关联了,他已经完全许给那个美丽可爱,似精灵般飞进他的生命,照亮他人生的女孩了。

    “干嘛呢,大热天的晒太阳”洛君天悄悄溜到她的身边,为她挡住阳光。

    于是乎,唐暖央又一次不争气的被披着耀目的阳光,如天神般降临的绝色美男给俘虏了,她掂起脚,在大庭广众,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在洛君天脸上亲了一下。

    这下子把某人给乐的“老婆,你终于觉悟了,再亲一个,再亲一个!”

    “哎呀,真是的,那再亲一下”唐暖央在他右边脸上也亲了一下。

    前边。

    “咦)7E)7E)7E)7E,他们还真不怕”洛宁香看的汗毛全部倒立。

    “嘘——”欧阳墨城把食指放在嘴上,揽过她的肩膀“老婆,咱好像不认识他们吧”。

    “说的对老公,咱真的不认识他们,太丢人了”她都不好意思是他们的妹妹。

    “疯子年年有,今年特别多,祝他们早日康复吧”欧阳墨城发誓等会喝喜酒,坚决不眼他们坐一桌。

    ******

    香格里拉。

    左素柔跟洛云帆住进了酒店内。

    一开窗子,就能看到幽静山谷中仙女湖,四周天高海阔,在这里,湖是圣洁的,每片湖都有名字,风景自然是好的没话说,重要的是,在这里有一种脱俗的神圣之感。

    “丫头,别趴在那里看了,先过来休息一下”洛云帆在那里喊道,打开行李,看到这一件不露的旅行物品,不禁想笑。

    看来,她是预谋已久啊!

    “老公,你过来看啊,这里风景真的很好,我上次来的时候,没住这里,想不到这里真是每个地方都像天堂”。

    “你先过来给我坐下,看风景什么时候都可以,你可别忘了,你是孕妇”洛云帆走过去,把她拉过来,按在沙发上。

    左素柔乐滋滋的笑了“我家老公真会疼人,特有安全感,老公,你真好!”

    洛云帆心里被这么夸很开心,不过表面上还是一副正经的样子“少拍马屁,成天想些古灵精怪的事,怀孕了还不安分”。

    “我哪有嘛——”左素柔粘到他的大腿上“就是因为我怀孕了,所以才要旅行结婚啊,你看,这婚礼吧,又要这样,又要那样,还要敬酒,那一天下来,肯定人都瘫了,这来旅行结婚呢,心情放松,而且连同蜜月一起过了,多好啊,最最重要的呢,我是要跟你一起过我们的两人世界”。

    她的手在他的胸口弹到腰上,眼神勾着他,笑容色色的,带着邪恶感“憋了那么久,就不想释放释放释放么”。

    洛云帆的呼吸一顿,某种迅速的肿胀。

    他抚摸她的腹部“对孩子恐怕不好吧,万一弄伤了他,怎么办”。

    “不会的,医生说了,三个月之后,是可以的,不过你能继续忍的话,那就忍着吧”左素柔轻拍拍他的脸,就想站起来。

    洛云帆扣紧她的腰“真的可以么”。

    “你说行就行,你说不行那就不行喽”左素柔笑眯眯的说道,玩着他的喉结“老公,我的身体是你的,心也是你的,你现在问我可不可以,我也不敢下海口,我要说可以吧,这万一这要出现什么事,那还不都是我的错,到时你还会说我***熏心,故意这么勾)7E引你呢,我可担不起这么大的罪,我只能说,医生跟书上是这么说的”。

    还真是爱装模作样,分明已经熬不住了,还在那里装正经。

    “这样啊——”洛云帆拖长了口气,犹豫了一会说“我们应该相信科学,既然医生说行,那应该不会有事”。

    “呵呵,,,,行啦,我的大叔,你就爽快点”左素柔看他正经八百,不由就起了调戏之心,豪迈的把衣服拉开,露出一边的香肩“想要么,要不要,要不要嘛——”

    她嘟着唇靠过去,拉起他的手,放在自己胸口,又是舔唇,又是咬唇,又是抛媚眼,性感撩人到不行。

    洛云帆的气息加重,大掌收拢。她这种勾)7E引法,他还能镇定的话,那估计下面也没多大用处了。

    他横抱起她,大步的走向浴室“我们先洗澡!”

    “瞧把你给急的,不要冲动,冲动是魔鬼哟,我们有的是时间滚床单,老婆是你的,把我洗的白白的,供你享用哦”她捧过他的脸,挑最嫩的地方,亲了一口“嗯,不错,老公的香吻就是***”。

    洛云帆没料到,有一天把小白兔培养成女色狼了。

    洗过澡,他们清清爽爽,光洁溜溜的躺在床上。

    她大腿往他腰上一勾“来吧,宝贝——”。

    “你能不能别抢我的台词”洛云帆抚摸着她嫩滑的肌肤,呼吸粗重,无比享受,声音也变的低沉邪魅了。

    左素柔很喜欢他这坏坏的样子,她就喜欢这个“衣冠禽兽”。

    “不能!宝贝以后就是你在床上的昵称”左素柔抱着他,嬉皮笑脸的。

    “叫老公比较的顺耳”。

    “就要叫宝贝”左素柔把他脖子一勾,把唇凑上去“我们别废话了”。

    有这么一个活泼热情的老婆,男人其实还挺喜欢的。

    他吻住她的唇,三个月不吃肉,使他一沾到肉香味道,就跟发了疯似的,疯狂的吸吮,大掌揉捏着她胸前的两团丰满,跟扑食的饿狼似的。

    她回应着他的吻,身体的***被一点点的唤醒,她能感觉到有一团火在腿间烧着,幽谷很快就变湿了,口中也分泌出更多口水,唇舌交缠,呼吸浓重,两具身体都已是十分的难耐。

    他的手向下,抚摸她的大腿,来到那湿滑的幽谷入口,修长的手指小心的探入,三个月没有过房事,他怕她一下子无法适应那粗大的东西。

    她的舌头停止不动,他轻轻的抽动,让她舒服的想要呻吟,她的表情变的迷离,眼睛半闭,

    他松开她的唇,含住她胸前的花蕾,略微粗暴的吸吮起来,他知道,她喜欢他这样。

    “啊,,,啊,,,嗯,,,,不要停,不要停”她舒服极了,呻吟浪叫着,完全沉迷了***的世界里。

    黑发散落在床上,雪白的肌肤透着粉红色,无限的娇媚与妖娆,平时她跟妖娆是半点边都沾不上的,但是现在,找不到比这更适合的词了。

    原来每个女人身体里都能这种潜能,在床上变妖精,把男人迷的死死的潜能。

    感觉到她已经完全性的放松了自己,他抽出手指,将***火种抵在那湿漉漉的幽谷上,粗壮的巨大慢慢的挺)7E进她的身体,温热紧致的内壁立刻收缩,将他紧紧的吸住,他全身因极致快感而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他一秒钟等不了的在她体内冲击起来,三个月的禁欲对男人来说是折磨,但这一刻的畅快,比之前天天吃肉时要过瘾的很多。

    “嗯,,,啊,,,啊,,,啊——”左素柔放开了喉咙呻吟着,高)7E潮来临时,她紧紧的夹住他的腰,表情陷入一阵似乎昏迷的快乐之中,似被闪电击中的抽)7E搐,夹带着无法形容的快乐。

    这种快乐,怎能让他不贪欢。

    考虑到她怀着孩子,他放慢了速度,让她有力气缓过来,他怕她兴奋过了头,会对孩子不利。

    左素柔缓过神来,张开眼睛“老公,你太捧了!亲一个!”

    她勾下他的脖子在他唇上用力的亲了一下。

    “累么”他克制着冲动,在她体内慢慢的撞击。

    “我说累的话,你会饶了我么”左素柔轻笑。

    “老婆,你要知道,这男人最忌讳就是没有吃饱,干脆没的吃倒也不惦记,最怕就是吃到一半喊停,撤走了”洛云帆说的颇为含蓄。

    左素柔搂着他的脖子直笑“听起来是蛮惨的,我可不能让我的老公这么惨,你老婆我最贴心了,别克制了,吃到饱吧”。

    “你确定你可以承受?”

    “墨迹,你再墨迹,我肯定承受不了了”左素柔对他翻了个白眼。

    下一秒,身体一阵猛烈的冲撞,又向前新的高度攀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