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柳玄月与伊容番外——小冤家初心动!

柳玄月与伊容番外——小冤家初心动!

    绵延的公路,方圆百里,看不到一间房子,只有孤零零的一处汽车站台。

    此刻,里面坐着两人年轻时尚的男女。

    男孩身形修长,有着一张连女人都羡慕绝美容颜,白玉般的肌肤,五官精致无比,如同漫画书走出来的唯美飘逸,他身上穿着T恤,脖子上挂着一对耳麦,一条银白色窄腿长裤将他的双腿无限拉长,一双跟裤子同色的银白帆布鞋,时尚极了,这么随便坐着,都像摆造型,任凭拉来哪个韩国花样美男,也比不过他,他天生就有一股子明星范。

    女孩坐在另一头,亚麻色的短发,一张极为灵秀的脸,眼珠子贼亮贼亮的,圆圆的,像两颗大葡萄,巴掌大的小脸上脂粉未施,却水嫩的仿佛能掐出水来,樱桃小口,挺俏的琼鼻,她看上虽然很年轻,但是那眼神中时而会绽放出的狡黠与智慧,让人一看就知道,她的不普通。

    外表这么出色的一对,这会各坐在椅子的两头,中间空出一大块的位置来,要说他们认识吧,又刻意坐的疏远,要说他们不认识吧,两人偶尔对看一眼,还互翻白眼琬。

    又过了一会。

    女孩先把头转过去,牵出一比无经甜美且犀利的微笑“柳玄月同学,你说现在怎么办呀”。

    男孩把头扭过来,那一笑,真是颠倒众生“可爱的伊容小妹妹,不怎么办,凉拌!”他说着,把耳麦往耳朵上一带,跟着里面的节奏,轻轻的点着头,一边还对女孩吐了吐舌头藤。

    “不晓得是哪个白痴连问路都会问错,你也好意思这么老神在在的,绣花枕头一包草”对于天才少女伊容,从出生到现在都没有经历过这么低智商的事情,竟然会跟着这个家伙连看都没看就上了车,实在是太侮辱她了。

    她自小就有过目不忘的本领,14岁就读完了大学,16岁就拿到了博士学位,18岁已经能独立研究各种课题,所以她的脑瓜子能开发的地方,都差不多开发了,这越开她越觉得不对了,她才开口询问司机,结果分明就是坐错了方向。

    司机把他们放在这个站台上就走了,并且告诉他们,去庄园的班车,会从另一个方向开过来,且全天只有一班,他们只能在这里傻等。

    柳玄月拿下耳麦“我再说一次,我没有问错,是那个人指错了”。

    “你就狡辩吧,是不是英文没学好啊,每天就知道摆摆造型,勾)7E引已婚妇女,你还会什么呀”伊容是出了名的毒舌,连那舌头也够毒的洛叔叔,也常常被她刺激想叫她总裁。

    好在,柳玄月的嘴皮子也够利索“你那么聪明,你刚才怎么不问啊,一直怂恿我向那金发女朗问路的人是谁啊”。

    “嘿嘿,,,,那我不是看你长的这么有利用价值,往那金发美女面前一站,就对你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嘛,哪知道有的人被美女迷去了魂,连话都会听错”伊容想起刚才问路,那金发美女看他的眼神,简直想把他给吃了似的。

    “哈——”柳玄月干笑了一声,口气颇为讥讽“抱歉,黄毛怪不是我的菜,不合我胃口”。

    伊容下意识的摸了下自己的亚麻色短发,回过神来,她没好气的朝他喊“总之带路的是你,不是你的错,难道还是我的错呀,我们已经坐着干等了一小时了,想想办法啊”。

    “说你笨你还真是笨,如果我有办法,我还会坐在这里么”柳玄月瞥了她一眼,那似能勾魂的凤眸,流转间绝代风华。

    “哎哟,我的天哪”伊容拍了一下额头,坐不住的站起来,走到公路上张望,短发,宽松上衣加上跨裤,一双平睇高帮露脚趾的罗马,帅的像个假小子。

    柳玄月看她似乎是真的很着急,站起来,走过去,长长的手臂,随便一勾,把她勾到自己的身边“小妹妹,你不要急,也不要怕,暖央姐把你交给我,我一定会保你平安的”。

    他突然这么一揽,让她一点的心理准备也没有,她微微侧过去,抬头看他,他嘴里水果般的清香味传来,要命的好闻,她心底禁不住一阵的狂跳。

    慌忙间,她甩开他手,皱着眉头,怒气冲冲的说“你干嘛搭我的肩膀,男女授受不清知不知道”。

    “你也算女人?)21”柳玄月一怔,上下打量了她一下,噗的笑了出来,这个世界上要每个女人都像她这么野蛮使坏,男人不活不活了。

    伊容叉着腰把胸用力一挺,向他走去“从出生证明开始,我性别栏里一直写着女性,我有胸,有子宫,还有大姨妈,从生理构造到心理构造,全都是女人,你倒是反驳看看我不是女人的地方啊”。

    柳玄月向后退了一步“行,行,怕了你了,你是女人,我不碰你行了吧”。

    “哼,下次再对我动手动脚,我就揍扁你”伊容对他挥挥拳头,转过头去,心脏顿时扑通扑通,像马达开动了似的。

    妖孽啊!!!差一点就着了他的道了。

    “你这么凶,让我碰我都不敢碰了”柳玄月走远一些,原本他是看在她年纪小,看她愁眉苦脸的,别真被吓着了,于是发挥了一下爱心,过去安慰她几声。

    他原本就没有拿她当女人看嘛,搭下肩也不觉得有什么啊,谁知道他反应这么大,在机场耍他的时候,她怎么不这么三贞九烈啊。

    女孩真是这个世界上心境最诡异的物种,搞不懂,真是搞不懂。

    柳玄月坐回木制的长椅上,悠然自得的靠在那里听音乐,他完全不担心,因为他相信船到桥头自然直这句话,与其眼巴巴的望着车子会不会来,不如放松听一首歌。

    他将一条长腿叠在另一条之上,手臂向后架在椅背上,慵懒中带着颓废的美感,有位导演说他很适合吸血鬼,就算暗黑与邪恶,也能让女人心甘情愿把脖子伸上去给他咬。

    伊容在那边自己平复了半天才回过头来,看他在那里跟个大爷似的,冲过去摘下他的耳麦“不许听歌!”

    “不要过来,男女授受不清哦”柳玄月双手挡在胸前,一副唯恐受侵犯的模样。以牙还牙是他的强项。

    “你丫的也算是个男人,充其量就是个半成品,本小姐现在要征用你的耳机,交出来”她的手摊,一副小混混的调调,她在那里等车,他倒是在这里舒舒服服听音乐。

    “征用?!你干脆说抢好了”。

    “不废话一箩筐,你不给我真抢了”伊容威胁道。

    “小魔女,你好好叫我一声玄月哥哥,我倒是可以给你,不过你要是硬来,还这么没礼貌,那就不好意思了,我不给”柳玄月不客气的夺回她手里的耳麦。

    “柳玄月你个死人妖,非让姐动粗不可”伊容看他不爽半天了,看耳麦又被了抢回去了,又要去抢回来。她胡乱的一扯,耳麦跟主机脱落了,有一半被扯出裤带,她不给他反击的机会,小手直往他裤子上摸。

    柳玄月被她着实给吓坏了,去拦截她的手“小姐,这里你可不能乱摸啊”。

    “我就摸,我一定要把它给拉出来”。

    伊容指的是主机,可柳玄月想要却是另有他物,一滴冷汗,从他优美的脸上轻轻滑落。

    拉出来!!!!!

    愣了三秒,他大喊“救命啊,非礼啊——”

    “叫什么叫,给我闭嘴”什么非礼啊,这个脑残男。

    “你非礼我,还不允许我叫,你这小魔女也太没有人性了吧,好歹我是男的,你是女的,不要这么生猛好不好”柳玄月真是怕了她了,这是他见过的雌性动物中,对他最直接的。

    “对付你就要生猛点,来吧,拿出来吧,别舍不得啊”伊容张着她九阴白骨爪就要往下抓。

    柳玄月差点被的话给雷死的同时,顽强反抗“不行——,这可是我最宝贝的东西,哪能轻易给你看,小妹妹你找英国猛男去吧,哥哥实在做不到啊!”

    “真小气,换成别的男人,早就拿出来了,又没有多稀奇”伊容真是烦死这个墨迹男了,一个小小的主机而已。

    柳玄月听的都傻了“威武!你真够威武的,你才18岁,你就,,,你还,,,你太开放了吧”天哪!这究竟是什么女孩子,说这些也不害羞。

    他想起他的暖央姐,一个成熟有魄力的女人,碰下胸就会脸红,可这小丫头,把这种事弄的跟喝开水那么随便。

    伊容越听越奇怪,小脑袋一转,她狐疑的看着他“你以为我要拿什么”。

    “有点天理好不好,这还要我自己说啊”柳玄月那张帅气的脸红了起来。

    伊容往他的裤裆上瞄了一眼,瞬间明白,小脸立刻飞红“你这个大变态,我要是你口袋你的主机,你以为什么,你竟然敢歪歪我”。

    柳玄月顿了顿,也明白过来“你要拿主机,你说一下就好了,就你那架势,什么也不说一把就往男人的裤子上抓,谁知道你想干嘛,难道我不反抗,任你占便宜,吃我豆腐我”。

    “小样,我迟早找十个“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_字手打八个老女人,把你轮奸)7E细了”伊容气的毒舌他。

    “你真是没人性到了极点,恶女!”柳玄月不再手下留情,一把推开她。

    伊容退了几步,跌坐在公路上。

    正想开骂,一辆汽车向她冲过来,吓的她惊恐的大叫“啊——”。

    一只手在千钧一发间,把她给拽了回来。

    以为会被撞死,可回神之后,她才发现自己在一个充满香气的怀抱里,那味道闻的很舒服,像阳光下晒干的衣服,上面有暖暖的,干净无比的香气。

    “抱够了吧!”一声调侃的声音从头顶响起。

    她抬头,看到蔷薇色的红唇,诱人的想让人咬一口。

    想到自己的邪念,她忙甩了甩头,忙推开他,口气极为不好的喊道“你干嘛又抱我,你这变态”。

    柳玄月看着她,像看着外星来的生物,内心极为受挫“难不成你想给汽车撞死么,要不是我及时拉了你一把,你现在已经去见上帝了,好心真是没好报,早知道不救你了”。

    他摇着头从地上爬起来,刚才真的很危险,千钧一发的事情,弄的不好,连他自己的命也搭进去,这小妮子不说声谢谢也就算了,还反过来被她骂,这女孩,真是半点都不讨人喜欢。

    伊容这才想起自己刚才差点被车撞了,看他绷着脸,她窘困的挨过去,想道歉,又拉不下脸来,身体慢慢的靠过去,用细细的手指捅了捅他的手臂“那个“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

    “那个什么”柳玄月转过头来,等着她向他道歉。

    对不起三个字就在嘴边,可是他那么看着她,她又说不出口“那个,,,那个,,,”她舔舔唇,抬眼,看到一辆大巴车朝着他们这边开来,急中生智,她指着那左前方大喊道“车子来了,车子来了”。

    听到车子来了,柳玄月把头转过去看,果然看到车子来了。

    他心里一阵高兴,也忘记了道歉的事情了。

    “快走吧,不然错过了这一班,我们真要在这里过夜了”他顺手拉起她的手腕,就往车子那边走。

    伊容有点呆呆的被他拉着走,低头看着被他握着的手,有种奇异的感觉在胸口涌动着。

    不知是怎么上的车,迷糊这种事情很少发生在她的身上,可这一刻,她不知怎么的就迷迷糊糊的了。

    他们坐在最后一排。

    她坐在靠窗的位置,他坐她旁边,位子很窄,他旁边还有四位乘客,其中一个还是满脸胡子的大胖子。

    一到车上,柳玄月就靠在那里昏昏欲睡,玩了一天,走了那么远的路,累死她了,原本可以做出租车或是打电话给暖央姐,不过早上暖央姐交代了他,让他尽量晚一点回去,且不要太惊动到庄园里的人,所以才弄的这么费劲。

    伊容看他睡着了,旁边那位大胖子爷爷呼噜也打的极响,她拿起耳麦来戴上,看着窗外的风景。

    车子开了一段路,路变的有点儿颠簸,她感觉到肩膀上压过来一阵的重量。

    她侧过头,看到柳玄月靠在她的肩膀上,她也知道是他,他的头发很黑,仿佛是吸了墨汁,上面有洗发露的味道,不同于第一次见到他,干净的他看上去真的很不错。趁着他睡着了,她有机会细细的打量他,虽然不是很喜欢他,不过他长的还真的挺帅气的,跟美国的男生不一样的是,他皮肤超级好,五官柔和,非常的美。

    她禁不住抬手去碰他的脸,就在手指快要碰到时候,她猛的惊醒,察觉到自己在做的事,她猛的倒抽了一口气,打了个机灵,她竟然想去摸这只妖孽。

    心惊之余,她用手去推开靠在她肩膀上的脑袋。

    见不动,她干脆整个人侧过来面向他,用两只手一起推他的脑袋。

    车子又颠簸了一下,他整个人压过来。

    一张俊脸在她眼前骤然放大,唇上一软,伊容猛的张大眼睛,整个人呆了,一动不动的任他亲在她的唇上。

    她心里已经乱成了一锅粥了,脑子里冒出好多的声音,要推开吧!应该要推开吧的!这家伙这样做不对!她要杀了他?

    可为什么她还没有推开了呢,是不是因为他的唇太软,这种感觉有点飘飘然,让她有那么点喜欢呢。

    这快要窒息过去亲吻,让她全身都软了。

    柳玄月感觉这么压着睡太难受了,靠正了身体,面部朝上,又继续睡。

    重新获得空气的伊容,摸着自己的心脏,脸红的像猴子屁股,老天,这是什么感觉啊,她研究男女的课题研究了那么久,从来没有过这种化学反应啊。

    她的眼睛又盯向柳玄月,十分钟后,也发现了一个相当恐怖且糟糕的事情,她好像不是很讨厌刚才那个吻!

    怎么会这样呢,之前分明还挺讨厌他来着。

    这种忐忑的心跳感,一直维持到他醒过来。

    柳玄月一张开眼睛,就看伊容眼巴巴的瞅着他,吓的他睡意顿时全消“你看我干什么”。

    伊容在心里暗暗的镇定下来“我在看你的睡相有多丑,考虑着,要不要拍张照留作记念”。

    “呵——”柳玄月冷笑,一脸的瀑布汗“我就知道你这小魔女没安好心,不过我对我自己的睡姿很在信心,所以即使是你拍了,我也不怕”。

    “臭美吧你!”伊容扭开头,不去理他,其实心里面早已擂鼓喧天了。

    “这不是臭美,是阐述事实真相”柳玄月回击了一句之后,发现她没动静了,心想,这次认输的倒是挺快的。

    虽然觉得有点奇怪,不过他也没兴趣去猜,女孩的心思本来就很难猜。

    车子到达了庄园附近,他们下车,天色已近黄昏。

    柳玄月在前面走着,伊容在后面跟着,突然和谐的有点怪。

    他猛的转过头来,疑惑的上下打量她“你——,没什么事吧”之前就她话多,想麻雀似的叫个不停,突然变安静,他真的好不适应。

    伊容故作镇定的说道“你才没什么事吧,走的好好的,干嘛突然转身”。

    “看上去貌似没事”柳玄月自言自语的嘀咕,转过身去继续走。

    伊容松了一口气,好在没被发现什么。

    回到庄园,暖央姐正在等他们,她走过问了几句,当问到他们玩的开不开心时,伊容脑中顿进就蹦出亲吻的画面。

    她生平第一次因为一个男人脸红的逃回了房间。

    跑出房间,她放了水洗澡,躺在鱼缸里,回想起刚才那个意外之吻,她不由的摸向嘴唇,空气里顿时吹起了无数的泡泡。

    这一夜,她没有睡好,人跟发了烧似的,心里热热的,脸上烫烫的,然后无数的美好幻想,在脑中走马观灯般的一一上演。

    早上起来,她莫明其妙的穿了一件红色的小洋装,还擦了唇彩。

    她心情欢快的下楼,想着等会见到柳玄月那家伙,该跟他怎么打招呼才好,她对面墙壁练了半天。

    她面带笑意的来到花园,远远的看到柳玄月正对着暖央姐笑,那笑容,灿烂的让她心里发痛,原本的快乐心情,也被剥离的干干净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