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柳玄月与伊容番外——强吻,整洛叔叔!

柳玄月与伊容番外——强吻,整洛叔叔!

    这也太直接了吧!

    伊容的那颗极为坚强的小心脏蹦跶的跟青蛙似的,自从知道对他有意思之后,她就已经克制不住自己沦陷的心了。

    她坐在床上不动也不推开他,那蔷薇色的粉唇就近在咫尺,上次他不小心亲到了她,那软软的触感还保存在她的心里呢。

    要不要试一试接吻的感觉!

    她非常小声的问着自已,这种大胆的想法让她心里很紧张,脸也红了,呼吸不畅,手掌发麻琬。

    柳玄月察觉到这小魔女的表情变化,好像并不害怕他,反而还透着一股子兴奋跟期待,等着他吻下去似的。

    他脑子猛的一怔,本以为会像上次那么吓的她逃下床,所以才会想到故技重施的,谁知道她次非旦的不怕,反而不正中她的下怀。

    色女!想不到她也色上他了藤!

    他为自已无边的魅力感到骄傲的同时,也非常的困扰。

    “滚床单我没经验,我会怕怕的”伊容伸出双手按住他的肩膀,说的极为娇羞,眸子抬起,里面晶晶亮的注视着他“不过,我们可以循序渐进”。

    柳玄月屏息了片刻,假装听不懂的岔开话题“披萨可能来了,我去门口接应一下”。

    他拉扯环着他脖子的手,他可不要跟她来真的。

    突然,本还沉静可爱的小猫咪猛的把他往往上扯,受地心引力的影响,他一个男生就这么就一个小女人给掀翻了,压倒在床上。

    伊容翻上他的身,扣住他的脑袋就吻下来,她的性格是,她要做这件事,并且已经到了非做不可的地步,那她就一定会完成,小魔女的格言,只有她不要的,没有她得不到的。

    柳玄月没想到这双子座的魔女,反差会这么大,被扑倒的一瞬间,他就石化了!

    接吻对她来一直都只有纸上弹兵,不过有教材做为参考,总比没有好,要狂热一点,火辣一点,第一步,把舌头伸出来,第二步,用想舌尖的力量去顶开他的唇跟齿关,第三步,缠上他的舌头,在国外,她感觉好多男生都有口臭,接吻更是恶心恐怖的事。

    不过现在体验是,他的嘴唇软的好像棉花糖,清新的口气,舌头非常滑,不仅不恶心,还非常的美妙。

    话说,柳玄月不是第一次遭受索吻,不过多半他都是会躲开,这个躲不开的强吻,让他也推不开。

    更糟糕的是,他好像起了生理反应。

    20岁的男人虽然心智没有30岁那么成熟,可是生理已经很成熟了呀,小魔女虽然他并不喜欢她,可是她的身体很柔软,她的小嘴也甜甜的,这真不能怪他起反应。

    伊容吻上瘾了,柳玄月被她这么强吻撩)7E拨,也忍不住去配合她。

    这个时候,伊明臣正穿梭在派对上,忙着跟美女聊天,不过边聊他还不望看手表。

    女人跟女儿对他来说一样重要,不是女人是食物,女儿则是他灵魂,没有灵魂的话,吃的再子,也是行尸走肉。

    伊容吻的快要断气了,胸前的手,让她清大脑清醒了过来,松开他的嘴唇,抬起头来。

    大眼瞪凤眼,就这么隔着几厘米的空气,彼此不发一语的对视着。

    这个时刻真的是无比之尴尬。

    他们什么都不是,怎么就在床上吻上了呢,而且他的手还压在她的胸口。

    要是能隐身多好啊!这是他们心里共同的想法,他们维持着原本的动作,不敢轻举妄动,生怕打扰对方此刻还算平衡的心跳。

    十分钟之后,,,,

    伊容最先爬起来,走到床下“你吻技还不错嘛,蛮舒服的,比很多男生要好”她试图用这种自己身经百战,不以为然的态度,来化解这场要命的尴尬。

    上天作证,她真的是一时的冲动。

    柳玄月从床上撑起半个身子来,嘲讽“你的吻技好烂,别的女孩的初吻都比你好!”

    “有你这以打击人的么,你像木头一样躺着,知道我下了多秒功夫才调动起你的感觉么,我是高手,不许污蔑高手”伊容把这事当成一件普通的事,不尴尬了。

    “我是被你吓的,伊容,你在国外也这么夸张么,想吻谁,招呼都一打一个就直接冲过去了,你属野猪的吧”经她这么一说,柳玄月心里的不自在也大大的减少了。

    “打了招呼多没劲啊,我就是想要突袭你,看看你的临床反应,顺便好好闻一闻你有没有口臭,我没法跟有口臭的男人同吃一个披萨”伊容东扯西扯的本事很强。

    柳玄月被她的话,一连雷了三雷“那现在闻到了,吻的你也舒服了?这便宜你也占够了,你就差把我给吃了”。

    伊容摸了一下鼻子说道“我不能把你给吃了,因为,我不能在你这里过夜”。

    柳玄月一呆,从床上下来,推了她脑袋的一下“少给我胡思乱想,你想在我这里过夜,想的倒是美,小妮子,想男想疯了也不用这么着急吧,我都怀疑,你约说来我家,分明就是想要对我下手”。

    “这个真没有——”伊容摇头。

    “我知道你对垂涎已久,不过妹子,你这样哥会很难办,男人不是圣人,你老这么不招呼的扑过来,我肯定也有把持不住的的一天,到时,你想让我负责我可不负责的”柳玄月也把他说开了。

    这样的两人,反倒全然不尴尬了,他们90后嘛。

    “我老爸说的对,你们男人都是坏男人,幸好,我也没想到跟你怎么样,放心吧,你没机会的”伊容用手背在身上打了几下,走出房间。

    呼!真是太惊险了)21她差一点就露馅了。

    柳玄月也在心里万幸了一下,抬起手看了看,想到则才自己的手,放在她那饱满的胸口,就要揉下去了,他心里也是一身的冷汗,他安慰自已,男人会这样,是非常正常的。

    走到外面,门铃就响了。

    是送披萨的来了。

    两人坐在圆形的沙发上,盘着腿,吃着面前披萨,喝着可乐。

    沉寂了二三分钟,就有不自然的因素跑出来作怪了。

    伊容看柳玄角沾了黑胡椒酱汁,就盯着看,想着要不要告诉他一声,柳玄月以为她这脑子里,又在想那什么,于是提醒道“那个,,,,,请你不要一直盯着我的嘴“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唇看好么,你这样,我心里很恐慌”。

    他生怕受欺凌的眼神,刺激到了伊容。

    她快速的快过去,虎口握住他的下巴,脑袋靠过去舔了一下他的嘴角“不怕,不怕,只是沾了酱汁而且,现在已经很干净了”。

    柳玄月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舔完了,他怒意的扯下她的手“呀——,你能不能不要这样,我可是一个男人,你不要说亲就亲,说舔就舔好么”。

    “你恐慌嘛,那我就安抚你一下下喽”伊容笑的邪恶,他若把她看成鬼,那她就是鬼,他若把她看成豺狼虎豹,那她就是豺狼虎豹。

    他对她的抗拒,让她生气了,这就是惩罚。

    “万恶的小魔女,你别太得意了,不要以为只有你会这么色迷迷的猥亵我,等我动真格,把你拖进房间的时候,你别哭着说不要不要”三番二次被她非礼,柳玄月生为男性的强烈自尊心极为受挫。

    在这么下去,他的性别一栏真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要改成女了。

    “我真害怕死喽,你“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千万不要再吓我了,你看我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了”伊容阴阳怪气的讥讽他。

    说不怕,那是假的,她是喜欢他,不过上床她还是怕的。

    柳玄月表情认真冷酷的看着她“听好了!你要是敢再对动手动脚,我立刻把你就地正法”。

    “可如果我在马路上对你动手动脚呢?”伊容撑着下巴,装萌的望着他。

    柳玄月呼了呼气,用一种快要抓狂的眼神回视“那样的话,我就大喊非礼——”。

    伊容甩了一手里的披萨“切——,好没新意,我还以为你会有特别点的灵感呢,换成是我,我会说,我会对你说,柳玄月你在大街上对我动手动脚,我就趴了你的裤子,让人围观,哈哈,,,,”

    柳玄月败给她了!后悔答应跟她做朋友了,这分明就是恶魔投胎来的。

    “算了,我不跟你说了,吃完了你快走吧,咱们以后少见面的好”他实在是忍无可忍的。

    “玄月哥哥)7E)7E)7E)7E)7E”台湾腔又来了,伊容双手放在胸前,用肉麻,可怜,卖萌的表情看着他。

    “你少来这套,我跟你八字不合,不宜做朋友”柳玄月继续甩掉这个麻烦的小魔头,他受她的苦,上她的当还少么。

    想以前只有他整别人的份,现在自己老是被这小魔女给忽悠到。

    “玄月哥哥)7E)7E)7E)7E,人家知道错了啦,你不要生气好不好,好不好”伊容粘到他身边,手指戳着他的手臂,一下又一下,像某种可爱的小动物。

    柳玄月本是软硬都不吃的,可是她这么戳他,迅速就瓦解了他意识“停——”

    “人家不能停,除非你不生气,除非你继续跟我当朋友,要不然我就一直戳你”伊容戳着戳着,就转到了他的腋下。

    柳玄月怕痒,从沙发逃了起来,伊容也站起来,追着他满屋子跑。

    最后,他终于投降“我继续跟你做朋友行了吧!”什么叫请鬼容易送鬼难啊,他算是体会到了。

    “这还差不多!”伊容走过去,往他脸上拧了一把,笑的那叫一个得意洋洋。

    吃玩了饭,也闹够了,两人窝到电脑前。

    “说吧,你要黑谁,把IP地址给我,我让你好好开开眼镜”伊容活动了一下手指,准备在心上人面前大露一手。

    “我不知道他的IP地址,光告诉你名字行不行?”柳玄月学习成绩很好,不过对电脑程序不是很懂。

    伊容半垂着眼帘看向他“大哥,我不是神仙哎,没有他的IP,他的家庭住址你告诉我,我也能找到”。

    “你就是通过这个方法黑我的电脑的?”柳玄月挑眉。

    “宾果!答对了,你真聪明,加10分!”伊容拍着手,活泼可爱的模样。

    柳玄月在她后脑勺比划着拳头,宾果她个头,昨天吓的他都腿软了,要不要心脏够强,估计已经被吓死了。

    “这个人吧你也认识,我就怕你不愿意帮我黑他”。

    伊容的小脑子微微转了转,猜到“是不是洛叔叔啊!”

    柳玄月有点意外“咦,说你聪明,倒不真不是盖的,你会帮我么”。

    “你让我思考一下”伊容坐在那里思考起来。

    “伊容,我发现你是如何的可爱美丽,甜美大方,知书达理”柳玄月在她耳边,吹送着温柔细语,使着美男计。

    “我答应你——”伊容转头立刻说道。

    这年头有异性没人性哪!

    柳玄月捧起她的脸,揉了揉“恭喜你,你的决定是明智的”他把脸侧过去,在她脸颊上碰了一下“开始吧——”。

    臭脸大叔,我要你欺负我的暖央姐,今天非吓屎你不可!

    “洛叔叔在办公室呢,他的电脑的IP我知道”伊容从包包里拿出一台笔记本电脑,又拿出一只U盘插在他的电脑上。

    经过乱中有序的连接之后,这里俨然变的像联邦调查局。

    伊容手指飞速的在两台电脑上来回,最后只锁定其中一台,输入指令,那一连复杂的字母,柳玄月完全看不懂,但他知道她这是在入侵对方的电脑。

    “我已设了图像,担会你来配音还是我来配音?”她抽空问。

    “还是女鬼啊?那你来好了,你比较像,我就坐在这里当观众吧”柳玄看着另一台电脑说道。

    “嘿嘿,,,,我也想看看,洛叔叔的反应,他可我心里最强悍的男人之一呢,要是他吓的哇哇大叫,痛苦流涕,我们就拍下来发暖央姐,怎么样”伊容越想越兴奋。

    柳玄月笑的比她还要灿烂“你好恶毒哦,但是我喜欢!”

    两人很有默契的贼笑,靠在一起,按下了启动键。

    洛氏。

    总裁办公室。

    洛君天坐在那里看文件,四周一片寂静。

    突然,灯暗了。

    怎么回事!洛氏可是常年都不会停电的,洛君天那两道浓眉蹙起,但是在黑暗中,他也并不表现的慌乱。

    就在这时,放在他面前的电脑突然亮了。要知道这断电了,电脑怎么还会亮的,更诡异可怕的是,他电脑是关着的,就算有电,也不可能自己启动吧。

    柳玄月跟伊容想想都汗毛肃立。

    洛君天极为困惑盯着电脑,心里没有一丝害怕,只是觉得奇怪,电脑上全是如同老式黑白电视机那样的雪花,还沙沙的响,一直不停的响,

    大约响了三分钟,看的洛君天都要犯困的时候,突然之间,一张恐怖到了极点的鬼脸猛的冲出来。

    这种时候,大多数正常人的反应是,啊的一声大叫,眼珠子突爆,表情露出极度的惊恐状。

    不过洛君天的反应只是吸了一口气,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的表情,他不是被影像给吓的抽气,而是这突如其来的转变。

    “君天)7E)7E)7E)7E)7E君天)7E)7E)7E)7E)7E)7E还有命来)7E)7E)7E)7E)7E)7E”

    鬼气森森的声音在办公室里响起。

    这场景这画面,是个人都要尿裤子了,或许连滚带爬的逃了!

    可洛君天他是个真正的无神论者。

    他用审视的目光看着屏幕,用手指摩擦着嘴唇,心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