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柳玄月与伊容番外——你裤子里藏了什么东西!

柳玄月与伊容番外——你裤子里藏了什么东西!

    “我让你跑,臭小子,你敢戏弄我”伊容跨坐在柳玄月的腰上,对准他的背就是一顿铁沙掌。

    她是带着那种打算把第一次给他的心情闭起眼睛的,可结果他却只是在耍她而已,就算她的脸是犀牛皮做的,也不免会觉得丢人。

    这家伙,真是太可恶了。

    “救命啊,谋杀啊——”柳玄月被压在下面,一时半会无法动弹。

    伊容推他的头“你还真是说对了,今天我要把你大卸八块,你叫吧,叫破了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这就是你欺负我的下场”琬。

    “咱们有话好好说行么,你先起来,你再不起来,我的腰真的快要断了,你知道腰对男人有多重要么,快起来”柳玄月手反到后面,推她。

    哪知这一按就按到了她的胸口上。

    咦,怎么软软的,他心里正疑惑,又捏了两下藤。

    伊容睁大了眼,屏息看着放她胸口的毛手,傻了片刻,尖叫起来“啊——,柳玄月,我要打死你”。

    他不肯喜欢她,刚才又耍她,这会竟然直接就往她胸口袭来的,还,,,还捏了几把,他也太不把她当回事了吧。

    她抡起两个粉拳,像打沙包一样的敲打着他的背。

    “你发什么神经,停手,不然我对你不客气了”柳玄月被打烦了,出口警告。

    当然这种警告对于伊容来说,完全没有作用。

    柳玄月受不了了,拉住她一条腿,使劲的把一边拽,将她从背上拽了下来,以防她反击,他立刻用身体将她压的密不透风,同时还钳制住她的两条手臂,让她一动都不能动。

    冰箱就在他们旁,他们在地上交叠在一起的场景,真像是两个准备“奋战”的男女。

    “还凶不凶了,打不打人了?”柳玄月现在一门心思就是制服她,没有察觉到自己压着也她的胸口,那个地方还像抢一样的顶着她的腿间

    伊容试着扭动挣扎了一下双手,只觉腿)7E间别硬物顶的难受,没多想就脱口而出“你裤子里藏着什么东西,烙的我好痛”。

    此话一出,柳玄月的脸刷的绯红。自己那里莫明的变的如此坚硬,不说还不觉得,这一提醒,感觉那里非常的燥热。

    伊容是说完了之后,大脑里才有心理课上的图案的,也不由的脸红了。

    她怎么会这么笨的!

    对于他们来说,嘴上虽然说的很精通,可其实都没有亲身经历过,玩玩闹闹,装装样子还行,真的要拿出真枪来试打,那就不行了。

    “你,,,你,,,起来,我要,我要回家去了”伊容诺诺的说道,眼睛不敢看他,一直往边上乱瞄。

    柳玄月赶紧起来“是啊,都快要8点40分了,是不早了,我送送你吧”天哪,他的心也跳的好快。

    其实刚才,他差一点就把持不住了,好在在关键时刻忍住了,因为不知该如此收场,所以才故意装成是戏弄她。

    “不用你送了,我自已走就好了”伊容拉了拉衣服,走过去拿起包包。

    柳玄月忙过去帮她开门,也不跟她多客气“那我就不送了,早点回家去吧,别让你爸爸妈妈担心哟!”他笑容灿烂,一副大哥哥的口气。

    伊容瞅着他说道“你好像巴不得我快点走似的”。

    “没有的事,是你自己说9点要走的嘛,那我怕你来不及嘛,别多想,安心的走吧”柳玄月满面笑容的歪了一下脑袋,她说的没有错,他其实是巴不得她快点走,好不容易能请鬼离开了,他还不立刻送走。

    “那明天我们再见面吧,我们去逛街好不好”伊容不忘发出第二次约会的邀请函。

    柳玄月不禁流冷汗“明天啊,明天不行,我得回家陪我父母吃饭,我看我们还是有时间再见面吧”。

    这丫头这么三番二次的约他,看来是真的对他有意思,想要追求他,这年头,女追男也不是什么稀奇事。“那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呢,给我一个日程表,我天天有时间”她最不喜欢被别人拒绝了,一般的女孩子,被男孩拒绝之后,会脸红的作罢,而伊“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容是更加不放弃。

    柳玄月暗呼了一口气,这小魔女还真是难缠“我未来半年内,估计不会有休息的日子了,伊容妹妹,对不起了,要不改天我给你介绍一个男朋友吧,我保证你会喜欢”。

    伊容的心,在他说出给“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她介绍男朋友的时候,被刺了一下,她的表情落寞了一下,又马上扬起笑容“好的呀,给我介绍吧,如果我不满意,你就要给我找到满意为止,别想随便找个男人糊弄我,我走了!”

    她傲气的一甩头,大步的走出公寓。

    柳玄月关上门,烦躁的拨了拨后脑的头发,伊容的话,怎么听怎么都像是恐吓。

    *****

    靠的车窗上,伊容真是沮丧极了,刚才有那么一刻的错觉,她觉得他也是喜欢她的,可是最后那一段话,就如同用重锤子,毫不留情的一锤子敲碎了那梦幻的玻璃球。

    到了公司,9点还少五分,她从出租车上下来,往公司大门走去,突然眼睛瞄到一辆眼熟的迈巴)7E赫正在开来。

    老爸!!!!

    她用包包挡着脸,猫着腰,赶紧溜进大门,坐电梯上了顶楼,来到自己的办公室,放下包包,打开电脑,把文件都胡乱的铺在桌上。

    刚做好这一些,伊明臣就甩着车钥匙,风流倜傥的站在了她办公室的门口。

    “宝贝儿——”

    伊容假装从文件中抬起头,惊讶道“咦,老爸你怎么来了?”

    “噢,你洛叔叔说你今天要加班,所以我来接你下班啊”伊明臣走进去,来到女儿身边,弯腰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听你洛叔叔说,你很能干,老爸听了甚是欣慰啊,我想啊,以后你来接管公司,我就能安心退体,颐养天年了”。

    “老爸,你才三十几哎,好像这不到颐养天年的时候吧”伊容看着自家老爸,在美国念书,老爸来看她,被误以为是她男朋友。

    这是她人生中最郁闷的事,而更让她郁闷的是,后来她向同学解决,那是她爸爸之后,每一次来都会有女同学主动投怀送抱,像她老爸这种花花公子,看到热情奔放的美女当然是来者不拒,之后女同学还在她面前夸赞她老爸的身材好,床上功夫棒。“早早让你爸退休,好让他专心泡妞,这也是一种孝道!”洛君天的调侃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伊明臣跟伊容抬起眼帘,那神情可真是出奇的像,遗传是多少可怕的一件事啊。

    “洛叔叔,辛苦你陪我到现在”伊容很是乖巧的对他笑。

    “辛苦倒是没什么,就怕小白眼狼不懂的感恩,还恩将仇报”洛君天笑眯眯的说道。

    伊容飞快的眨了两下眼睛“洛叔叔你放心,你对我这么好,我一定会好好回报你的”。

    呵呵,她在心里僵笑,洛叔叔不会那么聪明,已经猜到刚才黑他的电脑的是她跟柳玄月吧!

    “这就好啊!洛叔叔也跟你老爸一样,甚是欣慰”洛君天绿眸中别有深意。

    小丫头片子跟臭小子,他们以为能骗过他么,他耍别人的时候,他们俩还在穿纸尿裤呢。

    “那我以后也会好好孝顺你的,洛叔叔是我见过最帅,最有风度,最有魅力,最有气质的男人,没有之一”伊容极力的拍着马屁。

    “嗯咳——”伊明臣在边上重咳,直起腰来,极为的不快“宝贝,虽然他是你上司,不过你也不用这么拍马屁,说违心的话,有你老爸我,他只能排第二了”。

    “哈哈——”洛君天仰头大笑了两声“伊明臣,你平时都不照镜子的么,你的颜跟我的颜比,那不在一次层次上”。

    伊明臣仿佛听着天大的笑话似的,笑着咬了咬唇走过去“是不在一个层次上,你差一点,就可是有数据作为依据的,回答我,你今年泡了几个女人?”

    洛君天不说话。

    “看看,败了吧,你新的旧的嫩的加起来也就三个,我30个都不止了,这足可以说明,你不行了,不服气的话,我们现在去夜店,比比看,是喜欢你的女人多,还是喜欢我的女人”伊明臣知道洛君天不敢去,家里有两个女人弄的他快要烦死了,而且那两个女人都不是一般的恐怖,所以他敢尽情的挑衅。

    “我说明臣啊,泡妞你不要只注重数量,偶尔质量也得把把关,再有,你真的好意思说你比我有魅力么,哎——,我是不想你输的太惨”洛君天拍拍他的肩,那股子自信,浑然天成。

    “我就还不信了,走,去夜店”伊明臣也是个自信心极度旺盛的男人。

    伊容真是看的要无语死了“停——,两位年纪不小的大叔啊,别比了,也不嫌丢人”。

    伊明臣转过来“宝贝儿,你说老爸最帅,我就不比了”。

    “我现在才知道,伊明臣原来你生活这么无聊,我看你活的也没有多坎坷啊”洛君天是实在听不下去了,不就是他的宝贝女儿说了几句实话嘛,用的着这么跟了较劲嘛。

    “要是你儿子说,老爸你不如伊叔叔帅,你承认么”伊明臣问。

    “废话,我当然不承认!”洛君天回答的肯定且坚定。

    “所以我也不承认,明白我的感受了吧”。

    “问题是,容容说的是事实,你要虚心接受啊”。

    “事实你个鬼!”

    这就是传说中的死党么,伊容深深的汗颜了,她双手往上一举“请听我说!老爸你很帅,洛叔叔呢也很帅,不过人家混血了之后呢,这中西一合璧啊,优点全让他给占去了,老爸你知道么,这混血儿啊,一直是人类最伟大的基因结合,生出来的个个都惊为天人,所以说,人家洛叔叔就比较占便宜一点了,但是,在我内心最最深处,老爸你是最捧的,我爱你,来,抱抱”。

    她过去,抱着伊明臣的手臂,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哈哈,,,爸爸的小心肝”伊明臣大悦,也不跟洛君天较劲了,抱着女儿,开心的跟吃了蜜似的。

    洛君天扶着额头,揉揉太阳穴“快下班吧!我算是被你们这对父女给折磨死了”。

    “嘿嘿,你就羡慕嫉妒恨吧,宝贝儿,老爸带你去吃夜宵”伊明臣带着女儿向外走。

    “好啊,好啊,刚才吃了披萨,现在有点饿了”。

    “你洛叔叔没带你去吃大餐啊,他真抠门”。

    洛君天在后面要郁闷死了,当初应该建议他把伊容送还给她妈妈才是,那么世界上就少了一个这么变态的爸爸,害的他也跟着遭殃。

    他记得最抓狂的一次,让他陪他一起去给伊容买内衣,两个大男人站在内衣店里挑内衣的场景你能想象么,那天,他真的想跟他绝交了。

    ******

    几天过去了,伊容每天都给柳玄月打电话,不过不是提出约会,而是问他介绍男朋友的事。

    这可是他提出来的,她哪能不让他有发挥的机会。

    说她报复也好,故意也好,她就是不放过他。

    半个月后,柳玄月实在是经受不住她的电话轰炸,正好这天,模特公司的朋友约他去玩,他就借机打电话给她,让她一起出来玩。

    夜店包厢内,时尚纤瘦的男女,穿着极富个性的衣服,张扬着与众不同的气质,男男的个个又高又帅,女的也是个个高挑美丽。

    要说,伊容也不是小矮子,少说也有166,可是往一群平均身高在180模特群里一扎,就成哈比人了。

    “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表妹,她叫伊容,正值思春期,很想交个男朋友,你们谁要是对她有意思,可要主动一点哦,别客气”柳玄月松松跨跨的搭着伊容的肩,开玩笑的说道。

    思春期这词,惹的一包厢的人都笑了,唯有伊容笑不出来。

    手肘用力的向后顶,她要顶穿他的肺,今天这算是侮辱大会么,完了之后,她就恨死他了,再也不会去找他了么,这种拒绝的方式还真是刻薄。

    柳玄月用掌心挡住“不要不好意思嘛,他们都是我的好朋友,我也不知道哪个才合你心意,干脆让你自己挑喽”。“玄月哥哥,你对我实在太好了”伊容回头对他冷笑“行,即来之则挑之,是你让我挑的,那我客气啦”。

    她耸开他的手,走到这一排帅哥面前,像是挑选青菜萝卜似的,手指一个一个的晃过去,评价过去。

    “你的眼睛我不喜欢,男人画眼线像人妖!”

    “你的鼻子我不喜欢,一看就是整过的”。

    “你长的倒是都符合我的标准,就是有股子狐臭”。

    “你嘛,比他们都好,长的好,也没有狐臭,但是一看你就知道你肾虚”。

    伊容一番不留口德的评价之后,走回柳玄月面前“还是得了吧,这种歪瓜裂枣你也拿的出手,我没兴趣跟你一起玩了,不过看在你们都是残疾人的份上,今天的单我买了,尽情的吃喝玩乐吧,反正我也好久没做善事,我到外面跳舞去了”。

    她推开他,大步的走出门外,坐到吧台上,要了一杯酒,随着强烈的音乐,摇晃着身体,一派轻松老练的样子。

    这里是如此的热闹,可她的心里却是呼呼的刮着冷风,谁还没个自尊心啊。

    包厢里,柳玄月望了一眼门口,顿了顿,对朋友说道“这丫头从不就被宠坏了,说话太没礼貌了,你们不要介意”。

    几个有型的男模笑着摇摇头,表示不在意。

    “以后你不要拿我们当替死鬼了”。

    “那女孩一看就是喜欢你,你当我们是傻子啊”。

    “她还挺可爱的,出去哄哄她吧,你刚才那么说,她肯定特别受伤”。

    “月,这一次我们都看不过去了,不喜欢人家,也不用这么伤害她的,就算以后不用跟她见面,你在人家心里留下阴影,那也是不道德的事啊”。

    朋友三三二二的劝慰他,柳玄月犹豫的朝着门看了一眼,他真的过分了?!!!

    外面,伊容喝了几口酒,下去跳舞,长这么大没被人这么对待过,她现在还真的不敢向他靠近了,她已经用尽了全部的勇气。

    跳舞的时候,有个男人靠过来跟她搭讪,碰了她的腰,原来心情就是非常不爽,他的碰触让她回想起之前跟柳玄月的身体接触,心里一火大,拽过男人就是一次漂亮的过肩摔“死开,不要靠近我”。

    “贱货,你竟然敢打我”。

    男人从地上站起来,就还手过去。

    伊容用手去挡,没有等到男人的拳头,抬头,看到柳玄月正挡在她的前面。

    “对不起,我妹妹她心情不好,火气有点旺,我请你去喝杯酒当作道歉”柳玄月拿出自己的招牌笑容。

    他还真是男女通吃,那名男人情绪很快就平定了,骂了两句就走了。

    柳玄月转头,拉起伊容的手来到吧台边“干嘛打人,你很厉害么,就你这小悍妇的模样,谁会喜欢你”。

    伊容不理他,坐上高脚椅,向酒保要了一瓶酒,坐在那里自已倒来喝。

    杯子刚才嘴边就被抢去了。

    “要么还我,要么你喝!”伊容扔了一记冷眼给他。

    柳玄月的酒量一般,平时不大喝,但喝也能喝一点,他看看手中的酒,端起来喝掉“我喝了,玩的差不多了,你就快点走吧,别若事生非了,看到你是暖央姐朋友女儿的份上,我才这么忍让你的,知道么”。

    “酒量不错嘛,你再喝三杯我就走”伊容拿起他的酒杯,倒了快要溢出来的满满一杯,又递过去“来,喝!”

    “我喝不了,这么三杯我肯定醉了”柳玄月对自己的酒量很清楚,这么烈的酒三杯下肚,他一定挂掉。

    “那我喝”伊容爽快的拿过来放到自己嘴边。

    “真是欠了你的”柳玄月无奈,再次夺过她的酒杯,把满满一杯喝掉。

    “厉害!还有两杯”她心里有气,就是要喝倒他。

    接连几杯酒下去,柳玄月靠在那里动不了的,脑子也是晕晕呼呼的。

    伊容本以为就算醉了,也不至于成这样,她推推他“柳玄月——,你真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