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君天与暖央——命运之初见,这是一个恶毒的家伙!

君天与暖央——命运之初见,这是一个恶毒的家伙!

    命运就像一场早已注定好结局的连续剧。

    美好的,想留住,却偏要失去。

    痛苦的,想逃离,却偏不能逃离。

    哭泣,用力的哭泣,却已是换不回那初恋的人与逝去的人。

    站在命运最初,她以为看到了终点,但其实,路还很长很长,奋力抗争,以为能挣开枷锁,却不知那点“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_字手打力,丝毫动摇不了那命运的大转盘,只能一路被命运绑架,去迎接那一场一场人生浩劫琬。

    什么时候才是终点,唯有时间能给你答案。

    这一天,天空晴朗无云,恰好的温度与湿度,女孩表情呆滞坚忍的望着眼前的白色城堡,止步不前。

    她的背后就是大海,海风吹打在她的背上,像是推着她向走进眼前这座白色的城堡,单薄的身体在风中一晃一晃,似乎就要摔倒藤。

    她穿着夏天的蓝布长裙,清汤挂面的长发,双手紧紧的握着手里的行李包,嘴唇红里面透着白,像果冻般呈现透明色,她五官秀丽,眸子清澈,并不惊艳的小脸,却有一种倔强的生命力。

    这真的是一座城堡!

    这是她来到这里,脑海中冒出的第一句话,她读过的童话书,没有一处能怀它相媲美,它美的几乎是虚幻的。

    金色的大铁门,镂空衔接的地方都精致无比,光洁的表面在阳光下折射出来的光,能把眼睛给刺瞎,里面的草地,绿森森的一大片,仿佛是辽阔的大草原。

    尽头的白色房子,高高耸立着,巍峨的像一坐雪山,她离它那么远,都能感受来自白色城堡所带给她的压力与冰寒,它白的耀目,又似同匍匐在那里雪兽,尊贵,庄严,圣洁,是权力与金钱的象征,它就这么盘踞在海边,奢华的享受着优越的环境与至高的品味。

    她不敢进去,甚至连用手去碰一下铁门都不敢。

    想到父亲,她的心又绞痛了,痛的她几乎要蹲下来,这个世界上,从此以后就剩下她一个人了,她每每想起永远都不能见到爸爸,就觉得不可能。

    而后,她想到那个白衣少年,她连句再见都没有跟他说就离开了,那甜甜柔柔的恋爱感觉,就像是夏天被太阳晒过后西瓜的味道,她跟他约好,要一起上大学的,可是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她连跟他告别的时间也没有,她只能在心里默默的跟他说对不起。

    初恋的滋味与死亡的滋味,交杂成这个夏天最为独特的味道。

    城堡里,有位老人柱着拐杖走出来,他头发花白,脸上皱纹满布,眉宇间沟壑深深,说是这样一位花甲老人,却仍旧透着一股子英锐之气,背后那白色雪兽都只是成为他的宠物一般。

    他走到门外,和蔼的半弯下腰“孩子,进来啊!”

    唐暖央向后退了两步,她认得这位爷爷,在父亲的葬礼上,别人告诉她,爸爸就是为了救他才死的。

    本来可以不用死的人,就是因为他,所以没有了,那是她的爸爸,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她恨他,没有办法不恨。

    洛远山叹了一口气,她为何抗拒,他心里明白“对不起,是我让你没有了爸爸,以后,爷爷会好好照顾你的,这里以后就是你的家,跟我进去吧!”

    她什么都不要,她只想回到以前的时光,可她知道,已经回不去了。

    见她不动,洛远山又上前,试着拉住她的手。

    唐暖央没有再反抗,安安静静的走着,由洛远山牵着走进去。

    从铁门走到别墅前这一段路,仿佛是讲她带进另一个世界的旅程,那个世界华丽的超乎她想象,却也残酷的超乎她的想象。

    踏进洛家大门,瞳孔中的华彩世界,震撼的她连呼吸都停顿了。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华丽的地方,那水晶大吊灯,两边盘旋大楼梯,泛着白光的大理石地面,墨绿色欧式沙发,繁复迤逦的窗帘,墙边随处放置的鲜花,空气中到处飘散着浓郁的花香味。

    她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

    顺着水晶灯,她慢慢的仰起头来,撞进一双妖异冷酷的绿眸之中,一张俊美倨傲的脸在她眼中变的清晰,他穿着白色的马甲,身体颀长,五官立体,有种贵族气息,在她的见过的男孩子里,斯耀已是非常好看,可是眼前这一位有着更为惊心夺目的俊美,可能是因为他的眼睛太漂亮了,又可能是因为他的气质太独特了,他好像不是中国人,可他的头发却是黑色的。

    他们隔着一盏水晶灯对望着,她似乎看到,他对她微微勾起了那嘴角,那笑,魅惑,冰冷,充满了鄙夷跟轻蔑。

    那一瞬间,她知道,那个漂亮高贵的大男孩不太喜欢她。

    “那是我的孙子,他叫洛君天”洛远山笑呵呵介绍,鹰一般的眸中,有着一种盘算。

    “哦!”唐暖央轻轻的点头,表情沉静如水,不露一丝波动。

    初到这个家,她就意识到,这并非是一个温暖的地方,甚至还藏着危险,她必须小心的应对,这已经不是那个可以尽情欢笑的家乡了。

    “我带你上楼吧,你这孩子啊,还真是特别,爷爷说要你接你,你不要,非要自己来,累了吧,我带你去你的房间,先休息一下,晚上我再介绍其他人给你认识”洛远山拍了拍她的背,带她上楼。

    他很喜欢这个女孩,她身上那种冷静,让他吃惊的同时,也是很欣赏,这个女孩以后有做大事的潜能,他洛远山看人,从来不会错。

    到达两楼的时候,一道清洌温润的声音传来“人来啦!行李我来拿吧!”

    唐暖央还没来的及去看来人,一双修长干净的手就接过了她手中的行李,一股子淡淡的清香也弥漫在她的鼻尖,非常的舒服。

    她抬起头来,看到一张飘逸柔和的脸进入她的视线,他脸上挂着温润的笑,让人不由自主的就放轻松了,不似刚才那倨傲冷酷的美少年,这位大哥哥的,充满了温暖的亲切感。

    她猛的抬起头来,一双清亮的眸子就那么横冲直撞,近乎如鲁莽的小兽般冲过来,让他愣了愣,感觉心脏被撞了一下。“你好!欢迎你来洛家,我是洛云帆!”男生回过神,微笑着介绍自己,见她呆呆的不笑,自然熟的刮了一个她的鼻子“女孩子,别这么酷嘛!”

    唐暖央的脸立刻就刷红了,把头压下。

    “爸,我带她去房间吧!”洛云帆揽过唐暖央,语气礼貌,那种自然而然的温润,是如此的浑然天成。

    洛远山点了一下头,允许,看着走上去的两个孩子,一声无言的叹息,自他的肺腑中叹出,他们都是可怜的孩子啊。

    三楼,俊美冷傲的大男孩将刚才的一幕尽收了眼底,嘴角的轻蔑变居了一种恶毒的嘲讽。

    唐暖央跟着洛云帆上了三楼,她跟在他身边,他偶尔会回头对她微笑,那种自然的亲和,让她心情也是倍感轻松了。

    她回想起刚才他叫那位爷爷爸,难不成他们是父子?!可他们差了有50多岁吧,眼前这位大哥哥看上去才20出头样子。

    “你的房间还在前面,跟我来吧”洛云帆怕她拘束,又说了一声。

    那声音淡淡的,无比清越,又似春日里最柔最细的风,让唐暖央还有些绷紧的神经,全部放松了下来,看样子,这洛家也并非每个都是坏人。

    经过一扇四周都镀着银边的双开门扉,也不由的多看了一眼,心想,这房间连房门都这么气派,一定是这个家里最的权势的人住的,说不定是那爷爷的房间。

    看的太入神,前面的人停下来都不知道,以至她直直的撞上洛云帆的背“啊呀——”

    “没事吧!”洛云帆立刻转身,关心的低头看她。

    “没事!”唐暖央揉了揉鼻子,不好意思的脸红了。

    “嘁——”

    充满了不屑的冷哼声在走道上响起,不轻不重,却是相当刺耳。

    唐暖央从洛云帆身边探出头去,看到此刻他背后站着一个人,就是刚才站在三楼的男孩,他真高,刚才在下面只看到他的脸,现在站到了她的对面,她才发觉到,一张俊美的脸,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压近了,更是完美的让人产生压力。

    “君天,你没去学校啊!”洛云帆淡淡的开口,那随意的语气,像是长辈对晚辈说话一般,那种老成悄然显露。

    洛君天单手单手插在裤袋里,懒散优美的走过来,本就很俊的脸上绽放出一抹灿烂迷人的笑“你不也在家嘛,今天有这么重要有家庭成员要加入,怎么少得了我的迎接呢”。

    他的笑是那么灿烂,耀目无比,可是唐暖央感觉不到他的善意,反倒是一股浓烈的敌意扑面而来,那双绿眸寒气逼人,刀锋一般的锐利。

    洛云帆浅笑,似是温和淡雅,隐约之中,双富含别样的深意。

    洛君天的视线从他的脸上挪开,落在后面女孩的脸上。

    不知为何,他的眼睛一射来,唐暖央就僵起了身体,背脊一片凉意,放在身侧的微微收拢。

    他向她走近了几步,站到离她不到半米的地方顿下步子。

    即使他比她高,那颗头颅也没有低下,而是抬着下巴,垂着眼帘,居高临下的俯视。

    “叫什么名字?”他懒懒的问,醇厚的重低音,好听,很有诱惑力。

    唐暖央前所未有的紧张,极力的稳住气息“唐暖央!”

    “唐—暖—央——”洛君天细细的嚼着她的名字,而且似夸似嘲的笑出了声“这名字还真特别,跟洛云帆有异曲同工的地方”。

    这算是好话?唐暖央在心里打了个问号,因为她不懂他的意思,也分辨不出是善意还是恶意,只感觉这个俊美的不像话的大男孩不好惹。

    她再一次对他的印象打下这样的标签。

    “不问问我的名字么”洛君天挑眉,又近了一步,伸出插在口袋中那只手,轻佻傲慢的捏起她的下巴,邪冷狂妄。

    唐暖央心里一惊,条件反射的拍开他的手,犹如刺猬般的竖起倒刺,满身的警戒“你干什么”。

    洛君天想不到这个寒酸的跟个乞丐似的女孩,竟敢拍开他的手,怒气来的迅猛,他沉着脸,从牙缝中挤出话来“你胆子好大——”。

    “是你先对我不礼貌的”唐暖央心里也怕,但是她不觉得自己有错,他的举动分明是在轻薄她,非常的无礼。

    “不礼貌?我不过是捏了你的下巴,知道为什么要捏么,因为你太矮了,看的我眼睛都酸了,我还没怪你太矮,你倒先怪我不礼貌”洛君天气势汹汹的贴过去。

    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唐暖央想后退,可是她不想恶势力低头,也不知是哪来的勇气,她伸“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手用力的推了他一把。

    洛君天没心理准备,被她推的倒退了几步,睁大了那双美丽妖异的绿眸“臭丫头,你推我?”

    “我——”唐暖央张张嘴,想着自己是不是太过分了。

    “你什么你,知道我是谁么,在这个家里得罪我就是找死,懂么——”洛君天用手指戳了戳她的脑袋。

    唐暖央个性内向,却不懦弱,握起了拳头,用那双明亮清澈的眸,不服输的瞪他。

    洛君天还没遇到过这样的女孩,一时间更为讨厌的想要拽起她的衣领。

    在旁的洛云帆,终于看不去了。

    “君天,你够了——”他拉过唐暖央,藏到背后。

    “哼,一个乞丐,一个私生子,物以类聚,垃圾与垃圾,果然是一伙的”洛君天鄙夷的冷嘲,拿出手帕,擦了擦自已的手,扔在地上。

    转身,他推开那双开门的房间,走了进去。

    唐暖央隐约看到房间内的华丽,原来是这个家伙的房间,她为自已刚才冲动的行为感到后悔,那家伙看上去很记仇,怎么办,以后他一定会借机报复的。

    洛云帆侧过身去看唐暖央,用手扶了一下她的肩“不要害怕,有爷爷在,君天不敢对你怎么样”。

    这声不要害怕,像是一剂强心剂,注入她的心间。

    可是当洛云帆推开双开门对面那扇房门时,唐暖央有种被乌云笼罩的感觉,这个家那么多,有那么多的房间,为什么偏偏要在那可怕家伙对面呢,那不是每天早上起来,晚上回来,都有可能跟他碰面。洛云帆看她哭丧了一张小脸,猜到她的想法,他轻笑着将手放在她的脑袋上“没事的,习惯了就好了!”

    唐暖央抬起头来“那要到什么时候才能习惯?!”

    “很快,你很快就能习惯,以后有什么难题,可以来找我,不要客气”洛云帆友好又亲切的握了握她的手。

    “谢谢你——,洛,,,哥哥”唐暖央不知该叫他什么才好,以他们的年纪,叫哥哥再合适不过了。

    “就叫云帆哥哥吧,挺好的,你先休息吧,我下去了!”洛云帆拍拍她的头,转身要离开。

    “你住在下面么”唐暖央追问,想着,他要是住在她隔壁就好了。

    洛云帆侧过脸来,俊逸清雅的侧脸如雪山之巅般有脱俗的味道“对!我住在二楼,左边倒数第二间房,欢迎你来打扰”。

    “嗯!”唐暖央点头,看着他离开,瞅见对面那房间传来开门声,跟鬼要来了似的,赶紧把房门关上,还上了锁。

    心突突突的跳个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