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君天与暖央——去夜店!

君天与暖央——去夜店!

    唐暖央跟洛云帆听闻声音,同时转过头。

    看到来的人正是洛君天,他穿着黑色的低胸T恤,性感张扬,瞧他的样子,换了衣服正要出去。

    “我有没有挑拨离间,你心里不是最清楚嘛”洛云帆轻笑着回了一句。

    洛君天擒着坏笑走来“当然,我心里当我清楚,你就是我们洛家的一只白蚁,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蛀空洛家的每一根房梁,净搞破坏”。

    “呵——”对于这种污蔑性的控告,洛云帆并不生气,反倒是笑的越发温润了“君天,对付一个根本不是你对手的女孩,你胜之不武啊”琬。

    “别说的这么含蓄隐晦,你倒是说说我对付谁了?不说清楚,我今天要你好看”洛君天像条变色龙似的,一瞬间变的阴森恐怖。

    洛云帆注视他,在这个家,他向来选择的都是“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息事宁人,他一直保持着这种伪装,今天若是跟他争辩到底,这层覆盖了如此之久的假面将毁于一旦。

    “说啊,怎么不说了?”洛君天走进几步,与他平肩而立,虽然他们相差了五岁,但个子差不多高藤。

    “君天,得饶人处且饶人吧,爷爷若是查起来,对你也没有好处”洛云帆淡声相劝,只有暖央这种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才会相信他真的是救她那个人,而非整他那个人。

    “哈哈,,,,,”洛君天狂妄的大笑“我说洛云帆,你除了摆出爷爷来吓唬我,你还是什么啊,我告诉你,有证据你就说,没有证据,就闭起你的狗嘴,不要挑拨我跟暖央之间的感情,我们以后可是要做夫妻的”。

    “你真有心娶她,就不会这样了,君天,我不知道你心里盘算着什么,但我知道,一定不会是好事,对一个女孩子,你执意要这样么,她已经够可怜了,就真的不能放过她么”平时洛云帆很少管闲事,可是看到简单纯真的唐暖央被卖了都还替别人数钱,他莫明的不忍心。

    唐暖央不大听的懂他们在说什么,但大致的意思应该是洛云帆怀疑今天是洛君天在学校故意整她的。

    眼看着,他们一副快要打起来的样子,她跑过去拉开他们“你们不要吵了!”

    “暖央,你先进屋,我跟君天聊会”洛云帆拍拍她的肩,往别墅方向抬了抬下巴,示意让她立刻进去。

    洛君天绿眸微眯,一把将唐暖央扯过,揽抱在怀中“暖央,我带你去好玩地方玩去!”

    说着,丢给洛云帆一个卫生眼,便带着唐暖央向反方向走。

    “暖央才13岁,你带她去泡酒吧,让爷爷知道你就完蛋了”洛云帆喊过去。

    酒吧!!!唐暖央回忆在电视剧里看过的场景,那地方黑黑的,很吵很闹,也很危险,爸爸曾跟她说过,好女孩是不能去那种地方的。

    “我不去了!”她停下脚步,向后退,试着挣开他的手。

    洛君天把唐暖央抱的更紧“那里很好玩的,我保证你没有去过,走吧”。

    “那地方我不能去,你去吧,我今天好累,我要上楼去休息了”。

    “又不是那你去做苦力,只是坐着喝喝饮料而已”洛君天这么说的时候,看她仍旧不想去的模样,俊脸立马阴沉下来“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你不会连恩人的话都不听吧”。

    洛云帆走过去,头一次用严厉的口吻说道“洛君天你不要胡闹了,要真要去告诉爷爷了”。

    “你去说啊,我不过是带她出去吃冰激凌,爷爷应该不会那么不懂情理吧,再说他不是希望我眼暖“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央能好好培养感情嘛”洛君天傲慢的抬着头颅,语气中满是挑衅。

    “那,,那我也不想去吧”唐暖央嘟哝,她看到洛君天就想起他中午的那个吻。

    洛云帆趁机说“听到没有,暖央不想去,你不能勉强人家,至于你是不是她的救命恩人,你自己心里清楚”一个新生刚进学校,就成了全校敌对的人,这说的通么,若是没有人在后要指挥,那是绝不可能的,而这个人也只有可以是君天。

    早上他就觉得他这态度突然大改,肯定在策划着什么,现在看来,他整了暖央,又去救她,这葫芦里卖的必是毒药。

    洛君天这次倒是没有激烈反对,而是低头看了暖央一眼“他说我不是你的救命恩人,不是好人,你说说看,我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

    唐暖央想起他今天从喷泉里救起了她,又带她去医务室,还给她送饭,这一切都不是坏事,她犹豫着回答“应该是好人吧!”

    “听听,听听——”洛君天指着唐暖央“连当事人都说我是好人”。

    洛云帆在心里暗自冷笑,也心知眼下说什么都没有用“就当是我误会你好了,但是君天,我劝你真的别能带暖央去那种地方”。

    “我从来没说去酒吧啊,是不是我带着我媳妇去约会,也要给你打报告啊”洛君天讽刺道。

    洛云帆没话说了,君天这家伙总能够替自己找到借口。

    “没话说了吧,那我们走了”洛君天向一边勾了勾嘴角,完全不问暖央愿不愿意,大掌握紧唐暖央的肩膀,向跑车而去。

    “我不去——”唐暖央一边抗拒,一边回头往洛云帆那边看。

    “君天——,洛君天——”洛云帆在后面颇为严厉的喊,可却一点的作用也没有。

    唐暖央被半强迫的塞进车里,火红色的跑车透着夜的狂野不羁,呼啸着离开别墅。

    窗外,已是漆黑一片。

    “我们真的去甜品店么”唐暖央问,心想既然被他押上了车,也离开了别墅,怕是没用的,不然自然点的去接受。

    洛君天嘲讽似的灿笑开来“是啊,去甜品店,一间非常特别的甜品店”。

    非常特别?有多特别?

    唐暖央脑中充满了疑惑,侧头瞄了他一眼,看到他的双唇,想到他的舌头在她的嘴里,脸就克制不住的红了,她不由的坐端正了一些,把唇抿起。

    洛君天狐狸般的笑,用余光瞟她,小妮子思想不纯哦,想到什么了呢,莫明是中午那个让她沉醉的舌吻。

    看来只要他再下一点迷)7E药就能搞定了。车子在一家私人会所停下,这里面全是富二代。

    “这是甜品店?”唐暖央一个初中生虽然没什么见识,不过甜品店跟夜店还是会分的。

    “是特别的甜品店,下车吧,我带你进去吃最好吃的冰淇淋”洛君天诱惑似的舔了一下唇。

    唐暖央的脸刷的一下沸腾般的红了起来,车上的气流也热的她快不能呼吸了,她打开车门快速的下去,走远了些。

    还真是容易脸红的丫头,洛君天不自觉的笑开了嘴,下车,对着站在路边的女孩喊“过来——”。

    “我在外面站着就好,你进去吧,我在外面等你”唐暖央一百个不想跟他进去,这店看着好危险,他看起来也很危险。

    “过来——”洛君天压低了声音,阴气沉沉的又重复了一次。

    “我不想进去,真的不想”。

    洛君天也不跟她废话,一把拉过她的手,就往里面走“门口坏人很多的,我要是把你扔在门口,待会你会被骗走的,我可不放心”。

    他说的那么关心,让唐暖央也不好意思再次拒绝。

    走到里面,幽暗的蓝光将他们包围,里面很凉快,就是光线太暗了,颓废的音乐飘荡在每个角落,有一种让人放松跟堕落的感觉。

    这里面的每个人都向洛君天挥手,无一不是俊男靓女,他们的眼神也无一例外的看过了洛君天之后,把眼睛移到了唐暖央的身上,然后窃窃私语。

    “在这里,在这里——”左前方的一个半圆隔离区,有个大男孩在对洛君天挥着手臂。

    洛君天带着唐暖央快速的到了那边,坐到一群人中间,有女孩也有男孩,桌上放着各类的酒水跟食物。

    他们这一群人,男的个个风流成性,女的也是豪放的很。

    唐暖央夹在他们中间,简直就是异类中的异类,不仅是年纪小很多,气质也不相同。

    “难得见你带新美眉来啊,不怕你家人醋坛子知道了找你闹啊”一个朋友打趣道。

    “她可不是一般的女孩子”洛君天握住唐暖央局促的小手,故意说的暧昧,又不把话说穿。

    他这么一说,其他人可起哄了,吹口哨的,拍桌的,惊呼的,响成一片。

    “我们还是第一次听你说不一般的话,仔细一看,这真是天然去雕饰,清水出芙蓉的小美人一个,怪不得洛少觉得不一般,我们看着也不一般”。

    “你们看她的头发,好黑好亮,真是清纯”。

    “看来洛大少现在更喜欢这种纯天然的小美眉,弄的我都对化浓妆的女人反胃了”。

    唐暖央感觉自己像是动物园的猴子,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被他们品头论足的,心里着实的不舒服。

    洛君天坐在一旁,笑眯眯的把手搭在她的肩上“你们适可而止吧,别吓着她了”。

    “哎哟哟,洛少心疼了,天哪,这事要是让蒋小姐知道,真不知她会不会马上杀过来呢”一个染着金发的女孩使了使眼色。

    这群唯恐天下不乱的人,真给蒋瑾璃发去了信息。

    洛君天笑而不语,靠过去倒了两杯酒,一杯递给唐暖央“拿着,试试味道看,可甜了!”

    唐暖央接过酒杯,他说很甜,她一度还以为果汁,正好她很渴,所以没有多想就喝了一大口,哪知道是酒,想要吐出来,却已经来不及了,火辣辣的酒一下子就到了她的喉咙,烧上她的脑门跟五脏六腑。

    “咳,,,,,,”从来没有喝过酒的她,被呛的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憋红了脸,在那边剧烈的咳嗽起来。

    洛君天在旁边幸灾乐祸的暗笑,又故作关心的拍她的背“你没事吧,慢慢喝,这酒哪能像你这样喝,要小口小口的抿嘛”。

    唐暖央皱眉看他“我不会喝酒,你戏弄我!”

    “冤枉啊,我哪知道你不会喝酒,而且这酒我觉得真的挺甜的”洛君天装作无辜的模样。

    这喝都喝的,跟他理论也没什么用,唐暖央扶着额头,感觉头昏昏的,才一口酒,她就醉了,脑袋耷拉在沙发上就不动了。

    “暖央——,暖央——”洛君天叫了她两声,她都没什么反应。

    不会吧,这酒量差的也太惊人了。

    “洛少,你的小美眉喝醉了,你还玩么”。

    “当然)21让她这里睡着吧,走,我们到那这去玩”洛君天若有所思的又盘算起来,站起身扔下她往别处走,他心里恶意的想着,她能遇到什么危险才好玩。

    几个朋友看不懂的耸肩,要说他喜欢这个女孩,又怎么放心把她独自扔在夜店里呢,常来玩的人都知道,有的男人专门占这种喝醉的女孩的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