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君天与暖央——想要我帮你开苞么!

君天与暖央——想要我帮你开苞么!

    一群人离开座位,只剩下唐暖央,那一大口烈酒,让她的脑袋越来越重,刚喝下去的时候还不觉得,这会站都站不起来了,后劲非常之重。

    在这种情况下,洛君天还是不是坐在她的身边,她也根本无暇去顾及。

    洛君天跟朋友去到另外一桌,不过他的眼神还是随时关注着唐暖央那一边的,等着再演一出英雄救美。

    昏暗的氛围下,许久都平静无波。

    门外又进来一位漂亮的女孩,穿着飘逸的长裙,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像是找人一般的四下乱转着头琬。

    最终,在闹哄哄的一张桌子前找到了她要找的人。

    “咦,这不是蒋大小姐嘛,你怎么来了”发信息给她,等着看好戏的某个朋友,故意大声的喊道。

    洛君天看到蒋瑾璃来了,马上猜到是谁多事把他带唐暖央来这里玩的事告诉了她,哎,女人啊,突然觉得很心烦藤。

    他起身,过去拉着蒋瑾璃就往外走,留在这里,被她又是一通逼问,他岂不是没面子,要是对她黑脸,她保准立马哭给你看,他对女孩子哭是完全无力招架的,特别是瑾璃,哭起来那是没完没了。

    他们走出去,一群朋友在背后纷纷调侃起来,这又笑又闹的,更是把唐暖央忘到九霄云外了。

    不知是过了多久,唐暖央隐约觉得沙发动了一下,她迷迷糊糊的转过头来,还以为眼前的人是洛君天“要回家了么”。

    坐下来的年轻男人上下瞄着唐暖央,因为她发育的还是错,虽然才13岁,乍看之下跟18岁似的,在这里玩的,大多还是带着猎艳的心态,眼前这个小美人清新可爱,跟这里很多浓妆艳抹的女孩得不一样,正所谓,物以稀为贵,这小美女更是让人心痒痒。

    “你要跟我回家么,那好啊,我们走”男人过来拉起她的手臂,她身上独特的处)7E子香,让人亢奋。

    听声音不像是洛君天的,身上的气味也不像,虽然浑身无我力,可大脑还有清晰的地方“你是谁,放开我”。

    “你不是说要回家么,我送你回家啊”男人架起她往外走。

    对付一个醉酒的女孩,不费吹灰之力。

    “我不要跟你回家,洛君天,洛君天——”唐暖央呼喊着,内心很恐慌,很害怕,手脚并用的挣扎,想要使出全力,却连拳头都握不起来。

    “小妹妹,哥哥不是坏人,你跟我走,我们去玩很好玩的游戏哦”男人扶着她的细腰,上下揉动着,声音透着淫意。

    “救命啊,救命啊,,,,,”唐暖央直觉呼救,眼前到处一片昏暗的幽蓝色,仿佛在地狱中行走。

    尽管她这么喊救命,仍旧没有人来救她,因为在夜店中男人带喝醉的女人出去过夜,那是很平常的事情,谁也不会当回事。

    唐暖央被强行的拖出会所,来到外面。

    “放开我,放开我,救命啊,救命——”她不能被这个男人带走,洛君天,洛君天去哪里了,他怎么不来救她。

    “小宝贝,哥哥的车就在那里,你就别挣扎了,待会你就开心的舍不得离开我了”男人有点迫不及待了,他决定在车上就吃掉这可爱的小甜心。

    洛君天跟蒋瑾璃就在不远的小巷子口站着,不过因为夜晚来往的车辆太多,唐暖央那点呼救声夹杂在里头,让人很容易忽略。

    唐暖央被硬拽着到了一辆宝巴跑车旁。

    男人打开车门,就强行的把她往里塞,她紧紧的拉着车门,死也不要进去。

    “进去,乖,给我进去——”男人掰开唐暖央手指,将她用力一推,推了进去。

    唐暖央摔在车座上,身上裙子往上缩,露出纤瘦雪白的大腿,又细又长,无比的迷人。

    男人瞧见这春光,裤裆里立马就顶起了小山头,他受不了了,心里的邪恶的欲念,让他一刻也等不及了,他将唐暖央又从前座拉出来,打开车座的车门,强行塞进去,自己也钻去,关上车门。

    身体被压住,唐暖央前所未有的恐慌,捶打着压着她的男人,奋力反抗。

    路边的一道强光射来的,一辆银色的车子停在宝马车后面,洛云帆从车上下来,他快步的走向前,打开车门,将压在唐暖央身上的男人给拖了出来。

    原来男人太猴急,连车子都忘记上锁了。

    就在唐暖央要被撕去衣服的时候,身上的重量消失了,依稀听到耳边有温润而又冰冷的声音响起。

    “她是我妹妹,你要带她去哪里”洛云帆在家里左思右想的,实在不放心,考虑再三还是决定出来看看,这间会所是洛君天常来的,因此他先到这里来碰碰运气,哪知车子一开过来,就看到唐暖央被个陌生男人押着上车的情景。

    “是你妹妹又怎么样,她自愿跟我走的,都是成年人,不犯法吧”男人也不慌张,他想反正这女的喝醉了,自己怎么编都行。

    洛云帆挑起了眉,冷笑“成年?我妹妹才13岁,怎么能叫成年呢”。

    “什么,13岁!!!!”那男人惊呼,看向车里的女孩子“我的天哪,这年头,女孩子长的也太早熟了吧,她哪像是只有13,我以为她成年了”。

    “你现在已经触犯了法律,企图性)7E侵未成年少女,这可是刑事罪,跟我去警察局”洛云帆可不是吓唬他。

    男人从地上爬起来“对不起,误会一场,我看令妹喝醉了,又只有一个人,我好心想送她回家的,我不知道她是未成年少女”。

    洛云帆一听只有唐暖央喝醉了,还落了单,心里不自觉的一阵气愤。

    他钻进车里,想把唐暖央扶出来,手一碰她的手臂,她就害怕的大叫起来“走开,走开,不要过来,救命啊——”。

    “是我,别怕,我是洛云帆,我来救你了,别怕,别怕”洛云帆安抚的轻轻拍了拍她的脑袋。

    熟悉温柔的名字,在恐慌的世界里化作一条救命藤,唐暖央飞快的抱着洛云帆“带我离开这里,我不要呆在这里”。

    “好,我马上带你走,别害怕,没事了”洛云帆将她抱出车内。那男人生怕洛云帆真的会抓到去警察局,瞅准了空档,上车逃走了。

    洛云帆也不去追他,因为这次事件的罪魁祸首并不是这个企图侵犯暖央的男人,而是带她来,又故意灌她喝酒,把她扔在一边不管的洛君天。

    这时,在小巷子里说完话的洛君天跟蒋瑾璃走出来。

    眼睛极尖的洛君天一眼就瞄到会所前的那辆银白色跑车,还有正要走向车边的洛云帆跟唐暖央。

    该死的家伙,竟然追到这里来搞破坏。

    “洛云帆,你给我站住——”洛君天指着前方,满身喷火的大步赶了过去。

    洛云帆转过身,看着走来的洛君天,也第一次有了想揍他一顿的冲动感,他从来都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不是冲动鲁莽的人,但是这一次,他有点控制不住了。

    唐暖央靠在洛云帆的身上,听到另一声熟悉的声音,她闭着眼睛,却能知道这是洛君天的声音,身边都是熟悉的人,她感觉自已终于安全了。

    蒋瑾璃小跑的跟上洛君天,顺着他手指所指的方向,也看到洛云帆跟唐暖央,目光接触到唐暖央,那一头垂到腰际的黑发,让她立刻就想起白天见到的那个女孩。

    一天之内,出现在她跟君天身边两次的女孩,对她来说,无疑是巨大的威胁。

    “你属耗子的吧,偷偷摸摸的,又想把我的人带走?”洛君天瞪着眼睛,一副要活吃了洛云帆的样子。

    “如果不是你扔下她,我怎么有机会偷偷摸摸的带走她呢”洛云帆的声音平静中带着尖利的讽刺。

    “我不过是走开了一下下而已,这不能叫做扔下”。

    “只是走开一下下?!你这一下下可真是有够漫长的,你怎么不在暖央被男人带出会所的时候发现到自己走开很久了呢,知道她差一点被人强)7E奸了么,你有多讨厌她我不清楚,但她只是个女孩子,你良心过的去,爷爷那边你也交代不起”洛云帆眼神阴冷的注视他,内心翻江倒海。

    洛君天吃惊,以为洛云帆撒谎,细看唐暖央,发现她头发乱糟糟的,手腕上也有被硬拽过的痕迹,这才想起刚才在小巷里,似乎听有喊救命的声音。

    心里划过一丝愧疚感,他本想再演一出英雄救美,哪怕瑾璃突然来了,他一时间忘记了她还在那边醉着。

    “这是意外!”他狡辩,在洛云帆面前承认错误,那是不可能的。

    洛云帆看了他一会,做了一个决定“君天,若是你为了童养媳这件事处心积虑的这么对付她,那我去跟爷爷讲,让他把暖央给我好了”。

    “真的?!”洛君天绿眸一亮,能把这乞丐丫头推给洛云帆,那跟把她赶出去一样,是个一劳永逸的好办法,只是这么值得开心的好事,他内心怎么不觉得高兴呢。

    “当然是真的,我挺喜欢她的,你不要,我要!”洛云帆扶抱着唐暖央,说的很坚定。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去说”洛君天感觉心里头不舒服起来。

    “明天)21明天就会说的,以后她不会妨碍到你,她跟你没有关系,你也不用看她不顺眼了”说完,洛云帆扶着唐暖央先走了。

    洛君天站在那里,这么天大的好事,他怎么想,怎么都觉得堵心。

    蒋瑾璃走过来,牵住洛君天的手“君天,我到现在才知道,原本你是不想接受爷爷的安排,才故意整那个女孩啊,害的我以为你喜欢她呢,是我误会你了,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现在这样也挺好的,四叔帮你解决了难题,以后你不用烦恼啦”。

    洛君天对她言不由衷的笑了笑“是啊!他还是难得帮我一回呢”。

    ******

    唐暖央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她看上去虽然睡着了,但是她能感觉到有人在给她擦脸,梳理她的长发,那动作好温柔好温柔,让她想起了爸爸,不由的想哭,流下泪来。“怎么哭了呢?”洛云帆用手给她擦了擦,见她抽泣个不停,有点无措了“别哭,别哭,坏人已经走了,没人欺负你了,我会保护你的,睡吧”。

    柔软温情的声音在她耳边像一道道暖流,注入她的心间,她心里渐渐的不痛了,思绪也飘的越来越远。

    看她安稳的睡着了,洛云帆给她盖好被子,放轻脚步走出房间。

    迎面,悠闲甩着钥匙圈的洛君天咀嚼着口香糖走来。

    “真是好细心哪,话说洛云帆,你看上那乞丐丫头了?”在回来的路上他一直想,或许洛云帆在图谋什么。

    “她是个很可爱的小妹妹,我觉得跟她很投缘”洛云帆模糊的回答,若是说对她一见针情,以洛君天事事都要跟他作对的个性,弄不好改变主意,不想把暖央让给他了。

    “我从来不知道四叔你还是个大善人哪,行,我就让你善良一回”洛君天拍拍他的肩,走进房间。

    洗过澡,躺在床上,睡到一半,洛君天突发其想又下床,走到对面的房间。

    没有开灯的房间里,月光泄在床上,照在女孩秀气的脸上,她均匀的呼吸着,她有张好看的鹅蛋脸,睫毛长长的,皮肤干干净净的,在他眼里,这个女孩半点也不惊艳,可他莫明的睡到半夜就想起了她来,想到她打起架来的倔强凶悍,想到他吻她后害羞脸红的样子。

    弯下腰,他伸出手去摸了摸她的小脸,惊觉到自己干的事,他慌忙直起身子。

    疯了,他真是疯了,手在身上擦了擦,鄙夷的往床上看了一眼,转身急步的走出去。

    *******

    第二天早上。

    唐暖央头昏昏的醒来,坐在床上,想着昨晚的事情,有三个关键点进入了她的脑海,第一,她喝醉了被洛君天撇下了,第二,她差点被个陌生人的男人给欺负了,第三,洛云帆救了她。

    洛君天是故意的。

    愤怒感直冲脑门,她下床冲到洛君天的房间,见他不在床上,倒是浴室里传来水声。

    她哪知道他早上就洗澡啊,以为是洗脸,冲过去踢开门,没看清人就先怒喊“洛君天,你这个大混——”骂到一半,看到光着身子站在那里的男孩,以及长在他腿间的恐怖物体,她吸了一口气,呆滞的眨了眨之后,大叫起来“啊——”尖叫声差点把洛君天的耳朵给震聋了。

    他挖了挖耳朵,从浴室里出来,去拿浴巾,不过浴巾放的地方在唐暖央身后的架子上。

    “别过来——”唐暖央早就慌了神,她哪见过男人这么“恐怖”的身体,脑子乱的跟浆糊似的,随后抓起身边能抓到的东西就扔了过去。

    一瓶男用爽肤水朝洛君天飞去,他身手敏捷的躲开,玻璃瓶子在他背后碎开,好在瓶子够厚,没有碎的到处都中。

    他迅速压近,握住她的手“没见到男人的神器么”。

    唐暖央呼哧呼哧的喘息着,扭开着脑袋,不去看他身体“我不知道你在洗澡,我到外面去等你”。

    “进都进来了,有话就说吧!”洛君天逗弄的对着她的脸,吹了一口气。

    唐暖央闭紧了眼睛“我,,,我没话说了,你继续洗吧”跟质问比起来,她一秒钟都不想跟***的他呆在一起。

    对男人来讲,女孩子越清纯可人,他们就越想兽性大发。

    洛君天盯着她慌张的侧脸,衣领下含苞待芳之处无比诱人,他不由的觉得燥热起来,18岁说是男孩,该有的生理反应早就有了,他情不自禁的压紧她,低头在她脸上亲了一下“要不要一起洗?”

    “不要,不要,不要——”唐暖央一连说了三个不要,她分明是来质问他的,她是正义一方,她得有底气,可是这会,让她像老鼠那么逃走,她也愿意。

    “你要也不用一连说三次吧,我帮你脱衣服”洛君天色迷迷的摸到她的胸口。

    “好痛——”唐暖央绞动着身体,殊不知正好碰到了他敏感的地方。

    少女香,肿胀的某处,洛君天本就蠢蠢欲动的***,这会更是拦不住,他精壮的腰身向前压去,抵在她的身上“丫头,你真想让我在这里为你开苞”。

    唐暖央脸一阵红一阵白,心里气愤的要命,人慌张过了头,慢慢的反倒冷静了,她脑中回想起昨天在夜店外洛云帆跟洛君天的对话“你这个臭流氓,我知道洛云帆今天要跟爷爷去说,让我跟他成一对,既然这样,我跟你就不是那种亲密的关系”。

    “你喜欢洛云帆不喜欢我?”洛君天眯眼,心里极不平衡。

    “对!我不喜欢你,如果非要在你们之间选,我一定会选洛云帆的”起码洛云帆不会这么欺负她,其实她全都不喜欢。

    洛君天最不能忍受的就是输给洛云帆,他阴狠一笑,低头猛的强吻住她,不喜欢他喜欢洛云帆,那他还非让她喜欢。

    他强迫性的纠缠她的舌头,撩高她的裙子,隔着她的内~裤摩擦。

    唐暖央吓坏了,男女之事对她来说正处于牵牵手都会脸红心跳的一个阶段,而这个男孩却直接带她进入成年人的事情,这怎能让她不怕。

    楼下。

    洛云帆站在洛远山的房间里。

    “你真的这么喜欢暖央?”洛远山从床上下来,一旁是伺候了他一辈子的管家。

    “是的,爸,君天变的法欺负暖央,这样以后肯定会出事,我很喜欢暖央,我一定会好好对暖央的”洛云帆态度很坚定。

    洛远山踱步到窗边,望着外面,目光深远,半晌,他对一旁的管家说道“去叫君天下来!”

    “是,老爷!”管家走出房间。

    洛远山转过身来,走到洛云帆身边“云帆呐,你先别急,待我问问君天,他要是真对暖央无意,我会考虑你的要求,你要理解,暖央而言她不是一件物品,今天我说把她许给君天,明天我又把她许给你,小姑娘心里会怎么想,我是出于想让她能在我们洛家富富贵贵,平平安安过一辈子,并非是把她当作一个傀儡!”

    “爸,我了解!”洛云帆顺从的低头,老爷子是他最尊重的人,这个家虽然冷漠,但他能感觉到爷爷是爱他的。

    楼上,洛君天兽性大发,已经扯开了暖央的裙子。

    管家上楼,见洛君天的房门没关就进去了,听到浴室有怪声,他走进一看,就赶紧的转过身,老脸通红,少爷这也太猴急了,暖央小姐这才13岁啊,他怎么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