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君天与暖央——当电灯泡,误食昏倒!

君天与暖央——当电灯泡,误食昏倒!

    他这蜻蜓点水般的一吻,显然跟蒋瑾璃想像的缠绵热吻有很大的差别,她心情有点小小的失落,不过她一个女孩子家,总不好扑过去再次索吻吧,她笑笑“好啊,我马上拿给你吃”。

    从洛君天怀里起来,她靠过去在篮子里捏起一个寿司,递到他的嘴边。

    “闻着还挺香的”洛君天张嘴吃掉她手里的寿司,边咀嚼边夸奖“味道真不错,简直可以媲美顶级大厨做的”。

    “呵呵,,,,真的么,那你多吃点,我准备了很多”蒋瑾璃开心的笑弯了眼睛,扭头看到唐暖央,出于客气,也顺带说道“暖央,你要不要也一起吃一点”。

    被点名,唐暖央仓皇的收回视线,转过头去,低头腼腆的拒绝“我还不饿,你们吃吧!琬”

    “不饿那就算了,你继续看风景吧!”蒋瑾璃本也就是客气客气,这女孩倒也是挺识趣的。

    “噢!”唐暖央应了一声,又把头扭向窗外,从头到尾,她都不敢看蒋瑾璃,也不想看洛君天。

    绞着手,她感觉车子里空气是如此的压抑,如坐针毡,有种让她想要破窗而逃的冲动,暗自小心翼翼的吸了一口气,又一点一点小心翼翼的呼出藤。

    断断续续传入耳中的是他们的甜蜜细语,这才是恋人该有的气氛,望着窗外,她想了安斯耀,不告而别之后,她总是不敢去想,因为她太卑鄙了,太胆怯了,如果爸爸没有死,那么现在,这个晴朗的星期天,她会做些什么呢,或许也是跟喜欢的人一起去野餐,在田间铺一块白布,放上甜甜的大西瓜,香香的玉米棒子,晚上还可以一起去抓萤火虫。

    在黑夜里,他牵着她的手,走到乡间的小路上,耳边有青蛙的叫声,她闭着眼睛也能安全的行走,因为有他在,她可以什么也不用害怕。

    这么纯洁美好的回忆,她现在再也没有资格去想了,她已经放弃了,纯恋的爱情也被掩埋在漆黑的夏夜。

    鼻子发酸,眼前的景致也变的模模糊糊的,一切都是无声的,静寂的。

    洛君天一边应付着蒋瑾璃,眼睛却总是时不时的瞥向一直用后脑朝着他的唐暖央,她一动不动的硬的像块石头,他不禁想,她一直这么拧着脖子,难道不会酸?)21

    又或许,她是吃醋了?!

    这极有可能,女孩子都是这样,看到喜欢的人跟别的女孩亲密无间,就是不开心,她现在看上去很沮桑,这么看来一定是伤心难过吃醋了,心里的虚荣感不禁冒了出来,嘴角微微上扬。

    乞丐丫头,碰过他几次,就想把他占为已有了,哈哈,真的是,他越想越想笑,也不知道到底有什么好乐的。

    “君天,什么事情让你这么开心啊,看你一直笑个不停”蒋瑾璃见洛君天一个人乐呵呵的,有点摸不到头绪。

    洛君天含着满面笑意的摇头“哦,没什么,想到某些好笑的事情而已”。

    “好笑的事情?那说出来给我听听,让我也乐一乐”蒋瑾璃抱着他的腰,把下巴垫在他胸口,她想参与他有关的所有事情,想要了解他心里想什么,像现在这样,他笑的那么开心,而她却不知他在笑什么,这感觉相当的不好。

    “这可不行,笑点能戳中我,不一定能戳中你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啊,这可是我保留的笑点”洛君天邪性的轻盈扯笑,神神秘秘的模样。

    蒋瑾璃故作不开心的在他胸前捶打“你讨厌啦,快告诉我嘛,你不能对我有秘密”。

    “真的不能告诉你,你也可以藏着你的秘密不告诉我啊”洛君天继续没心没肝的笑,要是把实话告诉她,估计她会跟他闹翻天。

    很奇怪的一个现象,他挺喜欢瑾璃的,他们认识好多年,发展成情侣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她漂亮,画的一手好画,跟他气场相合,对他百依百顺,他也很喜欢这只依附在他身边的可爱猫咪,只是既然他们是相爱的,那为什么他跟那乞丐丫头做了那么亲密的事情之后,他却丝毫没有背叛的感觉呢。

    眼睛不由的又朝着唐暖央望了一眼。

    “我对你哪有秘密啊,不公平,不公平,洛君天,我—生—气—了!”蒋瑾璃套不出话来,气咻咻扭开头,去了里面的房间。

    外面,又只剩下洛君天跟唐暖央两个人。

    一种无形的不自在,使得唐暖央身体更是僵硬,她真想快点到达目的地,快点结束野餐,快点回家。

    “喂——”洛君天瞅了唐暖央叫了一声。

    唐暖央的身体颤了一下,他的声音吓的她心神俱散,她生怕他说什么,忙说“你快去进去看看她吧!”

    “为什么,你要你未来老公去看他的女朋友?”洛君天压低嗓音说道,声音中带出一种暧昧之感。

    唐暖央握了握粉拳,把脑袋转过来一些,用余光去瞥他“她是你女朋友,我不是你未来老婆,我一定会去跟爷爷说的”她的声音说的极低,想是从喉咙里勉强挤压出来一般。

    若是之前她还抱着完成父亲一遗愿,跟他订婚就订婚这种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心态,那现在则是完全的不这么想了,他有相爱的女朋友,他讨厌她,戏弄她,她绝不会把自已陷入这种当第三者的难堪局面中。

    “听上去,你比她还要生气!”洛君天自以为事的断定她是吃醋了。

    “我没有生气,请你不要再说什么那样的话了,当我不存在吧”唐暖央面无表情的说完,又将脑袋转过窗外。

    “当你不存在?”洛君天挑眉“好啊,那我就当你不存在好了!”

    说着,他站起来,走进里面的小房间。

    只剩下唐暖央一个人了,她这才放松下来,她抬起了自己的双手看了看,上面还残留着握他那里的灼热感觉,她懊悔的叹了叹气,她刚刚都干了些什么呀。

    车子又开了半个小时,才到达只有富人才能进入的庄园。

    这里看去一切都是纯天然的,草地,湖泊,树林,小山坡,蓝天,白云,只是这里未免也干净整洁的过了头。

    唐暖央是乡下丫头,所以对大自然很熟悉,可是这里的感觉让她还是很陌生,或许可以称之为,高端的大自然!她察觉到车子停下来了,车门也开了,就站起来下了车,站在黑色的柏油路面上,放眼忘去干净的连片掉落的树叶也没有,旁边的草地绿绿的,厚厚的,修剪的也是平平整整的,简直就像是铺了绿色的地毯,这里没有野花,看不到土地的颜色,更别提有小动物了,连蚊子都没有。

    车上,洛君天跟蒋瑾璃也走了下来。

    房车开走之后,又开了一辆观光车。

    蒋瑾璃提着蓝子跟洛君天坐上了车,看唐暖央还在站在那边,她喊了一声“我们走喽!”

    “啊?”唐暖央听到声音,回过头去,没想到在她看风景的时候,已经换了车,她小跑着过去,坐在后面。

    洛君天拿过蒋瑾璃手里的蓝子,递给唐暖央“你力气比较大,你来拿吧!”

    “你是男人,力气不是比我更大嘛,为什么要我拿”唐暖央冷冷的脱口而出,他摆明了欺负她。

    “顶嘴倒是挺在行的,就是要让你拿,谁让你穿的像个佣人”洛君天瞪着眼珠子,她的大胆,每次总能被他吓一跳。

    “算了君天,还是我拿吧,其实也没有很重啦”蒋瑾璃看他们一副要吵起来的架势,心惊于唐暖央的脾气之坏,赶紧的劝说。

    “什么没有很重,你提的都喘气了,让她做点事还不乐意了,小孩子,没家教”洛君天是最烦别人不服从命令的。

    唐暖央心里一梗,倔强的抿唇,用力的拉过蓝子“为了证明我比你有家教,我提!”

    “脾气真不小啊,算了,不要你提了”洛君天把蓝子抢过来,放在脚边“呆会不准吃!”

    “君天,别这样啦——”蒋瑾璃拉拉洛君天的衣袖,看来君天真的很讨厌这个女孩,她表面上劝,心里面却是很高兴。

    像这种穿着破牛仔裤,运动鞋的女孩,跟他们分明不是同一等级的人。

    唐暖央冷漠着一张小脸,不吭声,哼,不吃就不吃!

    洛君天开动车子,缓缓的向前开去,他往后视镜里偷瞄了一眼,看到她垂着眼睛,安安静静的坐着,表情看上去很不开心,刚才真是突发其想的,不知不觉就欺负她了。

    开到一处河塘边,车子停了下来,蒋瑾璃下车,提着长长的裙子,往远处的大树下跑去“君天,我们去那边”。

    她边跑边回头对他灿烂的微笑,漂亮的卷发被飞吹的高高的,长及脚裸的淡粉色长裙飘在空中,美的像个仙女,绽放着人生中最为纯粹的青春。

    就连站在洛君天后面的唐暖央看了,都不禁觉得,她真是美丽。

    洛君天嘴角露出温柔的笑意“好,我这就来!”

    他提步向前走了,唐暖央在后面故意慢吞吞的挪动着,想着要不要过去,他们的二人世界,她过去掺和,自己尴尬不说,他们也会讨厌她,可如果不说一声就走开,好像又不太好。

    想来想去,还是决定先过去,找准时机再说到其他地方走走。

    大树下,铺上了干净的餐布,放下了各种各样精美的食物,大树下很阴凉,四周的视线又很开阔,最重要的是方圆百里都见不到一个人,真是约会的绝佳地方,也是富人才能享受到了浪漫约会。

    唐暖央走过去站在旁边,洛君天跟蒋瑾璃坐了下来,她也只好跟着先坐了下来,他们在有说有笑的聊天,她也不知道他们聊的是什么,也插不上嘴,不笑不好,笑了像个傻子,她倒是很希望自己能隐形。

    心里难过的时候,她就会想起家乡,想到爸爸,想到好朋友,想要了斯耀,他们的笑容,他们的温和真诚的目光,在脑中一一回放,渐渐的,她也不知道前面的两人谈论着什么,抱着膝盖拔着白色餐布外的小草。

    洛君天假意回头去拿饮料,看了看唐暖央,看她耷拉着脑袋拔草玩,笑了“干什么呢你”。

    唐暖央面无表情,语气平平的回了一句“不干什么”。

    蒋瑾璃也转过来,拿起一只夹着火腿的面包递给唐暖央“给你吃!”

    “不用了,我不饿,谢谢!”唐暖央礼貌的回答,也趁机站起来“我想到那边去走走,一会就回来!”

    “好啊,你去吧,别迷路了!”蒋瑾璃能把这只大灯泡支走,求之不得。

    唐暖央对他们点了一下头,朝着左前方走去。

    洛君天心里郁闷了,呵!说不让她吃,她还真的不吃,没见过像她这么又犟又不可爱的女孩,装都不会装!

    “暖央她挺懂事的,知道妨碍我们,就主动走开了”蒋瑾璃之前很不喜欢她,不过今天看来,看女孩识趣又会看情况,还不错。

    “是么”洛君天看向蒋瑾璃“她是因为知道妨碍我们,才主动走掉的?”

    “你看不出来么,她在后面,一直很不自在,想要走的样子”。

    “这样子啊——”洛君天若有所思的又朝着已经走的很远很远的身影望去,心想难道他伤害到了她,他亲了她,扒了她半裤,叫她老婆,又骗她碰他那里,但是这会,他又冷落她了,所以她感觉到难堪了?

    “君天,你想什么呢?”蒋瑾璃看他盯着唐暖央看了很久,心里又不自觉的紧张起来。

    洛君天回过神“我在想洛云帆什么时候来!”

    蒋瑾璃把心放回肚子里“噢,我明白了,他来了就可以把暖央带走了是吧”。

    让洛云帆带走!洛君天忽然对这句话产生了强烈的反感。

    *****

    唐暖央走到很长一段路,直到回头看不到湖泊了,这心里才放松下来。

    林子里随处能见到供人休息的竹椅,做工还很精致。

    她在其中一把椅子上坐了一会,肚子就咕噜咕噜叫了,早知道就拿了那块面包了。

    又坐了一会,肚子更饿了,现在要去回去拿吃的,被洛君天那混球嘲笑不说,弄不好他们在亲热的话,撞破了就更不好了。

    摸着肚子,饿一顿又不会饿死,想想还是忍着吧。“咕噜咕噜,,,,”肚子抗议的大叫。

    她向周围看了看,在乡下,她常常会跟朋友人一起会去摘水果,要是这里附近有果树就好了。

    脑子转了转,说不定真的会有哦,不找怎么知道。

    她立刻站起来,边走边用鼻子嗅着,看有没有果香传来,走了一小会,还真的让她闻到了,是,,,桃子!!!

    她开心的往那个方向小跑着过去,果然在前面看到了一大片桃树林,那桃子一个个的好大啊!

    还是水蜜桃呢。

    太棒了,有水果大餐吃了,她跑过去,三二下爬到桃树上,摘了六个下来,桃子拿在手上还热呼呼的,外面的毛白白一层。

    唐暖央拿着桃子,等不及洗,坐在草地上,用手扒干净桃子上面的白毛毛,就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她实在是饿极了,一口气把六颗桃子都吃了。

    “嗝——”她满足的打了一个饱嗝。

    暖风吹来,吃的又饱,身心一放松就好想睡觉,她看四下无人,躺在草地上就睡着了。

    时间一晃就下午两点了。

    唐暖央离开快三个小时了。

    洛君天不断的看表,这丫头怎么还不回来?!真的就不知道饿?

    后方,洛云帆开着车子过来,停在他们的观光车后面,快步的走来。

    “暖央人呢?”过去没有看到唐暖央,洛云帆很意外。

    “她说想自己到处走走,她往那个方向去了”蒋瑾璃回答,顺“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_字手打便给他指了方向。

    “那边么,我去找找她,这里地方大,万一迷路就糟了”洛云帆温声说道,就往蒋瑾璃所说的方向赶去。

    洛君天看的极为窝火,他这么积极干什么,难不成真对那丫头动了心?!

    “看来四叔很紧张他的未来老婆哦”蒋瑾璃不知洛君天的心情,还煽风点火。

    洛君天豁然起身,往前大步走去。

    “君天,我去哪里?”蒋瑾璃被他吓了一跳。

    “去划船,你不去么”洛君天的声音里,隐隐夹带了一丝不耐烦。

    “去,当然要去!”蒋瑾璃不去在意他态度的变化,起身跑到他的身边,挽着他的手臂。

    这边,他们划着小船,向林子方向而去,另一边,洛云帆四下寻找着唐暖央的踪迹,问题是他又知道她走的是哪条路,更不知道她去了桃林。

    很快一个小时就过去。

    洛君天划着船,视线时不时望向两边的林子中,看似无意的一瞥,却用心至极。

    唐暖央被一阵绞腹的痛惊醒,在梦中,她就感受到肚子温沉沉的痛“哎哟,哎哟,,,,,”怎么会这么痛?!

    她爬起来,走两步就痛的想要蹲下身来,她只好暂时先坐下来。

    一阵又一阵袭来的痛,让她的整张脸顿时白的像纸,豆大的冷汗也不断的从额头冒出来,她痛的叫不出来,眼前冒金星,呼吸不通畅。

    这里半个人影都没有,她该怎么办?!!

    无助感包围住了她,她自己必须站起来,想办法走到外面去。

    抱着肚子,她勉强撑起身体,跌跌撞撞的走着,她掉着冷汗,眼前一片混沌,整个人几近昏厥。

    洛云帆总算误打误撞的进了桃林。

    远远的,他的就看扶着树走的唐暖央,她走路的样子很怪,他没有多想,就撒开步子跑上去。

    在湖边悠闲划着船的洛君天,也是眼尖的看到了岸上林子里走动的女孩,小丫头,原来是在这里。

    他嘴角不由的勾起一丝笑意,可这丝笑还没有在脸上凝固,就消失了,因为那边的女孩子一下子倒在了地上。

    “暖央——”在林子里向着唐暖央跑去的洛云帆也被前方突然这么倒地的女孩给吓到了,呼喊着跑去。

    洛君天怔了一怔,转了一个方向,快速往岸边划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