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君天与暖央——洛君天是神经病,一会凶,一会温柔!

君天与暖央——洛君天是神经病,一会凶,一会温柔!

    “那不是暖央嘛,她干嘛趴在地上?”蒋瑾璃意识到洛君天转移入了方向,这才看到唐暖央,因为没有看到她昏倒的过程,以为她是故意趴在地上的。

    “她不是趴着,是昏倒了”洛君天加快速度,脸色冷峻的回答。

    “昏倒?!”蒋瑾璃惊呼起来“我看她很精神啊,不像是生病的样子,怎么就昏倒了”。

    难道是饿晕的?!不会吧!!可若不然的,她想不出她会昏倒的原因。

    洛君天没有在理会蒋瑾璃,而是一门心思靠岸琬。

    那边,洛云帆已经赶到了唐暖央的身体,他从地上半抱着她,拍拍她的脸“暖央,暖央,醒一醒”。

    唐暖央听到耳边的呼唤声,勉强睁开眼睛“洛,,洛云帆?”看到他的脸,她知道自已得救了,心里感觉到温暖与安心了,她想自己来到这里其实也还没有那么可怜,起码还有这位善良的大哥哥一直帮她。

    她靠在他的怀里,双手抓紧了他的衣服藤。

    “暖央你怎么了,脸怎么白成这样啊,哪里不舒服?告诉我”洛云帆见她脸苍白的像张纸,连嘴唇上都没有一丝的血色,心急如焚。

    “我肚子痛,肚子好痛啊”唐暖央痛楚的咬牙说道,冷汗又冒了出来,痛的她将洛云帆的衣角捏的更紧,神智再次感觉涣散了。

    “肚子痛?你吃什么东西了?”洛云帆追问,怀里的女孩子已经没有反应了。

    那边,洛君天一靠岸,就立刻跳下船,连蒋瑾璃都来不及去管,就奔跑着前跑去。

    “君天,君天——”蒋瑾璃在后面喊,坐在船上,不敢踏下来的,生怕翻船“君天你别走啊,我害怕,你来扶我啊”。

    洛君天像是没有听到一般,脚步都没有放慢。

    “君天——”蒋瑾璃嘴巴一扁就想哭了,他干嘛那么紧张那个女孩,心里除了委屈,还有重新燃起的危机感。

    洛君天一门心思全在唐暖央身上,真的没有听到后面呼喊声,他跑到唐暖央身边,蹲下身来“她这是怎么了?中暑?饿的?”

    洛云帆暗暗发怒,却也还是理性的回答“说是肚子痛,可能是饿了,吃了这里的桃子,弄不好打了农药”。

    洛君天抬起头来,这才发现这里是桃林“这丫头也太乱来了吧,她以为自己是猴子啊,可,她是怎么摘到的??”

    他目测这些桃树,光是树干就有他人这么高,这小不点是什么摘到上面的桃子的?!

    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我也不知道,现在当务之急,是要赶紧把她送到医院去”洛云帆从地上抱起唐暖央,往林子外走。

    洛君天站起来“要不我来抱,你去把车子开过来吧”说着,他把手伸了过去。

    “还是你去开车,我来抱吧!”洛云帆绕过她,径直往前走。

    “喂——,洛云帆,爷爷还没有给我们解除婚约,她可还是我的媳妇”洛君天心火一下子串上来“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一种占有欲顷刻间涌现。

    他上前挡住了他的去路。

    “你觉得现在是跟我争夺这个的时候么,成熟一点吧!”洛云帆撞开洛君天,鲜有的强硬。

    “你——”洛君天气结,转念想想,现在也确实不是争这个的时候。

    他大步的追上洛云帆,没好气的说“那我去开门,你动作快点!”说完,大步向前跑远。

    后面,鼓起勇气跳下船的蒋瑾璃气喘吁吁的跑上来“四,,,四叔,君天人呢”。

    “去开车了”洛云帆淡淡的回了一句,脚步仍旧走的飞快。

    蒋瑾篱只能小跑的跟着,跑的一身的臭汗,她恶狠狠的射了唐暖央脸一眼,什么嘛,昏倒!她看她是故意用这样的方法引起两个男生的注意吧!

    她太小看她了,太轻敌了,乡下来的卑贱丫头就是心机可真重。

    走了15分钟,才出了林子,远处洛君天开着车子过来,时间上面刚刚好。

    洛云帆抱着唐暖央坐上车。

    蒋瑾璃也跑的半条命都快没了,几乎是爬着上车的,裙子脏了,头发也乱了,她出生到现在没这么难看过,本是跟心爱的人甜蜜出游,都是因为这大电灯泡。

    “我已经叫了附近私家医院的救护车,很快就会到的,我让他们在庄园外等着”洛君天表情冷酷的对洛云帆说道。

    “好!你做的不错!”洛云帆用夸奖的口吻说道。

    “切——,我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洛君天嗤之以鼻,他在这个世界最最讨厌的就是他洛云帆,所以他样样都要超越他,比他好,比他棒。

    “专心开车吧!”洛云帆不与他争。

    洛君天也不再说话,把精力集中在前面的道路上。

    唐暖央靠在洛云帆的怀里,昏迷之中眉头都是皱的紧紧的。

    蒋瑾篱望了望一旁的洛君天,委屈的扁嘴掉眼泪,她坐在他的旁边这么久,他却不来问问她累不累,当她是空气似的。

    车子很快开到了门口,等了约五六分钟,嘉华医院的救护车开了进来,这座私人医院是离庄园最近的,一般都是富豪才会去的。

    救护人员把唐暖央放上担架,推进救护车,洛君天,洛云帆跟蒋瑾璃也一起跟去了。

    在救护车上,护士跟医生忙着给唐暖央做检查,一边询问着患者的基本情情况。

    “知道今天她都吃了什么吗?”。

    洛云帆冷静自若的回答“早上的早餐应该没有问题,我们大家都吃了,后来有吃什么我不清楚,不过我发现她的时候,她说肚子很痛,而当时她人在桃林里,所以极有可能是吃了桃子导致的肚子痛跟昏厥”。

    洛君天反驳“也有可能不是桃子,虽然她人在桃林里,可不能证明她吃的就是桃子,那树这么高,你跟我跳起来都不一定能摘到,她一个女孩子怎么可能摘的到”。

    “可是你别忘了,暖央是乡下来的,会爬树也不奇怪”洛云帆提出假设。

    “女孩子哪有会爬树的,我觉得不可能”洛君天不相信一个小女生会爬树,那可是男孩子的专利。

    “有没有可能都好,但眼下最有可能的就是吃了桃子”洛云帆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桃来,交给医生“这是我刚才在桃林捡起的,我怀疑她会误食了打了农药在果子”。医生接过来,闻了闻,看了看“这桃子,本就是容易引起拉肚子的东西,加上在这么热的天气,摘下来时桃子是烫的,加上野外又没有地方彻底清洗,在这种情况下吃的话,轻者会肚肚子,重者会引发急性肠炎,是非常危险的,这跟这位小姐说肚子很痛的情况还是很相符的,所以应该就是吃了桃”。

    洛君天无话可说了,这医生毕竟是专业的,他想反驳都反驳不了,他瞅了一眼唐暖央,这丫头还真会给他惹事,肚子饿了不会回来吃东西么,让她乱吃,这样子舒服了吧。

    她活该!!!

    心里这么想的同时,又不禁感觉到愧意。

    车子很快到了医院,唐暖央被拉进急救室。

    洛云帆打了电话给洛家,说是要在庄园多玩一天,他之所以没有把事情说出来,并不是为了替他洛君天保密,而是这件事他也有责任,他不该在明知君天不会好好照顾暖央的情况下,还把暖央交给他,如查他在的话,就不会出这种事情。

    私家医院的等候室跟的五星级酒店有的一比,洛云帆去打电话了,洛君天跟蒋瑾璃就留在里面。

    “君天——,我的裙子破了,你看!”蒋瑾璃可怜兮兮的提起裙子的一角给他看。

    洛君天看了一眼,平淡的说道“明天我买件新的给你!”

    “我好累啊!我身上出了好多汗,前几天医生说我有贫血”蒋瑾璃把自己说的无比柔弱,想要看到他担心她的表情。

    “累的话,我上司机先送你回去吧”洛君天的很是冷静。

    蒋瑾璃愣了愣,心里更是难受“那你呢,你不回去么”。

    “我今晚得要留在这里,她是我带出来的,要是不管,回家之后不好对爷爷解释,而且是我不让她吃东西,才害的她这样的”。

    “跟你有什么关系,是她自己太矫情,又不是什“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_字手打么金枝玉叶,一句都骂不起,弄不好她是故意把自已弄成这样,装可怜博同情”。

    “你有见过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的笨蛋么,你不要再说了,回去吧!”洛君天表情不悦的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你把车子开过了,把蒋小姐送回去”。

    蒋瑾璃被气哭了“洛君天,我说她几句怎么了?你为了她对我这么凶,你是不是喜欢上那丫头了?你说,你说,呜,,,”

    “我胡说八道什么,我怎么可能会喜欢她呢,好了,别哭了,对不起,不凶你了”洛君天被她哭的头都快要炸开来了,赶紧哄她。

    “呜,,,,洛君天你要是敢喜欢她,我就死给你看,不准去喜欢她,不准关心她,也不准去看她,听到没有”蒋瑾璃趁着他哄她的时机,拼命提条件。

    “行!只要你不哭,什么都行,可以了吧”女孩子都是麻烦精。

    “真的?”蒋瑾璃眼角还带着泪,吸着鼻子看着他,那可怜的模样,要有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洛君天慎重点头“真的!我保证只喜欢你一个人,行了吧)21”

    蒋瑾璃这才笑的窝倒在他的怀里“这还差不多!”

    “不过我今天真的要留在这里才行,你看洛云帆都留下了,这暖央好歹是我爷爷救命恩人的女儿,住在我们洛家,就是我们洛家的一员,我这走了不太好啊,你要是就跟我一起留下,要不就先回去,你自己选喽”洛君天抱着她,轻声说道。

    蒋瑾璃倒是想要留下来,可是闻到自己这一身的臭味,在这里呆上一夜,还没有欢喜衣服可穿,内心挣扎了一番,还是说“我还是回去吧!”

    “那也好!星期一我们学校见!”洛君天顺水推舟,他巴不得她能回去呢。

    送走了蒋瑾璃,洛云帆也回来了,他坐下来,沉默的坐着。

    洛君天翘着腿,冷笑的瞥着他“跟爷爷告状去了?”

    “你觉得我是去告状了?”洛云帆并未正面回答,而是反问。

    “像你这种阴险小人逮到这么好的机会,还是借题大肆的宣扬一番”洛君天语言很是刻薄的讽刺。

    “谁才是小人呢,或许那个妒君子之腹的人才是真正的小人,或许欺负女孩的人才是真正的小人”。

    洛君天的獠牙顿时向他全部张开“你敢讽我是小人,活腻了是吧!”

    “我可没有讽你,是你自己对号入座的”洛君天无视他,轻飘飘的回了一句。

    “你——”

    正在洛君天要站起来时候,门外有护士进来“病人出来了!”

    “她怎么样了!”洛君天跟洛云帆同进站起来问。

    “已经没事了,在病房吊水呢,你们去病房看她吧,这几天不要给她吃凉的东西”护士看着这英俊帅气的两个男孩,头都晕乎了。

    “好的,谢谢!”洛云帆对护士温润点了笑了笑。

    “谢谢你,护士姐姐”洛君天对护士眨了一下眼睛,立刻把护士给电晕了。

    “幼稚!!!”洛云帆淡淡的扔下两个字,提步走出去。

    他哪会不知道他这么做的含义,样样都要跟他比,样样都要比他强,连对一个小护士,都要跟他比魅力。

    洛君天在后面得意的笑“我乐意!”

    他们并肩走进)3D病房,唐暖央躺在床上,手上挂着水,还没有醒过来。

    病房的格局跟酒店的房间一样,没有丝毫医院的感觉,这就是有钱人喜欢来私家医院的原因。

    洛云帆走到床边坐下来。

    洛君天怀着手臂,一副高傲的样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子,也一屁股坐下来。

    “你坐轻点!”洛云帆责备的看了他一眼。

    “我乐意,你管的着么”洛君天压低声音回骂过去。

    床的晃动以及他的的窃窃低语,吵醒了唐暖央,她张开了眼睛,朦胧中,看到两张绝世帅哥,一左一右的围的她的身边。

    她这是在做梦?

    可既然是梦,为什么要让她梦到这两个人呢,为什么不是斯耀呢,她好久没有见过他了。

    “哎——”瞅着洛君天的脸,她有种要疯掉的感觉,叹息,觉得心里很沮丧。“臭丫头,我很不待见么”洛君天不管她是不是病人,抬手在她额头上用力的敲了一下。

    想他可是女性杀手,没有女人见到他无不流口水,激动,眼里冒鸡心的,可这丫头,竟然给他叹息,在她眼里,他是有多丑,多难看,才会叹息。

    “她是病人,你干什么打她”洛云帆扯了他的手臂下来,去轻轻的揉唐暖央的额头“痛不痛”。

    洛君天睁大着眼睛拉开洛云帆的手“谁准你给她揉额头的”。

    “她痛了我当然要给她揉,这难道还要你的允许?”洛云帆被他的话逗的是哭笑不得。

    “是我打的,要揉也是我揉,不劳你帮忙!”洛君天把手放到唐暖央的额头上,有丝笨拙的给她揉着。

    唐暖央躺在那里,张开眼睛看他们,心想这洛君天该不会有神经病吧,干嘛一会凶巴巴的打她,一会又这么温柔的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