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君天与暖央——逃跑的女孩,跟谁有缘分,黑暗中被绊倒!

君天与暖央——逃跑的女孩,跟谁有缘分,黑暗中被绊倒!

    最后那句话刺中了唐暖央并不算很坚强的少女心!

    蠢就不要连累别人,她很蠢么,她也不想要连累他啊,他以为她很乐意来洛家,受他的戏弄跟欺负么,他以为她很想背井离乡,来到这个全然陌生的地方么,他以为她很乐意像傻瓜一样的跟在他的身后,然后独自一个人无所适从么。

    心里酸酸的,眼睛里面涨出温热的液体,怎么忍也忍不住了,知道在他们面前哭很丢脸,可是她实在是忍不住了。

    可尽管如此,她仍是倔强的绷着脸,大气不出,哪怕是眼泪掉下来,也是不吭声,不示弱,不服输。

    洛君天看她这样,嗤笑的翻着白眼,想要表达她哭不哭他根本就无所谓的态度,来掩盖内心的真实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的震荡琬。

    “暖央——”洛云帆心疼的把手伸向她的脸。

    唐暖央猛的拉起被子将头盖住,这次她死死的拉紧被子,死都不会被拉开。

    病房里一点的声音也没有,静到一根针掉落都能发出响声的地步藤。

    洛云帆想要隔着被子安慰她几句,可他又知道,君天在这里,他“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说的任何话她都不会听进去的,又或许说,在这个时候,即使君天不在,那被刺伤的地方,仅凭他的一言二语,也起不到疗伤的作用。

    除非现在,君天跟她道歉,不过这自大的小子,是那种自私的就算明知错了,也不会低头认错的人,对爷爷他都尚且这样,何况是对暖央。

    沙发上,洛君天把手环到胸前,垂头,眼角斜向床上在被子下缩成的一团,脸上不停的表露出鄙夷,讥讽,不屑,以为这样,就能强迫心里也会这么想一般。

    心里越来越闷了,他干脆抬脚往床上踢了一脚“哭什么哭,我说错你了么,本来就是个贫贱的乞丐,识趣点的早该滚出洛家,明明就已经不要脸的来投奔了,干嘛还一副清高纯真的模样,看了就想吐,什么成全我的二人世界,我看你是不甘心,特别表演的昏倒戏码吧,分明是只土山鸡,就不要扮凤凰了”。

    “君天,你跟我出来——”洛云帆豁然起身。

    “我为什么跟你出去,这病房是我花钱订的,我爱呆着就呆着,要走你带着这乞丐丫头走好了”洛君天吼过去。

    洛云帆不跟他废话了,走过去,拽住他的衣领,将他从沙发上提起来,不由分说的就往外拖,这次他可是用尽了全力。

    他一口气把他拖向病床隔壁的家属休息室,将他往里推去,

    洛君天被推的踉跄的跌了一步,差点摔倒,转身拳头朝着洛云帆愤然的挥去。

    似是早已预料到他会动手,洛云帆快他一拍向后躲开,让他的拳头落空“我要跟你好好谈谈,这关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乎到你的未来,我的未来,暖央的未来,你不打算心平气和的话,就唯有让混乱延续”。

    “不需要谈!洛云帆你被我看穿了,你看上那个丫头了,出于的目的也并不单纯,你想拉拢她,以此来讨好爷爷,等他百年之珠多分遗产,你可比任何人都要聪明的多了,当大家都在选择站在我这边的时候,你呢偏偏就对她很好,你想要以此让爷爷看到你的善良,在一步步的谋划得到那丫头,爷爷做梦都想要报恩,他要给丫头的一定都要最好,那么她的未来夫婿,就算没实力,爷爷也会让其变的有实力,从一开始你瞄准了她做你的垫脚石”洛君天说的有条有据,这个设想,从一开始就在他的脑中产生了。

    “我能说你这个想法很妙么,又或许说,如果你站我的身份之上,一定会这么做,计划几乎是天衣无缝,因为你追求的东西就是权利,所以你怀疑的事情,也往往跟权利有关,可你都想到了那么多,为什么不多想一层了,你追求的是至高的权利,可爷爷何尝又不是掌控了权利很多年的人呢,你以为你很聪明,你以为我也很聪明,殊不知,爷爷才是最聪明,看的最明白的一个,即使我接近暖央的目的想图谋多分财产,你觉得凭我几句讨好,就能骗得到他老人家?君天,你想的真是在太过于简单了”洛云帆的黑眸直逼他的绿眸,对于他扔给他的屎盆子,原封不动的回给他。

    洛君天还是不相信他“说的很动听,可惜我不能挖开你的心看看,总之,你若是想要那乞丐丫头,你这图谋的嫌疑就一天不能除”。

    “说了半天,你的意思是,你是反悔把她让给我了是么”洛云帆听他绕了这半天,总算是明白其用意了。

    洛君天抬起手臂,伸出手来,晃了晃食指“有三点不要弄错了,第一,我不是喜欢她所以反悔,第二,我从来没说过我同意把她让给你,第三,为了稳固我将要得到的权利,我不介意让她站在我的身边,哪怕我有女朋友,也没关系!”

    “结论还是你改变主意了,说的天花乱坠,但是君天我想真正让你改变主意的,并非你说的理由,而是因为她看了你的身体,因为她三番二次的顶撞你,因为她的与众不同,让你产生了恶意的趣味,你不想这么快失去这乐子,是不是”洛云帆那时还没有联想到洛君天充满矛盾的反常,是因为他心里悄悄的爱上了。

    怪物的爱情总比正常生物要崎岖复杂的多。

    洛云帆这套说辞倒是很符合洛君天的胃口“宾果!答对了!正解!就是这样,你慢慢等着吧,等我满足了这恶意趣味之后,或许我哪天又不想要了,那时,你尽管可以拿走!不过我可不能保证,她那时还是处)7E女哟!”

    “你——”洛云帆握紧了拳头,握的嘎嘎作响,他很想打他,打烂他这张可恶的脸,又是他最终是没有爆发出来,而是忍了下来,于是酝酿成更为浓烈的恨意。

    “洛云帆,你给我听清楚,洛家未来的当家人可是洛君天,你这私生子就给我靠边站吧,像往常一样当个温和的废物,为了一个穷丫头太露锋芒的话,对你绝对没有好处,懂么”洛君天冷讥着勾着薄润迷人的笑,走出休息室,往病房方向挪了两步。

    绿眸往病床上瞥去。被子堆在床脚,床上空无一人。

    他提了一口气快步的走进去“丫头人不见了!”

    听到他叫声的洛云帆,也顾不得生气,快步走出休息室,踏入病房,床上果然没有人,点滴被硬拽着掉下的,针头上还带着血,地上也散着几滴血。

    “暖央——,暖央——”他急步走到卫生间去看了看,又立刻折出来,跑出病房去找。

    洛君天在心里诅咒了一声,也赶紧的跑出病房去找。

    天色这里已经全黑了。

    这丫头真是不经骂,说她几句就趁机偷偷走掉了,她身体还很虚弱,这医院就地处偏僻,连出租车都不会来,她这么出去,不是存心找死嘛。

    让他找到,非先打烂她的屁股不可。

    心里说的再怎么狠毒都好,也还是掩盖不了他的着急。

    找到前台,刚才好死不死的是换班用餐的时间,只有一个护士在,那护士又正好在吃晚餐,所以没有注意到有没有人出去。

    也就是说,有可能唐暖央还在这医院里,也有可能已经坐电梯下去,出了医院。

    洛君天呼呼气,在原地踌躇了半天,还是决定到外面去找找看。

    洛云帆则是觉得她有可能还是医院里,因为他想暖央虽然有时冲动,可却不笨,出了医院,她更没有地方去。

    可惜,他还有高估了13岁女孩的思维。

    唐暖央走出医院大门,沿着笔直的路慢慢的走着,脚上还穿着医院的鞋子。

    她对自己说,哪怕是要饭,也不要回到洛家,跟洛君天那目中无人,狗眼看人低的无赖混蛋住在一起了,尊严跟骨气告诉她,宁死也不能受那种侮辱了。

    漆黑的夜,天空中没有月光也没有星光,这是她记忆中走过最黑的一段路。

    洛君天走到医院,看着东西朝向的一条笔直公路,选择前所未有的简单,是要向左走还是向右走。

    他咬下唇,朝着左右看了看,迟迟难下决定,因为万一找错方向,那就是浪费时间。

    这时候任何科学理论都没有作用了,只能听从老天的指向了,他在原地转了10圈,睁开眼睛脚尖朝着那边就往哪走,万一朝着医院,就回医院。

    转了10转之后,他张开眼睛,看到脚尖朝着西面的方向。

    “那就往西找找的,如果跟那乞丐丫头有缘的话,弄不好就是这样方向”他开玩笑的说道,往西跑去。

    命中注定的人不用说缘分,因为冥冥中就算你的脚朝的是东,也会帮你掰过来。

    缘,有时就是这么妙不可言!

    唐暖央走的热死了,她卷起了袖子,抖了抖衣服,漆黑的空气中里也闷的没有一点的风,她身体本就虚弱,路走的多了,更是觉得喘不过气来。

    她这么一走,他洛君天肯定开心死了吧,不用在爷爷面前装模作样的挽留。

    擦了擦汗,又勉强的向前行进了几步,她坐下来休息,望着茫茫的黑夜,她抱着膝盖,靠在腿上,想着要是今夜能活着走到黎明,她就一定能好好的活下去。

    长大了要是哪天不小心遇到洛君天的话,她就狠狠的插他的眼睛,要是有机会碰到洛云帆的话,她会对他说声谢谢,要是有缘分碰到安斯耀,如果他那时候还没有女朋友的话,她要跟他说可以重新开始么。

    想着想着,自己一个人在就在那里乐呵了。

    “啊——”

    耳边有惊叫声响起,唐暖央也从幻想中回过神来,感觉到自己绊到了人,而那人正朝着自己压来,更惊悚的这是个男声,更更惊悚的是这声音很熟悉。

    她熟悉的男人声音并不多,而这声音就像在这样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在她耳边邪恶飘散的白烟,钻进她的身体里,拥有如此魅惑恐怖声音的,只有一个人。

    身体被半压住,比夏天更为炎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脸上。

    唐暖央的心砰砰直跳,捏着鼻子,瓮声瓮气的说道“你压人了,请起来好么”。

    她身体有消毒水的味道,洛君天虽无法看清她的脸,但是这青涩柔软的身段,以为刻意掩盖的声音,他还不能猜到是谁的话,岂非太笨了。

    夜太黑,根本就看不到前方的东西,加上他刚才又在朝天上看,因为他感觉这天快要下雨了。

    一下子被绊倒,说实话,他也被吓的魂飞魄散,想要刹车也根本刹不住,没想到误打误撞,扑到了这逃跑的小丫头。

    她要假装,那他就跟她玩玩好了。

    “小姐,不好意思压到了你,我就这起来”洛君天坏笑着,故意把手放在她的胸口,作势就要撑着爬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