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君天与暖央——脱了裤子后,游戏更好玩!

君天与暖央——脱了裤子后,游戏更好玩!

    唐暖央感受到覆盖在她胸部上的大手掌,呆化住了,下一秒她反应过来的放声尖叫“啊——”。

    色狼!!!变态的大色狼,他怎么能把手放在人家女孩子胸部上面。

    “小姐,你怎么了,不要叫啊,发生什么事了,别害怕,别害怕”洛君天装作很紧张,又不明所以的样子。

    “你的手,手,拿开——”唐暖央也顾不得去掩饰声音了,推着他的手臂,羞困的要死了。

    “手?好,我拿开,你别叫,我马上拿开”洛君天坏笑的又压回她的身上,热热的唇欺近她的耳边,色迷迷的吐息“我已经拿开喽”琬。

    “可——”唐暖央说了一个字,想起了要掩饰声音不让他听出来,于是又悄悄的捏起了鼻子“可是你还是压着我啊”。

    “是啊!我是还压着你,那是因为你不让我起来啊,我一起来你就叫,弄的我好像要强)7E奸你似的,我只好保持原状啦”洛君天解释的有理有据,理直气壮。

    唐暖央听的直接要晕过去了“我没有不让你起来啊,是你,,你把手按到我胸上了,你当然要叫啦”藤。

    “原来那小笼包子是你的胸部啊,小姐,你发育也太迟缓了吧,那么小,男人一口就能吞掉了”洛君天用调戏的口吻说道。

    小笼包!唐暖央的脸蹭了一下红透了。

    “轰隆——”。

    漆黑的夜空划过一道惊鸿,照亮的周围的景物,也照亮了洛君天跟唐暖央的脸。

    她看清了他脸上的表情,他在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坏笑,看到她也丝毫不惊讶,这么说来,他早就知道是她,是故意把手放到她胸部上的。

    “洛君天——”唐暖央气的一拳头往他脸上揍去。

    洛君天拦截住她的手,微笑“见到我,要不要这么激动“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啊”。

    “你这坏蛋,色狼,变态,我现在激动想要杀了你”唐暖央抬起另一只手,以势必要揍到他的心情朝他那张漂亮到过分,也歹毒到过分的俊脸上挥去。

    她的意念再强大,却还是被洛君天轻而易举的给拦下了“杀了我,你可真的要守寡了,为了不让你自己受苦,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比较好”。

    “我没有心情陪你瞎扯,你给我起来,不要压着我”唐暖央气咻咻的推着他。

    天上的闪电如游龙般的闪的更是厉害,打下来的时候,亮的“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如白昼一般,暗下去的时候,又更为黑暗,而洛君天的脸,就在忽明忽暗中隐现着,他那绝世惊艳的脸,如暗黑天使般,有种堕落邪恶的美感。

    这对女人来说,是跟***一样诱惑,不同的是,***诱惑的是身体,而感觉诱惑的却是心灵。

    “要我起来可以,回答我一个问题,为什么逃跑了?”趁着天空乍亮,他准确无误的捏住了她的下巴问道。

    唐暖央摇晃着脑袋,扒下他的手“我不是逃跑,而是选择离开,我又不是你们洛家的囚犯,我来投奔时,没有想到自己这么讨厌烦,现在我呆不下去了,我要离开,这是我的自由,谁都无权说不可以”。

    “我就有权说不可以!”洛君天被挥开了手,用又两只手捧着她的脸,像揉面团那么揉着。

    “住手,你这无赖——”唐暖央不生病的话还有些力气跟他抗衡,可是现在她生着病,感觉心有余而力不足。

    洛君天停下揉动的手,说道“等我说完,你会发现其实你比我更无赖,知道为什么我有权利说不可以么”。

    “为,,,为什么”唐暖央还真的很好奇。

    “因为我已经是你的人了,你要对负责!”洛君天一改霸道的模样,羞涩的靠在她的身上。

    唐暖央愣了2分钟,才解读完其中的含义“什么呀,你别乱冤枉我,一直被欺负的人可是我,不是你,倒打一把也要有分寸好不好”。

    “我可没冤枉你,要不要听听你的罪名呢,第一条你看光了我的身体,第二条你碰到了我的命)7E根子,一个男人要是别一个女人侵犯了这两样,那以后还有人要我么,我的清白被你毁了,我不活了!”洛君天说的悲悲戚戚的,眼泪就快掉下来了。

    “那要不要我给你提供一瓶敌敌畏,包管你喝了,华佗跟大罗神仙在你身边,也救不了你,你必死无疑”唐暖央冷悠悠的说道。

    洛君天一怔,感觉有一群乌鸦在头顶飞过,,,,

    “呃——,这个笑话有点冷!”

    “不,不是笑话,我是认真的,你不是要寻死嘛,我在给你提供方法呢,吃安眠药,上吊这些都及有可能死不成,卧轨死的太难看,跳海怕打捞不上来,喝敌敌畏最好,我听我们那里爷爷说,喝这个,今天不死,明天也会死,符合你的寻死之心啊”唐暖央淡淡的说,对付这种不要脸的男生,脸皮厚的刀子也捅不进去,光是用骂,已经起不到作用了。

    “看不出来你这丫头这么恶毒,我真是伤心死了”洛君天想要掐死她。

    “好人不长命,坏人活千年,你不会死的”反而言之,他就是个坏人。

    “牙尖嘴利!看我不拔光你的牙”洛云帆用虎口用力的捏起她的小脸,敢讽刺他。

    唐暖央感觉有点吃痛“混蛋洛君天,你松开,你欺负女孩子,你不是男人”。

    “叫我一句好老公,我就松开,不然在这黑漆漆的公路上,你喊破了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再激怒我的话,我就撕开你的衣服,亲你,摸你,最后,,,,嘿嘿,,,你懂的了吧”洛君天恶毒无比威胁。

    可恶的家伙,她死都不要喊!

    唐暖央不再开口骂他,可是不去照他说的做,绷着身体,倔强着不说话。

    “我数到三,你不说,我就想趴了你的裤子,摸摸毛长集了没有”洛君天色痞的将手放到她细细的腰上。

    “不要——”唐暖央惊慌的下意识捂住自己的腰,脸上烧起火云“洛君天,你干嘛一天到晚想到趴了我的裤子,你这色情狂!”

    “呵呵,,,,那里只想趴你的裤子,我也有让你趴我的裤子啊,小孩子,这裤子下面的游戏才好玩呢”洛君天可以断定她现在的脸一定已经红成了猴屁股,逗弄她的兴致就越发高了,他靠下去,用舌尖舔了一下她的耳垂“想不想试试,一支跟半支游戏,非常好玩哟”。唐暖央莫明的呼吸急促,身体发热,她知道他说不是正经话“我,,,我才不要试,特别跟你!”

    “可是哥哥很想跟你试啊,当洞)7E穴被滋润之后,以后就会变的很饿,小丫头,你准备好为我分开你的腿了么”洛君天低喃,唇落下,在她脖子上亲了一下。

    唐暖央被刺激的浑身起了鸡皮疙瘩“洛君天大哥,我错了,我不该顶撞你的,请你放过我吧,我还小,不能跟你,,跟你,,,玩游戏,弄不好我被死掉的,放过我吧”她想到那巨大的玩意,肝都颤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这还差不多,洛君天得意的笑“叫好老公!”

    “坏——”

    “嗯?”

    在她欲骂人时,他用下半身顶了她一下,吓在她用哭喊的声音喊叫“我说,我说,好,好,好老,,,老公!”

    最后两个字,说的极为小声,几乎像蚊子叫。

    “小结巴,你说什么呢,听不清啊,大声点”洛君天用她害怕的致命武器,又向前顶了一下。

    “好老公!好老公!好老公!可以了吧!”你这无耻,卑鄙,下流,下贱的大坏蛋,我总有一天要虐回来。

    洛君天这才喜笑颜开了,心情极好,松开她,从她身上爬起来“这还差不多!记住了,老公就是天,我让你往西,你不能往北,我让你蹲下,你绝对不能站起来,我让你笑,你不绝对不能哭,总之以后要对我百依百顺,就跟小狗狗一样,听到没有!”

    唐暖央获得了自由,也赶紧从地上站起来,听到他这一席欠扁的话,正义的怒火一下子就升起,趁着天空中又是一道闪电打来之际,她抬起脚来,就冲他的小腿踢去“你去死吧——”。

    “嗷——”洛君天没料想到,这丫头刚制服,就又叛变了。

    踢完了他,知道闯了“杀身之祸”的唐暖央,机灵的转身就跑,古人都云,三十六计逃为上计呢,她不逃,还等着被他抓到后清炖红烧么。

    “唐暖央,你这死丫头,给我站住——”洛君天听到跑动声,立刻去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