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君天与暖央——我保证会很温柔,一定不会痛!

君天与暖央——我保证会很温柔,一定不会痛!

    她想不通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胆子大到这种程度的人,这种雷雨交加的天气,光是被闪电照到的树木就已经够恐怖了,更何况是一座坟墓,而这家伙还要拖她去躲雨,而要钻进“人家”的房子里。

    光是想像就已经就毛骨悚然的,要命的是马上就要变为事实了。

    洛君天有感觉到这丫头一直在往后躲,这该死的路软的跟豆腐似的,本就不好走,她还这么不配合“我说丫头,你这是在前进还是后退?”

    她倒是想后退啊,可不还是被他架着前进了嘛。

    “我们,,,我们,,,真的要去那里么,打扰人家不太好吧!”唐暖央很含蓄的表达琬。

    “哪有人?你不是说那是一座坟墓嘛”洛君天到现在还不知道她是害怕,主要是因为他完全不觉得有什么可怕之处。

    唐暖央感觉自己的头顶咻的一下被一只箭射穿,被他的话彻底给震傻了,她怀疑他根本就是外星生物,地球人没有这样的。

    “大,,,大少爷,这坟墓是去世的人住的阴宅啊”她牙齿打颤的挨在他身边,小声的说藤。

    洛君天一听,这下子明白了“看不出你年纪这么的小,迷信思想挺重的,这人死如灯灭,烧成了一团灰跟面粉差不多,这坟墓嘛充其量就是起到供亲人记念用的,要是照你的思想,这人死了还有鬼魂的话,这地球上鬼魂加起来,足以统治地球了,笨——”未了,他还不忘在她脑门上敲了一下。

    唐暖央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么客观唯物的说法,要知道她小时候最喜欢听的就是村里老奶奶讲的鬼故事,所以恐怖的幻想对她来讲是根深蒂固的。

    “你,,,你知道什么呀,那个两个世界,告诉你哦,其实在阴间啊,也是有商店,也是有银行的,黄纸不值钱了,都烧人民币跟美元啦!”

    洛君天忍俊不禁的笑出声“哈哈,,,,你说的应该是异次元空间吧,厉害,厉害,不过我很好奇,这烧了,那边真能收到?!没想到真正高手在农村啊,都能知道那边的经济建设了”。

    唐暖央当然是听出他在嘲笑她“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总,,,总之,我不想去”。

    “没事,实话跟你说,其实我跟那边的领导还是有点交情的,等会让我用念力传达一条信息,让坟墓里的小鬼千万别来吓我们胆小鬼唐暖央同学”洛君天拍着她的肩,煞是认真的说道。

    “你——,真讨厌!”唐暖央被逗的想笑,又很是生气的骂了。

    “我跟你说真的你又不听,快走吧,我快被淋死了——”洛君天抱着她,加快了步子,其实在刚才说的过程中,他一直没有停下脚步,这也是一种转移注意力的办法。

    被他这么一说,唐暖央才发现,他们离那座坟已经很近了,刚才一直顾着跟他聊天,没有发现到脚下一直在走。

    看来她今天是逃不过了,她不敢去看,只好闭着眼睛靠在他的身上,有些小小的习惯,她还是没法改掉,只不过身边的男孩子,已经换人了。

    “到了,睁开眼睛吧!”洛君天停下脚步。

    “打死我都不会睁开的!”唐暖央双手更为用力的拽紧他的衣服。

    洛君天看着快要把脑袋钻进他胸膛里面小丫头,失笑了“随便你吧,我来看看,有没有门!”

    他朝着这一米高的小房子里张望,这造的还挺古朴的,而且跟真的差不多,找了找,果然扇门,不过石门。

    他弯腰拉了拉,第一下拉不开,第二下使劲的一拉,才把门给拉开了。

    “好了,打开了,你先进去吧”洛君天把她往下推。

    “啊——,不要,不要,你自己先进去吧”唐暖央死死抱住他的腰,简直跟铁钳子似的,试想有一个人非要你钻进死人住的地方,你愿意嘛,先不说这世界上究竟有没有鬼,可感觉上总是非常不舒服的。

    这家伙怎么就愣是不知怕为何物呢,她是倒了几辈子的霉,才会千里迢迢到洛家碰到这个思维畸形的怪物。

    洛君天要是知道她骂他是思想畸形的怪物,肯定会吐血而死。

    “我先进可以啊,问题是你抱的我这么紧,我没法钻进去啊,另外,你要一直闭着眼睛么,我看过了,这里一点也不恐怖,快睁开眼睛吧”。

    她才不!对他来说一点也不恐怖的事,对正常人来说是极其极其恐怖的,坚决不上当。

    “雨太大了,我睁不开眼睛,你松开你,你先钻进去吧”然后等他进去了,她就跑回公路上去。

    洛君天像是会读心术一样,立即就看出她心里小算盘,他二话不说横抱起她,就将她塞进了小房子里,自己也随后钻进来。

    里面很窄,光够两个人并肩靠着。

    唐暖央只觉这里头一阵阴凉,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她的后背至头皮全部都发麻了,想叫她都叫不出来。

    “这里挺好的嘛,雨也淋不到了,风也吹不着了”洛君天饶有兴趣的摸了摸四壁,轻松的笑说道。

    本是想缓解她的紧张的情绪,可说完之后,那丫头还是抱着身子,缩成一颗球,一声也不吭的。

    洛君天靠过去拍拍她的脸“没吓晕吧!”

    热气接近,唐暖央像块吸铁石碰到铁了一般,猛的粘到他的身上,像抱枕头一样的熊抱着他,要是她能吓晕也倒好了,问题是晕不了,疯倒是快要疯了。

    洛君天拍拍压在他胸前的脑袋“好了,好了,不怕,不怕,我这就用念力给那边的领导去打个招呼,千万别来吓我们的暖央”。

    难怪男生带女生去电影院看电影,男生通常都会挑恐怖片,那样女生怕了,就会主动投向你的怀抱,就像这丫头一样,从雷击到现在,就一直抱着他不肯松手,虽说她胸部才刚刚发育成少女的姿态,可也足以让男人亢奋了。

    唐暖央在他怀里慢慢的放松下僵硬的身体,她这会根本就没有把他当成男生,只当成是一个有热量的活物,在死气阴森的地方,唯有他身上的阳刚之才能平复她内心的恐慌。

    她顾着找安全感,他却心猿意马。“我们的衣服湿了,要不脱下来吧,不然会感冒的”洛君天很是关心的说道,心里头起着邪念。

    他会关心她原本就是诡异的事情,唐暖央心绪得到了平复,头脑也清醒多了,一听他说让她脱衣服,就立刻警惕了,她收回了手,环抱着自己的身体“脱了我们又没衣服穿,还是算了吧!”

    “这四周又没人,又是大晚上,脱了别人也看不到,你不脱,我可要脱了,我还不想得重感冒呢”洛君天脱下上衣,又脱下运动裤,18岁的少年,雌性荷尔蒙分泌正朝着鼎盛时期迈进,对异性的身体有着前所未有的渴望,且往往一旦有了那种邪念,就掰不过来。

    主要是早上她用手帮他到达顶峰的滋味,还环绕在他的脑海中。

    唐暖央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心想,这色情狂不会真把衣服脱了吧,她的脸立刻发烫了,在这种阴森的地方还能有这种反应,实在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

    “我脱了,真是舒服,你不脱么”洛君天的手摸过来。

    搭放在她肩膀上的手让她人心惶惶“我这样挺好的,你不用管我了,真的,不麻烦了”。

    “可你要是感冒的话,爷爷会怪我的,乖,把衣服脱了,听话才是好孩子哦”他柔和着声音哄骗着她脱衣服。

    这让唐暖央觉得,自己是遇到了怪蜀黍!

    “我不想脱,穿着冰冰凉的好“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舒服,真的,我觉得穿湿衣服真是舒服极了,所以你不用劝我了”唐暖央坚决拒绝。

    “你这孩子,怎么就这么倔强呢,都说这里没人会看你,你再不脱,我可要动手了”洛君天的声音严肃,犹如长辈在教训晚辈。

    “没有强迫女孩子脱衣服的,这是没有会看我,哪我怕鬼会看行了吧,洛君天,你不许乱来”经过这三番几次被欺负的经验,她百分百能肯定,他让她脱衣服,绝对是不怀好意的。

    她又不是智障儿,也不缺心眼,这家伙整个一头随时会发情的野兽,她哪能傻乎乎的听他的话。

    “哈——,丫头,你这意思是怕脱了衣服,我会非礼你啊?就你那两团小笼包,我才没兴趣”洛君天说到小笼包时,语气无比的轻佻暧昧。

    “你,,,你才小笼包呢,洛君天你坏蛋”唐暖央气的脸呼哧呼哧的红。

    洛君天压过去,色迷迷的低语“我可不是小笼包,我是大香肠!”

    唐暖央这下子脸彻底烤熟了“你这流氓,我不要听,不要听”她不明白这么色情的话,他是怎么说的出口的。

    “给你一个机会,我数到三,你不自己脱,我就帮你,一,二,三——”他的手伸到她的胸前。

    “我自己脱,自己脱,你走开啦——”唐暖央真的要疯掉了。

    “早这样不就好了,总是要跟我犟过才能听话是不是,动作快,全脱了”洛君天松开手。

    唐暖央咬着唇,知道不脱的话这家伙是不会放过她的,于是被逼着慢吞吞的脱着,病服下连胸围也没有带,好丢脸,她把身子扭过去,把衣服脱了“好,,好了!你,,,,你满意了吧,别在对我那样了!”

    “裤子还没脱!”洛君天捏着一下她的大腿。

    “裤子我不能脱,女孩子是不可能那么随便的,你就饶了我吧”唐暖央苦着脸,喏喏的说道。

    “你这丫头的思想怎么就那么龌龊呢,我是为了你的身体健康着想,你却老把我想成是坏人,我真是快要被你给气死了”洛君天一副被冤枉,好心没好报的语气。

    唐暖央想,你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

    她沉默着,想以此来逃避脱裤子的事,哪知突然他的手伸过来,一把扯掉她的裤子,连内裤都一起扯掉。

    “啊——,还给我啦,洛君天,你这坏蛋”唐暖央羞愤的一手挡着胸口,一手挡着私密部位,对他大喊。

    外面的雨变小了,偶尔有闪电闪进来,这电光石火的一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眼,看的洛君天下面立刻变的硬邦邦的,少女青春柔嫩的身体,像露珠一样清新可人,纤瘦的身段,羞红的小脸蛋,被遮掩上起来的三点,更透着诱惑的气息。

    他把手里裤子放在一边,身体挨过去“等干了再穿!”

    唐暖央石化,他,,,他什么的意思?!

    她拼命往一边缩,尽量不跟他的肌肤碰到,刚才还怕鬼扑到他怀里的她,现在后悔的宁可被鬼抓住当夜宵。

    “冷不冷?!”他在热气在她耳边融化。

    “不冷!”她条件反射般回答。

    “可是我觉得有点冷了,要不要我们抱抱,互相取暖吧”洛君天语气非常之真诚的建议。

    某人的狼性终于开始一点点暴露了,唐暖央屏息回答“我很热,不要跟你抱,你离我远点!”

    “你很热,那正好可以温暖我,我可的帮你降温啊”洛君天语气兴奋,才不管她同不同意,将她抱到自己怀里。

    他们肌肤相亲的贴在一起,处)7E子的幽香是世界上最撩惹男人心的。

    “救命啊,放开我,洛君天你不要乱来,真的不能乱来——”唐暖央吓的哇哇大叫,有什么比身体受到侵犯更严重的事,她感觉自己是绝对沉受不起那样的事情,她害怕的宁可去面对厉鬼。

    “叫什么叫,我又没对你怎么样,小丫头,迟早不得是我的人,怕什么,就算做了,也死不了人的”洛君天捂着她的嘴,他什么都没干,她叫的好像他已经吃了她似的。

    “我不做你老婆,你太恐怖了,你找别人吧,不要总是欺负我一个人好不好”唐暖央慌张的把腿并拢的紧紧,死也不会让他得逞。

    洛君天抬手捏住她的鼻子“我恐怖?不想活了是不是,亲了我,抱了我,摸了我,这会说我恐怖”。

    “嗯,,,,我的鼻子——”唐暖央抬起挡着身体的手臂,想去挥开他的手。

    可这样一来,身体其他的地方可就没有阻隔了。

    洛君天闻到她身上的香气,低头忍不住亲了一下,黑漆漆的,说真的,他也不知道亲到了哪里的,软软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的,嫩嫩的,他不由的拿舌头舔了一下,又吸吮了一下。“嗯呃——”胸前一热,一股子酥麻的电流传遍了全身,唐暖央不禁娇吟,连她自己都控制不住,这声音就从喉咙里冒出来了,听的她自己都不禁给吓了一跳。

    脑中一道惊雷,这家伙在干嘛)21)21)21

    她的娇吟声助长了他的气焰,他掠夺的越发的投入,气息也浓重了,一股子***的气息在阴森的坟地中蔓延。

    “你住手,,不,住口,不要咬我那里,洛君天,痛,真的很痛”唐暖央揪着他的头发,想把他的头从她的胸口移开。

    他握住她的双手,举过头顶,投入的“吃”着她含苞待放的身体,舌头卷着花蕾,尽情的吸吮,用力的吸吮,那硬邦邦的某物抵在她的腿上,往里面挤压摩擦。

    一切的一切,都告诉唐暖央,他不是跟她开玩笑,他是来真的。

    她颤抖的抗拒“不,,,不,,不要,你这样我害怕,洛君天我真的不行,你放过我好不好”。

    洛君天松开她胸前的花蕾,手指抚摸过她的私密之处,上面的毛发告诉他,这丫头已经是个大人了,其实她的模样一看就是做了大人的女孩。

    他下面肿胀的里厉害,很想进)7E入她的身体,他靠在她的耳边哄道“我保证不会很痛,把腿打开,让我放进去好不好,我受不了了”。

    “不好,不好,不好,我不要跟你这样,我不喜欢你,我讨厌你”唐暖央恐慌的头脑发涨,到了胡言乱语的地步,怎么想,她的身体也是无法去容纳下那么大的东西,她可以预想到自己会死掉。

    这是一个充满雄性激素的成年狮子跟正在成长中的小绵羊的搏斗史。

    “你不要害怕嘛,我会很温柔,不弄痛你”他的手指向着这片从未被人开发过的处)7E女地探入,对一个才13岁女孩做这种事,也丝毫没察觉到自己有多禽兽。

    指间进入的地方,紧的连手指都无法顺利前进,隐约间他的指间顶到的一层障碍。

    “啊——”唐暖央惊恐至极的尖叫,终于哭了出来“呜,,,,好痛,好痛,混蛋,你这么混蛋,放开我”。

    她双腿颤抖,全身都在抖,又哭又喊。

    洛君天看她哭成这样,抽出手指“好了,别哭了,不做了,可以了吧!”

    “你走开——”唐暖央哭着推他。

    洛君天松开她的手,不再压着她,唐暖央卷曲成一团,抱着赤)7E裸的身体,一直哭一直哭,,,,

    五分钟过去了。

    “烦不烦哪,再哭小心我分开你的腿,折磨到你哭不出来为止!”洛君天被哭烦了,怒吼过去,本就欲求不满,她这里又哭个不停。

    这样恐吓虽然太狠,却是很有作用,唐暖央用力的捂着嘴巴,不敢再哭出声音来。

    而洛君天却不为这立竿见影的恐吓而开心,反而更是郁闷了,因为越是有作用就表示她越是害怕他,是真的害怕他,对于一个什么都没有经历过,像一张白纸的女孩,他突然逼她做这种高难度的事,也难怪会吓坏她。

    沉寂了很久。

    “对不起——”三个字在黑暗中幽幽的飘散。

    唐暖央吓了一跳,以为是幻听,脑袋往他那边转了转,只可惜她不到他此刻的表情,又或许真的是幻听。

    周围变的更加寂静了,雨淅淅沥沥的似要快停了,风也没有了,闪电也没有了,就连虫子的叫声也消失了,到处都陷入了一种微妙的寂静之中。

    她连自已身处在一座坟墓之中都忘记了,思维进入到了一种怪异之地,他的这声对不起也正是在这种氛围之中,变的悠远不真实了。

    音乐声很是突兀的响起,从洛君天脱在一边的运动裤里传来,是他的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