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君天与暖央——让我看看小左跟小右,哪边漂亮点!

君天与暖央——让我看看小左跟小右,哪边漂亮点!

    “不行啊暖央小姐,老爷说了,你不下去,就要开除我,呜,,,我上有80岁的奶奶,下有3岁的弟弟,我不能没有这份工作呀,全家都指望着我的薪水呢养活呢”洛君天在门外捏着鼻子,继续装。

    这么可怜啊!!!

    唐暖央放下笔,走到门口,她不能因为自己的原因,害的无辜的人。

    她打开)7E房门。

    悄见外面的人,她吓的差点岔气,赶紧想把门合上琬。

    洛君天推住她的门,无害的微笑开来“暖央小姐,这么急着把门关上干嘛呀,我让你觉得很惊讶么”。

    “你是我见过的长的最恐怖的佣人”唐暖央没想到他竟然这么狡猾,在门外扮佣人,她实在是没有想到还有这种可能性,还以为这佣人是不是感冒了,才会有这么奇怪的嗓音。

    她发觉自己就是那只小听妈妈话的笨兔子,给大灰狼开了门藤。

    她怎么这么笨呢!!!

    “我有这么恐怖?”洛君天发力,把门缝推的更大,挤了进了房间。

    唐暖央向前退去,心里面直打着鼓,下意识用手挡着胸口“你,,,,你想干嘛?我,,,,,我不会同意了!”

    “什么东西你不会同意?”洛君天故作不知,然后瞄着她的胸口,哈哈大笑的说“你是指你不同意,我在你那小的可怜的小笼包子上刻字的事?”

    “色狼,流氓,不要说了——”被一再提的小笼包,让唐暖央觉得好丢脸好丢脸,那么害羞的地方,本是女孩子最为隐密的,可是这个家伙却总是挂在耳边。

    “干嘛不说啊,我又没说错,你就是小嘛,要不要我来帮你丰丰胸,只要揉通了乳腺之后,保准你以为成波)7E霸”洛君天对捂着胸口装纯的女孩,特别有欺负的***,谁让她看起来那的恐慌呢。

    他搓着手,向她走去。

    “洛君天你讨厌,你走开,不要过来——”唐暖央吓的逃开。

    洛君天长腿一垮追过去,她又逃到另一边,一番猫捉老鼠的较量之后,她被逼到了角落里“再逃,再逃逃看啊!”

    唐暖央紧张害怕的瞅着他,将胸口抱的更紧,不让他侵犯“我不逃了,你,,,你也不要再欺负我了”。

    洛君天站在那里想了想,破天荒的说“好,今天就不先欺负你了,走,下去吃饭!”他铃过她,像猫抓老鼠一般的把她抓到楼下。

    人多的地方,唐暖央安心了一些,肚子也饿了,就放松下来跟大家一起吃饭。

    洛云帆在对面观察她,他总觉得这个丫头神情特别紧张似的。

    吃过了晚餐,洛家人分别都起身离开了。

    唐暖央心里忐忑起来,求救似的看着洛云帆,天黑了,夜深了,她不要成这洛君天这恶魔的小点心啊!“暖央,你是不是有什么烦恼啊”洛云帆看出她的窘迫来,适时的给她一个找他的机会。

    灵机一动,唐暖央猛点头“嗯,嗯,有一道数学题,好难好难,我怎么都解不开,你能不能帮我辅导一下”。

    “没问题啊!”洛云帆爽快的点头。

    “那我们上楼吧,我书在房间里呢”太好了,太好了,有洛云帆在,洛君天就不会乱来了,到时等洛云帆一走,她就把房间锁的死死的,就算海啸来了都不出去。

    正在洛君天冷冷的斜着眼睛,唐暖央兴高采烈的站起来接着洛云帆走的时候,老爷子发话了“这复习功课还是找君天的好,你们同校,房间又面对面住着,多方便啊,是不是”。

    唐暖央顿时僵化在原地,眼前是一片的昏天暗地,乌云密布,惊雷滚滚,她好不容易想办法爬出火坑了,爷爷一下又把她给推进去,这老头到底是在帮她还是害她呀。

    她内心一阵的崩溃呀!!!

    洛君天在边上笑着奸诈而又得意,挑着眉,似乎在对她阴险的笑道,丫头,你的死期到了!

    “爸,其实谁教都一样,正好我晚上也没事,君天自已都还有功课呢,哪有时间给暖央辅导”洛云帆说的面面俱到,企图让爷爷改变主意。

    洛远山犹豫着说道“这么说来也是,君天,那让你四叔去给暖央辅导吧,你看怎么样”他把问题又推到了洛君天的身上,让他来做选择。

    “我的功课在学校就写完了,我有时间辅导暖央,在她自己的房间或是我的房间都可以的,四叔你白天那么累,晚上就好好休息吧,这份苦差事,还是交由我来承担吧”洛君天站起来,拖过僵化的唐暖央,往外走,脸上别提有多阳光灿烂了。

    唐暖央已经绝望了。

    洛云帆担心的看着被拖走的唐暖央,直到看着她被带出餐厅,他都无能为力。

    “云帆,你跟我去书房,陪我去下棋”洛远山笑着说道。

    “对不起,我今天很累,我想先回房了”洛云帆没有看老爷子,低垂着头,淡淡的说道,起身离开餐厅。

    他能在洛家这么平安的呆到现在,他很感谢爷爷,他像父亲那样的教导他,像爷爷那样的疼爱他,可是到今天他才彻底明白,无论他对他有多好,在他心里最重要的还是君天,他最疼的也还是君天。

    他算是彻底看明白了,爷爷根本就无意把暖央给他,爷爷一心一意的就只想撮合君天跟暖央,而他,永远都只是个安静的存在“百度搜索本书名+听潮阁看最快更新者。

    “云帆呐——”洛远山叫他,看着“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头也不回的离开餐厅,心里一声长叹。

    “老爷,我记得四爷从来就没有忤逆过你”管家在旁,轻声的开口。

    “是啊,是我伤了他的心,云帆是个聪明的孩子,他是看出我的意图来了,阿忠啊,你说他会不会就此怨恨我,看到他这样,我心里很不好受”洛远山拍了拍大腿,表情凝重。

    “老爷,你也别太自责,缘分天注定,若是大少爷跟暖央小姐能有结果的话,这也不失为一个段好姻缘哪,四爷他会想明白的,你对他的好,他也会记在心上的”管家安慰他。

    洛远山站起来,双手背在后面往外走,一直走到了外面,想到了自己死去的大儿子,心里感伤,不禁自言自语“你倒是好了,眼睛一闭,什么都不用管了,你让我这个当爸爸的给你养儿子,我老了老了还要担着心,你这不孝子啊!”楼上。

    洛君天拉着唐暖央上了三楼。

    “呃,,那个,,我想起来我那道题已经解开了,不需要辅导了,你不用教我了”唐暖央挣扎着想到抽回手。

    “这样啊,那好啊,咱们就直接掠过教功课这一环节,直接来谈谈关于赌约实施情况好了”洛君天由牵着变为抱着,将她往他的房间带。

    “我不去你房间,我要回自己的房间”唐暖央往反方向走。

    可是她哪比的上他的力气,尽管是使劲了全力,还是被他拖进了他的房间,对她来说,这无疑是比坟地还要可要的地方,进去之后,可能会被他欺负的连骨头渣子都不剩下。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洛君天锁上门,她挣扎的太厉害,干脆扛起她,把她扔到自己的大床上,防止她爬起来,用身体压住她,虎口捏着她的下巴“丫头,愿赌服输,你输了就想抵赖,在我这里可行不通”。

    “我早上身体不舒服,不然我不会输的,洛君天你胜之不武,这次的不算,明天我们在比过,我一定会赢你的”唐暖央慌张的想着办法。

    他的呼吸就近在咫尺,她感觉她整个世界,每个毛细孔都被他给包围了。

    “你不舒服是你的事,赢的那个人还是我,输了还百般狡辩,看我怎么惩罚你这张小嘴”洛君天低头,在那早已垂涎的小嘴上亲了一下,亲一下不过瘾,干脆撬开她的舌头,细细的品尝。

    “晤,,,,”她就知道会这样,救命啊,谁来制止这个色狼。

    洛君天亲够了,抬起头来,撕开她的校服。

    “啊——”唐暖央大叫,挡住胸口“不刻行不行,洛君天,你就放我一马好不好”

    “嘘——,叫什么叫,把手拿开,让我来看看小左跟小右哪边漂亮点”洛君天盯着她的胸部,认真的研究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