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君天与暖央——蹂躏,大出血,谁的错!

君天与暖央——蹂躏,大出血,谁的错!

    小左跟小右?!

    唐暖央怔了怔,才明白过来他是指什么,小脸霎时就红透了,这个超级无敌大变态“我死都不会拿开了,就算你剁了我的手,我也不会拿开的”。

    她一副誓死捍卫的模样。

    “不用剁,用绑的就行了,我不是这么血腥残暴的人哟”洛君天笑的无比温柔,可他这股子温柔跟洛云帆的可不一样,他的温柔是那种奸诈阴险式的。

    唐暖央看到他这种笑容,恨不得咬舌自尽,苍天啊,你还不如一刀杀了我来的痛快琬。

    “洛君天,洛大哥,你放过我这一回,以后我什么都听你的好么”深在狼穴,反抗已经无效的,纯粹是浪费时间的事了,她只能想办法求饶讨好,这家伙阴晴不定,说不定哪句话就说到他心坎上去了,他就放了她呢。

    “这个嘛,我先考虑考虑——”洛君天一副深思的模样,想了不到五秒,他就摇头“不,我不干,这买卖我太亏了,你原本就该什么都听我的,凭什么跟我谈条件”。

    “你卑鄙无耻——”唐暖央一听就不由的来气了,骂了过去藤。

    洛君天一秒之内就变脸,速度之快,让人叹为观止,他压近她的脸,薄唇吐出阴森森,冷咻咻的一句话来“有胆再骂一次!”

    他这个样子,她哪不敢骂,又不是不想活了。

    唐暖央呼了一口气,表情愁苦“我们来讲讲道理好么,我不是你们洛家买来的佣人,爷爷说让我跟你订婚没有错,但是一来我们这还没有订,二来,我也不会跟你订,三来,哪怕是订了,我也还是自由的个体,不是你手里的玩具”。

    “好你个臭丫头,说起话来还一套一套的,跟我讲道理是吧,那我就跟你讲,说要跑步的人是你吧,同意比赛的人也是你吧,同意打赌的人也是你吧,既然是赌那就有输有赢,我若是输给你了,也会按照你提的要求一个月不理你,可问题是你输了,那你百般耍赖逃避我提要要求,那我肯定不乐意啊,这打赌讲的公平与公正,要不然谁都像你这样输了就耍赖,那打赌还有意义嘛,以后谁还跟你打赌啊”洛君天针对她抛来的问题,做了详细解剖跟辩驳。

    “可是你的要求也太下流了”哪有在女孩子那个地方刻字的。

    “你别管下不下流啊,你觉得要求过分,当时可以提出来啊,你不提出来就是默许了,你默许输了就要履行我的要求,明白么,还有什么话说”洛君天逼视着她,舌头很是灵敏。

    “我——”唐暖央反驳不了,谁让他说的句句都对呢,怪只怪她早上稀里糊涂的就答应了他。

    “我什么我,没话说了吧,没话说就躺好,把手拿开”洛君天不给她喘息的机会,逼的她无路可退。

    而唐暖央是真的没有勇气把手拿开,女孩子最宝贵的地方,她不知道被他看过摸过还刻了字之后,以后长大了,她还能去面去谁。

    “不拿开,我可要亲自动手搂——“威胁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洛君天看到她校服上的领结,抽开变成了一条丝条,握着她的双手,就要缠绕。

    “啊,不要绑我,放开我”唐暖央扭拧着手,挣扎的着不让他绑。

    洛君天把带子收紧,绑了起来,又讲带子固定在床头“这可是你逼我这么做的,给你机会让你自己拿开的时候,不肯拿开,你已要超出了我耐心,我当然只好自己来喽,现在我们可以进入正题了。

    他的视线往下移,撩开被衬衣布料遮去一半胸口,她整个上半身就袒露在他的面前了。

    “洛君天你是混蛋,色狼,流氓,你卑鄙无耻,下流下贱”唐暖央巴不得用世界上所有谩骂的词汇,全都用到他的身上。

    她没有勇气去看,更没有勇气去想,她以后总要恋爱,总要结婚的,而这个对象,一定一定不会是眼前这个家伙。

    “骂来骂去都是这几句,你能不能找点有创意的词汇啊,下次老公教你”洛君天看着眼前的春光,心情极好,所以无论她骂什么,在他听来都像是天籁一样。

    他仔细观赏着她那两只秀气可爱的小白兔,中碗那么大,雪白雪白的,上面的花蕾是诱人的粉红色,像樱花一样的颜色,含苞待放,很是美丽,他闻到她身上散发出来少女香,让他瞬间就亢奋了。

    他感觉腹部绷紧,里面的东西快要把裤子给顶穿了。

    花蕾看上去很是柔软,很美味的样子,他伸出修长的手指,往花蕾上轻轻的碰了碰,它立刻就变的坚)7E挺。

    唐暖央咬着唇,别开着脸,想骂,想抗拒,又丢脸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真有趣,小左跟小右大小差不多,造型也很漂亮,香气也很芬芳,最后让我来尝尝味道看看”他色迷迷的舔着唇。

    最后那句话,吓到了她,看到他俯下身来,她惊叫起来“不要,不要——”

    只觉花蕾上面一热一紧,被他含住了。

    “啊——,不要啊,不要咬那里,不要吸”。

    洛君天哪还管她说什么,抱着她的身体,舌头轻轻的在花蕾上刮过,吸吮了起来,蹂躏完了一边,又去含咬另一边,两颗花蕾被他含咬的又红又肿,看上去更是艳丽。

    因为这次他没有动手捏,吸吮含咬动作也是十分轻的,所以唐暖央感觉不到痛,非但不疼,渐渐的,他还感觉到了一种异样的感觉,身体热热的,很舒服,很快乐,,,

    “嗯,,,,嗯,,,,”她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睛,轻声的呻吟。

    她的声音刺激到了洛君天,他很想要脱下裤子,释放一次,他抬起头来,诱惑性的问“丫头,要不要试一次,刚开始会有点痛,但是很快就会像现在这么舒服了”。

    唐暖央张开眼睛看他,害怕的吞了吞口水,脑子很乱,但仍旧是知道不能那么做,她表情认真的说道“我的第一次,我要留给我以后的老公”。

    “那正好,我就是你以后的老公啊,早给晚给不是给,我那里好难受,让我进到你那里好不好,老婆,我会亲亲的,痛了就马上停下”洛君天***高涨,双手不自觉的抚摸她的臀部。也不知为什么,瑾璃比她丰满多了,可他就独独对这个倔强的丫头上了瘾,昨天晚上做梦都梦到跟她上床,那感觉太棒了。

    唐暖央心里想哭,又知道不能激怒他,她试着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回答“到结婚那天我才给,要是你睡了我,以后不要我了,那我不是吃亏死了,所以,我不干)21”

    “以后保证娶你!”洛君天随口答应。

    “我怎么能相信你这话是真是假,未来的事情谁说的准,不行,坚决不行,而且我还是未成年少女,我还小,做不了这样的事,你去找跟你同龄的女孩子吧”唐暖央心里突突直跳,硬着头皮才把话说完。

    “唐暖央,你别以为自己是金枝玉叶,本少爷说要你就要你,哪轮得到你来订洞房的时间,今天我就要”洛君天霸道的扯落她的校服裙子,自从那天在浴室摸出了感觉,这几天他满脑子都是黄色思想,越是吃不到,嘴巴越是馋的厉害。

    唐暖央羞愧成怒了“你不是说刻字嘛,为什么要脱我裙子,洛君天你是大无赖”。

    “没错,我就大无赖,刻字以后再刻,现在我想——”洛君天邪恶的瞄着她发育中的身体“跟你玩种树的游戏”。

    他动作优雅的拉下自己的裤链,里面的巨龙顿是迫不及待的弹了出来,充分勃起后的某物,尺寸大的能让熟女流口水。

    但是唐暖央这什么都不懂的少女来说,这东西实在是太恐怖了,她虽然对于这东西到底要放进哪里,一开始概念还很模糊,但她不是白痴,在他几次三番扯下她的裤子,分开她的腿之后,她知道可,而那个地方,在她看来是死都不可能种下这棵“大树”的。

    “洛君天,你找别人吧陪你种吧,我害怕,我怕痛,也怕死”她语无伦次的求他,简直跟世界未日或许要上断头台一样。

    “谁说你会死啊,就怕你以后天天想着摸到我的房间,主动骑到我身上吵着要”洛君天抚摸着她的细腰,好黑色散乱在他床上,清秀干净的小脸纯洁无暇,她的腰很细,腿很长,像一朵芳香四溢的白莲花。

    她的这种纯洁无暇,让他更加兽性大发。

    “那除非我疯了,不要摸我屁股,啊——,来人啊,救救我”。

    “别叫,等会有人冲进来,看到我们这样,那才真的丢死人了呢”洛君天边说,手指已经伸进了她的小内内里,拨开两片嫩肉,穿过毛发稀疏的地方,进入那窄小的洞穴中。

    他也担心,这么小的地方,他这么贸然进去,会不会弄死她?!

    “啊——,你住手,住手”唐暖央绞着腿,叫的鬼哭神嚎的。

    洛君天身体压下来在她嘴唇上亲了一下,双手用力的她的腿,将自己的巨大抵在她的洞口。

    向前挺一下,唐暖央疯了一般的哭叫起来“痛死了,痛死了,不要再进去了,求求你不要在进去了”。

    只觉腹部一热,绞痛感传来,感觉有股热流向外涌。

    “喂——,我只是进了一点点,根本就没有进去,有这么痛么”洛君天被她的惨叫声吓到,没办法只好退出来。

    这一退不要紧,一大摊的血随着他拔出的动作被带了出来,鲜红色的血洒了他一床,这下子他傻了,只是插进去一丁点而已,就造成了这么多的破坏?不可能吧!

    “暖,,,暖央,对不起,我不知道会这样,你下面流了好多血”洛君天没见过这种事,心想,她会不会死在他床上吧。

    “我小肚子好痛”唐暖央痛楚的弯曲了身体。

    洛君天手足无措的不知该从哪里下手,他习惯用白色的被单被套,因此,这血红的更是触目惊心“我抱你去医院吧!”

    “你先接开我的手”唐暖央皱着眉头,强忍着小腹的酸痛,对他说道。

    洛君天两话没说,就给她解开了。

    得到了松绑,唐暖央从床上坐起身来,扣好自己的衬衣,穿好裙子,走下床“我自己解决就行了!”

    血顺着大腿往下流,看上去很可怕,洛君天慌张的走到她身边“还是去医院吧,不然你会死的”。

    唐暖央捂着肚子看了他一会,冷冷的说道“我死了就是你害的,医院我不去,就让我听天由命吧”她快步的走出他的房间,回到自已那里。

    洛君天跟过去,到她门口时,她用力的把他推出去,把门关上了,他转了一下,门已经锁上了。

    “喂,丫头,你开门,你这样不行啊,流血不是小事情,快出来”他拍她的门,心里很着急。

    叫唤了半天,她也不开门,倒是把其他的房间的人都给叫出来了,洛宁香,洛子龙他们,全都穿着睡衣出来了。

    “表哥,发生什么事了?”

    “哥,你说谁流血了?”

    “咦,房是是暖央的,表哥,是暖央流血了么?她哪里流血了?”

    “手上?脸上?腿上?背上?表哥你跟她打架了么”。

    洛君天内心纠结的看着他们几个,酷起脸来说道“没什么事,都回去睡吧,别这么八卦!”

    几个3gnovel.cn看最快更新人你看我,我看你的,不敢多问就都回去了。

    等表弟表妹们走后,洛君天又敲了几下唐暖央的门,她还是不开,最后只好也先回房间了。

    坐在床上,他看到电话机,拿起来,打内线电话到唐暖央的房间。

    打了半天都没人接“这丫头怎么不接电话啊,该不会晕倒在里面了吧”。

    洛君天在房间里一停不停的往她那里打电话。

    唐暖央则坐马桶上,想到刚才洛君天六神无主的表情,她喷笑了出来,她其实只是例假来了,而且每一次来都跟杀猪似的,血量特别大,这个可把洛君天那白痴给吓死了,以为是他的原因,才致使她流这么多的血。

    这次运气可真好!洗了澡,垫上了卫生巾,吵了半天的电话铃还在响,她知道是谁,“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走过去接起,故意用虚弱的声音应道“喂——”。

    “死丫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头,你怎么不接电话呢,知道我打了多少个了么,你是死是活,好歹也给我个准信吧”。

    唐暖央把听筒拿开了一些,这一接起就听到他的吼叫,谁受得了。

    他说完了,她才把听筒又放到耳边“我在卫生间处理身上的血,刚刚出来,你让我休息一下吧,我肚子很痛”她用可怜又虚弱的声音回答,臭小子,我要让你内疚死。

    “肚子还痛啊,那血还有没有流?”

    “断断续续的,我想死是死不了,可能是被你,,,,算了,你也不是故意的,你别管我了,去医院会惊动爷爷的,到时他知道了,会骂你的,就这么样吧,我没有气力了,挂了”唐暖央用最为虚弱的声音说完,不等他说就挂了电话。

    表情立即又是一变“哼,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欺负我”。

    洛君天在那边心情沉重的挂了电话,看到床上那一摊鲜花的血,心情糟糕透。

    这一整夜他都没有睡,不是起床到她的房门前转悠,就是打电话给她。

    凌晨三点,唐暖央睡的正香,电话响了。

    一点的时候,她已经接过一个电话了,好不容易睡着了,睡踏实了,这又响了,她有点抓狂的的拿起电话“洛君天,你还让不让人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