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君天与暖央——对他无视,悄悄站在窗外看你!

君天与暖央——对他无视,悄悄站在窗外看你!

    “唐暖央,你这是什么态度——”洛君天的表情顿时就变的难看起来了,他好心来看她,还递手帕给她擦,她倒好,好脾气直接摔他手帕。

    唐暖央不看他,把水龙头拧的更大,低头,捧起水来,用力的搓着脸,她在尽力的克制,不管他说什么,不管她有多想揍他一顿,她都要忍住,这不是因为怕他,而是不想让自已更丢人,更没有尊严。

    从早上开始到现在,她已经够丢人的人,洛君天,洛家的人,学校的同学,没有一个不在笑话她,不在侮辱她,她受够了,听够了,也冲动的跟人打架了,可结果换来的是更大的难堪。

    她做不到还假惺惺的对他微笑,接受他递来的手帕,然后当成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但是她可以保持沉默,不理他是她的自由。

    “不能这么洗,伤口会感染的笨蛋”洛君天见她近乎自虐的用力洗脸,口气不由的放柔,心跟针扎似的琬。

    唐暖央坚决不理他,洗干净了,关上水龙头,用袖子擦了擦,往反方向走,她要感谢这里四通八达,不用非要转身面对他,从他旁边硬挤过去。

    洛君天站的原地,脑海中冒出几个大字:他被彻底的无视了!

    几个大字在瞬间拆分成八块碎片,从他的头顶上压下来,把他压在地上藤!

    从小到大,没有人胆敢忽视他,一个都没有,怒火一下子烧上脑门!!

    蒋瑾璃也很是诧异,这跟她想像中的完全不一样,可是说大大出乎了她的意料,她以为她会流着眼泪向君天哭诉自己被打的有多痛,或是委屈的把打架的原因告君天,让他内疚,总之,肯定是集一切可怜之所能。

    这小贱人是真蠢还是另有计谋,她既然错失了这么好的机会,不去把握不说,还去激怒君天,真是太不符合逻辑了。

    洛君天追上去,在她背后怒喊“我跟你说话你没有听到么,唐暖央你是聋了还是哑巴了,你给我站住”。

    唐暖央脚步仍旧没有慢下来,也没有回他的话,而是一味的走。

    蒋瑾璃则是一路小跑的紧紧跟着。

    洛君天的腿毕竟比唐暖央长,很多就超过了她,拦去她的去路,用水洗过的脸,苍白的地方很苍白,受伤的地方,红的更红,青的也更青,脸还开始肿了,看上去触目惊心了,要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他的心一阵阵的绞着,像是绞着一条刚刚洗好的床单。

    即使是被挡去了路,唐暖央也没有恼怒,而是干站着,等他自动让开。

    两人面对面站了有五分钟之久,站的洛君天跟蒋瑾璃心都浮躁了,唐暖央仍旧垂着眼帘,想木头一样的站立。

    这丫头的定力可真不是一般的强,说不理他就真的怎么都撬不开她的嘴,脾气不是一般的大。

    最后,洛君天妥协了,先开了口“怎么伤成这样呢,你打架不是很在行嘛”。

    唐暖央缓缓的眨动了两下眼睛,不回答。

    洛君天气的想掐死她“被说两句就砸盘子,你什么脾气,这里是贵族学校,不是你以前上低等学校,你是洛家人,更要注意形象,一个女孩子,弄的像个鬼似的”。

    唐暖央这下子变的更为安静了,连眼睛都不眨的盯着地面。

    蒋瑾璃看着洛君天变的越发阴沉的脸,不由的暗笑了,看为这贱人是真的蠢,她不知道跟君天硬碰硬,无视他,是多么愚蠢的事,如果说她想用这种办法来体现自己的与众不同,那就更是大错特错,君天只喜欢顺从,不喜欢反抗,她以为能博得更多重视,可下场只会更为不屑。

    这个想法刚刚落下,不得到了验证,洛君天用虎口钳制住唐暖央的下巴,捏起来,让她看着自己“给我说话——”。

    唐暖央眼中平静无波,硬生生“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的压抑着“放开你的手”。

    “如果我不放开呢,你还能这么冷静下去?”洛君天加重了力量,和还故意捏了她的伤口,他要看到她除了这一张死人脸之外其他的表情,愤怒也好,痛苦也好,仇恨也好,只要给他表现出别种情绪来。

    他心里郁闷极了,她的这么下去,弄不好他真的会拧断她的脖子。

    伤口痛极了,可唐暖央不想输给他,所以强忍着痛不喊出来,用异常清冷的眸子看着他,如同一头小兽,就算到了生死一线的边缘,她还是不屈服,不投降。

    洛君天握的手都酸了,不断加重的力道,除了让她脸更苍白为止,起不到任何作用,脸骨都快要被他给捏碎了,伤口渗着鲜血,他都没有看到他想要看到的,心郁闷到发痛“说你很痛,我就放开你,快说,听到没有——”。

    唐暖央则是一副你要杀要剐随便你的表情,她的个性就是越逼她越倔强的个性。

    僵持了一会,洛君天一把甩开她的脸“倒胃口的乞丐,你活该被人打,活该变成丑八怪,要不是看在你住在洛家的份上,我才不会来看你,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是不是”。

    他炸了毛似的挑着难听的话骂。

    她恍若未闻的从他身边经过,继续往前走,走的不快不慢,步伐却是一秒都没有停顿,表情是近乎麻木的冷漠。

    洛君天没有在追上去,揽着蒋瑾璃,对着唐暖央的背影喊了一声“有本事你一直装哑巴,我不会看你可怜的,以后休想我帮你,现在我给你个机会,转身跟我道歉,我就原谅你”。

    回应他的自然只有冷空气。

    他心里一阵的翻腾,气死他了,真是气死他的,男人的尊严严重的受挫。

    望着离开操场,头也不回的女孩,他第一次有了不能掌控的东西,他讨厌这种感觉,更讨厌自己内心那一连串不明所以的痛楚,她还有自己的心,这两样好像都失去了控制。

    蒋瑾璃看洛君天铁青着脸,目光凶狠的模样,脸上浮起了愉快笑容,这会估计那小贱人会更惨,惹恼了君天,就只有一个死字。

    心里偷着乐,表面上却又假仁假义的说道“君天,人家好歹是女孩子,又受了伤,你下手也太重了,说的也太难听了”。“难听么”洛君天的绿眸盯看着远方,嘴里蹦出两个字。

    “对一个女孩子而言,是有些重了,换成我的话会难受的想死的”蒋瑾璃靠到她身上,巧妙的扮演了可怜相,同时又话锋一转“不过嘛,她也不好,你好心好意来看她,她却拿一副仇人的样子对你,又不是你打的话,心里不痛快,也不能冲着你发出来啊”。

    洛君天放在蒋瑾璃腰上的手,慢慢的拿了下来“回高中部吧!”

    他转身离开,表情冷凝阴寒。

    蒋瑾璃对着唐暖央离开的方向扯出一抹冷笑来,该死的狐狸精,小贱人,你是赢不了我的。

    唐暖央行走在学校里,不少的同学对她指指点点,她好想找个地方躲起来,她想哭,想离开这里,可是她能躲到哪里去呢,习惯的躲避之后,她会变的更懦弱(百度搜索本书名+第五文学 看最快更新),在这个世界上,她已经没有可以去依靠的人了,她只能靠自己。

    握紧了两个拳头,她朝着人最多的教学楼走去,表情冷漠,有种生人勿近的气场。

    走进教室,里面原本议论纷纷的同学,顿时全都没声了,拿异样的眼神看她,里面有鄙视跟厌恶。

    唐暖央当作没有看到,面无表情的坐到自己的座位上,拿出课本来看。

    别人说什么,说的多难听,她都无所谓,她不会像刚才那么冲动,砸盘子跟人打架了,最凶的境界不是动手打人,而是不管如此刺激,她都当没有听见,没有看见。

    她告诉自已,把耳朵跟眼睛蒙上,把嘴巴封上,她只活在自已的世界中就可以了。

    高中部教室。

    “我看了刚才在初中部餐厅的闭路电视,那一桌的女孩开口说了极难听的话,说真的,是个女孩子都承受不住,也难怪要打起来了”跟洛君天关系还不错的同班同学,坐在他的课桌对面,八卦的说道。

    洛君天其实不太想听,但听了之后,还是忍不住问“都说什么了?”

    “都是跟你有关了,说你不要唐暖央,你抛弃她了,又说你把她当玩具,蒋瑾璃才是真牌女朋友,说你特意去国外把人接回来的,不过我想真正让唐暖央抓狂的是最后那一句”同学停顿下来,不太敢说。

    “最后那一句说了什么”洛君天追问。

    “我先声明,这可是她们说的,不是我说的”同学接触到洛君天阴寒的眼神,立刻说出来“她们说唐暖央已经不是处)7E女了,在家她被你当,,当成人用品使用”。

    洛君天张大眼睛,皱起了眉头,声音拔高“什么!”

    “现在的女孩子真是越来越早熟悉了,连成人用品都知道,这话确实是过分了,这不是毁人家的清白嘛”。

    洛君天的脸色更是恐怖,完全跟地域来的魔鬼似的“把那几个女生的资料给我找出来”。

    “行!我明天给你去找”。

    “立刻!”洛君天薄唇中阴冷的吐出两个字。

    “好,我现就去找”同学被他的表情吓到,忙站起来去找,心想这下子那几个女生要倒霉了,弄不好还要牵连到家里,因为能在这个学校上学的都是有钱的生意人,可任凭多有钱,对洛家来说,踩扁你就跟踩死一只蚂蚁似的。

    洛君天胸闷的厉害,他烦躁的扯开领子,怪不得那丫头刚才会那样,他并不知道吵架的原由是因为谈论他开始的,他刚才还说了那么多过分的话,在她心里他一定是恶劣透了。

    他大力的拍了一记桌子,起身火大的把椅子也踢到一边,跟吃了炸药似的。

    教室里的同学吓的全部都噤若寒蝉,他大少爷这发的是那门子疯啊!

    直到洛君天大步走出教室,才又恢复正常。

    他在校园里漫无目的走着,下午的阳光又烈又毒,他大少爷讨厌汗味,平时是打死都不会出来的。

    不知不觉的来到初中部,等他发觉时,人已经站在唐暖央所在班级的附近了,他自己都给吓了一跳。

    他妈的真是见鬼了!

    学校有那么多的地方可走,为什么非要到这里来,他立即往回走,走出好一段的路,他又停下脚步,这来都来了,正巧路过,不妨去看看那丫头死了没有,反正都已经到这里了。

    他用了不少的理由说服自已才又走了过去,他知道唐暖央坐在靠窗边的位置,他不想被人发现也不想被她发现,他悄悄的饶到教室的另一面,在窗外寻找着唐暖央的身影,只见她低垂着脑袋独自在看书,周围的同学对她都是很不友善,也没有人愿意上去跟她玩。

    这个笨蛋,怎么说“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不知道交个朋友呢,不过以她脾气,也交不到什么朋友。

    洛君天躲在外面看了她半天,她低着头看着书本姿势都不换,其实只要她把头抬起头,就能看到窗外近在咫尺的大男孩。

    心跟心就算只隔着一道无形的玻璃,也无法再靠的更近。

    *****

    放学后。

    其他的人都准时出现,准时上了车,唯独少了唐暖央。

    “她人呢”洛君天质问洛子龙跟洛诗涵。

    “咦,我分明看她比我们更早背着书包出来的啊,怎么会还没来”洛诗涵困惑的说。

    “会不会是她没有出校门,还在学校里溜达?”洛宁香猜想。

    “她不是有手机嘛,打电话问问她人在哪里”洛子赫提议。

    洛君天拿出自己的手机,打过去是关机的,他挂了电话“你们先回家,我去找找看!”说完,他跳下车,往学校又走去。

    唐暖央站在学校的公用电话前,从口袋里摸出硬币,还有抄在本子上的电话号码,拿着听筒,把号码一个一个的按下去。

    对面很快就有人接起了“喂——”

    “是我四叔,我是暖央,你回家了么,可不可以来学校接我,那个我,,我今天轮到值日,所以他们先回去了”唐暖央不擅于撒谎,所以说的吞吞吐吐,底气不足。

    人都走到校门口了,但是一想到又要跟洛君天还有洛宁香他们同坐一个车,她就觉得好痛苦,不想走过去了。“你运气好,我还没有回家呢,你在学校等着,我马上就来”洛云帆在那里头边说,边掉转了车头,白色的别墅就进在眼前了,他又沿着海岸线,一路往反方向疾驰。

    唐暖央挂了电话,在一旁的草地上坐下来。

    这里很安静,可以尽情的发呆,暴露沮丧的心情,忽然她想起脸上的伤,呆会找什么借口比较好呢,摔的不太像,要不就说中午跟别人因为争餐桌,所以动的手。

    洛君天跑出唐暖央的班级,人全都走了。

    她会去哪里?若不然是自己坐车回家了?不可能啊,这里没有去哪里的公车,再说她一个乡下丫头也不知道怎么坐公车啊。

    照理一定还在学校,他又在学校里翻天覆地的找,跑的汗流浃背,连头发都湿了,他长这么大都没有这么紧张过谁。

    唐暖央在草地上坐了一小会,就往校门口走,怕洛云帆来了找不到自己。

    洛君天找了一圈,恰巧也走到了校门口这片区域,从转角过来,看到远处有个熟悉的黑点在往校门口移动,心里松了一口气,臭丫头,终于找到你了,他追了上去“唐——”

    他喊出了一个字,看到一辆熟悉车子开进校门,他的声音截然而止,危险的眯起了绿眸,脸色也变的沉黑可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