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君天与暖央——矛盾的心,强吻!

君天与暖央——矛盾的心,强吻!

    这辆车子他可是再熟悉不过的,是他“亲爱的”四叔洛云帆的,他为什么会来学校,随着他停靠的地方,答案已经很清楚了。

    车子在唐暖央的身边停了下来。

    车门打开,洛云帆从车里下来,他穿着淡灰色的正装,年轻俊雅的脸,有着一份与他的外表不太相符的儒雅沉着,脸上永远挂着温柔的笑,如沐春风。

    唐暖央侧身站定,看到洛云帆,受了一整天冷空的心,慢慢的暖了起来,脸上也有了笑容,只是没想到,嘴角动了动,就牵扯到了伤口。

    “暖央——”洛云帆微笑的走到唐暖央面前,刚要说话,却看到她伤的一塌糊涂的脸,笑容顿时从他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凝重的神色琬。

    他抬起手来轻轻捧着她的脸,面色严肃的问“你的脸怎么回事?”

    “我跟别人打架了!”唐暖央佯装诚实的交待。

    “跟谁打架?为了什么事打架?”洛云帆问,表情不凶,却是异常的认真藤。

    被人关心的感觉真好,唐暖央心里酸酸的,想扑到这个唯一会关心她的大哥哥怀里哭一次,哪怕是丢脸一次也值得,心软弱了,情绪也会难以控制。

    她眼眶发红,低头咬了咬嘴唇,忍下心里的委屈,抬起头来,努力装作不在意的微笑“跟几个女同学打架了,她们在餐厅欺负我,我脾气一上来就不管了,跟她们打了,你别看我脸上全是伤,她们也好不到哪去的”。

    “她们?你一个人跟好多个人打?”

    “要是单挑的话,才打不过我呢,不过我也不好,不该那么冲动的,以后再也不会了”。

    洛云帆看到她这样很心疼,这种疼痛让他更明白自己的心,他轻轻抚摸着她的秀发“看你伤成什么样了,整张脸都变形了,原本漂漂亮亮的小姑娘,变的好难看,下次不要这么冲动,我不是跟你说过嘛,要生存,就要忍,冲动只会把事情变的更糟糕,还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你说的对,是百度搜索本书名+小说领域看最快更新我错了!”唐暖央如今想起来,四叔的话字字珠玑,忍真的比什么都好,忍可以让自己变的更坚强。

    “好了,别难过了,我们回家吧,你没去医务室吧,回去我给你处理处理伤口”洛云帆揽过她,安慰的抚揉着她的脑袋,事情肯会不会像她说的那么简单,可即然她不想说,他也不会逼她说出实。

    他身上有干净的香气,温热的体温像暖融融的太阳,她终于还是忍不住躲在他怀里掉眼泪了。

    坚强是因为没有人关心,没有人疼,如果有可能供她软弱的温暖港湾,又有谁愿意去有独自撑的那么辛苦。

    他感觉到她的眼泪打湿了他的胸口,渗透肌肤,融入他的心脏,疼痛了他的心脏。

    他没有去打扰她,默默哭泣的人总不喜欢别人看到她的眼泪。

    他们姿势在旁人看来真的暧昧极了。

    洛君天在后面看拳头嘎嘎作响,好你个唐暖央,从他这里受伤,就要洛云帆那里去寻求安慰,小小年纪,还挺有一套的,看样子,她抱的还挺舒服的。

    他有种想杀人的冲动,想要过去拉开他们,把她带到没有的地方,狠狠的惩罚她,死丫头,枉费他跑遍整个找她,他就不该来找,让她自生自灭,中午也不该找人去救她,任由她被别人给打死好了。

    可向来无法无天的他,此时却并不前去阻止,脸上反而还展露出笑意,因为他怒极了,轻易的接开他们已经不能消了他心底的火,唐暖央,洛云帆,你们死定了!

    那边,唐暖央哭够了,松开洛云帆“对不起,弄脏你衣服了!”

    “算了,看在你是女生的份上原谅你了,上车去吧”洛云帆用幽默轻松的语调,好让她放宽心。

    唐暖央想,世界上再也找不出第二个这么温柔的人了吧,很顾及别人的感受,亲切,体贴,细腻,温柔,跟洛君天分明是两个星球的生物。

    她走到车边,打开车门坐进去。

    把书包放在一边,眼神无意之间看了一眼窗外的反光镜,赫然惊悚的看到了洛君天,她倒抽了一口气憋在胸口,隔的那么远,她都感受到从他身上散发出来恶魔气息,她的身体不由变的僵硬冰冷,仿佛未日就快来“百度搜索本书名+听潮阁看最快更新了。

    洛云帆坐上车,发动车子,开出校园。

    唐暖央紧紧的盯着后视镜,直到转弯处,看不到了,才把气慢慢的呼出来。

    “脸色很难看,哪里不舒服”洛云帆握了一下她的手,冷的像块冰,天气这么热,这手怎么会这么冷呢。

    “我没有不舒服,可以是外面太热,车里的空调开的太大了”唐暖央找了一个借口。

    她要想办法,她不能连累洛云帆,是她打电话让洛云帆来的,他是帮她,可正因为他帮了他,所以洛君天也一样不会放过他,平时在家里,他们就不合,洛君天总是挑他的毛病,这样子她可害惨他了。

    心事重重的回到洛家。

    洛云帆送唐暖央回到的房间,让佣人拿来了医药箱,给唐暖央处理伤口。

    “会有点痛,忍着点”他沾了一些红药水,用极轻极轻的动作给她涂抹着,看她眼睛都不眨一下,脸上露出笑意“小丫头,你还挺勇敢的”。

    “不是我勇敢,是真的不痛”这点痛对于唐暖央来说,简直跟蚊子咬差不多,她并什么娇娇女,也没有撒娇的权利。

    “能忍痛的人才不会怕痛,这不是坏事”洛云帆细心的涂完了药,盒上医药箱“明天我再来你上药,今天这样恐怕是不能下去吃饭了,我会帮你解释,你就呆在房间里吧,我会给你送晚餐来的”。

    “谢谢你!”唐暖央万分感激,他把她担心的事情都一一想到了,他真的想的很周到。

    洛云帆笑笑“要谢我,以后就对自己好一点,别再打架了!”

    “都伤成猪头了,再不吸取教训,下次真要毁容了”唐暖央看似玩笑的一句话,其实是双重的意思在里面,因为有那种感受在里面。

    洛云帆听懂了,笑意更幽深了一分“你能这么想,我很替你开心”。在她房间又坐了几分钟,他才离开。

    天色渐渐昏暗。

    唐暖央靠在阳台上看日落,她这副鬼样子估计出去后会吓死一大批人了,所以还是不要出去好了,想着大概也到了吃饭的时候了,洛君天还没有出现,想着他会不会不回来了,她倒是希望他可以消失几天,她不想看到他,也害怕看到他,内心对他的排斥,夹杂着一种是很复杂的酸楚。

    她真的好笨,怎会去相信恶魔,可能这也算一种惩罚吧,她如此放任自己的心,她怎么能这么快的忘记那个白衣少年呢,他在另外一座城市恨着她,她却在这里做着不切实际的浮华美梦,童话般的宫殿,里面住着高贵优雅的混血王子,他俊美的让女孩尖叫,假装温柔的模样将她这个傻瓜给迷倒了,于是她把心交给了他,他却又摇身一变,成为一只长着黑色翅膀的恶魔。

    他用血淋淋的真相告诉她,他有多恶毒,他有多会伪装,她为他找的那些理由,不过是她犯花痴,被他那张脸给吸引的苍白理由。

    她再也再也不会相信他了!

    七点钟,洛云帆亲自端了晚餐来给她。

    唐暖央中午就没有吃,早已饿扁了,所以她几乎是狼吞虎咽的把饭吃完的。

    “丫头,又没有人跟你抢,小心噎着,喝口水吧”洛云帆倒了杯清水递给她,他喜欢她清澈直率的眼眸,非常的明亮,非常的美丽,第一眼看到,他就被她吸引了,越是相处越是觉得她的美好之处。

    她是一株散发着雪莲香气的女孩,她聪慧,倔强清冷,却也保有少女纯真善良的一面。

    他好想有一天,她能做他的小新娘,他会一辈子好好疼她的,他很想要拥有她。

    “我饿死了”唐暖央含糊不清的说道,接过他的水来喝了几口“抱歉,我吃相太难看了,你就当没有看到吧”。

    “呵——”洛云帆清雅的大笑起来“可惜我已经看到了,知道在男人面前顶着这么一张脸,吃相还那么难看,是非常吓人的一件事”。

    唐暖央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发“我吓到你了么,对不起”也是,她刚才照镜子,发现伤口好多地方都肿了,吃相还难看,估计洛云帆这会心里八成要对她有差的印象了。

    “不要好说对不起,会习惯的,另外,我没有被你吓倒,觉得看一只小猪猡吃饭还挺可爱的”洛云帆柔情的说道,抚摸她的秀发,他从不以貌取人,美女他见多了,但是从来没有能打动到他的。

    “我这还可爱?四叔你的眼神可真是奇特”唐暖央干笑,她感觉不出洛云帆对她有意思,在她看来,他就是一个亲切的大哥哥。

    两人在房间有说有笑,门外的仁兄推开着一条门缝,听的都能自燃。

    唐暖央吃的很饱,跟洛云帆又闲聊了几句,他端着餐盘下将,她送他到房间门口。

    他的脚步声慢慢的淡去,她还站房间门口,看到对面的门无声息的紧闭着,无声的压力向她袭来,黑色的大门好似幻化成黑色的大洞,将她往里吸。

    洛君天什么时候会回来呢,回想刚才在后视镜中,他的表情那么恐怖,让她意识到,那家伙不会那么轻易放过她的,她想好了,与其逃避,不如面对,他若来找她,那她也会出去,不为自己,也要为了帮她的洛云帆。

    关上房门,她锁上了门,去浴室洗澡。

    洗好了之后,她穿上睡衣从浴室里出来。

    “啊——”她突然大叫,因为洛君天正翘着腿坐在她的书桌上,脸上还笑意盈盈的,怎能让她不惊悚。

    这门明明锁了,他如何进来的?!!

    “看到我这么激动干嘛,放轻松——”洛君天从她勾了勾手指“来,过来”。

    唐暖央想要向后退,可是即使她逃的过今天了,也逃不过明天,只要她还呆在洛家一天,这个恶魔就会如影随形的存在。

    垂放在身体双侧的手,握紧了衣服,她面无表情的走过去,站在离他还有一米远的地方,先发制人的说道“不关四叔的事,是我打电话求他来接我的,你要是想打击报复,就冲着我来好了”。

    她以为这么说洛君天就会放过洛云帆,把错归到她的头上,可是她大错特错了,她一开口就护着洛云帆,这已经触及到洛君天心里那头嗜血的怪物了,她彻底惹恼了他,彻底的惹恼。

    洛君天脸上笑意丝毫未减,眼中带笑,眼底却杀气腾腾“打击报复?就因为你打电话让洛云帆来接你?”。

    “你,“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你不打算报复么”唐暖央看不懂他,这个男生,她是怎么也猜不透他的心思。

    “你觉得你有让我报复的资格?唐暖央你算个什么东西,你以为我会吃醋,气洛云帆来接你,然后对付他,你有那么重要么,也不想想自已是什么出生,还真傻的以为我会爱上你?哈哈,,,,天大的笑话,就凭你也配跟我谈情说爱,你不仅是个白痴,还是个花痴,本少爷给你一点阳光,你就觉整个太阳都属于你的,贪心的嘴脸,真是符合你穷酸的本性”洛君天趾高气扬的抬着下巴,用鄙夷恶毒的眼神看她。

    他说话的声音低低的,像大提琴发出来的声音一般,非常有质感,只是内容像巴掌般的扇在在她的脸上,让她原本就疼痛的伤口,皮开肉绽,血肉模糊。

    “原来这就是你心里的真实想法,谢谢你能告诉我,让我清楚的明白,要怪也只能怪自己,你并没有错,如果没有别的事情,你请回去吧,像我这种身分的人住的房间,怕会降低了你你的尊贵”唐暖央平静的说完,疼痛有时不是坏事,起码能让人清醒,不会被那繁华美丽的错觉给蛊惑。

    洛君天给她上了沉重的一课,也告诉她一个道理,千万不要去相信他说的话。

    洛君天脸上笑容骤然消失,他以为他说完这些话,她会难过的哭泣,骂他是混蛋,弄不好还会动手,他没有想到,她接受了他的话。他转了转头,望向窗外,绿眸中凌乱的闪烁,心里涨涨的痛,他猛的转过头,恼火的过去掐住她的脖子“你这是在讽刺我是不是,唐暖央,你要搞清这是我的地盘,走不走由我说了算,你不过是寄人篱下的一条狗,再用这种态度跟我说话,我让你每天都像是生活在地狱一样”。

    唐暖央被他掐的透不过气来,求生的本能,让她奋起反抗“放开我,你放开我——”

    脸上的伤口,血丝渗透出来,原本这脸就弄的已经够恐怖了,这下子更触目惊心了。

    洛君天似乎意识到自己冲动之下做的事情,松开她。

    唐暖央软在地上不住的咳嗽“咳,,,,”

    洛君天心里想到问她有没有事,可因为面子,他用脚踢了踢她“要不要给你叫医生?”

    “不必了,只要你走,我就死不了,出去——”唐暖央用力的推开他的脚,一种受到侮辱的心情,让她愤怒的没法跟他好好说话,他用脚踢她,他真不把她当成人是不是。

    “死丫头——”洛君天被他推的差点摔倒,气的从地上拽起她扔到沙发上,见她要挣扎的爬起来,弯腰用双手按住她的肩膀“还用这种态度跟我讲话,真的想死是不是”。

    “那你说我该用什么态度,你来告诉我啊,你来教我啊”唐暖央真是恨死他了。

    “好,我来教你”洛君天阴狠的瞪着眼珠子,低头强吻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