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君天与暖央——饿死你,残酷温柔的心,校门口偶遇之人

君天与暖央——饿死你,残酷温柔的心,校门口偶遇之人

    唐暖央还没有反应过来,唇已经被掠夺了。

    嘴角原本就破了皮,被他这么一吸吮,更是痛的厉害了。

    洛君天却不管她是不是痛,舌头长驱直入,卷住她的舌头,逼迫着与他缠绵。

    “唔,,,,”她甩着脑袋,推着他的胸膛,不配合的躲避着他的舌头。

    她的抗拒,换来的是他更加发疯的吸吮,他吻的更深,更密,让她无法呼吸,他想惩罚她的不听话,可是他自己却先沉沦了,她的嘴里的味道他很喜欢,更喜欢听她反抗时发出的呻吟声琬。

    她是他看中的宠物,只能效忠于他,只能看着他,跟在他的身边,他不能忍受她把注意力放到别人身上,尤其是男人,更加无法容忍她对他的无视。

    唐暖央反抗的无力了,被动的任由他席卷她的唇舌,他的舌头搅拌在她的口中,每个角落都不放过,她的口水快要被他吸干了,她快要死了。

    洛君天终于在自己也喘息不过之时放开了她,舌头抽离,唇确还贴在她的唇上,属于他的画面,唯美如漫画中的男主角,他沙哑迷离的吐息“你的舌头学会了么”藤。

    说话的时候,唇与唇轻轻的摩擦,气息浓烈火热似毒药。

    “你起来”唐暖央尽量不去大幅度的动嘴,他的世界,他不屑让她进去,可又不放她走,他究竟想要怎么样,她真的搞不懂。

    “舌头学乖了,学会怎么讲好话了没有?”洛君天将唇贴的更紧,将热量全部传递到她的口中。

    唐暖央再也无法忍受这种凌辱,只能点点头,好让他放过自已。

    对付他,忍或是不忍,都是一样的,他总有用不完的卑鄙手段,而且每次都有新花样。

    洛君天这才抬起头来,离开她的唇“以后我跟你讲话,我问一句你要答一句,不准私自离开,说话时注意的态度,想好了再回答,舌头如果再不学乖,我还会亲力亲为的来教你的”。

    他用指腹摩擦了一下她红肿的嘴唇,动作很柔。

    唐暖央不为他的柔情所动,心里如履薄冰“对不起,我不知道说什么的话才能让你开心,我做什么事才能让你开心,我是人,不是你的玩偶,洛君天,我明白我来到这里之后,你就讨厌我,看不起我,可是我真的已经很努力的不去惹你,我不过是来寄人篱下的,我只想安静活下去,好好学习,等我长大了,可以独立生活了我会离开的,你讨厌我,那我就再也不出现,我保证会安静的,不防碍的度过这几年,然后悄悄的消失”。

    洛君天的心收紧,她那么小心谨慎的跟他讲话,那么怕他,又那么恨他,她之前害羞的轻吻他,笑的幸福的样子在他脑海中浮现,那天他的心情也很好,他开始迷茫,他究竟是想到看到她笑还是哭,是希望她留下还是彻底的消失。

    这个女孩,以惊人的速度混乱了他的心。

    他沉默了,夜色寂寥,他深深的凝视着她,找寻着答案,却又怎么都找不到。

    许久,他终于张开了薄而冷酷的唇“你已经打扰我的生活了,想悄悄的消失,那一开始就不应该来的”。

    “是啊,不该来的,所以我后悔了,后悔的想要让时光倒流”唐暖央嘴巴不受控制了说出自己的心声。

    “那就可以不遇到我这个坏蛋了是不是”洛君天的目光一沉,指尖发冷,胸口窒息,像是被尖利的锥子捶打了一下。

    这种感觉他从来没有过,所以他不知道代表是的什么意思,只知道他气的想杀了她,埋在自已的床边,她不想遇到他,她要逃,他就让她连死了都不能离开他。

    唐暖央看着的他的眼神,想说是,可又不敢说是!

    老天爷为什么要这么作弄她,毁了她生活,送她来到这个魔鬼的世界里。

    “不说话那就是承认了,可是唐暖央,时光是不能倒流的,你只能跟我一起生活,天天看到我的脸,你的痛苦才刚刚开始,我会慢慢的折磨你,折磨的你想死不能死,想活不能活”他阴狠狠的说着,双手从她的肩膀上拿开,站起来,斜眼俯视“从明天开始,上学,放学,家里,学校,你都会过的很***的”。

    唐暖央僵硬的躺在沙发上,眼睛中透着惶恐,他什么意思?从明天开始?

    洛君天以傲然的姿态,对她扯出一丝危险阴冷的笑,懒懒的提步往门外走“噢,对了——”他走了几步,突然又停顿下脚步来,转过头来“在给你透露一个秘密,你第一天去学校发生的那些事,是我指使的”。

    “你说什么”唐暖央不能置信似的从沙发上坐起来,喉咙发痛,眼睛发涩“我那天得罪你了?你整我的理由是什么”。

    “没有理由,因为很好玩!”洛君天笑的极坏。

    臭丫头,你敢无视我,敢讨厌我,敢对洛云帆笑,敢在他的怀里哭,那我就要用最深刻的方式让你记住我。

    “好玩?就是因为好玩,你让那么多人整我?”唐暖央内心愤怒到近乎崩溃,她想不通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他在她心里已是一落千丈,他是个全然的大坏蛋,没有一样可取之处。

    “没错!”洛君天扯了扯嘴角,转身走出门外,回到自己的房间。

    经过这么一番报复性的打击之后,他感觉自己并没有得到预期的痛快,胸口反而更为闷了,靠在床头,闭起眼睛,满脑子都是她伤心难过的表情。

    “呼——”他仰头重重的吐出一口气。

    今天这一天发生的事情完全出于了他的意料,他并没有特意的赶去国外求瑾璃回来,而是她打电话来说在国外弄丢了钱包回不来了,他才去的,其实他也知道瑾璃这是找借口跟她合好,但是他实在找不出不跟她合好的理由,他们本来就是男女朋友,互相喜欢,昨天晚上之所以会把她带回来,也是瑾璃哭着闹着非要来,他本想早上早一点离开就没人发现的,谁知道那丫头起的这么早,再说昨天晚上也没发生什么事,他睡的沙发,瑾璃睡的床,可这些事情他干嘛要向唐暖央去解释,他不想解释,但又内心又郁闷。

    越是郁闷脾气就越坏,加上唐暖央又摆个臭脸,他看着越发的火大,这怒气上一来,难免出口伤人,他伤害了她,她就越发的讨厌他,这简直就是恶性循环。此刻在他心里,对那两个女孩的定义,他自己也弄不清了。

    唐暖央在沙发上坐了大半夜,一个又一个的真相,让她难过的要死掉了。

    第二天早上。

    熬夜加上流泪,脸上受伤的地方肿的都变形了,简直跟个鬼一样,洗脸的时候都好痛。

    昨天晚上已经逃过一次了,今天再不下去吃早餐,爷爷该亲自上来看她了,那还是她主动下去好了,反正这张脸是怎么藏也藏不住的。

    背了书包,打开)7E房门出去,洛君天也正好出来。

    她停顿住了步伐,眼神发颤,把脑袋低下。

    “地上有金子捡?”洛君天的心情,因为她这一举动而糟糕透了,什么时候开始,他的情绪全都被个丫头给掌控了,该死!

    “没有!”唐暖央淡而无力的回答,双手握在一起,低垂着脑袋关上房门,从他面前经过。

    “站住——”洛君天阴沉着脸一声怒喝,上前拽过她的手臂“早上见面连问候语也不会说一声,没半点的规矩,今天不准吃早餐”。

    “凭什么”唐暖央抬起头来“你不也没有说嘛,你也不见得多有礼貌,那你也不准吃早餐”。

    “顶嘴倒是挺在行的,你非要去吃也行,那我可以拿洛云帆开刀了”洛君天随口这么一说,想试试看她的反应。

    唐暖央立刻就没声了,四叔对她那么好,是她唯一的朋友,她不能因为自己的事再连累到了他“不吃就不吃,你不要找他的麻烦了,我们之间的事,跟他没有关系”。

    洛君天的脸色沉黑沉黑了“想不到你还挺在意他的话,那就不要吃了!”

    他身上的戾气很重,甩开她手臂往前走,真敢为洛云帆挨饿,那就饿死她。

    餐厅里。

    洛君天走进去,一坐下就说“暖央说她早餐不下来吃了,她让我帮她带一份三明治”。

    “这几天有考试是吧,这孩子还挺认真的”洛远山欣慰的笑笑。

    “可不是嘛,她可认真啦,昨天复习到了半夜才睡,这会都起不来了”洛君天也陪笑着说道。

    洛云帆在那里目光深邃的看了洛君天一眼。

    吃后几口,他就起身先离开了,立刻上了三楼,来到唐暖央的房间,她果然是在复习。

    “四叔,你还不去上班么”。

    “这么用功啊,可早餐也要按时吃啊”洛云帆观察她表情,看有没有受到威胁,君天那些话,实在太可疑了。

    “早上第一堂课就要测验,我一定要考好,这早餐我让洛君天帮我准备三明治了,你放心吧,我不会自己饿着的”唐暖央语调轻松,她猜想到四叔会上来看她,所以才事先回到房间里,她不想再连累他了。

    “有什么需要给我要打电话,早上有个会议,那我先走了”洛云帆看不出什么异样来,想来,他们又合好了,心里隐隐的感到失意。

    “噢,好,你快走吧,我还想在复习一会”。

    “脸看上又肿了不少,我帮你擦了药再走吧”洛云帆细看也的脸,长眉又紧紧的皱起了。

    门外不疾不徐的脚步声优雅如豹“不麻烦四叔了,我的老婆,我自已来搞定就好了”。

    洛云帆跟唐暖央3gnovel.cn看最快更新同时看向门口,看到洛君天一手提着医药箱,一手端着装有三明治的盘子,站立的门口,眼波笑盈盈的泛起光泽,银亮银亮的,似那削铁如泥的宝刀。

    “四叔,你去上班吧!”唐暖央心里很想拉住洛云帆,可她不能这么自私。

    “那好吧!”洛云帆内心失落的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脸上的失落转瞬即逝。

    他走出门外,跟洛君天擦肩而过。

    洛君天寒射了洛云帆一眼,走进了门,用长腿把门踢上,一步步的朝着唐暖央走去。

    这个阴险卑鄙的恶魔要过来了,唐暖央坐正身体,佯装看书。

    医药百度搜索本书名+第五文学看最快更新箱跟三明治放到了写字台上。

    “亲爱的,你是要先上药呢还是先吃早餐?”洛君天靠下来,撑着下巴问,看上去很温和的样子。

    可唐暖央知道,这都是他伪装出来的,就跟白骨精一样“不是说不给我吃饭嘛”。

    “我改变主意了,你还是吃吧”洛君天很是友好的把盘子往她面前推了推。

    唐暖央打死也不敢吃,就冲着他这话,这表情,谁知道这三明治里有没有“加料”,这家伙哪会那么好心。

    “不吃?那我吃了!”洛君天似是看出了她的想法,拉到自已面前,拿起咬了一口“味道不错!”

    “谁说我不吃的”唐暖央拉过盘子,正想要拿起来,却又被洛君天拉了过去,把盘子里的三明治拿起来扔在地上,用脚捻了一下“趴着吃!”

    唐暖央盯着地上被踩扁的三明治,她没受过这种奇耻大辱,一瞬间,眼泪就控制不住的眼睛里打转,她咬着唇,收拾了书包,大步的走出门外“砰——”她的门关的很响,拼命的咽着口水,好让自己把眼泪给逼回去。

    太过分了,他实在是太过分了!!

    不给她吃饭也就算了,还有这么方式来践踏她的尊严,她死都不会向他屈服的。

    洛君天盯着地上被踩扁的三明治,他刚刚都做了什么,真是该死,他站起来发疯了似的踩烂。

    有的话,有些举动,在一开始总是没有设想好,一怒之下的事情又往往是那么的残忍。

    唐暖央饿着肚子上了学。

    课间休息,手机响了两下,是条信息,上在写着:到高中部来,我网开一面给你吃面包!

    本不想理他,可不知怎么的,心里想着你去死吧,你这大猪头,想到手指也不听使唤的发了过去,等到发现时,洛君天已经收到信息了)21

    洛君天盯着手机屏幕上回复的几个字,手机被握的嘎嘎作响“敬酒不吃吃罚酒,看来还不够饿,不够惨”。

    他坚信,饥寒交迫的人绝对不会还有力气抵抗的。他脸上浮起坏笑,唐暖央你骨头硬,我要看看你能硬到什么程度。

    中午。

    唐暖央饿极了,来到餐厅,拿出卡准备打饭,哪知,人还没有进餐厅就别拦下了。

    “你不能进去!”

    “我为什么不能进去,你们让开,否则我叫老师了”她喊道。

    “叫校长来也没有用”。

    瞅着这四个大男生,她心里咯噔一下,一定是洛君天叫来的,这混蛋,早餐不给她吃,连午餐也不让她吃。

    知道在这里跟他们硬拼也没有用,就算她有这个神力打败了这四个男生,到了里面也还是吃不到饭的,整个学校,连校长都是他洛君天的同伙。

    她走开,从口袋里摸出20块钱来,这还是她自己的钱,不在学校吃,她总可以去校外吃吧。

    她加快步子来到校门口,悲催的发现大门紧紧的锁着,她背靠在铁门上,蹲下来,心灰意冷了。

    今天看来是要饿死在学校了!

    “同学,你没事吧,需要帮忙么”

    一道男声在铁门外响起,听上去还很耳熟,像是,,,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同学——”铁门外的人又喊了一声。

    唐暖央摇了摇头,甩去那个身影,她不好意思把脸抬起来,把20块钱塞过去“能不能麻烦你帮我去买盒泡面”。

    外面的男生愣了半晌,才出声“可以!你在这里等着”。

    她感觉到那男生站起来走开去了,过了好一会,她才把头抬起来,望向外面,发觉外面有一群不是这个学校的学生,一辆大巴车停在外面路上。

    察觉到外面的同学投来的目光,把忙又转过身去,真是丢死人了。

    过了10分钟,有人轻轻的捅了一下她的肩膀“同学,你的泡面”。

    唐暖央不好意思用丑陋的脸去吓这位好心的男生,没有转头,把手伸过去“谢谢你,给我吧!”

    那男生把面递过去。

    当唐暖央看到一双漂亮修长的手时,她呆了一下,不是因为他的手有多漂亮,而是食指上的小小疤痕,那个人手上也有这个疤的。

    “拿着啊,我要走了——”。

    唐暖央愣愣的接过,用双手捧着。

    远处大巴车发动了,依稀听到有女同学在喊“安斯耀,车子要开了,快过来”。

    “来了——”安斯耀应了一声,转头对靠在门上,背影像极了暖央的奇怪女生说道“面有点烫,你慢慢吃,再见!”

    唐暖央猛的一震,心像被大塞子塞住的玻璃瓶,怎么都喘不过气来,她想转过头去看,却怎么都没有这个勇气。

    听着大巴车在耳边开过,她心里难受极了。

    安斯燿坐在大巴车上,看着仍旧靠在铁门上的女孩,眼神跟随着车子的移动,而缓慢的流转,想着她会不会回过头来,想着能看到熟悉的脸。

    泪一颗颗的砸在泡面盒上,她鼓起勇气转过身去,车子已经开远了。

    一扇铁门的距离,就是缘分无法交集的平行线。

    洛君天架着腿,坐在树荫下。

    “她人现在在哪里?”他喝着咖啡问,昨天一晚上没睡,精神很差。

    “刚才一眨眼不见了,这会正坐在图书馆后面,而且得到了一碗方便面”同班的好友对他说。

    “校门不是全封闭的嘛,她飞出去买的?”洛君天皱眉。

    “好像是外面的一个其他学校的男生帮她买的,可是——”

    “可是什么,别给我吞吞吐吐的,一次性说完”洛君天现在对她的消息,每一条都极为关注。

    “不过她很奇怪,那男人把面递给之后,她没吃,而是感动的哭了,哭的可伤心了”。

    洛君天看神经病似的看着同学“感动的哭了?”一碗面就能把她给感动,那他拉一吨来给她,是不是马上就以身相许。

    他一想不对,警惕的问“那男生是谁?”

    “老大,又不是我们学校的,我哪知道啊,不过长的挺英俊的,很出色”同班好友听别人的描述转达。

    “英俊?!比我还英俊?”洛君天斜视。

    “哪怎么可能,这不能跟你比,不在一个档次上,我是说相比较起来,还是比较英俊的”同班好友赶紧说道,这老大是个自恋狂。

    洛君天这才心里平衡,要是帮唐暖央的男生比他帅,那他会相当的不爽,凡是接近那丫头的任何异性,他都不爽。

    他放下咖啡杯,起身往图书馆走去。

    唐暖央恍恍惚惚的从校门口走到图书馆后面坐下来,刚才那么饿,现在却没有半点的食欲了,她呆呆的坐着,仿佛灵魂出窍了。

    以往的点滴在脑中上演,她觉得好抱歉,伤害背叛之后,在这么狼狈的时候,他还来帮她,如果知道是她的话,他一定不会理她,头也不回的就走开了,任由他自生自灭。

    眼泪不知何时又掉下眼眶,拿起手中泡的已经糊掉的面,想着是他亲手撕开了包装,倒上热水的,一份思念,一份温暖涌上心头。

    挑起面前,她哽咽的放到嘴边。

    突然,,,,

    “哗——”由上方倾倒下来的水,全部浇在她的身上,由头到脚的,成了落汤鸡。

    叉子上面被打落了,碗也掉在地上。

    在三楼的肇事者哈哈大笑。

    唐暖央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灾难,麻木的没有任何动作,心里说不出的痛苦无力,她缩起膝盖,把脑袋埋在里面,一动也不想动。

    她想,要是刚才她能勇敢一点,或许她可以早一点转身,抓住他的衣袖,只要翻过一道铁门,就能求他带她离开这里。

    心里难受的想要死,想哭又绝望的只想闭上眼睛,逃避现实。

    洛君天来到现场,看到唐暖央满身是水,缩成一团黑影,没有半点的生气,活像一个落水的女鬼,泡面打翻在地上,楼上传来一***的笑。

    他眉头纠结了起来,明明是他指使的,可现在他却又想的上去把那些笑的人全部给弄死。

    他踌躇了一会,还是走过去“唐暖央,我来了,你有一个机会讨好我,如果我开心了,今天就到此为止,我不仅会带你去吃好吃的,还会给你买漂亮的新衣服”。

    这么做已经是他的极限了,她可不要再不识好歹。唐暖央抬起头来,有点自暴自弃的说“继续整我吧,把你最恶毒的本事全都拿出来,我等着,看看是我先死,还是你先放弃”。

    她再说的时候,脑海里冒出一句,那个男生对她说,面有点烫,你慢慢吃,再见!

    眼前忽然就模糊了,再见了,又一次说再见,那么暖,那么痛,谁都不会明白她此刻的心情,她什么都不怕了,不怕被整,也不怕饿着。

    洛君天看她这样,胸口又透不过气了,这丫头是不是疯了?!

    她的话无疑是对他的挑战,他是个心狠手辣的主,曾经不管别人多可怜,他是绝对不会心软的,可是此时此刻,他下不了手。

    “你说让我整我就整,我便不,想指挥我,你还嫩着呢,另外如果这是你的激将法,那么你成功了”他走过去,不由分说就横抱起她。

    楼上原本还哈哈大笑的一众学生,顿时呆若木鸡。

    这闹的是哪门子啊,不是说要往死里整她嘛,怎么转眼间又抱上了?!!!!

    “放我下来,我不要你抱,你这比眼镜蛇还要毒的混蛋,你整我吧,你还是整死我好了”唐暖央挣扎,这一次,她几乎是拼劲了全力,往他的手臂上咬去。

    “啊——”洛君天惨叫。

    他的手臂一有松动,她就从他的身上跳下来,往前跑,也不管前面是什么地方。

    “唐暖央,你给我站住,不许再跑了,听到没有”洛君天在后面追,这丫头属耗子的吧,又会咬人,跑起来也快。

    唐暖央在前面不小心摔倒,洛君天过去抓住她“臭丫头,我看你往哪儿跑”。

    她瞪着他,抿唇不说话。

    “哭啊,骂啊,瞪有什么用”洛君天推着她的脑袋“啧啧,本少爷这么俊美如斯,竟然会追个丑八怪,我看我八成也是疯了”。

    “你不是疯,你是大脑缺损,小脑发育不全”唐暖央冷冷说道。

    “你—说—什—么——”洛君央揪起她的耳朵“有种再说一次”。

    “你不仅脑残,还变态,色狼,恶毒,自大,自恋,王子病,神经病,你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是优点,全是缺点,你不该出生在这个世界上来祸国殃民”什么都不怕就这点好,可以一吐为快,他要杀也好,要打也好,她都无所谓了。

    她每说一个,他额头的青筋就爆起一条“死丫头,我要扒了你的皮”。

    “动不动就威胁恐吓,还以为这样很酷,其实又怂又白痴”能气死他,也是一阵报复。

    洛君天直接把按在早地上,用双手去掐她的脖子“再说,再说啊,有本事再说——”。

    “自以为是,从来不考虑别人的感受,像你这样的人没人性,没道德心,到死也不会有人会真心爱你”唐暖央感觉自己今天真的是不活了,在这种情况下,她还激怒他,不是寻死是什么。

    洛君天想要直接掐下去算了,转念一想,他邪恶一笑,松开她的脖子,将她整个人翻过去,让她趴在自已的膝盖上,聊起她的裙子,在她屁股上用力的打了一次“啪——”。

    “啊——,混蛋,你掐死我好了”这也太丢人了,唐暖央涨红了脸。

    “你当我傻啊,掐死你我不得坐牢啊,我要打你屁股,是因为你不乖,教训你是应该的”洛君天往她的屁股上又打了一次,心里开心多了,那种烦闷顷刻间消失了。

    眼睛向下瞄,看到她雪白的双腿,某个地方立刻就变硬了。

    他的打变成了抚摸,充满色情意味。

    唐暖央愤怒的看向他“你的手在干嘛”。

    “我怕打坏了你的屁股,所以在帮你按摩,舒服么”洛君天的大掌摸向她的大腿,占尽了便宜。

    “舒服你个头,洛君天你不能对我这样,你要么就整我,要么杀了我,但是别用你肮脏的手来轻薄我,拿开,我要起来”唐暖央不想跟他有任何亲密的举动,那样她会觉得自己很卑贱。

    “不放,你又能如何,唐暖央,我喜欢捏你的屁股,喜欢轻薄你,喜欢把你吻的晕乎乎的”洛君天抱起她,强行分开她的腿,让她跨坐在他的身上,抱紧她“你要记住,我想拿你怎么样,就能怎么样,我娶定你了!”

    “你放开——”唐暖央想要从这个尴尬的姿势中脱身,愤怒的浑身像要喷火。

    洛君天扣紧她的腰,在自己硬邦邦的物体的摩擦了一下,发生享受的呻吟“嗷——,舒服,总有一天,我要让你尝到滋味,不是在这么隔靴抓痒”。

    “我听不懂你在讲些什么,你可以乱来,只要你不怕上次那样弄你一床的血”唐暖央心慌的厉害,但为了吓唬到他,她强装镇定。

    她坚决不能把第一次给他,她还在想,或许长大以后,还有机会跟安斯耀相遇的,但她不要像今天这样,没有任何准备,胆怯的就这么匆匆错过了。

    “你在想什么”洛君天的眼神其为粗锐,她刚才脸上的表情,分明是在想着谁,那一闪而过的娇羞,告诉他,那是个男性,而且肯定不是他。

    “我谁都没有想”唐暖央眼看着自已陷在这窘境,摆脱不了,思考了一会,想到一个办法“你要一直这么下去,我也没有没有办法,不过让你女朋友看到,似乎不太好吧”。

    越挣扎越能激发这个家伙的野性,不如冷静的让他主动放开她。

    只是,这种计策在洛君天这腹黑狡诈的人面前,一开口就被看出来了,他撩起她的一缕发丝“有没有想过,你也可以去竞争”。

    “我对你没兴趣”唐暖央直接表达自己的想法。

    “你骗谁呢,你之前分明说喜欢我”洛君天被拒绝的这么干脆,俊脸顿时难看极了。

    “是,我承认之前是有错觉,不过我现在清醒了,所以我对你半点兴趣也没有了,这个解释你满意么”唐暖央告诉自己,她喜欢的人仍旧是安斯耀,让洛君天见鬼去吧。

    洛君天一时间没话去反驳她。“蒋瑾璃——”唐暖央很突然的指向洛君天的背后,大叫一声。

    惯(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性思维的作用,洛君天下意识的分散注意力,向后看去。

    唐暖央就趁他转头之际,双臂用力的推开他的胸膛,撑起身子,从他腿上下来,没命的往回逃。

    洛君天知道上当,爬起来,她已经跑出老远了,他暴跳如雷的对着她背影喊“学校是我的天下,你能躲到哪里去”。

    总比跨坐在他的腿上,被他猥亵好吧!唐暖央在心里回了一句,一口气跑回教室。

    什么叫九死一生,当她趴在自己的桌椅上喘息之时,她彻底领悟了。

    不过是去吃个饭,却像是去奈何桥走了一遭,安斯耀,洛君天,短短一小时,她经历酸楚感伤还有愤怒。

    肚子饿的饿饱了,她现在觉得什么也不想吃。

    头发,衣服潮湿的贴在身上,她疲乏的动弹不了。

    书包里手机响了几声,她拿出来,又是洛君天发来的信息:我给你请了假,老马半个小时后来!

    唐暖央把手机放回书包,打一顿给吃一颗红枣的做法是用来驯兽的,他洛君天把她当成宠物来调教,她不会再上他的当了。

    不过她也不会笨的跟自己的身体过不去,收拾了书包,她拖着又累又饿的身体来到校门口,门卫给她开了门。

    她走到外面,站着等车子来,脚边似乎是踢到了什么东西,低头一看,是一张学生证,她弯腰捡起来,看清上面的人,她惊讶的捂着了嘴,是安斯耀掉下的,一定是刚才走的太急了,不小心的掉的。

    心在一刻,又酸的像是下过了一场大雨。

    拂去上面的灰尘,她把学生证放进了书包里,她不禁在想,还会在遇到他么。

    金色的豪华轿车停在了唐暖央的面前,司机下车给打开了车门“暖央小姐,上车吧!”

    唐暖央钻进车里,眼睛看着窗外。

    一个小时后,洛君天打电话回家“已经到家了吧,她还没吃饭,准备一份送上去,对了,顺便煮碗姜汤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