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君天与暖央——蒋瑾璃的说的话,你跟谁被迫分开?

君天与暖央——蒋瑾璃的说的话,你跟谁被迫分开?

    唐暖央从地上爬起来,走了几步,脚都歪西拐的,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身体又向前扑去。

    “啊——”惊叫下意识的从嘴里吐出来,她真是恨死这高跟鞋了,在洛君天面前连出两次丑。

    洛君天手臂一揽,稳稳的抱住她“我说你今天想玩摔跤比赛是不是”。

    唐暖央从他怀里站直了身体,知道他在讽刺她,还没好气的说“错了,我今天参加的是踩高跷比赛”她低头看了看脚上的鞋子,想要哭。

    这样子她待会怎么走路嘛,难道要走两步摔一下么,那不被人笑死才怪琬。

    洛君天喷笑出来“哈哈,,,,而且你还是个全然没有经验的选手,这高跷你踩的是有够悬的,为了等会不殃及到我,你还是穿球鞋吧”。

    “真的可以穿球鞋?”唐暖央当真,喜出望外的看着他,虽说放弃穿这么漂亮的公主鞋好可惜,可她总不能一直摔,一直摔吧。

    哎,或许她天生不是当公主的料藤。

    “假的!”洛君天一秒钟收敛起笑意,正经八百的回答。

    “洛君天,你又耍我”唐暖央气的不行。

    “这话你都信,你这么笨,活该被人耍,怪不得我”洛君天脸上又开始隐现笑意,坏坏笑,不过挺迷人。

    唐暖央想,他脸上肯定是装了即时表情变幻器,一会笑的像个天使,一会笑的像个恶魔,一会什么表情也没有的装酷,一会可能就哈哈大笑起来。

    所谓的神经病就是这样的吧。

    “不换就不换,反正等下我要是不小心摔倒,第一个拽着的人就是你”她也不跟他斗气,到头来气死的还是自己。

    她提着裙子小心翼翼的往椅子上走,那股子谨慎劲,跟高空走钢丝似的,好不容易走到了,坐下来,她重重的松了口气,感觉额头有汗,她很自然的抬手摸了一把。

    这歪歪扭扭走路,坐下来松气,以其擦汗的动作,让洛君天觉得真是可爱极了,在他的世界里,没有女孩不会穿高跟鞋,她们都漂亮得体,仿佛是流水线上下来一般的规格整齐,唐暖央显得是个家庭小作坊的次品,不过还挺原生态的,起码是个绿色纯天然无污染的小呆瓜。

    “想笑就笑吧,不用忍着”唐暖央看洛君天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就浑身不自在,反正就是怪怪的。

    “对你我还用忍着么,想太多了,我没想笑你”洛君天走过去,捏起她的小脸“妆化的不错,不许在用手乱摸了,不然到晚上你就变成小花猫了,我可不要跟你一只小花猫入洞房”。

    他最后两个字,让唐暖央瞬时间把眼睛给睁圆了“洞,,,,洞房?”

    借用一句,就算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的经典语言,她知道是什么意思。

    “表情看上去很期待啊,不会恨不得现在就跟我洞房吧,那可是要等到晚上,送走了客人才可以,要有点耐心哟”洛君天故意把她的惊恐当成是惊喜。

    “我去你的,今天不是订婚嘛,为什么就要洞房,你别以为我不懂”唐暖央说出洞房两个人,又看到站在一旁的佣人,脸很快就变成了粉红色。

    “说你不懂你就真不懂的嘛,现在流行订婚就入洞房,新娘新郎在结婚之前就要把床给睡熟悉的,这是为了以后能磨合的更好,磨合你懂吧”洛君天色迷迷的搓着手。

    唐暖央思想比较单纯所以不懂。

    反而站在后面的佣人倒是先不好意思了,少爷也真是的,现在就想跟暖央小姐“磨合”,他也真是性急过了头,嫁给少爷,完全是羊入虎口啊!

    “我,,我不想跟潮流,我也不要跟你洞房,总之,我就是不要”她一想到他那个东东,就双腿打颤,她永远也不想要经历,想也知道那有多痛。

    洛君天要是知道她的小脑子正在勾画的,正在想的,肯定会吐血而死。

    “丫头,你逃得过订婚,逃不过结婚,你说不要就能不要么,做好心理准备吧”洛君天笑眯眯的说完,转身往外走“在房间里好好呆着,开始了我会来叫你的”。

    伸长着脖子看他走出房间了,唐暖央才放松下来,不过随即又忐忑了,不会真的要洞房吧!

    以洛君天这色狼的来讲,给了他这么一个名正言顺欺负她的机会,他还会放过么,不会,一定不会,但是他难道不怕她又像上次那样大出血?

    眼下唯一能救她的就是大姨妈了!

    她转了转身,掰着手指头算日子,糟了,这个月至少还得等五天,大姨妈,你早来看我行不行,这可是十万火急的事,你别慢吞吞的步行了,你坐飞机过来行不行!

    哭丧着脸,这大姨妈是指望不上了,那还能什么办法呢?她咬着手指,开始绞尽脑汁的想办法。

    ******

    订婚宴在洛家大厅里举行。

    平时就很奢侈,经过一番装点之后,就更高显得的富丽堂皇了。

    今天在安排是,早上11点举行订婚仪式,下午跟晚上则是让订婚的一对新人自由活动,可以跟朋友们一起小聚,也可能单独相处,而长辈们晚上还要设宴招待,毕竟这一对年纪还小,让他们出来应酬太早了点。

    唐暖央在房间干坐了一个小时,觉得真是无聊极了,可到外面去溜达吧,一来鞋子太高,二来万一亲戚朋友来了,她全都不认识,又不知道叫什么才好,到时又该尴尬了。

    “暖央小姐,我去给你拿些早餐吧”佣人在旁说道。

    “嗯,好,我还真的是饿了”唐暖央点头。

    佣人走后,她又小心的站起来,礼服是及膝样式的,好处是露出修长纤细的没腿,显得青春俏丽,又不会踩到裙角,可坏处是,她不会穿高跟鞋的缺点全部都暴露出来了。

    她在房间试着练习走路,走到窗口,又从窗口走到门口,从门口走到床边,又再一次走到窗口,这么来来回回的走。

    佣人很快把早餐拿了上来,唐暖央坐下来很快吃完,转头对佣人说“你下去吧,不用在这里陪我的,害的你也无聊了”。

    “那我下去了,暖央小姐你不要到处跑”。“我就呆在房间里,保证不乱跑”唐暖央不禁想,这会是不是整个洛家的人都怕她偷跑?!

    要是她有这个能力,七早八早的就跑了,还用等到现在嘛。

    佣人一出去,唐暖央又站起来练了,走到窗边时,她看到远处大门外,陆续有豪华的车子开进来,这些车子在别墅附近停下来,从里面下来一位又一位穿着华丽的人来,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在她下方,一辆香槟色的车子开了车门,从里面下来四个人,其中一个穿着粉紫色礼服的女孩正是蒋瑾璃,她的脸色并不好。

    没想到她也会来,难道她已经接受了?!还是说今天她要搞破坏?!说真的,她倒是希望她来搞破坏呢,最好是在订婚仪式上,那样订婚典礼毁了也不管她的事了。

    洛君天肯定不知道她会来,要不要去告诉他一声,算了,还是不要多管闲事了。

    10分钟后,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响起。

    唐暖央站定在原地,不会是洛君天,他要进来从不敲门,敲门的动作很斯文,应该是个女性,会是谁呢。

    “请进——”她喊了一声。

    门被打开,拉开一条缝隙,一抹不算陌生的紫色身影走进来,把门给关上了,

    蒋瑾璃!!!

    心里着实是诧异,她怎么会上来找她呢,要找也是去找洛君天才对吧,在今天这样的日子,她跟她男朋友订婚的日子,她们见面真的非常的尴尬。

    唐暖央不知怎么开口才好,对她既有抱歉,也因为那次在休息室那一巴掌而怎么都喜欢不起她来。

    “蒋学姐——”她叫了一声,算是打招呼。

    蒋瑾璃上下打量着变的如此美丽的唐暖央,名贵的礼服,闪闪发亮的鞋子,她是一夜之间从山鸡为成凤凰了,这个贱人的手段还真是高明,故意在第一次见面时把自己弄的那么普通,好让她掉以轻心,实际上她早在爷爷耳边吹风,处心积虑的想要得到君天。

    她只要想到属于她的位置被她给抢走了,属于她的爱情被她给抢走了,属于她的男人也被她给抢走了,她就想恨不得立刻就拿刀捅死她。

    内心的仇恨已经满盈,她仍旧强忍。

    她走进到唐暖央跟着,扯出一丝笑容“今天你好漂亮!”

    唐暖央愣了一下,心想,不扯着她的头发臭骂一顿还对她笑,蒋瑾璃是不是疯啦“噢,谢谢你的夸奖,学姐也很漂亮!”

    “等会好好表现,不要给洛家给君天丢脸”蒋瑾璃笑的很自然,也很高傲,感觉她是洛君天的正房,这会正在教导即将进门的偏房似的。

    即使唐暖央这个还不知道勾心斗角的女孩子,也听的极不舒服。

    “我会努力的!”唐暖央搞不懂蒋瑾璃的想法,更不知道她要干嘛。

    “嗯!”蒋瑾璃笑着点点头,然后又说道“以后我们就好好相处吧,之前打了你是我不好,希望你不要记仇,你是爷爷钦点给君天的未婚妻,我知道不是你跟君天能反抗的了的,但是我跟君天是真心相爱的,我跟他已经达成了协议,你们只是名义上的订婚,我跟他也会继续在一起,暖央,你不反对吧”。

    尽管唐暖央心里有点小小的难过,不过跟她预想的差不多,她还能反对什么呢“这是洛君天的自由,我只要能平平“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安安的住在这里,能上学就可以了,你们的事情,我不管!”

    “暖央你真好!以后不要叫我学姐,叫我瑾璃好了”蒋瑾璃笑的甜美灿烂,心里却在嘲讽,真是个白痴!

    “好啊!”唐暖央回以笑容,心里也是很勉强。

    她不是完全看不出蒋瑾璃笑容背后的言不由衷,肯定在讨厌她,记恨她,谁让她真的跟她男朋友订婚了呢,她能看出她有多爱洛君天,拆散相爱的人,原本就是不道德的事,她还能对她笑,她也只能陪笑。

    要怪就怪洛君天,全是他的错)21

    “那先下楼去了!”蒋瑾璃微笑的转身,脸一下子化作绵绵的恨意,唐暖央,我会让你输的很惨很惨。

    开门,还未出去,对门的洛君天也开门出来了。

    洛君天看到蒋瑾璃从唐暖央的房间出来,眉头蹙成两把利剑“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来找暖央聊天啊,我们聊的很愉快呢,我没搞破坏,不信你去问她好了,我下去了”蒋瑾璃笑笑说道,心里很受伤,他就这么怕她破坏他们订婚么,究竟是爷爷非要让他们订,还是他自己其实也移情别恋了呢。

    她眼中有些湿润,慢慢的走开。

    “瑾璃——”洛君天叫住她,走过去几步,但也没有靠的太近“对不起!”

    “一切都不会变的,所以不用说对不起,你今天很帅气,是我想像中的样子”蒋瑾璃悄悄的哭泣,因为她知道哭的有多惨都没有用了,但是她的心里真的很痛很痛,她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可是又不得不接受。

    爱上他,就是她人生最大的浩劫,没有一个人能预料到一场美好爱情的开端会是以怎样的形式结束,更狠毒的是,即使结局很悲伤,还是会笑着说,我不后悔。

    洛君天看着她消失在走廊上,心里也终有对一段感情的愧疚感。

    可这些看在唐暖央眼里,更像是深深相爱的两个人之间那痴缠的心情,洛君天果然是很爱蒋瑾璃的,看来跟她订婚真是只是一场用利于他顺利赢得继承人的宝座以及可以尽情玩弄她的游戏。

    心里酸酸的痛,她还是努力的忽略了。

    洛君天转过身,赫然看到在门口偷看的唐暖央,她都听到了?他眼中闪过一丝不自然,然后口气故意淡淡的问“你们都聊些什么了?”

    “就是刚才瑾璃说的那些!”唐暖央老实回答,然后把门给关上了。

    “臭丫头,我有让你关门了么,打开——”洛君天莫明恼火的,过去就是一通的砸。

    唐暖央又把门给打开“我不关了,就这么开着行了吧”她懒的跟这个神经病多废话,把门给开挺了,小步小步的回到沙发上坐下来。

    洛君天的火气消了,走到她身边坐下,破天荒的没有找碴,而是靠在沙发上,用手撑着脑袋沉思起来。唐暖央见他半天没说话,扭过去偷瞧他,不说话,不笑不怒的他,摆着固定的姿势,简直像是一座活雕像,从头到脚都完美无暇,耀眼夺目,他太美了,光是这么看他,她会觉得他内心很善良,这家伙果然还是静态更像个人。

    他在想什么呢?

    是不是不想跟她订婚了,有可能哦,机会来了,她朝他坐近一些,笑的很纯真的开口说道“洛君天,要不我们不要订婚了,一起悔婚(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怎么样?”

    洛君天碧绿色的眼珠子以镜头放慢十倍的速度,慢悠悠的瞥到她的脸上,从那红润的薄唇中吐出三个字“你做梦!”

    唐暖央的笑容一僵,从希望的大草原一下子掉进撒哈拉沙漠。

    “你是不是有自虐倾向,心里那么伤心,还要死撑的跟我订婚,继承人的位置有这么重要么,失去了你心爱的女孩,你以后会后悔的,你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被生活所迫,不得不分开的人知道有多心痛么”她说着说着,不免有点触景生情,心里“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怎么想,脸上也表现出现了。

    洛君天盯着她的脸,精明的绿眸中透出一丝狐疑,他似蛊惑的在她耳边柔声低语“说的很感同身受嘛,你跟谁被迫分开了?说出来跟我分享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