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君天与暖央——订婚仪式上,暖央凶猛扑倒君天!

君天与暖央——订婚仪式上,暖央凶猛扑倒君天!

    他的声音极富感染力,唐暖央原本就在这种氛围之中,心里一动,禁不住脱口而出“就是——”

    她看向他的眼睛,要说的话都已经整齐的排列在嘴边了,可是接触到他绿眸下诡异,猛的刹住车,打了个机灵,她是不是不想活了,怎么就受了他的诱导了呢,这家伙分明不怀好意,特别是那句偷男人杀了埋到后院的话,让她一阵的心惊肉跳。

    “就是什么”洛君天还是如眼镜蛇一般的盯着她,这丫头很可疑。

    唐暖央攥了一把汗“就是说嘛,像我这种什么也没有经历过的人看到你们这样也会有种难过的心情,你说在眼前都不能好好相爱,多可惜啊,电视上经常演被迫分开的情人,那是没办法,你们比那种情况好太多了”。

    她脑子里乱哄哄,勉强把语言逻辑这些组织好说出来,且不让他看出破绽来,她现在就跟地下党被特务抓住了似的琬。

    洛君天又瞅了她一会,这家伙的疑心可重了。

    唐暖央努力保持镇定,不心虚的模样,在心里悄悄的深呼吸,,,

    目光松开,他又冷着脸倚靠在沙发上“你就这么想我跟她在一起?藤”

    她在那边暗自松气,听到他的说,回答道“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是看你们难分难舍的,就给你出主意嘛”。

    “看不出来,你还挺三八的,这种事,你不要过问更不要管,我自已会处理的“洛君天很不爽她这种不在意的态度。

    “好吧,我不说了!”唐暖央聪明的不去惹这只静态下的野兽,没有达到目的,就赶紧的撤退吧。

    洛君天转过头来瞄她一眼,对她勾了勾手指“坐过来!”

    “我这么坐着挺好的,你有话就说吧”唐暖央对于靠近他是非常忌讳的,谁知道他要干嘛,保持安全的距离很有必要。

    “你现在有两个选择,要么我拽你过来,要么自己坐过来”洛君天懒懒的垂着眼帘,威胁起人来都是一副理所当然的臭屁表情。

    唐暖央没法子,只好挪过去,其实这沙发能有多大,他们本来就隔的不远,她坐到碰到他大腿外侧的距离“这样子可以了吧”。

    “真听话!”洛君天这才眉开眼笑的。

    “你让我坐过来就是为了表现让我听你的话?”

    “这次反应倒是挺快的嘛,听我话,有肉吃,不听话,汤都不给你喝”洛君天拍拍她的脑袋,他喜欢控制她,喜欢让她干什么她就干什么,喜欢独占她,欺负她,逗她。

    唐暖央真的很想很想敲死他,当然,这个愿望她只能靠幻想了。

    他们零距离并肩坐在沙发上,洛君天一会玩她的手指,一会玩她的头发,一会捏她的耳朵,玩的不亦乐乎。

    10点50分。

    宾客全都到集了。

    管家上来通报“少爷,暖央小姐,你们可以下去了”。

    “知道了!”洛君天轻飘飘的回了一句,站起身来,牵起唐暖央“下去吧,小呆瓜!”

    “我有名字的,请不要给我乱取绰号”唐暖央气急,就算他把她当成是宠物,也不能这么随心所欲的给她改名字。

    “小呆瓜,小呆瓜,我就喜欢这么叫,反对无效”洛君天最最喜欢就是看她气急败坏,涨红小脸要跟他干架,但又无可奈何的模样。

    “大少爷,时间差不多了,马上下去吧”管家在边上提醒,任他们这么吵嘴,估计要误了吉时了,不过以他对少爷的了解,除非他心里很喜欢,不然他不会花这么多时间去关注,只是少爷喜欢的方式,总是异于常人的。

    洛君天牵着她往外走。

    唐暖央心里紧张,她没有见过什么大场面,年纪又小,不免怯场。

    从三楼下到二楼,他的手一只握着她的手,他的手掌很大,包裹着她的小手。

    站在二楼,已经能听到楼下热闹非凡的声音了。

    洛君天在转角站定,松开她的手,把手臂给她“挽着,深吸一口气,微笑,慢慢走,可别给我丢人!”

    “哦,哦——”唐暖央紧张到不行,现在也无暇去考虑别的事情,照着洛君天说的做,挽住他的手臂,深深吸了好几口气,嘴角用力向上牵起。

    “小呆瓜,我让你微笑,不是咧嘴”洛君天伸出手指,放在她的嘴角上,轻轻的向下压了压。

    他专注的眼神,手指轻柔的触感,以及那张原本就杀伤力很强的俊脸向她靠来,让她本因为怯场而紧张的砰砰乱跳的心,跳的更快了,大脑更是一阵晕眩。

    不行了!在这么看下去,她人还没下去,就要先被他给电死了。

    唐暖央忙闭了闭眼睛,扭开了,清理了一下脑子之后,才睁开眼睛“我可以了!”

    洛君天带着她走过转角,明亮的宽敞的大厅下站满了人,他们一出现,就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轰的她的耳膜都痛了。

    下面的人无不要紧紧的注视着站在楼梯上的两人。

    她被动的在他的牵引下挪动着双脚,一步一步的走下楼,她望着楼下,保持着洛君天为她固定好的微笑,她望着楼下的人,亦觉得他们脸上的笑容跟她一样,是用手指固定的,越是往下走她就越腿软,不说这高跟鞋走楼梯有多难,光是面对下面这么多叔叔阿姨,这么大的场面,我就腿软的想往回走。

    要不是有洛君天在,她肯定要摔倒出洋相了。

    反观洛君天,一派的从容,好似天生就该受到万众瞩目般,面对这么多人都有种能气吞山河的自信,那尊贵的身姿,一出来就非常压的住场面。

    此时,唐暖央唯有死命的拽着他,好似让他带着好穿越魔窟。

    几十个阶梯,她感觉像是走了好几个小时。

    他们终于到达下面了,来到大厅中央。

    洛远山走过来,讲了一个开场白“谢谢各位在百忙之中抽空来参加我大孙儿的订婚宴,在这里我感到非常的荣幸,我为大家介绍一下即将成为我们洛家准孙媳妇的女孩,她名字叫唐暖央,是我恩人的女儿,她年纪虽小,但是非常乖巧懂事,她就是我们洛家的人,希望大家看在老夫的面上,以后不管在什么场合遇到她,都多多的关心,教导她”。

    台下的人含笑着点头,洛老爷子这番话可谓说的客气至极,事实上以他的地位,随便发句话都没有人敢说个不字,但是今天他却以谦和的姿态说了这番话,也足以能看出这对这个孙媳妇的重视程度,往后整个洛家乃至外界,都没有人敢对她不敬了。唐暖央也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爷爷的话让她感动,可却仍旧带着无法去真正原谅的酸痛。

    老爷子说完后,仪式就正式的开始了。

    考虑到结婚还要很多年,他们也还是学生,戴婚戒太早了一些,所以为唐暖央准备了一条项链,由洛君天为她戴上,就算是把这桩婚事给订下了。

    在悠扬的乐声中,洛君天拿起盒子里蓝宝石项链,解开搭扣,走到唐暖央的身后,为她戴上。

    少女的心,在这么浪漫的气氛,俊美的少年,还有鲜花宝石的围绕下,被梦幻的气泡弄的晕晕乎乎的。

    “你可“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以转过来了”洛君天脸上挂着笑容,悄然靠近她的耳边,快速的说了一句。

    “哦!”唐暖央听从他的指示,猛的转过去,哪知脚上这高跷往一边崴去,她整个扑到洛君天怀里,情急之下怕摔倒,她还去吊着他的脖子。

    下面的宾客表情变化了起来,哇哦,这个女孩好威猛!

    洛家人也是捏了一把汗,这姿势到底是要干嘛。

    唐暖央想蹲下来挖个地洞把头埋进去,她现在是站不能站,放不能放,可是这么狼扑到未婚夫身上,又算是怎么回事嘛,她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他们想的这样,她恨高跟鞋,能不能降下一条黑幕来,把她跟洛君天遮起来。

    蒋瑾璃气的要冲上去拉开这无耻的小贱人。

    洛君天少爷再怎么俊美无双,也不能当着众人的面就控制不住的扑过去啊,这个心声,在在场每个人的心里回荡着。

    全场都急了,唯有洛君天还保持着沉着迷人的笑,他顺势揽住唐暖央的腰,在她唇上亲了一下。

    “哇——”姿态摆的太经典,画面太美了,在这种视觉的刺激下,宾客不由自主就惊呼了。

    洛君天内心也挺哭笑不得的,他知道她是不小心摔到他身上的,不这么化险为夷还能怎么样。

    唐暖央张大了眼睛,直直看着他琉璃般绚烂的绿眸中那惊恐的自己,他的唇好软,跟棉花糖似的,这是洛君天的唇,天哪,,,不会吧,,,,

    他的舌头使坏的钻进她的嘴里碰了一下她的舌头,绿眸眨动,超近距离电晕她。

    等到他扶正她的时候,她已经整个傻掉了,内脏都在冒着火花。

    蒋瑾璃在下面气忍无可忍的跑出了大厅,坐在花园里哭。

    仪式结束后,洛君天跟唐暖央在现场逗留了一会。

    唐暖百度搜索本书名+第五文学看最快更新央找遍了全场也没有看到洛云帆,想不是出差还没有回来,又或许是他根本不想回来,脑子冷静下来,也会觉得这婚订的有些荒谬。

    安丝绮跟老公也在今天宾客的名单之中,本是她想带弟弟安斯耀一起来的,不过早上起来患了重感冒,于是就不能来了,有可能是刚刚从别的城市过来,还有不适应的地方吧。

    很多事情,就算近到了眼前,也会因为命运的安排,就这么交错而过。

    门外,一辆超炫的法拉利停在别墅前,从上面下来个戴墨镜的俊朗男孩,他走了几步,倒退回去,将鼻梁上的墨镜往下压。

    “瑾璃?”伊明臣试探性的叫,因为她低着头,他一时半会也不是非常确定,不过身形挺像的。

    蒋瑾璃转过脑袋,看到伊明臣,擦擦眼泪,又扭回头去“别理我!”

    “哎——,妹子啊,你也别哭了,明天我介绍一箩筐帅哥给你,你何必为了君天一棵树放弃一片森林哪,更何况,这颗树已经给别人给砍走了“百度搜索本书名+听潮阁看最快更新“伊明臣看在朋友一场的份上劝她。

    “君天说他爱我的”。

    “他的话你都信,啧啧,,,所以说你们女孩子就是笨,他在夜店玩疯了时候,你知道个屁,他说爱就跟吃饭喝水一样随便,你今天就不该来,要不,我送你回家吧”。

    “我不——,君天对我是不一样,他爱我,他就是爱我”蒋瑾璃不甘心的喊道。

    伊明臣又是一声叹息“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的执迷不悟啊,哪行,你呆着吧,我进去了,别哭了,哭死也没用,让人看到你蒋大小姐蹲在这里哭,多难看”。

    他说完,往别墅大门走去,走进大厅,一眼就瞅见洛君天跟那位还未谋过面的小美人。

    摘下眼镜,他走过去往洛君天的背上用力的拍了一记“哥们!你这么快就放弃走康庄大道,改走羊肠小路了”上下打量了一下唐暖央,又说“还真是一条小道,你开的进去嘛”。

    唐暖央听不太懂这个陌生的男孩讲的是什么意思,不过从他那花花公子的调调上,知道不是什么好话。

    “你再喊的响一点没关系,你老爸老妈就在你后面站着呢”洛君天掸开他的手。

    “几岁的人了,还会怕爸妈”伊明臣说是这么说,不过声音还是有所收敛。

    “哼——”洛君天讥笑的喝了一口香槟“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刚回来,一听说你要订婚,我是伤心欲绝,怎么我就走了两个月,你就成了战俘了呢,你让我一个人独领风***我多没成就感啊”伊明臣接过佣人递来酒,边说边笑。

    “你别高兴的太早,我可没说退隐江湖,走,上楼聊去”洛君天反正也呆无聊了,对伊明臣歪了一下脑袋,往楼上走。

    伊明臣随性的跟上去,一边还不忘用眼神勾搭美丽的小姐,连少妇都不放过。

    唐暖央在原地站着,跟上去嘛,显得她像跟屁虫,可要是不跟,她一个站着又像个傻瓜。

    正两个男孩有说有笑上楼时,洛君天停下脚步,回头看看局促不安的唐暖央,又重新折回去,牵起她的手往前走“小呆瓜,怎么不知道跟上来,非要我回去拉你才行是不是”。

    “你走的那么快,我哪跟的上!”唐暖央小声的辩解了一声,不过心里还是甜滋滋的。每当这种时候,她会好了伤疤忘了痛的说,其实他人不坏。

    伊明臣在那边坏笑,有的人似乎还挺在意的。

    三人一起上楼,来到洛君天的房间。

    “小美人,我叫伊明臣,你叫我伊哥哥就行了”伊明臣笑眯眯,色兮兮的唐暖央,做自我介绍。

    还真是物以类聚啊!唐暖央在心里小声的嘀咕,礼貌的答“你好!我叫唐暖央”。

    “名字不错啊,伊哥哥很喜欢”伊明臣把手搭在她的肩头“我叫你小央央吧”。

    呕!唐暖央一阵的呕吐加鸡皮疙瘩。

    洛君天拿了酒过来,看到伊明臣正调戏唐暖央,手还放在他肩膀上,绿眸顿时布满杀气。

    “伊明臣,把手给我拿开,我的人你都敢碰,不想活了是不是”。

    伊明臣举起双手“兄弟,冷静点,我只是跟弟妹开个玩笑嘛,朋友不可戏,一次二次没关系嘛”嘿嘿,这家伙一试就试出来了,以前的女孩子,他要说喜欢,他立刻就很大方的让给他,这次不过是搭个肩膀,他就一副要杀了他的模样,有的人这次弄不好真的动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