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君天与暖央—— 我帮你丰胸,逃出房间撞上洛云帆!

君天与暖央—— 我帮你丰胸,逃出房间撞上洛云帆!

    她的腿夹的更紧,身体剧烈的收缩,天哪,这是怎么回事,她的身体怎么会出现这么奇怪的反应呢,刚才的感觉,好,,,好舒服!

    洛君天被她夹的极为亢奋,加快动作,律动的幅度也是越来越大,他想快点解决,所以不给自己缓冲的机会,但天生长久的耐力,让他必须调动起全身的亢奋性,才能在短时间内结束。

    新一轮的碰触更为激烈了,唐暖央感觉他那东西每摩擦自己那里一下,就有着火烙过般的灼热,慢慢的,慢慢的,那种爆发的快感又在脑中蔓延到全身,她进入一种近乎昏迷的状态,感觉嘴里的唾液也变多了。

    但是她能肯定,他真的没有进去,大腿被他摩擦的都麻木了,他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结束这变态的行为。

    她的腿好酸,从大“百度搜索本书名+听潮阁看最快更新腿内侧往外酸,是不是因为夹的太紧的原因琬。

    她不知道,什么都不了解,她现在只是他手里操纵的木偶,任由他摆布的做着她不了解的事,心里很羞愧,像在做见不得人的坏事,专属于他们两人秘密的坏事。

    洛君天紧紧的抱着她柔嫩美好的身子,亲吻她的后背,在一个小时后,终于完全的释放,如果她是能承受宠爱的女人,他会把时间延长到一整晚。

    白色的液体流到了唐暖央腿上,热热的,有一股淡淡腥味藤。

    他把头靠在她的身上,满足的喘息。

    唐暖央盯着大腿上的液体,回想起上次在房车上,他说那里被她踢断,让她替他揉,说什么打通经脉,后来也出来这种白色浓稠的液体,为什么他会有这种东西呢?!!刚才所谓的要帮他弄出来的,或许就是这个?!

    洛君天要是知道她小脑子里此刻想的,就知道自己究竟有多禽兽,他在欺负的是一个连男人精子都不知道的纯真女孩。

    “可以放我下来了么,你已经好了吧”她猜想他这么安静的靠在她背上,可能是已经好了。

    “嗯!好了!”洛君天将她放下来我“丫头,转过脸来”。

    唐暖央哪知道他要干嘛,把头扭了过去,哪知他的脑袋靠过来,就吻住了她,而且还是激烈的舌吻。

    她睁大眼睛,赶紧把头扭回去“你干嘛啊!”

    “吻你啊!刚才被我摩擦出来的高)7E潮怎么样,爽不爽”洛君天坏笑,听她刚才叫的那么忘情,他就知道她高)7E潮了。

    “什么叫高)7E潮?”唐暖央眨巴着眼睛,困惑的又说“这词我学过,形式到了最热闹,气氛最热烈的时候,可刚才就我们两个人啊?!哪有什么高)7E潮”。

    洛君天怔住,而后哈哈大笑的起来,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用力的揉了揉她湿漉漉的头发,环住她,在她耳边暧昧的吐息“刚才你没有感觉到身体最热闹,气氛最热烈的时候么,有没有,一个子冲到云霄,百花齐放的感觉,非常舒服,可又非常短暂,让你恋恋不舍,还想再体验一次”。

    唐暖央这才想起刚才那怪怪的快乐感,小脸一下子红了“没,,,没有啦,什么百花齐放啊,我就感觉累死了!”

    她抓过一旁他的洁面露,搓揉出泡泡洗脸,这样子,他就看不到她脸红的样子了。

    洛君天从她那不自在,不协调中,看出她已经联想到了,他坏笑,却不再用语言逗他,站在她后面帮她洗头发。

    20分钟后,他们从淋浴房里出来。

    唐暖央急忙擦干身体,用浴巾将自己包起来,洛君天则慢条斯理的套上墨绿色的长袍睡衣,露出性感的胸膛。

    从浴室回到房间,她就直接往门外逃“我回自己房间了!”

    洛君天动作从她更快的拉住她“今晚睡我这里”。

    “我不习惯两个人睡”唐暖央是怕他又想那样那样。

    “就是因为不习惯,所以才要练习啊”洛君天嘞过她的脖子,拖着她走到大床边,横抱起她,跨进大床,一起躺下来。

    他的手臂圈着她的脖子,让她想逃都没法逃。

    唐暖央想,与其醒着让他欺负,不如早点睡熟了,他对没法配合的“尸体”总没兴趣吧。

    “那睡觉吧!”她闭上眼睛,一副要安稳入睡的模样。

    时间过了么几分钟,她也真的朦胧的感觉要睡着了似的,忽然感觉有一只手摸到了她的腿间。

    她猛的张开眼睛,在被窝中握住他的手腕“你还想干嘛,不是,,不是都出来了嘛,你说过出来了就放过我的”。

    洛君天笑“别这么紧张,我只是想摸摸看你这里痛不痛”。

    “不是痛,是已经麻木了”唐暖央至今似乎还觉得他那恐怖滚烫的东西,仍旧在她的腿间被她夹着,那种触感,仿佛是烙印。

    “那我就更应该替你好好摸一摸了”洛君天指尖温柔,表情也很温柔,现在他想吃掉这丫头的***更为强烈了,他真怕自已等不了那么久,他相信,全完占有她,是件更让人***事。

    唐暖央欲哭无泪!

    洛君天侧身,一只手穿过她的脖子,搭到她的胸前,轻柔的抚摸着她不大却坚)7E挺的胸部,一只手抚摸在她的大腿间,气息温热缭绕在她的脸上“老婆,以后我们“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常常像刚才那样吧,多做运动,身体健康”。

    “我不要!”唐暖央脱口而出,她的腿好酸,常常这样的话,她还要不要活了。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热爱运动呢,你放心,在你没有长到可以承受我之前,老公不会对你实行法西斯暴行的,玩这种无伤害的小游戏,有益身心”洛君天最会带坏小孩子了,把邪恶的事,也能说成真善美。

    “这有益身心?你少骗人了,反正我不干,腿很酸”唐暖央坚决不听他的。

    “腿酸是因为你刚才快乐的次数太多了,所以你看还是很公平,这是就是你爽了之后的后遗症,你看看我,那么累还没有怨言,这事就这么定了,你现在可是我名正言顺的未婚妻了,什么都得听我的,知道吧”洛君天对于以后能霸占这丫头的事,心里极为开心。

    唐暖央却很想哭“我知道,以后我就落在你这恶魔的手里了,你现在正想着方法来折磨我吧,我知道,我都知道,也不知我能不能活到成年”。“说什么呢,你当我是没人性的怪蜀黍啊”洛君天对于她这种沮丧的情绪心里相当的不快,心想到底到怎么才能让她明白,那种事是非常美妙的,而不是每次都像受刑一样。

    “你不是没人性,你是变态!”他跟她玩的游戏,全都冲破了她的心理底线,连跟男生嘴唇碰一下都害羞的她,这会一下子过渡到跟男孩光着身体一起洗澡,躺在床上被他乱摸。

    细想想的话,她撞墙死的心都有。

    “我变态?!”洛君天的手指猛的向上,刺入她的密穴之中,温柔至极的微笑道“再说一次!”

    “你不是,你不是,洛君天我错了,对不起——”唐暖央慌张的改口。

    洛君天这才把手指伸出来“看在你知错就认的份上,我原谅你了!”

    唐暖央恨恨的抿唇,内心不服气,可又不敢在床上跟这神经病,变态,怪物做抗争,因为百度搜索本书名+第五文学看最快更新结果只是多给了他一个欺负自己的理由罢了。

    “你这表情,是还有话要说么”洛君天捏起她的小嘴。

    唐暖央气的快炸了,但为了自己不受他的侵犯,只得摇头,哼,洛君天大混蛋,总得有一天让雷给劈死。

    洛君天纵然多厉害,也不会读心术,他放开她的小嘴,轻啄了一口“好了,乖乖睡觉吧!”

    他抱着她,就像抱着一个柔软清香的布娃娃,腿架着她,手臂揽着她,脸还蹭着她的发丝。

    好重,好累!!!!

    唐暖央转头,瞅着已经安安心心闭眼的洛君天,感觉整个人都透不过气了,就像她的人生,从进入他的世界开始,就喘不过气来,一切由他主宰,他时而坏的让你咬牙切齿,时而又温柔的让你忍不住悸动。

    不管喜欢不喜欢,她都觉得他们之间已经有了斩不断的关联。

    哎,不想摇醒他了,重一点也只好认了,她闭上眼睛,许是真的困了,很快她就睡着了。

    清早。

    两人的睡姿已经有了巨大的改变,唐暖央逆袭了,洛君天平躺,她的脑袋枕着他的手臂,手放在他的胸口,大腿架在他的腰上,整个人几乎是半趴在他身上的。

    洛君天皱着剑眉醒来,看看这睡相,抬手覆盖在额头上,怪不得他睡梦中一直觉得抱着个小娃娃呢,原来是被这丫头给缠上了。

    低头,绿眸一眼就瞅见她因侧睡而露出来的乳沟,看上去还蛮诱人的,他邪邪的坏笔,将手指小心翼翼的插进去,都说色大胆边生,他的胆从小就大的没边,所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从来没有顾忌。

    “嗯——”唐暖央睡气很浓重的嗯了一声,由侧睡变为平躺,调正了想了的姿势后,继续睡。

    洛君天轻轻的拉下她身上从昨晚就一直包裹在身上的浴巾,那两颗粉红色的果实看的她垂涎欲滴,他用手指轻轻的推动,果实立刻变的更饱满挺立,他靠过去,伸出舌尖挑)7E逗。

    “嗯,,,,”唐暖央在沉睡中娇吟。

    他受不了的整颗含住,像婴儿般吸吮起来。

    唐暖央这下子总算是醒了,看到靠在她胸前的脑袋,气的推开他的脑袋,愤怒的大叫“洛君天,你这色狼——”。

    尝到甜美滋味的洛君天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唇,狡辩道“你误会我了,事实上我是在帮你丰胸,你看你虚岁都15了,胸部还跟小笼包似的,以后肯定得要平胸啊,做为你的未婚夫,我是相当相当的担心,这不想帮你丰满丰满嘛”。

    禽兽的理由,总能找的这么冠冕堂皇。

    唐暖央涨红了脸“你才小笼包呢,哪有这么小,大色狼,你别找理由了,就是色,就是色”她拉高浴巾遮起胸口。

    “你不承认自己是小笼包么,把浴巾拿下来,我来证明给你看,我一只手都没有握满”洛君天要去扯她的浴巾。

    “色狼你走开,我不会上你当的”唐暖央拍开他的手,缩到床头。

    “左一个色狼,右一个色狼,你这么无时无刻提醒我,不会是想我对你那样那样吧,早说嘛,,我愿意辛苦一点的”他淫笑着向她爬去,绿眸发出野兽的光芒。

    “你别过来,别过来——”唐暖央一味的往后面躲,还不知道人已经到了床沿了,又往后退了一点点,她的屁股一阵腾空,向下摔去“啊——”

    千钧一发间,洛君天拉住了她,把她压到自已身下“小心点,摔下去,这小屁屁可就开花了”。

    “呜,,,,我宁可开花,也不要被你压着”唐暖央气咻咻的,一只手死死的挡在胸前。

    “真的么”洛君天很惊讶似的问。

    “真的,真的,真的”唐暖央重复很多次,加重自已选择。

    洛君天爬起来,就把她扔到了地上。

    “啊——”唐暖央重重的摔在地毯上,好痛,她气急的看向洛君天“混蛋!”

    “是你自己说要摔在地上的,我不过实现你的愿望罢了,现在你觉得是被我压着我呢还是摔在地上好?”洛君天侧卧的床上,如俊美的王,有种奢华的高贵感。

    他笑的有多漂亮,内心就有多阴险。

    他的调教从来不是靠一味的哄,而是要让她知道什么是疼痛的感觉之后,再来依赖他的温柔宠爱,有对比才能知道什么才是对的选择。

    唐暖央想倔强的说我宁可摔死,可又怕这个逻辑畸形的神经病,会把她从三楼上扔下去,她还不想死于非命。

    她揉着屁股站起来“全都不好!只有离开你的房间才是最好的”。

    捂着浴巾,她飞快的跑到门口,才不怕外面有没有人了,打开门,连看都不看就往对门跑。

    哪知,一跨出去,就撞到了人。

    清新薄荷的香味让唐暖央还未看到人就猜想到了脸,天哪不会吧,洛云帆!!!!!

    她石化的慢慢抬起头来,果然是他,她顿时有种被五雷轰顶的感觉。

    要知道她现在没穿衣服,只裹着浴巾,他会怎么想她,他肯定觉得自己特别不要脸,特别没骨气。洛云帆的心仿佛被巨大碾压而过“你在君天那里睡?”

    “不是我自愿的,他逼我的”唐暖央飞快的解释。

    “他还逼了你做什么”洛云帆的拳头握拳,查看到露在外面的肩膀,心里一阵紧张。

    洛君天从房里出来,绿色的睡袍敞开着,无比的性感,他靠在门上,笑的邪恶“别看了,该做的都做了,这丫头是我的女人,你要是想采访一下她在我身下的感觉,我倒也是不介意的”。

    “你,,,,你胡说八道,我才没跟你——”唐暖央又是结巴,又是大喘息的。

    “否认有什么用,四叔又不是笨蛋,他会相信我们整晚在一起,就光玩剪刀石头布?”洛君天挑眉,笑的要有多淫邪就有多淫邪。

    唐暖央脸涨红了,看着洛云帆张了张嘴,又辩解不出什么话来,只能低头逃进自己的房间。

    “亲爱的,腿酸今天就要去上学了,体力消耗的太多,多多休息”洛君天生怕洛云帆还听不懂似的,故意朝着唐暖央的背影又喊了一句。

    唐暖央关门前,听到他这句话,一阵的崩溃,他到底想把她毁成哪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