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501君天与暖央——被洛君天发现,你敢偷看帅哥!

501君天与暖央——被洛君天发现,你敢偷看帅哥!

    周围的喧闹声慢慢的消失了,人流也慢慢的不见了,就连有被洛君天拧着脸都恍惚间感觉不到痛意了,她的眼睛里只有那个正在走着的男孩。ww.vm)

    她怎么也想不到,会有这里,会在这种毫无预警的情况下见到他,一切来的太突然了。

    他的脸那么熟悉,可隐隐她又觉得变的陌生了,他还是这么的帅气,白色衬衣加咖啡色的马甲,黑色的长裤,非常英气舒服,细细碎碎的黑发压在额头与星眸之间,鼻梁高挺,唇红齿白,端正俊朗,他的气质安定中稍带着一丝冷意,此时正跟一个跟他差不多年纪的男孩走在一起。

    周围的女孩子们亦会偷偷回头看他,而他只是面容平静的向前走着,不谦卑,也不高傲,只是非常安静的走着。

    命运总是这样的爱作弄人辶。

    该见的时候分开了,不该再见的时候,却又安排这场徒留忧伤的相遇。

    唐暖央感觉到心隐隐的痛了,为了这无奈的命运。

    两个骨灰级帅哥站同一条街上,同一个方向,不同类型,却是同样帅的惊人天人,看的都眼花缭乱了,不知道要集中精力看哪一个比较好,但相比起吸光点还是洛君天更胜一筹,他那邪性傲慢又高贵的综合气质,简直是满足了女性的所有想像澌。

    洛君天敏锐的发现唐暖央一直在朝着一个地方看,他悄然放下了手,她仍旧没有反应,眼睛一眨不眨的朝着左边看,脑袋还跟着转动。

    她究竟在看什么人呢?

    他不动声色,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目光落定的方向,是一个跟他年纪相仿的男孩,不得不承认,长的还算不错。

    这丫头,竟然在街上看帅哥看呆了,还当着他的面,胆子可真不小。

    安斯耀平时走路很少会东张西望的,可他却破天荒的转过了头,冥冥中似乎有什么在牵引。

    唐暖央看到他望过来,忙抓过洛君天的胸膛把头埋进去,她不能让他看到,她再一次胆怯了,她没有想好怎么去面对他。

    她更愿意让他忘了她,就这么匆匆而过的好!

    洛君天被她的举动弄的一愣,干嘛突然扑到他怀里,这丫头可从来没有那么主动过,他不由的嘴角向上勾起,目光却迎视上一双投射过来的黑眸。

    是那让暖央丫头看的目不转睛的小子,他的神态下意识的充满了敌意。

    安斯耀目光无波的注视洛君天,接收到的表达的敌意,觉得有点太莫明其妙了,他的眼神从他身上移到趴在他胸前的女生身上,脚遍立刻生了根,呼吸变的急促,血液加快流动。

    那长发,这背影,,,,

    真是像极了暖央,这校服!他想起之前在一间校门外发生的事情,那个女生好似也穿了这一逃校服,也是这么长的头发,也是让他误以为是暖央而不由的走近。

    一切都来的这么相像与巧合,可一切又如镜花水月,虚虚实实的让人看不透。

    他的脚像是着了魔般的往她那个方向移动。

    “斯耀,你去哪里——”一旁的朋友拉住他,不解的问道。

    安斯耀这才清醒过来,他在干什么呢,她一定不会是暖央,她家又不富裕,哪能去哪种贵族学校上学,又怎么能跟这种富家子弟在一起呢。

    心情低落的对朋友笑笑“没什么,我认错人了,我们走吧!”

    他收回视线,继续往前走,错身而过的是缘分也是相连不起来的爱情。

    洛君天看那人走了,唐暖央仍旧这么趴在他的身上“你打算在我身上趴多久?”

    唐暖央抬起头,心想安斯耀应该已经走了吧,她朝着那个地方先望了一眼,看到没有人了,才在心里暗松了一口气,对向洛君天的脸。

    这一看,发现某人的表情不是一般的恐怖。

    “怎,,,怎么了?!”她结巴的问,内心很是紧张,他该不会看出什么来了吧。

    “帅么”洛君天面无表情的脸上突然扯出一丝明媚的笑意,不过一看就是那种毛骨悚然的笑。

    唐暖央心里咯噔一下,果然被他看到了,她眨眨眼睛,假装听不懂其意思“帅?!你问的是谁?你?你很帅,非常帅,帅死了——”。

    “少给我打哈哈,我问的是刚才那个黑发的帅哥,你盯着人家看了那么老半天,连我都被你吸引过去了,告诉我,你看了之后的感想”洛君天双手重重的压在她肩膀上,跟她一在起时,还敢去看别的男人,这丫头当真是找死。

    “什么黑发帅哥?”唐暖央决定装傻到底。

    “不肯承认是吧,你别告诉我,你是在看路边的广告牌,或许哪家店铺,你整颗小脑门都跟着人家移动了,犯花痴犯成你这样的也算是一朵奇葩了,但更奇葩的是,那种货色,你都能看呆过去,说你没有品味,真是半点的品味也没有”想在他这里糊弄过关,她还嫩着呢,最气人就是她看别的男人,他感觉这肺就要炸开了。

    “我真的没有看的人长什么样,我只是觉得他的手链很特别”唐暖央心虚的狡辩,坚决不能让他知道,那样,她在洛家日子会变的更加难熬的。

    “丫头啊,我发觉向来还挺诚实的你,今天嘴里没一句实话,你该不会真的看上那小子了吧”洛君是何等狡诈精明的人,她脸上任何细微的小表情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我,,,我才,,才没有,你不要胡说八道了,我看他长的帅怎么了,我也是女孩,那他,那他确实是挺帅的嘛,我就看了,怎么着吧”唐暖央眼见着骗不了了,干脆就承认了。

    洛君天深呼一口气,一下嘞着她的脖子,拽到自己怀里,幼稚的问“回答我,他帅还是我帅?!”

    对于这个问题,唐暖央倒还真没细细的研究过“都帅!”

    “你一个女孩还想要两个老公不成,必须选一个!”并列第一什么的,他最不能容忍,只能他是第一。

    唐暖央不想说安斯耀不如他,感觉非常对不起他,可洛君天这神经病一旦在某个问题上面跟她杠上了,就绝对不会轻易放过她的,纠结了一番之后,她说道“我的品味跟眼光一向不好,别人都说洛君天你最帅,可是我比较俗,我喜欢纯种中国人,比较喜欢普通一点的,呃——,就好比是华丽的钻石跟朴实的木头一样,我喜欢木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