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君天与暖央——心痛的一瞬间!

君天与暖央——心痛的一瞬间!

    吼完之后,下一秒,身体被重重的扔到了地上,臀部瞬时传来一阵尖锐的疼痛,她倒抽了一口冷气,痛到话都说不出来了。8

    好像是被什么锋利的东西给刺到了。

    洛君天见把她扔到地上都不吭声,以为她是不痛,站在那里讥讽她“哼,贫贱的东西生命力就是顽强,摔不死,踩不烂”。

    “你说对了,我们穷人才不像你们富人这么较贵造作”唐暖央忍着剧烈钻心的痛,倔强的回了他一句。

    她绝绝对对不会在他嘲笑她的时候,给他看到软弱的一面,她人穷志不穷,尊严比什么都重要,他想来践踏她,没门,她不会给他这个机会的榻。

    “好啊!嘴硬不肯服输,准备跟我硬气到底了是不是?”洛君天最看不得的就是她这副跟他死磕到底的腔调。

    为了男人的面子,他不可能会先软化,而她呢,偏偏还一副跟他抗争到底,越挫越勇的架势,很多时候,他也是被逼着伤害她。

    好比一方拿起了武器,你要么压倒她,要么向她投降,后者是绝不可能的,那就只有前者彪。

    唐暖央抿紧着苍白的嘴唇,努力的压下脑袋,默默的忍受着疼痛。

    她的这种表现更像是无声的抗议。

    “又是这样,接下玩的是跟我冷战?”洛君天低头看她。

    唐暖央没反应,不是不想说,是痛的产生了晕眩感,无法说出话来战神全文阅读。

    洛君天最烦她这副死气沉沉,跟木头一样的反应,怒意的往她小腿上用力的踢了一脚“我跟你说话呢,回答!”

    腿带动臀部的伤口,痛到她握起拳头,嘴唇颤抖,她气的抬头,用尽全身的力气喊“你让我回答什么,说什么,我什么都不管,什么都不问,难道还不行嘛——”

    她喊的喉咙都哑了,感觉要涨出血来一般。

    洛君天被她歇斯底里的吼叫给震住了,真是不可小看这丫头的脾气啊,蛮起来,有够吓人的!

    好半晌,他才说道“你吼的这么大声干什么,没话说就没话说好了,胆子肥了,什么不怕了也不用这样,站起来——”。

    唐暖央把脑袋靠到经济膝盖上,冷静下来“你走吧,我还想坐一会!”

    洛君天嘴唇动了动,最后松懈下气息“随便你吧,爱坐就在这里坐到死吧!”真当她自己是个宝,他非求着她起来是不是。

    转身,他头也不回的走出树林里,心堵的要死。

    其实刚才他踢了她,当时就后悔了,可她像长满倒刺的刺猬,让他有心想安抚,也没处下手。

    唐暖央见他走了,这才去检查受伤的地方,草众里有一块尖尖的石头,正好刺进了她的臀部。

    现在怎么办,心里头闪过一丝无助,但是随即她告诉自己要坚强,一定要坚强。

    她奋力的撕下裙摆最下面的一层的边角,叠成手帕状,然后咬牙把石头从肉中拔出来,血顿时直冒,她心里虽然也有点慌,但行动还是很镇定,她用撕下来的布摁住出血点,一小步一小步的挪出树林,朝着医务室前进。

    地上,渐渐断断的有血滴下来,好在是上课时间,不然非被围观不可。

    安斯耀跟洛君天又回到了媒体室,两人看上去都是心事重重的样子。

    医务室里。

    美丽的女校医拉好白色的帘子,脱下唐暖央的裙子给她处理伤口“这是哪里弄的呀,也太不小心了,这受伤的地方要是腰上,腿上的还好,你这屁股上,可是连坐都不能坐了,睡觉也得趴着,过几天就要开运动会了,你这倒霉事情都赶一块了”。8

    “可不是嘛,确实是倒霉事赶一块了”唐暖央叹气,老师这话还真是说中了她的心声。

    “这几天还不能沾水,不过好在天也凉快了,擦擦身行了”。

    “嗯,我知道了!”

    “你这裙子上面全是血,在老师这里先借一套去穿吧,明天记得干净还我哦!”

    “谢谢老师!”

    处理好了伤口,挂了一瓶消炎药水,等到从医务室出来,都快放学了。

    她小步小步的走出教室,刚才跟她一起逃课的女孩过来问她去哪里了,她随口说,不舒服了去挂水了。

    她走到自己的桌椅前,小心的翘着屁股,不压倒到伤口的坐下来,尽管她已经小心翼翼了,但还是不小心拉扯了伤口,好在,调了调位置之后,也就没那么痛了。

    离放学还有10分钟,唐暖央跟老师请假先离开了。

    今天她务必得坐公车回家,因为在公车上可以站着,而不被人觉得奇怪王爷掀桌,毒妃太猖狂全文阅读。

    集体放学时间一到,学校里像掀开锅盖似的,一下子沸腾了,洛君天犹豫着要不要去找唐暖央,去了,会不会显得他先示弱。

    正在犹豫的当下,蒋瑾璃小脸苍白的过来了“君天,我头好不舒服,能不能麻烦你送我回家”。

    “你家不是有车子来接嘛”洛君天看的出来她是装的。

    “我想让你送,就当是我想见你的借口吧,我想要的也并不过分,你只要送到我家门口就可以了”蒋瑾璃说着,已经温柔的趴在洛君天的肩头。

    她的温柔,让洛君天觉得心里舒坦,那丫头要是有瑾璃一半这么柔情似水,他还用的着这么纠结嘛。

    一个这么温柔祈求着他送,另一个弄不好还老大不愿意让他送,弄不好他去了是拿热脸贴冷屁股,思来想去,他决定今天冷落那丫头一天,让她也反省反省,跟他对着干的小小惩罚。

    “那好吧,我送你回去”洛君天对她微笑,揽着她往外走。

    蒋瑾璃内心一阵狂喜,对于打败唐暖央更有信心了,她并不知道他心里的真实想法。

    他的车子开出校门。

    唐暖央也正好等来了公交车,这里并没有直通洛家的车子,到了下车的地方,还有走20分钟才能到,不过也没有关系,她可以慢慢走,顺便还能散散步,也不错。

    前面是红灯,公车停了下来。

    她无聊的张望着窗外的风景,赫然看到一辆眼熟的跑车,因为开着敞篷,所以驾驶座上,还有坐在副驾驶座上的人都看的一清二楚。

    心,没有预兆的被瞅紧,氧气被围堵了。

    原来是她自作多情,想太多了,就算她不请这10分钟的假,就算她现在还在学校里,仍旧不会有人来打扰她。

    这样挺好,真的挺好。

    洛君天指间轻敲着方向盘,看到旁边这庞然大物,又是这讨厌的公交车,他的眼里不由自主的就流露出鄙夷的目光。

    他一举一动都在唐暖央的眼底,她不得不承认,她的心里很受伤,不光光是他讨厌公交车,不光光是他跟蒋瑾璃很相爱,还有许多许多别的,,,,

    感应来自上方的目光,洛君天抬起头往上来。

    在他抬头的瞬间,唐暖央背过了身去,咽了咽口水,涩涩的泛着疼痛的苦味,感觉眼睛好热,脸也好热,缺氧到无法呼吸。

    洛君天看到车上留给他的背影,心头一震,说不清是什么感觉。

    换绿灯了,公交车先行前行了,他还愣在那里。

    “嘟嘟,,,,”后面的车子按响了喇叭。

    “君天——,君天——”蒋瑾璃扯扯他的手臂。

    “啊?”洛君天恍惚的回神“怎么了?”

    “已经绿灯了,你想什么这么专心呢”蒋瑾璃的口气里带有一点醋味。

    洛君天发动车了,向前驶去“没有啊,走神而已”他嘴上说着,眼睛盯着前面那辆大公交,心里很复杂。

    蒋家跟洛家在不同的方向,出了学院路,就各自分开,一边向左,一边向右世家最新章节。

    这种分割,类似于将心从中间分开一样。

    唐暖央吊的手环,一路摇摇晃晃的,车上的人下去一批,又上来一批,直到到达目的地。

    车门开了,她走下车。

    公交车开远了,尾气飘散在空气中,袅袅的消失。

    她在路口站了一会,才向着回家的路慢慢走去,四周的风景很好,秋风凉爽,吹的人很舒服,她想一直这么走下去,到不了头。

    如果在这个时候,她随便朝的某个方向走,会不会从此走出这个浮华的世界呢,想了想,她觉得不可能,因为她清楚的认识到,这是一个不容易进来,亦不容易出去的地方。

    她必须沉承的起痛苦,克制的起快乐,坚持的起岁月。

    洛君天今天让她受了伤,弄不好明天又给了她一个蜜枣,他随心所欲的玩弄着她的心,掌控她的喜悲,他从来没有真正的认真对待过她,这一切她都心知肚明,可还是阻止不了那份伤害将她的心撕裂。

    身后的跑车,呼啸着开来。

    “吱——”的一声,挡在了唐暖央的去路。

    思绪涣散的她,吓的魂都快没了。

    “上车!”洛君天摘下墨镜,简单的只说了两个字。

    这一瞬,吓的原本就脑子乱轰轰的唐暖央恍然的分不明眼前这个人是真的还是假的,幻想跟现实连接的太过紧密无痕。

    “回家再发呆,本少爷没时间看你这副呆样”洛君天看她这么傻乎乎的,心里又是好笑又是好气,看她还有那么一点可怜。

    这一点点的可怜,深入他的心,他的骨髓,让他有种揪心的感觉。

    唐暖央的大脑清醒了过来,她放下扶着车门的手“不用了,到家没有多少路了,我想走一走,吹吹海风”。

    她的语气很平和,让洛君天一时半会也找不到什么理由来让她上车。

    她绕过他的车子,沿着海岸线慢慢的走着。

    洛君天在后面慢慢的跟着。

    沉默无声的前进了一段路,他忍不住开口“刚才在公交车上的那个人是你吧!”

    “你看到我了?”唐暖央没有转头,只是淡淡的说道。

    他想说你是不是看到我了,而她的回答,很巧妙的回答了我没有看你,同时还反问他是不是看到她了。

    呵,有时不得不说,这丫头的聪慧程度,总是让他觉得惊艳。

    “对,我看到你了,有的人一直在上面偷窥,在我发现之后,慌张的转过身后,企图装作没有看到,是不是这样啊!”。

    “你想像力这么丰富,我也没有办法,不过我真没看到你,这没什么好骗的”唐暖央酷酷的说道,注视前方。

    “那你有本事停下来,看着我的眼神说你没有看到我”洛君天早就发现她不擅于说谎,特别看她眼睛的时候。

    “没有必要,看到或是没有看到,能代表什么,洛君天,你无聊的话,可以去找别的乐子,我无力奉陪”唐暖央真不明白,他回来跟她说这些有什么意思。

    她很愚昧,也不懂,唯一知道的是,他是个花花公子金牌懒妃,太难逑。

    “这么说来,你还是看到了,看到我们在一起,你心里受伤了?难过了?想哭?恨我?”洛君天发觉自己近来越来越渴望了解她更多,她皱一下眉头代表的意思,她不说话时心里想着什么,她笑是为了谁笑,哭又是为了谁哭。

    唐暖央猛的刹住步子。

    洛君天的车子也猛的刹住。

    她握紧了拳头,转过身去“如果你是希望我产生上面这些情绪的,那么抱歉,我完全没有,一丝一点都没有,你们尽情的相爱吧,多热烈也是你洛君天的理所当然,你想左右逢源,让两个女孩为你争风吃醋,那你选错人了,或许你要花时间再去物色一个称心的”。

    他想控制她的心,她就非要气死他,就算心里做不到,嘴上也要气死他。

    洛君天摸着下巴笑眯眯的注视她“你看上去非常生气!”

    “对,我生气,因为你误会我了,所以我生气”。

    “no——,no——,no——”洛君天左右晃动着他那骨节匀称的漂亮的食指“宝贝,你,吃醋了!”

    唐暖央无语的冷笑“吃醋那个是白痴!”

    “噢,原来你是白痴啊”。

    “我懒的理你,中午你踢了我一脚,叫我去死,这会我又叫宝贝,又逼着我说吃醋了,洛君天,你神精分裂要趁早治,我现在看你一百个讨厌,我对踢我的男人,绝对不会产生感情,除非我是自虐狂”。

    可事情又证明,深陷爱情又不自知的人都有受虐倾向,痛的越深,爱的越浓,这听上去很荒谬,可事实上又真的是如此。

    洛君天嬉笑的表情有些收敛“真的这么恨我踢你!”

    “你想让我踢一下补偿的话,我会非常乐意!”

    “想的美!”

    “那就继续恨你,不仅恨你,还要下毒咒,比如让你在朋友聚会时突然放了一个臭屁这种”。

    “唐暖央我发现你真的不是一般的恶毒”。

    “现在发现还不迟,你小心点,女人嘴巴很毒很灵验”。

    两个人一通乱吵之后,暂时休战了!

    他们的每一次的战火,都是因为蒋瑾璃,她不出现就一直很太平,很幸福,只要她一出现,世界就立刻颠覆了。

    蒋瑾璃是他心头的朱砂痣,却是她心头的蚊子血。

    洛君天开着跑车扬长而去,留给唐暖央一路的尾气。

    唐暖央用手摸了摸受伤的屁股,伤口正隐隐作痛。

    她走回洛家,天色都暗了。

    进了别墅,她就想直接上楼,洛君天像幽灵似的从暗中钻出来,一条长腿横跨在她的面前,双手环胸“哪去啊,吃饭了!”

    “我不吃了!”想到屁股上的伤,她拒绝了。

    “不行,今天必须得到去吃,大家伙可都在等你”洛君天抓起她手腕,便拖到了餐厅,把她往椅子上用力的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