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君天与暖央——破处的事情到底谁做的?

君天与暖央——破处的事情到底谁做的?

    啊——"世界上最痛的莫过于新伤口还没有愈合,就又被撕开了。

    这股疼痛实在来的太过于强烈,来的也太过于没有心理准备,唐暖央一时间没忍住,就叫了出来。

    一桌子的人都被她的呼叫声给惊住了,纷纷转过脑袋来看她。

    大家心想君天不过是按了下她的肩膀而已,不至于痛成那样吧。

    "君天,你动作轻点,看把暖央给吓的"洛远山责怪的说了洛君天一句,对于这声惊呼,理解为是吓到了榭。

    "苍天为证,我没有很用力啊"洛君天感觉很冤枉,心想不会是这丫头故意使的计谋吧。

    唐暖央在那里痛的真的快要哭了,不过她哭不出来,也叫不出来,屁股底下湿成一片,整张小脸急速变白,仿佛打了一层霜,这是伪装都伪装不来的。

    坐在她对面的洛云帆看她似乎不对劲,好好一个人,受惊也不可能一下子脸白成那样,他关切的问"暖央,你身体哪里不适?告诉我!垆"

    "痛!好痛!"唐暖央隐瞒不下去了,在这么下去,她会死的。

    "丫头,你少给我装模作样了,我就按了你的肩膀一下,哪有这么严重"洛君天说话间,又示范性的压了下她的肩膀欲海官门。

    "啊——"又是一声惨叫,这下子唐暖央果真是痛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杀千刀的洛君天,我跟你没完,我死了做鬼也要吃了你。

    "君天你快把手拿开,都哭了还能有假"洛云帆长眉紧蹙的念叨了洛君天一句,又立即问暖央"告诉我,你什么地方痛!"

    唐暖央的小嘴开启了一下,看了看这一桌子盯看着她的人,又实在难以启齿说出那个部位。

    因为真的是非常尴尬的部位。

    "说啊!是哪里?"洛君天也心急了,催促道。

    唐暖央拉下洛君天的手臂,在他耳朵小声的说"臀部!"

    "啊?那里怎么会痛?"洛君天先是困惑,想了想,而后怒意大发"唐暖央,你竟敢做出这样的事,说,谁做的?哪个男生是谁?"

    "是你做的!"唐暖央闹不清他干嘛突然发火了,但确确实实是他做的。

    洛君天指着自己"我?!不可能,这种事情我做没做,我会不知道,给我老实交代,到底是谁做的"。

    "就是你,就是你"唐暖央也火了,冲着他就是一通大喊,屁股痛的都麻木了。

    餐桌上的洛家人,长辈的脸上都挂出了一大颗的汗,这对小冤家,谈论这种少儿不宜的话题,怎么也不知羞呢。

    洛云帆的脸色难看,想把洛君天给杀了。

    "君天,这你们不是早就,,,,怎么又痛上了?你到底怎么弄的?"洛远山也找不好措辞,但孙子该明白他的意思。

    "爷爷,不是我弄的,我根本就没那个什么过她,现在她这个痛,也不是我那个什么造成的,我也知道究竟是谁那个什么她了"。

    唐暖央听的云里雾里,他们说的都是什么什么啊?!!她怎么一个字也理解不了呢。

    谁行行好,能不能先来救救她,这么下去,她会流血而死的。

    "四叔——"她唯有指望他了。

    哪知她这一求救信息,让洛君天跟洛远山误以为她是指出干那事的主谋。

    "什么,是洛云帆干的?!"洛君天青筋暴起,瞪着绿眼珠子,要宰了洛云帆的架势。

    "云帆,真是你干的?"洛远山捂着心脏,血压升高。

    洛云帆赶紧澄清"不是我!你们别乱猜!"如果是他,那他一定会承担责任,可不是的话,只会毁了她的清白。

    唐暖央实在闹不懂,他们闹的哪一出啊,她是屁股被刺伤了,可他们讨论的是哪个话题?难道是她太笨了,听不懂?!

    "四叔,救救我,帮我叫医生好不好?"

    "有,,,有多严重?"洛云帆不顾洛君天杀人的目光,走到她身边。

    唐暖央指望不上洛君天这神经病,只好硬着头皮指了一下屁股"裂开了,血止不住!"

    她指的方向是臀部,也可以被理解成是下半身,而裂开了血不住这句话,简直像是高考的作文题一样,给我无尽的想像空间。

    餐厅里静悄悄的。

    大人脑中都出现一个极为歪歪叉叉的画面田园茶香之一品茶娘全文阅读。

    "这不会是大出血吧!"洛海珍小心翼翼的吐了一句。

    "啊——,真的有血!"洛宁香指着唐暖央的椅子,突然惊恐的大叫。

    "那还不快去叫医生,要出人命了"洛宏国嘴上听上去很紧张,在心里却骂着唐暖央与洛云帆小小年纪,就这么**。

    佣人赶忙去打电话了。

    洛君天这时也看到她裙子下血的,不由的想起上次"大出血"事件,更能坚定她是被人破~处了。

    他暴怒的凝视她,绿眸暗成深墨绿色"唐暖央,真是的洛云帆干的?你们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干的"。

    "洛君天,我再说一次,是你干的"唐暖央怎么感觉鸡同鸭讲似的,他听不懂她在讲些什么,她也听不懂他在火些什么。

    "你他妈的,还敢睁眼说瞎话"洛君天想要掐死她了。

    "真的是你,刚才下午在小树林里,你把我摔了一下,然后我就流血了"。

    洛远山听不下去的拍了一记桌子"在学校你也敢乱来,还是小树林里,被人看到怎么办,不做措施怀孕了怎么办,最重要的是你太没度了"。

    怀孕?!!唐暖央凌乱了。

    洛君天脑子也凌乱了"什么乱七八糟的,唐暖央你给我说清楚,你究竟哪里受伤了,把准确部位给我说清楚"。

    唐暖央红着脸,咬着唇"你太过分了!"不救她也算了,还一副要吃了她的样子。

    "君天,你有点人性好么,我就不信,男人做了那种事情,会毫不知情"洛云帆的拳头嘎嘎作响。

    "都弄错了,事情不是你们想像的那样"洛君天也说不清了,抱起唐暖央上楼,快步离开走出回房。

    将她放在膝盖上掀开她的裙子,看到她屁股上有一个很深的伤口,此刻缝合的地方裂开了,正在往外渗血,他第一反应就是要拿布给她捂着,他直接脱下外套,压在她的伤口上。

    "唐暖央啊唐暖央,你可真厉害,弄伤了刚才怎么不说?""我不想说就不说!"

    "这是男孩子表现帅气的方式,女孩子只会显得蠢"洛君天恶狠狠的批评。

    "蠢就蠢吧,反正我不想告诉你,我的身体我做主"。

    "你做主,然后结果就是像现在这样,二次裂开,不过我看来你还是不够痛,要不然不会还这么蠢的固执的"洛君天往她另一半的屁股上拍了一记。

    趴在他腿上唐暖央立刻惨叫"啊——"

    "有本事别叫啊,那么勇敢,那么坚强,有什么可叫的"洛君天满面微笑的又给她揉了揉。

    "混蛋——"

    "哎呀,换个词汇吧,这个听烦了"。

    "混蛋蛋——"

    "你这个丫头可色情,这么喜欢蛋蛋,要不要给你摸摸"。

    "去死——"。

    斗嘴让时间过的更快,也忘记了痛楚。

    洛家的家庭医生来了,把伤口裂开的地方,重新消毒缝合,虽然伤口面积不大,但伤的很深,所以才会更加的痛一级安保全文阅读。

    当医生把详细情况告诉了洛家人,大家才明白过来刚才是误会了,想想,都不禁尴尬了。

    洛远山交代洛君天好好照顾暖央就下楼了,他这老头再进去关心她的话的,估计那孩子该更加害羞了。

    "你一个人晚上可以么,不行的话,我上来换你"洛云帆边说边往房间里看了一眼。

    洛君天过去挡住她的视线"不劳烦四叔您了,我一个人行了!"

    "那好吧!"洛云帆收回视线,也离开了。

    洛君天望着他的背影,嘴角扯出冷笑,退回到房间,关上房门。

    唐暖央趴在他的床上,看他进来了,说道"我想会自己的房间睡!"

    "你受伤了,得有人照顾你,得有人帮你擦身,还得帮你抹药膏"洛君天说这些的时候,笑的嘴都合不拢,别提有多坏,多色了。

    "这个帮我的人不会是你吧!"唐暖央哭的心都有了。

    "宾果!"

    "你一刀杀了我吧,否则我不会让你为所欲为的"。

    "嘿嘿,,,,"洛君天邪恶的坏笑"这可由不得你"。

    "救命啊,我不要呆在这里——"唐暖央看他这模样,直接喊救命。

    ******

    一连几天,唐暖央都没有去学校,趴在床上自己温习。

    洛君天这几天一放学,就回家陪她,伊明臣怎么诱惑他都没用,蒋瑾璃想约他去看电影也回绝了。

    他简直摇身一变,成痴情种了,这花心种子遇到喜欢的土壤,也不会再杨挪地方。

    晚上,她趴在床上做数学题,他也难得的窗户上写着解题公式,他从不复习,上课睡觉,不过考试还是年年第一。

    等他解开了这道题之后,他用一旁的擦子擦掉玻璃上的荧光粉,将椅子滑到她的身边。

    "暖央,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洛君天靠在床上,靠着她的胸口。

    "有益身心说,色情淫秽的免开尊口"唐暖央对他了解的透透的。

    "这个相当有益身心,不然我肯定不说,你说你天天这么趴着,胸部会压成飞机场吧,到时在上面开飞机,一马平川的,这可怎么办"洛君天盯着她睡衣内隐约露出的春光,担心的想帮丰丰胸。

    唐暖央潮红着脸,气咻咻的怒视"飞机场也好,大草原也好,不用你操心!"

    "我怎么能不操心,这关系到我的性福未来,我可不想抱着你就跟抱着个男人似的"。

    "你的幸福未来怎么是我呢,请你不要在这里花言巧语的骗我了,我不会上当的"谁知道哪天他又突然间轻轻松松的说不要她了,要让自己不受伤,首先就要不动心。

    "丫头,你对你自己未免太没有信心了吧"听她这么讲,他心里闷闷的。

    "我可宁没信心,也不要满含希望,然后等待彻底失望"唐暖央说完,低头继续写练习题。

    洛君天将椅子缓缓的转过去,背对着她,明白到自己原来是一个让女孩非常没有安全感的人,这多少有点打击到他那些年混过的兄弟最新章节。

    难道让他从此清心寡欲的对着一个?!想想那么无聊的生活,简直要他的命。

    "运动会我不用去参加了吧!"唐暖央想起这一茬。

    "比赛不用参加,你可以去观赛啊"洛君天扔开要不要专一这个思考题,转过身来。

    "我对那种体育比赛没什么兴趣,我不去了,你帮我跟学校说一声吧"她是怕会遇到安斯耀。

    洛君天觉得她有事,就冲那句我对体育比赛没什么兴趣这话,就大大的不对劲,她自已分明是个运动健将,怎么会说没兴趣呢。

    "那如果必须要参加呢?"他试探。

    "有这个规定?少我一个不少吧,你看那天肯定特别多,我又是伤口刚愈合,万一碰伤了很痛的,你就帮我跟校长说一声嘛"。

    "你在逃避什么呢?该不会是男校那个你中意的校草吧"。

    洛君天一语击中她心中所想,唐暖央的表情隐藏的再快,也快不过他的眼睛,她那一刹那的的惊慌,已经足以说明被他说中了。

    他表情上不动声色,内心却泛起了嘀咕,怪了,她为什么要逃避姓安的那个小子呢?如果说她对他有意思,那运动会这样的好机会,不是正合她的心意嘛,她几次看到姓安这个小子都是表达出看帅哥的喜爱表情,为什么又要躲着他的?而安斯耀上次在学校的表达,也很是奇怪。

    这么多奇怪的事组合在一起,只有一种可能性,那就是他们之前就认识。

    唐暖央被他深邃的目光看的心里发毛"算了,我去看比赛行了吧,你别在疑神疑鬼了!"

    洛君天继续用深幽的目光看了她一会,笑道"那天你就当我的小跟班吧!"

    "我是初中部,要看也是看初中部的比赛呀"要是呆在他那边,遇到安斯耀的可能性高达百分之两百。

    这是要了她的命啊!

    "谁规定初中部不可以看高中部比赛的,就这么定了!"洛君天要试试让他们面对面见一次看看,两个人是不是之前就认识的,就一目了然了。

    "我——"唐暖央还要抗拒,但是接触到了他的目光之后,她心知是逃不过这一劫的。她沮丧的趴回床上。

    洛君天起身去洗澡了,在她看不到地方,俊脸变的相当阴沉可怖,唐暖央,你胆敢在心里藏男人,让我证实了,你就死定了。

    ********

    五天之后,四校联合举办秋季运动会准时召开。

    唐暖央这几天绞尽脑汁的想办法,怎么才能站在安斯耀面前,而不被认出来呢,昨天晚上,她终于想到了办法,装成得了重感冒,洛君天怕她传染,说不定就不让她去了呢,当然了,也有可能是,就算感冒了,他一样逼着她去,那样,她就有第二套策略,到时戴上口罩,说怕传染,这样一来,理由充分,又很自然而然。

    打定了主意,她下楼时就装出一副咳嗽,没精神的样子"洛君天,我头痛,看来我是去不成了"。

    "又不用你比赛,晕倒了还有校医呢"洛君天放下手里的杂志,从沙发起身,拉着她的手臂,不由分说就往外面带,她这种蹩脚的演技,他一眼就看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