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君天与暖央——看到他们拥吻,将计就计!

君天与暖央——看到他们拥吻,将计就计!

    洛君天这边吻着蒋瑾璃,一双绿眸却是阴恻恻的看着唐暖央,看她的反应,如果她表现出难过或是落泪他会很开心,如果她表现出无所谓,那他加倍折磨她,直到她感觉到痛为止。

    他们没有结束的意向。

    唐暖央垂下了眼帘,低头,退了几步,转身就要走。

    洛君天看她要走,一股子怒火冲上脑门,他放开蒋瑾璃,对着唐暖央的背影喊“你这是还要去哪里啊!”

    他这么一喊,投入在热吻中的蒋瑾璃才发现到唐暖央的存在,她扭头去看,心里得意极了,这贱人什么时候来的?刚才他们接吻那一幕,她应该看到了吧榭。

    这下子她总该知道谁才是君天心里最重要的人了吧。

    唐暖央侧着身子,极力去掩饰心里的难受,平平静静的回答“我看你跟瑾璃学姐在忙,怕打扰到你们”。

    “没关系啊,我不介意,你在边上坐着不要出声就好”洛君天微笑着说道坨,

    他的态度看上去比任何时候都温和,可残忍的程度也是比任何时候都要残忍。

    唐暖央喉咙干涩,他的意思,让她坐下来观赏他们接吻?!

    心冷冷的发颤,与其说难受或是心痛,现在更多的感受是愤怒,就算他想宣告全世界,他最爱的女人是蒋瑾璃,她什么都不是,可名义上她是他的未婚妻,他亲过她,吻过她,强迫过她做任何只有恋人才能做的事,他怎能这么从容的让她看他与别的女人接吻,还这么有悠然呢。

    暗暗的深吸一口气,缓和情绪,为这种混蛋生气难过实在太不值得“抱歉,你不介意可我没兴趣看,要是你找我上来没有特别的事,我就先下去比赛了,那个还比较吸引我”。

    洛君天笑的更是越发明媚张狂了“谁跟你说找你上来没事的,我们在这里看比赛,不用喝水,不用吃饭,不热么,我昨天不是说,让你来当小跟班嘛,知道这跟班是干什么的么,就是给我使唤的”。

    “哼——”唐暖央冷笑,连理都不想理他,转身往外走。

    “站住——”洛君天厉声喊道。

    唐暖央走的更是坚决,笑话,他让她受屈辱,她就傻乎乎的听话,今天他哪怕拿刀架在她脖子上,也休想让她投降。

    “你走也好,反正校长正愁没有人去帮忙给男校的学生递水漂亮女同学,我可以推荐你去”洛君天语气变轻松的说了一句。

    他没有提及安斯耀,可帮忙递水给男校的学生,就意味着要跟安斯耀打交道。

    唐暖央止住了步伐,她不能去给男校同学递水,心里纠结了,现在情况就好比房间内关着吸血僵尸,房间外追着的是吃人的野兽,她逃进房间是死,不进去也是死。

    她悲哀的想,算了,就应付洛君天这没人性的野兽好了,她转过身去“好,行,我留下来,有什么大不了的,买饭递水,我就当给残障人士服务”。

    蒋瑾璃脸上有不悦的讥笑,转眼,她又笑盈盈的,装出温柔大方的样子,下去挽过唐暖央的手臂“上来吧,我想君天是跟你开玩笑,哪会使唤你啊!”

    坏人反正洛君天会做,那她就尽情的当个大度得体,对待情敌如姐妹的呆蠢善良女孩好了,前些日子她可不是闲着坐以待毙,而是仔细的研究了男人的心态,就像她今天这么做了,男人就会很喜欢。

    唐暖央把手从她身上抽了出来,她不习惯她们突然变的这么友好亲密,要有多假就有多假。

    她走过去,坐在一边,抬起手来把长发塞到耳后,从这里举目望去,能看到整个赛场。

    蒋瑾璃心里恨意绵绵,脸上却是笑容甜美,她收回视线,牵起洛君天的手“我们坐下看吧,一百米短跑快要开始了呢”。

    “好啊!”洛君天轻轻一扯,就把她拉到了怀中,向前走到唐暖央的身边“站起来,奴仆是没有资格坐的”。

    唐暖央斜视过去,爽快的站起来“坐吧,我没必要跟一个身残心更残的混蛋抢位置”。

    他以为叫她一句奴仆,在这里跟蒋瑾璃又吻又抱的大秀恩爱,她就会难过哭泣的深受打击么,不会,她死也不会,虽然她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这么对她,或许根本没有原因,他就是这么一个人,随意的对她好,又随意的伤害她。

    洛君天用力的捏起她的下巴“嘴巴这么利,信不信我拿针给你缝起来”。

    “信!但我不会让你得逞,你没资格伤害怕我!”唐暖央用指甲挠他的手,很不留情的一抓一个血印子。

    “嗷——,你这野蛮女”洛君天恼火的甩开她。

    唐暖央被这一记甩,人后退了几步,撞在栏杆上,屁股上刚刚愈合的伤口被蹭了一下,很是痛。

    洛君天看着自己手背的几道血口子,一阵的暴怒“唐暖央,你这死丫头,你看看你干的好事”。

    “是你先动手的,如果你再对我动手,何止是挠,我还会咬”唐暖央不怕他瞪大着眼睛,也朝他把眼睛瞪大,她不是这么好欺负的。

    “你敢咬,我就拔光你的牙齿”洛君天凶狠的恐吓。

    “拔啊,你来啊,我不怕——”唐暖央也疯了,今天就算跟他打架,打的头破血流,她也不管。

    “不怕是吧,好,唐暖央你有种,我要看看你骨头到底有多硬”洛君天咆哮,以她的火,源于她跟安斯耀那点眉来眼去的破事。

    唐暖央撩起袖子,露出纤细的手臂“有多硬你就剁剁看好了,来呀,你想怎么我奉陪,不敢下手的是孬种”。

    洛君天拽过她的细胳膊,就是用力的一扭,依稀听到骨骼发出嘎的一声。

    她很痛,手快断了似的,但更气,她做错了什么,他突然间要这么折磨她。

    因为不服气,所以她不服输,强烈的自尊心让精神的意志力更为顽强,她咬牙不喊痛,也不哭,只是脸色越来越白了。

    “说你错了,我就放过你!”洛君天看她很撑不肯低头,不由软下心来,给她一个的机会。

    “我有什么错,我没错为什么要认错,你把我的手拧下来吧”唐暖央的倔脾气上来了,飞机大炮都吓不倒她。蒋瑾璃看他们吵的不可开交,她心里真是即佩服唐暖央的无惧无畏,又同情她的愚蠢,君天就算是对一般的女同学,也不会这么吹胡子蹬眼,跟她们吵架的,可见唐暖央把他激有多怒,君天甚至都不把她当成女生来看待了。

    他们已经陷入了僵局,现在该她出马当好人了。

    “君天,你放开她吧,人家毕竟是女孩子嘛,爷爷要是知道你这么欺负她,会怪你的”她走到他的身边,柔声的劝道。

    洛君天有台可下,便甩开唐暖央的手,想来就算拧断她的手都没用“给我好好站着!”

    他冷怒着瞥过她的脸,带着蒋瑾璃坐下,俊脸还是绷的紧紧的。

    唐暖央向后退去,一直退到墙壁边,她靠在墙上,揉着自已的手,激扬的情绪平静了一些之后,酸楚跟委屈全部涌上心头,这手腕刚才被他扭着时候是手痛,而现在则是心酸。

    前面,洛君天跟蒋瑾璃兴致勃勃的观赏着比赛,真当是只要有爱便是快乐!

    而她呢,她的快乐呢,她越来越觉得迷茫,望不见方向了,未来对她来说,只是走一步算一步的深陷迷途的沼泽地,可即便步步惊心,她逃不掉,就只能往前走。

    洛君天眼睛望着前方,心却牵系在后方。

    她现在用什么表情站在后面,用什么眼神看着他,是恨还是仍旧不在乎。

    他感觉自己实在是沉不住气了,他猛的回头“去买水!”

    唐暖央想起放在楼道上的水,折身过去,拿了那瓶别人给她的水回来,递给他“水!”

    “动作这么快?”洛君天狐疑的接过水。

    “你管我快还是慢,你要水,我已经给了你水了,你爱喝不喝,就是这么简单”唐暖央没好气的说完,向后退回去靠在墙边。

    蒋瑾璃看着那瓶水,表情有点变了。

    洛君天转开瓶盖就要喝。

    “等一等——”蒋瑾璃突然喊。

    洛君天把水从嘴边拿开“怎么了?”

    “这水,,,,”蒋瑾璃指着水,犹豫了一下笑道“不是你经常喝的牌子”。

    “我渴了,喝喝也无所谓”洛君天笑笑,举着矿泉水,喝了起来。

    蒋瑾璃想说什么话,却已经来不及了。

    洛君天喝了两口,把水递给蒋瑾璃“你要不要喝!”

    原本下意识的想要拒绝,不过又一想,她改变主意的接过话水“好啊!”她拿着瓶子,小口小口的喝着。

    既然这算不如天算,那她就应天顺命好了。

    下面操场上,比赛进行的如火如荼。

    过了近半个小时。

    洛君天突然感觉一种强烈的腹痛,他用手捂着肚,蹙拢了剑眉“嘶——”

    “君天——”蒋瑾璃担心的看着他“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表情很怪哎”。

    “肚子很痛,你看吧,我去上个卫生间”洛君天站起来,脚步快捷的往卫生间跑。

    唐暖央看都不看他。

    肚子痛,活该,痛死你更好,这叫恶有恶报。

    “君天,你没事吧,肚子好端端的怎么会痛的”蒋瑾璃随即起来跟了上去。

    洛君天没时间跟她多说,一头扎入了男厕所。

    拉肚子了,感觉肠子拧在一起又松开,翻覆颠倒了一次似的,痛的他真是死去活来,他对吃的很讲究,从小到大都没有拉过肚子。

    在马桶上坐了10来分钟,他差点站都站不起来,整张俊脸也泛白了。

    从卫生间出来,回到阳台上,虚弱两个字原本是根他不靠边的,可眼下,他真的要扶着墙角坐下来。

    唐暖央在那里笑,不仅不同情,反而要鼓掌。

    洛君天转过头去看唐暖央,正好看到她正笑,眉毛顿时像大座山峰般的压下来“你在幸灾乐祸?!”

    “没有啊”唐暖央敛起笑容,小脸变的面无表情。

    “那你笑什么”洛君天心里极其不悦,这丫头竟然敢在那里给他笑。

    “奇怪了,难道你想我哭,为了你拉肚子了,所以我要伤心欲绝?”唐暖央乱讽带刺,一鼓脑儿的回击过去。

    “你怎么就能断定我是拉肚子?”洛君天怀疑的眯起绿眸,刚才卫生间他就想,会不会水的问题。

    唐暖央坦然的回视他“这还不简单,你捂着肚子说去上厕所,过了这么久才回来,脸还是这个颜色,那不是拉肚子了还能是什么呢”。

    洛君天对于她的话倒也找不出什么破绽。

    “咦,瑾璃她人呢?”都坐了这么半天了,他才想起她来。

    “不知道!”

    “你怎么会不知道,她不是一直坐在这里么,去哪里没有跟你说一声?”

    唐暖央真是无语了“我说洛君天你是不是拉肚子拉傻了,她刚才不是跟你一起去的卫生间嘛,那之后就没有回来过”。

    洛君天刚才光顾着直奔卫生间,没有去注意跟过来的蒋瑾璃,那照理如果说她在门外等他的话,他出来时就该看到她啊。

    难道是下楼给他买药去了?!

    正在思考了其间,这肚子又痛了,天哪,这才隔了多少时间,而且这一旦痛了,下面就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

    他站了一下,发现腿都没力了。

    “过来扶我”他对在那里一副看好戏模样的唐暖央几乎是咬牙说道。

    唐暖央走过去,洛君天一下把手臂搭在她的肩膀上,身体的重量也有一半压在她身上“快扶我去卫生间,我不行了!”

    “噗——”唐暖央当下就喷笑了“你这是要生了”。

    他就跟那到了女儿国喝了河水的唐僧似的。

    洛君天想一掌拍死她,奈何他连使这个力的时间都没有“等下我在跟你慢慢算帐”。

    他钳制着她,把她当成拐杖一般的前进。

    到了卫生间门口,他要拉她进去,她也死不进“这是男厕所,我不去!”

    “里面就我一个人了,丫头这个时候你还跟我犟,信不信我杀了你”洛君天火大,一火肚子就绞的更痛了,一痛就更憋不住了。

    看他实在是痛苦,这讨厌归讨厌,说他活该归活该,她终究还是有点于心不忍。“进去吧,快进去吧——”她扶他进去,还给他推开门“这下行了吧,我出去了!”

    她转身走出去。

    “在里面等我”洛君天边迫不及待的脱裤子,还不忘喊。

    “你有病啊,万一有男生进来,看到我一个女生站在这里,还不把我当成变态,我出去了,在外面等你”唐暖央出去,走到卫生间门外去。

    洛君天再一次拉的惨绝人寰。

    这次出来,他头晕目眩,四肢无力,何止是要扶着墙走,简直是趴在地上匍匐前进了,走到门口这几步路,他都走的相当费劲。

    唐暖央还在外面等,看到他出来,扶他又回扶回阳台上,他这么重,累出她一身的汗。

    “我去洗洗手!”

    洛君天靠在栏杆上没答话,只是听到脚步声走远。

    过了一会,唐暖央喊叫着跑出来“洛君天,不好了,瑾璃学姐晕倒在女卫生间里头了”。

    她去洗手的时候突然也想去小便一下,结果就看到晕倒在里面洗手台边的蒋瑾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