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君天与暖央——谁才是在水中下毒的凶手!

君天与暖央——谁才是在水中下毒的凶手!

    “什么”洛君天皱眉,赶忙拿出手机拨了校医的电话。

    一个多小时后。

    医务室里。

    洛君天靠坐着挂盐水,蒋瑾璃躺在病床上,已经醒了,也在挂水,唐暖央跟伊明臣坐在两张病床的中间。

    四个人,都沉默不语槊。

    20分钟前,他们经历了一场百人围观的大场面,蒋瑾璃被人从卫生间抬了出来,而洛君天也由伊明臣扶着出来的,而唐暖央则是毫发无损的出来。

    这三个人,本就是年度的话题人物,每天有爆点,但那都是捕风捉影的小八卦,每次出现的新闻,不是洛君天跟蒋瑾璃怎样怎样了,就是洛君天跟唐暖央又怎么怎么了,极少极少会出现像今天这样,三个人呆在一起,还发生一晕一伤的情况,不知情的还以为刚才在那阳台上发生什么大冲突呢。

    人类的幻想力意是无底线的骑。

    这会,校园各处已经散布了不下十个版本的真相。

    有人说,唐暖央接到线报说洛君天正跟蒋瑾璃在阳台偷情,一时气血攻心,带着致命武器就去了,把蒋瑾璃打晕后,在对付洛君天,使得他也严重受伤了。

    也有人说,唐暖央接到线报,不动声色的前去,还友好的跟他们打招呼,然后把下了毒的食物给他们,企图毒死他们。

    不过相比起来逻辑思维缜密些的人说,那个阳台相当隐蔽,极少会被人发现,弄不好是洛君天跟旧情人约会的老地方,唐暖央是早早就埋伏在那里,趁其不备,突然发动攻击。

    总之,不管是哪个版本,都把唐暖央想成是凶手,谁让只有她一个没事呢。

    唐暖央也很郁闷,莫明就躺着中枪。

    洛君天从刚才到现在就一直用一双阴暗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唐暖央瞧。

    又约摸过了几分钟,他终于开口了“说说吧,是不是你下的泻药”。

    他的眼睛正盯着自己,可唐暖央还是不太相信似的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道“你是说我啊!”

    “除了你还有谁,我跟瑾璃唯一共同喝过的东西就是你递来的水”洛君天幽冥般的注视着她,指出证据。

    “就算是水的原因,那也不管我的事,我的水也是别人给我的,再说了,我干嘛要这么做,对我有什么好处”唐暖央辩解,想来也难怪别人会乱传,连他都怀疑是她下的手。

    “别人给你的?哪个别人?不要说我不给你澄清的机夫,你把人去给我找来,当面对质”洛决君天也不想去相信是她,可一切的事实说在眼前。

    唐暖央一下子答不上来,想想,也只好实说“我不知道是谁给我的,你让来到北边来,我就来了,在找你的过程中,一个分水的学姐给我的,我光顾着找你,那学姐也是把水塞给我就走了,我胜至没来的及看清她的脸,你让我怎么找啊,总之我没下药,信不信由你!”

    “分发矿泉水的学姐?你真是连骗人也不会骗,高中部那个时间段根本就没有人负责分发矿泉水,难不成那学姐还是特意只拿给你的不成,我看你是早有准备,想趁我拉肚子的时干些什么事吧”洛君天盯着她,想看穿她眼底的心虚,可是看到的却还是一片的清明。

    可即使是如此,他还是不相信她,就好比他一直以为她是纯洁无暇,从来没有谈过恋爱的,但真实上,她是老手,清纯的外表并不代表清纯的内心,眼见才为实。

    “你的想像力也丰富了吧,就算我要逃跑也不会用这么笨的办法,把水给你,喝了拉肚子,凶手一目了然就是我啊,那我不是自寻死路嘛”。

    “或许你急着要去做某一件事,想不到更好的办法了呢”洛君天别有深意的扯笑,似是以为她能听懂他的意思。

    唐暖央不解了“我急着要去做什么事?你能不能说的直接一点”。

    他的话每一句都寓意深刻,可是她却完全不知所云。

    伊明臣为这一对捏了把汗,君天不会这里就弄个鱼死网破吧。

    蒋瑾璃亦是觉察到的他们之间除了她之外,还有矛盾,这从君天说的话中能隐约感受到。

    “你心里不明白么,好好想想看”洛君天认为她就是在装傻。

    以前他以为她是个不会隐藏的人,可现在他觉得她比谁都隐藏,心机很重,起码她心里藏了这么一个天大秘密,越多次在他的眼皮底下给隐瞒了过去,光是这一点,就不能小看了她。

    唐暖央转开头,不想把自己弄的那么烦,那么烦“洛君天,总而言之我还是那句话,与我无关,我也不想多说什么了,要不要相信,随你好了!”

    “那我就告诉你,唐暖央,我会不相信你的!”洛君天阴冷而沉静的说道,这种冰冷,比怒火更可怕。

    “好!你不相信,那你想怎么样?”唐暖央最恨被人冤枉,她心里很难过,很难过,但她不想哭。

    “你不用担心我就会就此放过你,你的下场一定会很惨,期待吧”这新仇加旧恨,今晚就一起报,而且还要加重砝码。

    唐暖央已经无所谓了,她笑了笑“好啊,我会时刻期待着的”。

    在他们吵的时候,蒋瑾璃一直没有插嘴,躺在床上看好戏,装柔弱,事情的结果跟她想像的分毫不差,她之所以喝了那个明知有泻药的水,是因为一来可以证明自己的清白,二来连她也拉肚子就可以证明是水的原因,不管这贱人怎么解释,都是没有用的。

    “君天,事情还没有弄清楚,你不要马上就给暖央定罪了”伊明臣看他们似乎是吵完了,才插了一句嘴。

    “你就肯定不是她干的”洛君天向好友斜眼。

    “呃——”伊明臣拖长着口气,朝着唐暖央看了一眼,又看看蒋瑾璃看了看,最后又落到洛君天的脸“哪,君天,我呢是就事论事,站在客观的角度来分析,我也不能百分百肯定绝对不是暖央干的,但是我觉得的吧,这小丫头人挺爽快的,不像是这么坏心肠的人,我也知道因为某些个原因让你觉得她不可信,但人家也怎么给你过分啊,另外,说说这矿泉水下药的事情,这水从你要到她拿出来,中间有个很重要的环节是你无法预知的,那就是,她怎么知道你要让她去买水呢,万一你大少爷只喝自己带的水呢,那这处心积虑不就白费了,哦,你让她买水,她把下药给你了,这从心理角度来说,已经不是悄然谋害,而是直接攻击啊,那暖央干嘛不否认半天,直接承认不就得了,连害你都敢,她还怕承认嘛,要我说啊,也有可能是有人要害暖央,结果害的那个人也不知道她会不会喝水,阴错阳差的让你跟瑾璃喝了,让你们成了倒霉蛋,这事绝非你想的那么简单,你得细察,不能让情绪左右你的判断”。

    有的时候,往往旁观的人才看的最清楚,而身在局中的人却容易被先入为主的观念蒙蔽。唐暖央很是感激的看着伊明臣,他的话对她很有帮助,她都愿意叫他一声伊大哥了!她发誓以后再也不叫他花花公子了。

    蒋瑾璃心里更是大骂伊明臣大猪头,他干嘛要帮着唐暖央,难不成连他也喜欢这个小贱人么,气死她了,本来君天已经认定了,被他这么一搅合,她知道他内心动摇了。

    因为说些话的人,不是某些阿猫阿狗,而是伊明臣,他们从小就是死党,很多事情君天都会听他的。

    果然,被伊明臣这么一说,洛君天在那里就沉默了。

    “君天,我觉得明臣说的有道理,我们是该好好的查查,哎,早知道那水里有问题,刚才我就该坚持不让你喝的”蒋瑾璃生怕洛君天会怀疑到自己,在那里也终于忍不住开口说道。

    “这不是你也不知道嘛”洛君天其实压根就没有怀疑到她头上,毕竟在他心里,蒋瑾璃还是一个非常善良可爱的女孩。

    “不过,暖央在学校究竟得罪了谁呢,对一个女孩子做这种事,也太过分了,害的我们也受到了牵连”蒋瑾璃一副很愤怒的模样。

    正说着,门外有几声急促的脚步声走来,唐暖央抬头去看,见到来了,她顿时张大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