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君天与暖央——在众人面前的难堪,虐的是谁心!

君天与暖央——在众人面前的难堪,虐的是谁心!

    派对?!

    唐暖央还真忘了这个事情了,刚才病房听过之后,就抛到脑海了,那是安斯耀也会参加派对,她不能去。

    她挣着手腕,身体向着反方向靠"我不想去什么派对,你找蒋瑾璃当你女伴吧"。

    洛君天停下步子,转过头来,忽然微笑"你倒是还挺有自知之明嘛,今天陪我参加派对确实是瑾璃,至于你嘛,是以我未婚妻身份去参加"

    "什么?"唐暖央深深皱眉"洛君天,我真是不明白,你已经找了蒋瑾璃,为何还要逼我参加呢,这个学校里谁不知我跟你订婚事,你非要我去参加理由到底是什么,难道仅仅是想看到我难堪?槟"

    洛君天满面鄙夷微笑了"哈哈,,,,你说对了,我就是要让你难堪,你是我未婚妻,我却拥抱着别人,把你冷落一边,我要让所有人都看看,你我心里地位有多么低微,唐暖央你算什么,不过是我洛君天捏手里,肆意把玩玩具而已,你还天真以为自己地位变有多高贵么"。

    他那轻蔑眼神中,唐暖央心被割很痛,眼前整个世界都暗了,原本还想问他,对她为何突然变残忍,前几天那个温柔他已经不复存了,可话到嘴边她不想问了,因为这就是洛君天。

    他一丝一毫都从来都没有把她当成人来看过,他喜欢宠她,对她好时候就好,想到折磨她,践踏她时候就践踏,他何时顾及过她感受,一直以来,他都只把她当成玩具而已壑。

    "好!我参加,我一定会参加,我也要让所有人都看到,对你,我也不乎"扬起无畏笑容,她把眼泪给逼回去。

    "不——乎"洛君天咬牙从嘴里吐出这几个字,眼神如沾了剧毒箭,势要把他射千疮百孔。

    从她嘴里听到不乎这几个,他心脏一阵收缩,对她来说,只乎安斯耀那个小子是吧!

    "你不乎我,那我何必要来乎你呢,玩具后命运是被丢弃,主人后命运也会被你所丢弃玩具遗忘,我们之间关系就是这么简单"唐暖央带着微笑,平静如常。

    "呵呵,,,,"洛君天一阵阴沉低笑"那你知不知道,玩具是没有权利不乎主人,不能处处跟他做对,要不然命运会比丢弃悲惨,我会把你玩烂了再扔"。

    "随便你吧,即使我闭上嘴巴,蒙起眼睛,捂住嘴巴,你也不一定会对我好,来吧,洛君天,你想怎么折磨我,管放马过来好了,我不会逃"唐暖央表情异常冷静跟他对峙。

    她必须适应他那善变个性,牢牢记住他说任何话都是不具任何意义谎言,那样才不至于让自己受伤,至于那些从他身上感受到温暖与幸福,就全当成一场海市蜃楼吧!

    洛君天虎口捏紧,弯腰将脸凑到她眼前"你确定你能承受起?"

    "我有选么,从我来到洛家那天起,你洛君天什么时候给过我选择,如果知道这里是地狱,我宁可饿死我天堂里,死也不会来你身边"那种想逃又逃不掉命运,让唐暖央愤怒而又悲伤。

    "那真是可惜,地狱是个有来无回地方,慢慢熬吧,我永远不会让你有离开机会,到死你都不能离开我身边"洛君天说完,猛低头,狠狠咬住她唇。

    肉被咬开痛楚伴着血腥味侵袭着唐暖央大脑,她推开他,他确想像一头嗜血恶狼般,将她咬紧,抱紧。

    背后天空,红似火,如同被血液染红了一般艳丽诡异。

    他们身后,一道白色挺拔身影站立不远处,盯着这一幕,捏紧了拳头。

    *******

    六点,天色已黑。

    学校东边音乐室,这会灯火通明,热闹非凡,虽然都是十七,八岁少男少女,但是场面丝毫不逊于一场大型宴会,不少女孩都是先回家,换了漂亮礼服才过来。

    唐暖央坐洛君天休息室里,床上放着一套衣服,这是洛君天刚刚扔给她,让她换上,等会到时间了,就会来接她。

    "哎——,怎么办呢"她烦恼拍了下脑门,刚才跟他斗时候,只图一时痛,把重要事情给忘记了,等会碰到安斯耀可怎么办呢。

    现要逃应该也逃不掉了吧。

    门开了,进来两个男生,她认得他们,是洛君天狗腿子。

    "学妹,你怎么还没有换衣服呢"。

    "这里是学校,当然要穿校服,两位学长是来押我去派对吧,请你们等一下,我去卫生间化个妆"唐暖央转身走进卫生间。

    糟了,这下可怎么办哪,以洛君天个性,她不出现话,他会亲自来抓她。

    抬头看向镜子里自己看起来无比焦虑,心想,反正安斯耀一定知道她是谁了,她出不出现都一样,他肯定看不起她,讨厌她,弄不好等会见到了,他也嫌丢脸,所以假装不认识她呢。

    沮丧卫生间出来,她跟着去了派对现场。

    走到音乐室门口,里面音乐声,欢笑声阵阵传来,唐暖央心里止不住胆怯了。

    "走啊,学妹!"身后男生推了她一把,将她推进了音乐室。

    "啊——"唐暖央没有心理准备情况下,背后人突然这么一推,她上半身向前冲,以极为难看姿势摔了进去。

    音乐室里人全都扭过头来看。

    一开始,没人敢笑,谁人不知她是洛少爷未婚妻,可今天少爷带来参加派对女伴是蒋瑾璃,本来大家以为唐暖央是不会来,没想到她来了,还以这么搞笑方式摔进来。

    门口,安斯耀跟女校校花韩语音刚刚来到音乐室,看到摔地上女孩后,就吃惊止步不前了。

    洛君天优雅端着酒杯,他注视着摔地上女孩,以及她背后人,忽而嘲笑开来,且笑意越来越明显,蒋瑾璃依偎他身边,笑容份外甜美。

    三秒之后,音乐室里爆发出哄堂大笑声。

    唐暖央真想死了算了。

    安斯耀笑不出来,心痛成一片,喉结滑动,他抬了抬手,脚步上前了半步,却又定格那里,面对着这么多人,他终是收回了手,带着韩语音走过去。

    唐暖央从地上爬起来,一抬头看到洛君天嘲笑表情,心脏骤然疼痛,他果然是想看她出丑,一扭头,正好看到安斯耀从她身边经过,他眼睛从她脸上掠过,仿佛不认识她。

    她闪动着目光,脸一片刹红,仿佛被无数双手打了巴掌一般,她难堪而又慌乱低下头,果然他也嫌丢脸,还讨厌她,是呀,谁愿意扶起这样她呢。

    好想逃离这个地方,她好想逃,好想逃。

    女同学故意从她边上走去,去撞她肩膀,害她又差点摔倒,好是及时站稳了,她原地实不知该如何是好,她咬着唇,咬出血来,机械化退到角落里,靠着不动。

    她心里清楚,这里所有人都笑她,都看她好戏,没有人会帮她,她只能靠自己。

    也是从这一刻起,唐暖央性格慢慢转变了,加隐忍,不再人前掉眼泪。

    洛君天看到了他想要结果,可是看着她孤零零缩角落里,他胸口闷极了,脸对着别人轻松微笑,心里却一直盘旋着她灰白色身影,挥之不去。

    胸口被压缩越来越窄,几乎要透不上气闷痛,他拿起酒杯,将里面旧,一饮而。

    她活该,谁让她心里藏别男人,这点惩罚根本不算什么。

    视线不由又看向那个角落,人还那里,眉头克制不住打了结,这笨蛋究竟还要站多久,大门开着,就不会走么,真是蠢到无药可救了。

    "君天,我们去哪里吧"蒋瑾璃不是没有看到洛君天眼神总是时不时往那个角落移,聪明女孩是不会这个时候表现出醋意来,好办法,是转移他视线。

    "好啊!"洛君天收起矛盾心情,对她笑了笑。

    安斯耀背对着唐暖央,他扯了扯嘴角,是苦涩,还有对自己,对她愤怒,不告而别她,以为是有不得以原因所以才离开,他为她伤心了那么久,而其实她是跑来当有钱人家未婚妻了。

    他恨她,可是他心里很痛很痛,她就他背后,像以后怕黑她一样,缩那里不一动不动了,她等着别人带她走向有光地方,他一直想念她,为何刚才就不能扶她一把呢,哪怕是恨她也好,为什么就放她一人孤单面对别人嘲笑呢。

    "我先走开一下了"他对身旁韩语音说道,转身,往唐暖央方向漫步走去。

    韩语音颇为失落看了他一眼,拿着果汁无目走着。

    伊明臣看她落了单就立刻包围过来"这是哪来美丽女孩啊,犹如一道强光般把吸了过来"。

    "我看是你眼睛有问题吧"韩语音白了他一眼,女校她就听闻这个学校有个叫伊明臣花花公子,泡妞手段高超,不知摧残了多少无辜女孩。

    "学妹,你干嘛老是对我凶巴巴,我没有欺负过你吧"伊明臣越来越觉得这个女孩有味道了,今晚目标就她了。

    "不要浪费时间了,我不会喜欢你,请让开"韩语音直截了当拒绝他,酷酷走开。

    伊明臣愣了一会,瞅着那道倩影笑加色情"不错,不错,很合我胃口,小妞,你是跑不出我手掌心"。

    唐暖央站腿都失去知觉了,耳边热闹气氛没有一丝停歇。

    她想,她该走了,可她现没有勇气穿过人群,走到门外,那个路途看起来遥远极了。

    安斯耀假装去拿食物,慢慢向她靠近。

    洛君天绿眸眯成了一条线,注视着安斯耀一举一动,表情肃杀,提步走了过去,他不会让他们有机会呆一起,绝不允许。

    她并不知道,他们此刻都向她走来,她低着头,谁也看不见。

    他们一左一右过来,离她都只有十米之遥远,他们目光交接,空气中闪出火光来。

    "暖央——"清越温润声音,回响三人耳朵里。

    唐暖央听到声音,惊喜抬起头"四叔——"

    洛云帆从门外小跑着到她面前,压低声音问"我接到信息,说君天故意要给你难看,骗你来派对,你没什么事吧"。

    "我——"唐暖央张口刚要说,瞅见站那里洛君天跟安斯耀,变成了哑巴。

    洛君天怒气,安斯耀诧异,他们反应是这般鲜明,好似表情无声电影,光看表情就能读懂他们心情。

    "不想说没关系,我来接你回家,你看你站这里,也没人来管你,你这哪是参加派对,完全是面壁思过嘛"洛云帆笑着说道。

    他幽默温暖语调,让唐暖央忍不住笑了,心情也没有那么孤单无助了。

    "笑了就好,心情好点了吧,走,我带你回家"洛云帆疼爱般拍拍她脑袋,拉着她手转过身往外走。

    洛君天暴怒将手里杯子砸到他们脚边。

    "啪——"玻璃碎裂声伴随着那飞溅而起碎片,划破唐暖央跟洛云帆耳膜,也划伤了洛云帆手背。

    安斯耀看着唐暖央被牵着那只手,星眸也阴暗了起来,她离开这几个月,她身上究竟发生了多少事情,这个男人又是谁?!

    洛君天一步步走过去,阴笑如同撒旦"我四叔,谁准你多管闲事?"

    "暖央是我家人,我看不得她被欺负,所以特地来接她回家"洛云帆将唐暖央拉到身后,沉着回答。

    "放开你手,她是我未婚妻,别这里充当好人,看你也姓洛份上,给你时间,给我滚"洛君天~怒吼表情变狰狞,对付一个安斯耀还不够,又杀出洛云帆这只老狐狸来。

    场内他怒吼声变安静下来,全都涌向这边。

    唐暖央内心怒火也烧了起来"洛君天,他是我们四叔,他一片好心来接我回家,请你尊重他,不要用滚字"。

    "哈——,你为他讲话"洛君天冷笑一声,指着她"我命令你给我过来"。

    "去你命令,四叔,咱们走"唐暖央拉了拉洛云帆手,低头,看到他手背上全是血"四叔,你手"。

    她一阵紧张,忙拿出手帕来盖他伤口上。

    "一点小伤,不碍事"洛云帆反握紧她手,无视洛君天那整个人都燃烧起来模样,带着她大步走出门外。

    洛君天~怒气攻心,追出门外。

    安斯耀寒冷着一颗心,混乱人群里,久久站立,他该不该也追出去看看,可然后呢,短短数月不见,她还是那个纯真率性唐暖央,还是那个怕黑,紧紧拉着他手唐暖央么,不,她小小年纪,不仅跟洛君天那狂妄富家大少订了婚,是有别男人来保护她,她心里,他早已不算什么了。

    心痛到无法去呼吸,他撑着餐桌边沿,俊脸跟打了霜似。

    "给我站住——"洛君天追到走廊上,对着唐暖央跟洛云帆背影一通怒吼。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