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君天与暖央——这里就是你的房间!

君天与暖央——这里就是你的房间!

    洛君天是尾随他们回来了。

    他心像是被捆绑了一条隐形线,只要看不到她,那根线就会扯痛他心,以至于无论如何都要找到她。

    熄灭了灯,按下车窗,前面一片漆黑。

    该死洛云帆,带他女人来这么黑漆漆地方,肯定不安好心,孤男寡女,指不定会干出点什么事来。

    刚刚冷静下来情绪,一下子又有点沸腾了榍。

    下车,他踩着软软沙子,走向沙滩上,竖起耳朵听着动静。

    很他就听到左前方有笑声传来,听上去像是洛云帆,靠,两人呆这里,竟然可以开心成这样。

    他蹲坐离他们背后,只离了不到两米距离,因为脚踩沙子上没有声音,加上他原本就走很轻都。

    此刻他,像极了前来抓奸丈夫。

    唐暖央听闻洛云帆夸她可爱,心情豁朗一些同时,也敞开了心扉"四叔,我觉得我自己一点也不可爱,算命说我八字硬,会克人,我老妈老爸不信,可是,过了没多久,我妈妈生了很病病,没过多久就去世了,可能那时我太小了,还不懂什么叫生离死别,只知道没有妈妈前几个晚上,感觉好难过好难过,今年我爸爸也突然去世了,他是为了养我才洛家当司机,是我克死了他们,而现,我还给身边每个关心我人带来灾难,四叔你是个好人,以后就离我远一点吧"。

    "傻瓜,这种迷信话你也信啊,人各有天命,不是是你错,千万不要把那么重罪名压自己身上,我们是一家人,我希望你能乐乐"洛云帆将大掌压她小手上,给她温暖与支持嫡女名贵章节。

    "可我不乐,我想离开这里,就算去孤儿院也好,我真不想呆洛家了,我不想要再见到洛君天了"这是唐暖央真实心声。

    这个臭丫头!洛君天后面气想扑过去掐死她。

    "君天他是不好,暖央,我想知道,你跟君天确实已是那种关系嘛"这个疑问一直洛云帆心里,他不敢问,怕听到让他伤心答应,趁着今天这样机会,他忍着心惊也要问一问。

    老狐狸,果然还是关心这个问题吧,洛君天后面勾起冷笑。

    唐暖央犹豫了一下才回答"我们不是那种关系,我跟他,半点关系也没有"。

    洛君天听直起了绿眸,人猛站了起来。

    只听洛云帆又说"那君天倒也还算是有人性"。

    这话一下子堵洛君天发不出声音来,因为如何他站起来反对唐暖央说,相当于承认自己没人性,这头老狐狸,该不会是知道他背后偷听吧。

    "我觉得洛君天是没有人性猪"唐暖央对着大海喊。

    没人性还猪?!洛君天气呼哧呼哧。

    "继续啊,把我不都喊出来,让海风带走"

    "我要喊话有太多了,弄不好明天会有一朵乌云出来,把洛君天淋一身水,让他变成落汤鸡"。

    "哈哈,,,,有可能哦,到时有他好受"。

    洛君天后面受不了笑了,下雨难道他不会带伞嘛,这两个白痴,他们自己笨,把他也当成笨蛋不成。

    "暖央,其实洛家你来了之后,我欢乐多了,我希望你能坚持,若是你真不那么喜欢君天,等到你成年那一天,你可以跟爷爷好好聊一聊,我相信,若是真不适合,爷爷也不会使强逼你"洛云帆暗暗握紧她手,如果他们婚约能取消话,那就再好不过了。

    "可我觉得爷爷是完全向着洛君天,跟他说,还不如自己偷偷走掉"。

    "爷爷是个通情达理人,你若是好好跟他讲,说出你跟君天不适合地方,他考虑过后,我相信,他还是会尊重你"。

    "那好吧,我会去试着跟爷爷谈谈,没有结婚,任何事情都可以改变"。

    "说对极了,暖央你不要怕,只要忠于自已心就好"。

    离间计!洛君天一听便知洛云帆这老狐狸一步步诱导她,跟她解除婚约,他不会是到现还想着要得到唐暖央吧,想未免也天真过了头。

    前面,唐暖央站起来,对着大海就是放开喉咙一阵畅大叫"洛君天你是个大坏蛋,大猪头,你总是欺负我,折磨我,总有一天我要欺负回去,你等着吧,我一定要报仇"

    洛云帆坐那里微笑"喊完了,是不是心里头舒服多了"。

    "嗯!果然没有那么闷了"唐暖央坐下来,抬头看星星。

    "今天没有月光,但星星可真多啊"洛云帆陪她一起看星星,心情也变平静了。

    这沉静气氛中,洛君天脑袋也抬起来,望向天空死亡轮回游戏。

    唐暖央看着天空,看着看着,眼泪不由涌出来了,划过按红肿难过脸颊,也夜太黑,他们都看不到她脸,只要不发出声音来,她可以情流泪。

    跟洛君天唱对台戏,多痛她都没有掉一滴眼泪,可是现这眼泪却是怎么止都止不住了,爸爸妈妈化作星星,他们天上看着她,这是唯一可能跟他们交流时候。

    不知是坐了多久,看洛君天脖子都酸,前面仍是半点声音都没有,他胜至要怀疑,他们是不是都睡羞了。

    他等着都要没有耐心了,不过洛云帆除了说些挑拨离间话,倒是也没有对唐暖央做那种事情。

    现是出声揭穿他们,还是无声息离开?

    考量一番,他决定先回去。

    此时揭穿,对他没有半点好处,倒不如果回家去等着她,说出来筹码便不是筹码了,他要拿着个筹码,来牵制她。

    他悄悄站起来,离开沙滩,回到家里,洗了一个澡,坐沙滩上等她。

    9点时候,洛云帆与唐暖央也回到家里。

    上二楼,洛云帆想要冲她回房。、

    "不用了,我自己上去就行了"唐暖央拒绝了,这么晚了,她不想弄出多大动静来。

    "君天已经回来了,你可要小心点,量不要去招他,明白么"洛云帆真怕洛君天会对她做出什么来。"我明白,我不会自己没事找事"唐暖央上楼,嘴上说不怕,可心里其实怕要死。

    走上楼,她先前后左右张望了一番,然后才朝着自已房间逼近,想小猫咪一样,可能放轻脚步,不惊动房间里那个怪物。

    唐暖央走到自己房间门口,有些慌张去开门,没想到开了好几下都没能把门给打开。

    想都不用想,这一定是洛君天干好事。

    这个混蛋,聪明脑子,却总是干些可恶事情,他想逼她进他房间,她便不让他如意,她蹑手蹑脚来到客房前,拧了一下门把,不会吧,也锁上了,可恶洛君天,他连这点都算到了。

    "这大半夜,不回来自己房间,偷偷摸摸干什么呢"幽灵般带着轻飘迷人嗓音响了起来。

    唐暖央后背一阵僵硬,即使已经被他发现,那她也没有必要再躲藏了。

    鼓起勇气回过头去,洛君天穿着黑色丝袍睡衣,性感慵懒靠门上,用一种戏谑眼神看着她。

    她大步走到他面前,手向他一摊"把房间钥匙给我"。

    "这房间门不是给你开着嘛,干嘛还要房间钥匙,进来不就行了"洛君天故作不解摆了一下手。

    "我是说我自己房间"。

    "你自己房间?我这里就是啊,我床你睡了那么久,突然换,我怕你睡不着"洛君天微笑怡然,仿佛刚才剑拔弩张,互相打斗都是不存,他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

    "我怕跟你一起睡,我会做噩梦,洛君天,我没法像你这样善忘,你不开门是吧,我到楼下大厅沙发上睡好了"唐暖央看到他脸,就想起他打她一巴掌,所以不管他现笑有多美好,她都觉得浑身发冷。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