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君天与暖央——坦白从宽,生八个孩子!

君天与暖央——坦白从宽,生八个孩子!

    洛君天脸上柔和表情,有所敛去"我说让你进房睡觉,你就给我乖乖进去,不要给我敬酒不吃吃罚酒"。

    唐暖央看着他,低笑"我就猜到,只要我一忤逆你意思,你准会翻脸,然后呢,我再说不进去,是不是打算打我一巴掌?"

    "你记恨我打了你?死丫头,那你也不弱啊,你刚才不是当场就打回来了,你也不吃亏啊,你当着众人不给我面子,你还有礼了是吧,"洛君天想表达意思是,我们扯平吧,可话说出来之后,总是扭曲了本意。

    "所以呢,你觉得今天你对我做一切都是正确是么"唐暖央喉咙发梗,有多少委屈积压心里,见到他之后,心就会愈发痛。

    洛君天啊洛君天,我多少次告诫自己,不要喜欢你,可还是这日复一日相处中,你偶尔表现出现温柔中迷失了,明明知道他很坏,明明知道他温柔是虚情假意榍。

    洛君天直盯着她红肿小脸,觉得打她是太过分了,可他性格就算心里觉得错了,也不会嘴上承认"到房间里去再说"。

    他去拽她,她躲开他手"我再也不会去你房间,洛君天,我讨厌你,你是个心胸狭隘,又残忍无情人,你爱只有你自己,把别人就当成任你践踏草,你有多狠毒,我算是领教够了"。

    她向后退去,拼一切,她都要想办法远离他痘。

    心脏骤然闷痛,如同被千斤大锤打中了一般,让他喘不气来,这种感觉真是糟糕透了"有本事再说一次你讨厌我"。

    "我讨厌你,我就讨厌你"她厌恶透了他威胁戏码,明知激怒他会让自己过艰难,但这火心头烧着,她忍耐不了。

    "唐暖央——"洛君天呼吸沉重低吼,强势上前,把她堵自己双臂之间。

    "你想要干嘛"唐暖央脸上刹那间变死白,满脸恐惧,她怕死,也怕被他毒打一顿,别说男人不会打女人,他真会打。

    洛君天看到她这么恐慌模样,心火渐渐熄灭,感到一阵沮丧"我又不会吃你了,你至于那么怕我么,我真有这么可怕?"

    他气她说讨厌自己,他气她跟安斯耀有私情,因为生气,所以他变狂躁,他不知道怎么做才好,并不想把她越推越远,也并不想让她讨厌他。

    "要打就打吧,别那里假惺惺了,刚才我打了你,肯定现杀我心都有了,打哪里都好,就是不要再我脸,我明天还要上学,不想带着一脸伤"唐暖央绝望了,紧紧闭起眼睛,准备接受他拳打脚踢。

    她心里,他已经跟没有人性恶棍画上了等号。

    洛君天凝视着眼前这张被他打伤脸,嘴角微微牵动,笑中带着一点无力,他忽然觉得自己连手臂都抬不起来,有一股沉重力量几乎要压垮了他。

    唐暖央紧张手心冒汗,他拳头那么硬,力气那么大,坏打算是被他踢掉骨头或是伤了内脏,不过也不怕,洛家有是钱,会给她治好,同时,消了他气,有一段时间他应该不会折磨她了。

    感觉到有东西靠近,她下意识缩起了脖子,用手抱着脑袋。

    没有预期痛感,只觉有重物压了她身上,有温度。

    洛君天将头靠她肩膀上,闻着她发丝香气,一种痛觉深入他肺腑,狂傲他,火爆他,冷酷他,全都消失不见了,只剩下害怕失去他。

    张开双臂,他抱紧了她,用了大气力。

    唐暖央感觉自已像被一条巨蟒给缠住了似,动弹不了同时,一个可怕猜想冒了出来,难道他想,,,他想要勒死她?

    "洛,,,洛君天,我不想死啊,说好只是打,我不想死啊,放开我"。

    "真啰嗦——"洛君天正沉浸这静静拥抱之中,连自己都不想去打破,想不到这丫头突然鬼吼鬼叫起来。

    他侧下头去,找到她唇,封死她嘴。

    唐暖央没想到他会来吻她,惊吓张开了嘴,也正好给了他入侵机会,他吸吮着她舌头,划过她牙齿,又来到口腔深处,吻越来越深,越来越疯狂,他喜欢她味道,他要霸占她人生。

    她只能是他,她休想有异心,别男人也休想得到她。

    不行了,她没气了,唐不暖央摇晃着脑袋,又一个可怕猜想冒出来,难道他勒不死她,就想蒙死她?!

    救命啊,她奋力挣扎,推他胸,打他背,抓他头发,拧他脸。

    洛君天终于放开了她唇"唐暖央,你不要我吻你时候,趁机报复"。

    "请你用词准确些,这是正当防卫,你嫌打我麻烦,先是想勒死我,又想用嘴巴蒙死我,杀人是要偿命,你以为有几个臭钱,真就能无法无天,杀人都不用偿命么"唐暖央激动喊道。

    呃?!洛君天大脑当机了一下,随后哭笑不得打她脑门"你幻想力倒是挺丰富嘛"。

    "难道不是嘛,要不然你干嘛抱我那么紧,还亲我?"

    "你说呢"洛君天真没见过这么白痴女人。

    "很简单啊,抱我是想活活勒死我,就跟大蟒蛇,先把人绞死道理是一样,至于亲我嘛,你想中断我氧气,蒙死我"唐暖央指出他动机。

    "哈哈,,,抱你跟亲你,这两样能杀死人话,牙签也能把人给捅死了小姐,你已经成功发明出型,有创意杀人于无形绝招了"洛君天连讥笑带讽刺,他真是服了她了。

    唐暖央不禁窘迫了,这能怪她嘛,正常人逻辑,是无法从杀戮战争片里,中间没有任何过度就变成缠绵爱情偶像剧,哪有前一秒想打她,下一秒就来个拥抱,她跟不上他跳跃性思维。

    她扭开头"你给不给我房间钥匙?"

    "钥匙我放房里了,想要,就跟我进去拿"洛君天双手环胸,懒懒往里面走,也没有勉强去拉她。

    "我不会上你当,你去拿出来"。

    "你不都说,我想让你上当嘛,那你觉得,我还会帮你拿出来么"洛君天回头,对她盈盈一笑。

    可真应了那句,回眸一笑百媚生。

    唐暖央气愤咬了咬唇,这可恶坏小子!

    "哦,对了,如果你还说要到楼下客厅去睡话,我就把你锁到地窖里,那里阴森森,很恐怖,就跟上次那坟地似"洛君天专挑让她害怕吓唬她。

    果然,一听坟地,唐暖央心里顿时就发毛了。

    偏偏这家伙又真会干出这种事来,他才不管你死活呢。

    "我进去喽,要不要进来,你看着办吧"洛君天胜券握走进房间。

    唐暖央站门外挣扎了1多分钟,还是走进了他房间,而且她知道,进去今晚就出不来了。

    房间里,洛君天靠床上假寐。

    "我进来了,钥匙呢,给还是不给?"就算没有希望,她也要问上一问。

    洛君天睁开眼睛,绿色眸流淌出瑰丽色彩"你心里已经不是有答案了嘛,又何必多此一问"。

    "你混蛋!"

    "你可以选择不进来啊,我没有逼你,既然你进来了,就表示你已经选择跟我一起睡,唐暖央,不要怨命运,也不要怨我,一切都是你自己选择,既然做了选择,就不要怨天尤人"洛君天死死注视着她眼睛,他这话里所包含几层意思,他想她能听懂。

    唐暖央站床边,捏紧了手,又松开,泄气了,决定还是跟他坦白一切"你都知道了,所以今天你才要这么对我,是不是"。

    "我知道什么了?"洛君天装作听不懂,可眼睛中又刻意流露出森森冷意来。

    他意思是,别跟他玩花招,试探他知道多少,自己好好坦白吧!

    跟这样心机男对话,唐暖央觉得好累"好,我说,安斯耀是我朋友,我认识他很久了,我喜欢过他,行了吧"。

    "朋友?"洛君天含着冷笑"我看是男朋友吧,跟他好了多久了?"

    "认识一年多!"唐暖央表情平静回答。

    "有没有跟他亲过嘴?有没有让他摸过你?"洛君天问很直白,这也是他很想知道。

    唐暖央脸一阵发红"他才没有你这么无耻下流,我们什么都没有做过,我们只是彼此喜欢而已"。

    "那你现还喜欢他?"洛君天危险眯起眼眸,这可是重点。

    唐暖央垂下眼帘"我已经没有资格去喜欢他了,安斯耀是个很干净人,而我,,,,已经配不上他了"。

    洛君天心里还是很郁闷,她话虽然有放弃跟安斯耀重修旧好意思,可她表情跟话语听他极不舒服"你意思是,我很脏?你配不上干净他,只能配本少爷?"

    "是你自己这么解读,我可没说"。

    "想死是不是!"洛君天瞪出眼珠子。

    "总之,我只希望他能找到比我好女孩子,其他,我不敢去多想,以后,也不会再跟他有所往来,见面也会装作不认识,我跟他之间有,不过就是一段回忆而已"唐暖央铿锵说完,以表明自己说话,全部都是真。

    洛君天火气消退了,对她招手"过来——"

    唐暖央坐床上"还有什么怀疑,你就问吧!"

    "再过来一点,到我身边来"洛君天像皇帝宠幸妃子一般,口气是温柔命令。

    也不知是不是她已经习惯他这种唯我独尊腔调,并没有觉得特别奇怪坐到他身边,跟他一起靠床头"好了,我坐过来了"。

    洛君天这才满意笑了,他侧身,抚摸她脸"你早一点老实交待话,就不会受这种苦了,以后记住了,千万别对我撒谎"。

    "会,如果有一天,我爱上了谁,我也会像你爱蒋瑾璃那么坦城告诉你"唐暖央故作出天真模样来,微笑回他话,就许他光明正大跟女人亲热,不许她藏个初恋回忆么。

    "呵呵,,,"洛君天笑开心,拧住她脸"很好,很好,到时,我就把你跟那个奸夫杀了埋到后院,不怕死,管一试"。

    "你还真是极端,像我就不会,我会祝你跟蒋学姐恩恩爱爱,白头到老,当然,眼下说白头到老太早了点,不过祝福话不都这么说嘛"唐暖央学他样子,心里多恶毒,笑有就多灿烂。

    洛君天顿时有种吐血冲动,他还真希望她会说出嫉妒话来,她吃醋话,他会很开心,可这死丫头她偏偏不这样。

    "唐暖央,不要说反话,我知道你心里气我跟瑾璃一起,你气很厉害,不用隐瞒你情绪,我们要坦诚,来,说吧,说实话,我不怪你"他突然像犯了贱似,非要听她嫉妒心声。

    "我说都是实话,洛君天,我想过了,我真不可以喜欢你,这关系到我能活多久问题,我决定以后乐观积级态度来看待你跟蒋学姐那可歌可泣爱情,我等着看你们这对被我拆散苦命鸳鸯,终有一天能冲破层层障碍,得到想要幸福,为此,我还要对你们说声对不起,全都是我这个第三者错,你们要加油了"唐暖央举了一个拳头,鼓励他。

    与其伤心伤肺,不如没心没肺。

    "你——"洛君天被她气说不出话来,指着她,想掐死她。

    唐暖央握住他指着她手指,真诚实意说"以后想跟她幽会,拿我作幌子,管说,我当红娘也可以,爷爷那边,我也会帮你们争取,拆散有情人是要下地狱,等到有一天你们一起了,我想我也长大了,到时侯,我会主动离开,绝不会给你们埋下隐患,你们就管去幸福吧"。

    洛君天冷下脸来,把手抽回去"说来说去,你是为了自己以后能离开洛家铺垫路是不是,唐暖央你做梦,你进了洛家就别想出去,我谁也不娶,我就娶你,我以后要让你生一大堆孩子,每个都使劲叫你,抱着你大腿,叫你妈妈,看你还怎么走,哼,想利用我,门都没有"。

    "谁要跟你生一大堆孩子,洛君天你,,,你变态"唐暖央无法想像生孩子是个什么概念,觉得好恐怖。

    "哈,我怎么就变态了,女人天生就都得给男人生孩子,你是我老婆,给我生很正常啊,我多也不要,八个就够了"洛君天轻轻松松笑道。

    "八,,八个?!唐暖央差点晕过去,她脸红骂过去"洛君天,你去死吧——"。

    "怎么能诅咒亲夫呢,我死了,谁跟你生孩子啊,以后我要把一条条血统高贵染色体送给你呢,你可要争气点,我染色体很宝贵,多少女人梦寐以求"洛君天坏笑着,挑了挑她下巴。

    "染色体是什么东西啊?拿来吃还是抹?"唐暖央第一次听到这个名词,因为课本上还没有学到,以前乡下,也没有听说过。

    洛君天将嘴唇往里抿,一个捉弄她好机会来了"你想知道?"

    "噢,也可以不知道!"唐暖央很谨慎。

    "那我就让你知道吧,这东西啊,怎么说呢,可以内补也可以用来抹,但还有一个关键作用就是,,,,"他把话刹住了车,笑了笑"这个嘛,等因为讲解过程有点漫长,你洗完澡了,我床上向你解释,先去洗澡吧"。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