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君天与暖央——祖传的染色体一定要送给你!

君天与暖央——祖传的染色体一定要送给你!

    唐暖央没有多说什么,站起来走进浴室,她并没有马上洗澡,而是坐一旁椅子上想事情。

    他刚才反应是不是代表他已经相信她跟安斯耀之间是清白,关于这件事他就不追究了?只是有那么简单么,洛君天生性多疑,又很会装模作样,会不会又是一条麻痹她阴谋,事实上他还会暗地里严密监视她?

    以后真要小心了,运动会还有好几天,她不能害了安斯耀,这座城市是了洛君天天下,谁被他盯上,那就是死路一条,她绝不能牵安斯耀,绝对不能!

    洗了澡,把自己穿严严实实才走出去。

    "我今晚睡沙发上,就当是为我自己做错了事一点小惩罚吧"冷静下来唐暖央很机智,这么说,即不用跟他一起睡,又抬高了他榍。

    洛君天那里笑露出了牙齿"洗了一个澡,就会认识错误了,不错!"

    "之前话都是气话,人一气,就会胡言乱语,我刚才已经检讨过了,确实是不应该隐瞒,君天你早点睡,我也要睡了"唐暖央赔笑,坐沙发上躺了下来。

    小妮子,又跟他耍花招,洛君天勾起一边嘴角,慢悠悠说道"念你主动认错态度良好,我也不是什么蛮不讲理人,就奖励你到床上来睡吧"督。

    唐暖央侧着身子,背对着他回答"谢谢你宅心仁厚,那我就不应该厚着脸皮来了,请不要对我这么好了,我会愧疚,你就让我沙发上好好反省吧!"。

    "你能这么说,证明你已经很充分认错了,来床上睡吧,要不然该换老公要内疚了"洛君天语调轻柔驳了他一句,臭丫头,牙尖嘴利,敢跟他咬文嚼字,那他就奉陪到底。

    "之因为你对我这么好,我才没脸接受你原谅,恳求你给我一晚时间,不然我会于心不安,你不用再多说什么了,我要睡了,你也点睡吧"唐暖央闭起眼睛,心想,这家伙可真是难缠,但她也不会轻易认输,今晚她坚决不会要跟他睡。

    "亲爱,你受苦,我又怎能安然入睡呢,宝贝你这样自虐,我心都要碎了"洛君天捧着胸口,说极为感人。

    唐暖央心里冷笑,他心碎?他心比不锈钢还硬,别说碎了,用刀都据不开。

    懒跟他再浪费口水,她装睡!

    过了好半会,也不见她回话,洛君天从床上下来,走到沙发边,她背后喊"暖央——"。

    半夜鬼叫声都没有这个来惊悚吧,唐暖央紧闭着眼睛,从后脑勺到背部一片发麻。

    "暖央,你这么就睡着了啊"洛君天弯腰,自言自语似说道,瞅着脸朝着里面,一动不动女孩,绿眸内有精光掠过,一边嘴角再次向上勾起。

    他知道她没有睡着,她想用装睡来蒙混过关,以这这样他就会放任她沙发上睡,真是天真让人头痛啊。

    "宝贝啊,不是老公不让你沙发上睡,是我实心疼紧啊,你看这入秋之后,天气也凉了,感冒了怎么办,反正你已经睡着了,我抱你上床睡吧"他伸出双臂,很轻松就把她从沙发上抱了起来。

    不会吧!唐暖央身子一阵腾空,脸被压到丝滑睡衣上面,一股子熟悉到让她心里发酸气息直扑她鼻尖。

    气味是人深沉记忆,就算是闭起眼睛,黑暗中,也能靠着气味寻找到记忆,就好比现,闻到只有洛君天身上才有独特气味,她脑中立刻就浮现出他脸。

    要装就要装底,现张开眼睛,等于是承认装睡网游之江山美人。

    洛君天把她轻轻放到床上,自己躺到她身边,拉过被子,两人一起盖上。

    唐暖央维持原状平躺着,心里面忐忑打着鼓,对洛君天她实不敢妄下断言,他接下来会怎么做,只有他自己知道。

    "暖央,你喜欢枕着我手臂睡对不对,来,老公给你手臂"洛君天把一条手臂穿过她脖颈下方,把她揽到自己胸前。

    谁喜欢枕着他手臂,自说自话,自作多情!

    他睡衣不知是何时敞开,她脸贴他光洁肌肤上,滚烫了一大片。

    "暖央,你喜欢抱着我腰对吧,来,我帮你把手放上去"洛君天拉过她手,放自己精壮腰上。

    这样一来,两人贴近了。

    唐暖央皱了皱眉头,这混蛋,摆明了占她便宜。

    "暖央,你昨晚说梦话了你不知道吧,你说——"他坏笑拖长了语气,瞄向她脸。

    她神经为之绷紧,他又想干嘛,天哪,她受不了了。

    他指间抚摸过她唇,靠过去对着她脸吐了一口灼热香气"你说喜欢我吻你,而且要热烈法式热吻"。

    说着,把脑袋压了过去。

    "去你——"唐暖央忍无可忍用手挡住他嘴,张开眼睛"我才不会说这种梦话,我看是你自已做梦吧"。

    "咦,你这么就醒了,奇怪,王子还没有吻睡美人,怎么就醒了呢,这才太不符合原著了"洛君天阴阳怪气说道,一双漂亮而又妖异绿眸眨巴眨巴扇动。

    唐暖央后知后觉发现自己又上当了,是又一次!

    她悔恨自己没装睡到后,而功败垂成,装傻笑了一下"你那么吵,我能不醒嘛,我是被你吵醒"。

    "原来是被我吵醒,对不起,我话太多了"洛君天抱歉她额头上亲了一下。

    唐暖央脸抽了一下,抱歉就抱歉好了,干嘛还来亲她,她心里憋着火,眼睛看了下自已身处地方,大叫了起来"哎呀,我怎么睡到床上来了,不行,不行,像我这种犯了错误人,是不能跟高贵少爷你共用一张床了,我还是下去吧"。

    她作势要爬起来。

    "嗳——"洛君天揽她胸口,把她又拉回了原位"本少爷不介意,这样吧,你要真觉得对不起我,那不如给我按摩按摩当作补偿吧"他平躺好"坐上来,好好给我按按"。

    按你个死人骨头!

    "据我所知这按摩不都该趴着嘛,那样才能给你捶背揉肩"唐暖央不是笨蛋,怎么会傻听他话,爬到他身上去。

    "我让你按是胸部跟腹部,不平躺你怎么按"洛君天很理所当然说。

    "从来没听过有按摩这两个部位"。

    "那你现听说了!"

    唐暖央一时哑口,他分明想占她便宜,她该如何脱身才好,忽然,她想起洗澡前说话题,想着或许能转移话题"那个,你刚才说那个什么染色体,你说等我洗完了澡告诉我,反正我睡着都被你吵醒了,一时半会睡不着,你就跟我说说吧"重生抗战之军工强国。

    她哪知道,关于这个染色体是多么邪恶话题,早知道是什么东东,她宁可给他按摩胸部。

    而眼下,正中了洛君天下怀。

    他无比开心笑了起来"你不提我差点忘了,关于这个染色体吧,说起来挺复杂,做起来复杂,但也不是拿不到,你想要么"。

    唐暖央听稀里糊涂"你有?"

    "我当然有,都说是祖传,它有着高贵血统,价值连城,是无价之宝"洛君天说着玄乎。

    "哦,这我知道,有钱人家里都有什么传家之宝,你这个什么什么体,也是传家之宝吧"唐暖央推测道。

    "聪明!"洛君天非常用力拍了一下她肩膀,大为赞赏模样。

    "这并不难猜啊,不过这么重要东西你应该藏很好吧,也不可能会给我啊,你刚才应该是说笑"唐暖央想到他刚才说什么一条条送给她,跟现说传家之宝,似乎有矛盾地方。

    这东西究竟长什么样啊,还能一条一条,可传家宝不是玉就是宝石,她越来越纳闷了,都说好奇害死猫,她眼下就是那只猫。

    "本少爷说话一言九鼎,说送给你就送给你"洛君天非常坚决。

    "这么贵重,我不能要,你给我看看就好了"唐暖央实好奇紧,心想,不过是欣赏下有钱人家宝贝,也没什么事,而且也能拖延时间。

    "你想看啊,可以,不过,这宝贝藏地点有点深沉,必须你来帮我一起去取,不知道你愿不愿意"洛君天笑格外温柔。

    相比较还有点单纯唐暖央一口答应"可以啊,那我们去吧!"她准备爬起来下床。

    洛君天收紧手臂"你去哪里?"

    "你不是说让我帮你一起去拿嘛,不下床怎么去拿,难不成你还随身携带不成"后那一句本是唐暖央玩笑话,谁曾想,被她说对了。

    "宾果,你说对了,宝贝不别处,就是我身上,你要看,只能从我身上取"洛君天目光深邃笑开了。

    唐暖央从他头发到脚趾看了一遍,除了身上这条衣不蔽体睡袍外,哪还有别东西,加上也不见他戴什么戒指项链之类。

    "洛君天,你身上没东西啊"。

    "笨蛋!都跟你说了,藏很深沉,是表面能看出来嘛"洛君天推她额头。

    "你该不会跟那什么妖精似,能从体内吐出颗什么闪闪发光珠子之类吧,还是说,你根本就是骗人"唐暖央越想越觉得他撒谎。

    "骗你我是小狗,等取出来,你就知道了,首先,我们把衣服脱了"洛君天扯开自己睡袍。

    唐暖央长大眼睛"为,,,为什么要脱衣服?"

    "我这传家宝吧,必须要产生足够热量才能释放出来,那热量是怎么产生呢,只能靠摩擦,所以我才说要你帮忙啊,就好比古代火石一样,你见过单独一块火石能自燃么,都是要靠两块火石,无阻碍摩擦才行,对吧"洛君天很有条理分析解释给她听。

    "你话也没有错,但是我不想脱衣服,传家宝我也不要看了"。

    临入虎口前,她敏捷收回了迈进去腿,可等那里老虎可不会就这么放跑临阵脱逃食物末世游戏场章节。

    洛君天脸冷了下来"那不行,不看就不给我面子,你不给我面子我会很生气,我生气就会把你关进黑漆漆鬼屋"。

    "还有没有天理啊,我不要看都不行啊"唐暖央好后悔聊这该死话题。

    "对,不行,脱衣服"洛君天去解她睡衣。

    "我不脱,我不脱"唐暖央双手护胸口。

    洛君天翻身压住她,拉开她手,撕开她睡衣,赫然发现她一对小可爱,已经从小笼包变成饱满水润蜜桃了,少女成长速度可真是惊人啊,雪白肌肤,那花蕾如桃花般娇嫩,一想到,这些别人都没有看过,是他独占,他心里美极了。

    "色狼,混蛋,你不许看,我要穿衣服"唐暖央气嘴唇直抖。

    洛君天靠下来,用自己坚硬胸膛压住她蜜桃,怕压痛她,他并没有完全压下来,而是碰到那两颗小小花蕾,柔软上下摩擦,很就让他欲火翻滚起来。

    他眼神变了,气息也变了,,,,,

    "我不看了,我不玩了,我真不玩了"唐暖央克制着那胸口那陌生酥麻感,心慌极了。

    洛君天咬她耳朵,妖魅低语"可老公想玩!"

    "那,,,那这样吧,你让我去上个卫生间,我想小便了,等我回来,再,,再,,,"。

    "你觉得我有那么笨么,放心,只是摩擦而已,不要紧张,不会痛"。

    "可恶洛君天,你欺负人也偶尔换一换对象,为什么每次都是我,还是这么,,,这么丢人事"。

    "只有你才觉得我欺负你,别人女孩子开心都来不及呢,你呀,身福中不知福,再说了,阴阳调合可是伟大事情,我不觉得丢人啊,来,给老公亲一个"洛君天她左躲右闪小脸上,亲了一口,他喜欢调戏她。

    唐暖央斜着眼睛愤恨怒视他"大混蛋,你又不喜欢我,还这么毁我清白,你,,,你不得好死!"

    她一生算是毁他手里了,她绝对以后去当尼姑算了,反正也不会有男孩子会要他了。

    "我就是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你唐暖央是刻有洛君天名字女人,以后没有男人会要你,敢要你,除非他们不想活了,所以啊,你就乖乖,听话,呆我身边,你乖了,我绝不会对你发怒,当然了,你要敢忤逆我,离开我,下场也是非常悲惨"洛君天靠她耳边,声音柔和好听,内容很霸道。

    洛君天身上大特质就是霸道,他若是对一样东西产生了占有欲,就会变疯狂,好比唐暖央,她乖乖听他话,他会很宠她,胜至做些平时不会做傻事,可她一旦对除他之外男性产生感情,企图离开,那他就会用残忍方式将她撕碎,管后痛还是自己,但他忍受不了她用深情目光去看别人。

    "我哪知道你洛君天喜欢我做什么,不喜欢我做什么,难道我连回忆都不可有,连朋友都不可以交嘛,你怎么能这么霸道,我真不明白,会什么偏偏你只对我这么严厉,你不喜欢我又不肯放过我,你不喜欢我又非要跟我订婚,非要娶我,洛君天,你脑子里究竟是怎么想"唐暖央看不懂他,感觉就跟神经病生活一起一样,莫明其妙对她好,又莫明其妙要将她置于死地。

    洛君天对上她眼睛"其实吧,我也搞不懂你有什么特别,不过有一点我很可能,那就是——现我很想把祖传宝贝献给你,来吧,宝贝,我们别浪费时间了"。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