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君天与暖央——洛云帆也要去英国,安斯耀去洛家!

君天与暖央——洛云帆也要去英国,安斯耀去洛家!

    “去了英国,你也可以继续念初中,爷爷会帮你安排好,这个你不用担心”洛远山笑容和蔼。

    “可是——”唐暖央从小到大来远地方就是洛家,这会一下子要去英国,那个国家,她只电影里看过,她感觉里,那是一个与现实要完全脱离世界,她很惶惶不安。

    洛君天惊讶过后,很就恢复了镇定,想了想,他似乎是明白爷爷用意,翘起了嘴角,微微一笑。

    两旁洛家成员,你看我,我看你,都觉得太突然,君天明年下半年才高中毕业,暖央是连初中都还没有毕业,这样两人去留学,是不是太早了。

    “爸,我觉得让暖央去留学太早了,不如让君天先去吧”洛云帆旁开口,一想到唐暖央要离开洛家,以后再也见不到了,他心里头很是不舍樾。

    “四叔,爷爷是想让暖央夫唱妇随,让我们好好过属于我们二人世界,要是暖央不去,他就不这么费心安排了,是不是啊,爷爷”洛君天洞悉看向自己爷爷。

    这老头做每一个决定都是有原因,别看这老头平时不过问,其实他一直暗中监视,任何事情都逃不出他法眼,他这么希望他跟暖央能相亲相爱,当然不会放任着让别人来插足,好办法就是离开这里,留学是个非常好借口。

    说实话,他还蛮期待瞻!

    洛远山笑呵呵,满是激赏看着孙子“你这小子,倒是挺聪明,你能明白爷爷一片苦心,爷爷很开心”。

    “我是您孙子嘛,如果连这点都猜不到话,以后怎么继承您衣钵,放心吧,到了英国,我会好好照顾暖央,也会督促她好好学习”洛君天笑着向爷爷保证。

    洛云帆心里急切“可是暖央英语并不好,只怕到了英国,人生地不熟,跟君天学校也不同一个地方,不能时刻都保护她”。

    洛君天意味深长射了他一眼“四叔可真是心细如尘哪!”

    “这个问题我倒是真没有考虑到”洛远山赞同点了点头,斟酌思考了之后,说道“我看不如再多去一个人,好陪着暖央”。

    “要是爸你非要让暖央去英国留学话,这个主意倒是不错”洛云帆淡笑,立刻争取道“爸,正好我也想去国外呆几年,不如让我陪着吧,趁这段时间,我也能为自己充充电,未来要为公司忙碌,恐怕也没什么机会了”。

    洛宏国巴不得这私生子能滚出洛家,哪怕是短暂离开也成,这样一来,君天跟他都不,说不定他能想办法让老爷子把公司交给他,这么一想,他极力为洛云帆说好话“爸,云帆成熟稳重,有他陪着君天跟暖央是合适不过,这办法可行”。

    洛远山双手撑着桌子没有说话,似乎是考虑。

    “我反对!”洛君天拉下脸来,面无表情大声说道。

    “你又为什么反对呀”洛远山对孙子抬了一下下巴,问。

    洛君天盯着洛云帆脸,不疾不徐表述“首先,四叔去了同样是不能全天侯陪着暖央,那去不去还不是一样,其次,四叔现处于实习期,交完论文拿到毕业证,少说也要到过年,后,他工作能力是有目共睹,公司实是太需要像四叔这么精英骨干了,爷爷年纪大了,光靠二叔也不够,这时候,正是要四叔你效力时候啊,我跟暖央又怎能这么自私,不懂事不分轻重呢,因此,四叔好意,我们心临了”。

    他嘴上说好听,可事实上就是不让洛云帆去。

    洛云帆扯笑“爸心里你跟暖央跟公司一样重要,四叔很谢谢你认真我工作,你也不用跟我太客气,一家人,就应该互相扶持”。

    “我没有跟你客气”洛君天拔高声音“暖央是真不需要你陪伴”。

    洛云帆盯着他,眸光隐隐沉了下来。

    洛君天对洛云帆心思看很透,洛云帆同样是了解洛君天想法。

    “都别争了”洛远山阻止他们再说下去。

    洛君天跟洛云帆都不说话,用目光较量。

    唐暖央放下筷子,咬着手指,看样子是真要去留学了。

    餐厅里一时间陷入沉寂之中,洛宏国是希望洛云帆去,洛海珍则是保持中立,去或不去她都没有意见,现就看老爷子怎么决定。

    没人发表意见,洛君天心里又有了一个想法“爷爷,我觉得能陪暖央,与其让四叔去,不如让宁香去吧,她们能一起上学,宁香英语很好,两个女孩子一起,再适合不过了”。

    “啊?我去!”洛宁香猛抬起头来,不愿意拧起了小脸“哥,我这里学习好好,我不想去英国”。

    “你闭嘴!我是你哥,我让你去你就得去”洛君天好不容易找到个能粉碎洛云帆痴心妄想办法,哪还容得妹妹不同意。

    洛宁香噘起小嘴,闷闷不乐,好好,干嘛拉她下水嘛。

    “呵,君天,亏你想出来,宁香比暖央还小,她顾自己都还顾不过来”洛云帆别具深意笑,为了不让他去,他已经病急乱投医了。

    洛宁香猛点头“对,对,对,我不适合,找别人去吧,宛馨,诗菲跟诗涵都可以啊”。

    “洛宁香——”洛诗菲她们同时怒视她,碍于爷爷,她们只能用眼睛瞪她。

    “本来就是嘛,你们比我合适”洛宁香边回答,边吐舌头对她们扮鬼脸。

    洛远山咳了咳“姑娘家要端庄,你们这几个丫头,都给我坐好喽”。

    洛宁香跟洛诗菲她们,赶紧各自收回视线,正襟危坐。

    “爸,既然云帆陪去怕不能学校照顾暖央,宁香英语好,可又没有照顾暖央能力,我觉得要不都去吧,反正啊云帆自己想去,这宁香呢以后迟早也是要去,我觉得我们好再给老伯爵打个电话,能住城堡里,那是再好不过,您觉得呢”洛海珍想了条两全其美办法。

    “爸,三姐说对,其实我跟宁香可以一起去,照顾他们是我职责”洛云帆生怕爷爷还会反对,忙又主动请命。他不相信这样爷爷还会坚决反对。

    洛远山哪能不知洛云帆心思,他极少这么不淡定,若是再不同意,怕了真要伤了他们祖孙情,可若是同意,君天肯定不乐意,一时半会,他也为难了。

    “哈——”洛君天冷哼出声“我看不如我们全家都移民去英国好了,去英国留个学而已,又不是去南非当苦力,有必要弄跟我们要上战场似危机四伏,谁都不用去了,我老婆,我自己照顾”。

    唐暖央听了他这话,特别是后一句,心里很温暖,他真会照顾她么。

    洛远山沉默了很久才终于又发“小说领域”,全文_字手打话“我想过了,这云帆说呢也是有道理,不过君天也想要先证明他是能照顾好暖央,那这样吧,君天跟暖央先过去,要是暖央那里确实是语言不通,君天也没法好好照顾话,再打电话回来,让云帆跟宁香过去,这样,你们大家应该都没有意见了吧”。

    “这样也行!”洛君天同意,心想爷爷真是有够老奸巨猾,自己为了牵制住,不让洛云帆来英国,势必会用心照顾暖央,不让她不满意。

    “那就这样吧”洛云帆也同意了,爷爷这样,已经大宽容了,只要他说服暖央,过不了多久他也能去英国了。

    只有洛宁香欲哭无泪,他们留学,跟她有半毛线关系,她不想去,不要去,她不喜欢国外男生,她喜欢前天学校碰到男生,他看上去好酷好帅好忧郁,她还没打听他名字,她不想去英国啊。

    “哥,我一定一定不能让嫂子不满意,妹妹幸福全靠你了”。

    洛君天眸子半垂,冷着脸问“你什么意思?洛宁香,你要敢给我乱来,英国我也要回来扒了你皮,男朋友,现不许交!”

    洛宁香小脸红了,哥哥眼睛也太尖了吧,这都被他看出来“什么男朋友啦,我怎么可能现就交呢,你多想了啦!”

    洛君天指着洛宁香对洛家人说道“我去英国了,你们给我看好这丫头,晚上不能让她出去,不能外宿”。

    “呵呵,,,,”洛远山笑了,大儿子跟儿媳过世后,唯一让他欣慰是,他们兄妹感情很好“君天真是个好哥哥”。

    “爷爷你别笑,我跟你们说认真,这丫头鬼心思多着呢,现这青春期是重要,到时给男生占了便宜,吃亏只能是她,您可千万要看紧他”洛君天一脸认真严肃模样。

    唐暖央不禁想说,宁香这是你哥哥经验总结,因为他总是让女人吃亏,他之所以知道男生坏,是因为他本身自己就很邪恶,哎,洛君天确实是个好哥哥,但也是个坏男生。

    洛宁香低头小声低估“切~~~,又不是所有男生都跟你一样”。

    “你说什么,别以为你哥耳朵聋了”洛君天拉长了脸。

    “嘿嘿,,,,我说哥你好了,我爱你”洛宁香忙扬起甜美可爱笑容,心里面却是一百个不服他。

    洛远山笑意不减“宁香,你哥哥也是为你好,他是疼你关心你才会对你严厉,这俗话说好,长兄如父,爷爷呀,是很赞成你哥哥做法,洛家小公主要漂漂亮亮,等你长大了爷爷给你找个好小伙”。

    “爷爷——,哼,不理你们了”洛宁香精致小脸红扑扑,害羞站起来跑出“听潮阁”-,全文字手打餐厅。

    “哈哈,,,,,”餐厅里长辈们都笑了。

    唐暖央也跟着他们一起笑,这种感觉非常好,有种大家庭其乐融融感觉,也让她改观,有钱人也还是讲亲情,起码,哥哥爱妹妹,爷爷爱着他子孙。

    笑过了之后,大家继续吃饭。

    洛君天像是想起什么来似,又再次询问“爷爷,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过了中秋节吧,我会给你们安排到这边那边学校,我等会给你外公通个电话,告诉他要过去事,你是他唯一外孙,他肯定会欢迎你”洛远山话话间,有着一种不屑。

    “一切爷爷都会安排,那我就不操心了”洛君天擦了擦嘴角,爷爷跟外公,中西两派,各自以自已国家为荣,要么不碰面,一碰面就唇枪舌战。

    唐暖央那边想,洛君天外公是纯正外国人么,她还没见过呢,对去英国留学,她刚才还很害怕,现突然又多了一丝憧憬。

    *******

    离中秋节没有几天了。

    关天留学消息,风声一直没有走漏,洛远山是怕蒋家小姐会千方百计阻止,所以打算让他们偷偷离开。

    刚跟同学变熟悉,想不到就又要换地方上学了,而且还是去国外,越是接近要离开日子,唐暖央心里就越是觉得不舍,虽然她不是很喜欢这个贵族学校学生,可相处久了,就算是坏人也会产生感情。

    距离上次运动到现,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安斯耀每天都想念唐暖央,而且越来越想念,几乎到了不能控制地步,他总是会从学校门口经过,期望着能见到她,甚至期望洛君天欺负她,不要她了,不管他们之间进展到什么地步,他都不乎,他只想能回到从前。

    柳家。

    庭院里,安丝绮画画,安斯耀跟五岁大小玄月草地上玩球,

    “舅舅,球球踢过来”粉嘟嘟小玄月活像小女孩,那边又叫又跳,身上还穿着裙子。

    安斯耀象征性轻轻把球踢过去,看小家伙提着裙子滑稽去接球,结果跑太,被裙子绊倒了,摔了地上。

    “玄月——”他忙过去,蹲下身来抱起来“痛不痛?”

    “痛!”小玄月瘪着嘴“舅舅,我不喜欢穿裙子,幼儿园小朋友说我是男生,男生穿裙子就是变态,舅舅,月月不变态”。

    安斯耀看向那边凝聚灵感安丝绮“姐,玄月是男孩,咱们别把他当女孩养了好么”。安丝绮放下笔走地来“不挺好看嘛,对了,我今天上街又给我们小美女买了不少衣服哟,还买了发箍,我准备给他留长发”。

    安斯耀对姐姐行为,无语没话说了“可玄月是男孩子啊,你老把她弄成女孩样子,别小朋友都会笑话他,不仅如此,长久下去,他也会以为自己是女孩,难道你想他以后给你找个男朋友回家么”。

    “呸,呸,呸,我儿子才不要当同)7e性恋呢”安丝绮拉过柳玄月,摸着儿子小脸“可是我们玄月真好漂亮哦,不当女生真可惜”。

    背后有人走来,一身西装笔挺柳镇南扶住安丝绮肩“斯耀说对,老婆,“听潮阁”-,全文字手打不要再把儿子当你洋娃娃了好么,咱们儿子再漂亮,可他是男生”。

    安丝绮看弟弟也指责,老公也指责,也意识到自己错误了“好吧,好吧,从明天起,我把玄月弄回男生模样,总可以了吧”。

    “这才对嘛,我要出去一趟,洛家大少爷跟他未婚妻要出国留学了,之前托我联系了那边学校,他刚打电话来,让我去洛家呢,我先走了,中午不用等我回来了”柳镇南弯腰儿子小脸亲了一口,就向外走去。

    她要去留学!!

    安斯耀脑中轰一声,呆了原地,心痛无以复加。

    他怔怔转头“姐夫——”他叫住他,追过去“可以带我一起去么,我跟洛君天是朋友,他去留学,我想跟他去道个别”。

    “可以啊,跟我一起去吧”柳镇南爽答应,笑着搭过他肩,没发觉小舅子有什么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