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524君天与暖央——是谁的离别,是谁的相遇,一见钟情!

524君天与暖央——是谁的离别,是谁的相遇,一见钟情!

    “暖央,跟我一起走吧,洛家不适合单纯你,我们安家虽然比不上洛家这么富贵,但是我一定会努力成为优秀人,我不会输给洛君天”。

    刚才书房,他有那么一刹那,真恨想要报复她,折磨她,可恨到后,发现还是不能放手,他心里真正渴望,想要不是报复,而是真真正正像此刻这样拥抱着她。

    “安斯耀你别这样,我是个坏女孩,我不值得你对我这么这么痴心,忘了我吧,你有好未来——”因为感知到他心痛,所以她心也痛了,为他觉得伤心,为他讨厌那个不能遵守约定唐暖央,也为他那一片深情感觉到可惜。

    她眼泪流凶猛,或许这其中还有初恋残存,但多是对他心疼,他们一起走过时光很美好,他以前是个温柔爱笑白衣少年,可是现变这么冷酷忧郁,只要一想到这都是她造成,她就歉疚痛心到无法自拔。

    “我忘不掉,暖央,不要离开,我求求你不要离开,我真无法再忍受没有你世界”榕。

    他苦苦哀求,他眼泪,像针扎她心里,她用力推开他,残忍骂道“你到底有没有自尊心,我已经跟你说那么清楚,你是听不懂么,我不喜欢你了,我移情别恋了,我是个虚荣又现实坏女孩,我想留洛家,我想嫁给洛君天,我爱上他了,就算他很坏,可我就是要跟他一起”。

    “砰——”拳风擦过她脸颊,巨响声她耳边响起。

    安斯耀双目通红看着她,拳头砸墙壁上,碎开是骨头,他疼痛喘息着,心被她丢弃掩埋悫。

    唐暖央被他怒气震住,吓不敢出声。

    他们就这样彼此凝望,他好想要看看她心里究竟有没有他,她好想用内疚与抚慰,来抹去他心里伤。

    洛君天下楼,直奔书房,里面已是空无一人,他角角落落能躲地方全都找了一遍,确定他们已经不书房后,他又火急火燎来到外面,抓过一个佣人问“有没有见到唐暖央?”

    “我们没有见过暖央少姐”佣人紧张回答。

    “今天是不是有个叫安斯耀来过?”洛君天绷着脸又质问。

    佣人胆战心惊回答“叫什么我们不知道,不过确实是有一个跟大少爷你年纪差不多男孩子跟柳先生一起来,刚才他还,我们去拿个水,一眨眼功夫,他就不见了”。

    洛君天剑眉肃立,也不为难下人,照她们这么说,安斯耀还别墅里,肯定是唐暖央把人给藏起来了。

    “没事了,你们去忙吧”他打发走下人,之所以不派人去找,是因为他不想其他知道唐暖央跟安斯耀关系,这顶绿帽子,他戴不起。

    “是,大少爷”女佣赶紧走开。

    洛君天原地站起,看了看正门,又看了看左右两边,心想从正门出去话,不可能没有人看到,书房左边,要到右边侧门,也要经过正门,那不可能这么蠢了,因此大可能就是唐暖央把安斯耀藏左边某个房间里,或是把他从有侧门中放走了首长大人,娇妻来袭章节。

    理顺了思路,他立刻往左面侧门方向而去,让他抓到那小子,一定卸了他。

    一连串急而要脚步声逼近,唐暖央不知不妙,把安斯耀往外推“你走!”

    安斯耀挡住门“我想问你后一个问题”。

    “你别问了,走吧——”。

    “你有爱过我么”安斯耀深深望着她,这已是后能抚平伤痛心灵药物。

    唐暖央愣住了,任由那充满怒火脚步声逼近。

    “告诉我,就当是离别前,让我死心也好”安斯耀眼中有着生离死别绝望。

    这种绝望,让唐暖央再也狠不下心去伤害,她对他流泪微笑“我永远会记得初恋美好!安斯耀,再见!”

    她把他往外推,用力将门关上。

    这一关,关上是他们之间缘分,也关上了对他心门,该忘记人总要忘记。

    只是她不知道,因此那时一念仁慈,却又给了安斯耀另一个人生,如果她当时狠下心来说从来没有爱过,说不过他就死心了,她不想伤害他,却给他心上种上了慢性毒药。

    安斯耀门外,傻傻站着,已经几乎覆灭心,又点点复活了,她心里是爱他。

    唐暖央一关上门,洛君天就出现了,真是千钧一发。

    她靠着门,略微紧张对他笑笑“你怎么跑这么急?”

    “你说呢?”洛君天极为不悦反问,死丫头,还敢包庇那小子。

    “我,,,我哪知道啊,我又没有读心术,怎么可能会猜到你心里想呢”唐暖央心里七上八下,靠门紧了。

    无论如何,她都要让安斯耀逃出去,这是她后能补偿他。

    “嘎,嘠——”洛君天捏着拳头,脸上阴阴泛开笑意“让开——”

    他不跟她废话,她以为他不知道她拖延时间让安斯耀逃跑嘛。

    “我干嘛让开,我靠好好,不想挪地方”唐暖央心里害怕,拼命向后靠,可后面也只有门而已,她能靠到哪里去。

    “唐暖央,我不想跟你吵架,给你一个机会,给我让开——”

    “那你告诉我,你要干嘛,啊——”她话还没说完,就被洛君天上前一把拽开。

    他已经给过她机会了,而她只想一再拖延时间。

    他伸手就要开门。

    “君天——”唐暖央从背后抱住他腰“不要追了好么,他只是想跟我来道个别,没有别想法,可如果你追出去打他话,事情闹大了,对三个人都不好”。

    聪明点了,到了这时候再不坦白从宽,还等着屈打成招不成。

    “只是道别用着这么偷偷摸摸嘛,唐暖央你别把我当成白痴,放开你手,我今天不揍死那小子,我不姓洛,胆子大到这种程度,我一定要给他点颜色看看”洛君天扯下唐暖央手,转动了门把。

    无弹窗小说网